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5 有殺氣

,!
  
  “為何要再說一遍?”那中年人一臉疑惑,待看到姬天睛身上少校軍銜時,頓時變得倨傲起來,斥道:“你又是何人?一個小小少校,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你是哪個軍團的,回頭我上秉錫安伯,少不了讓你們軍團長狠狠教訓你一頓!”
  
  “好啊!有本事你就去找,我是帝國第十七軍團的,名叫李狂瀾,你們記好了。¢£,可別不來啊,不然多給錫安伯丟臉?”姬天睛語極快,千夜一個沒攔住,就已經說了一大堆。
  
  中年人氣得直顫,指著姬天睛道:“好,好你個李狂瀾!今天看在千夜將軍面上,我且不與你計較。日后咱們走著瞧!”
  
  “好啊,我等著!”姬天睛跳著腳叫。
  
  中年人氣道:“千夜將軍,你可得好好管教下下人了!”
  
  千夜實在看不下去,不得不說:“這個,她是我的副官,不是下人。”
  
  “哪有什么區別?”中年人說著,然后向千夜一拱手,“將軍,明晚之約,還請務必到場。”
  
  千夜一臉無奈,說:“明晚恐怕不行,四公子要我過去商議軍務,不得缺席。”
  
  這下中年人才吃了一驚,道:“四公子,可是趙君度趙殿下?”
  
  “正是。”
  
  中年人馬上換了一副面孔,連聲道:“那將軍確實不能分身。在下改日再來,另擇時日,您看可好?”
  
  千夜含笑道:“改日一定赴宴。”
  
  中年人大感滿意,就此離開。
  
  等千夜關了院門,姬天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著他,說:“看不出來嘛,臉上老實,說起謊來卻這么流暢,人才呀!”
  
  千夜苦笑:“我只是想快點把他們打走。不過錫安伯究竟是什么人,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姬天睛小嘴一撇,道:“我也沒聽說過,誰知道是哪個小地方冒出來的。”
  
  突然多出來這么一件事,倒是讓千夜有些不明白了,這個錫安伯為何會突然冒出來向自己提親?而且一副火急火燎的架勢,連點貴族該有的矜持都不講了,聽這名號,好歹也是個方伯啊。
  
  在離去的車隊中,那名中年人余怒未消,不停地咆哮著:“實在太猖狂了!一個小小少校就敢如此,還有沒有禮儀王法了!不把這個李狂瀾拿下,實難消我胸中這口惡氣!”
  
  車內一名幕僚狀似沉思,道:“十七軍團,好象大本營距離敬唐不遠。李狂瀾,李狂瀾......這個名字似乎有些耳熟,難道和李家有關?”
  
  中年人微微一驚,隨即不以為然:“李家我認識好幾個人,那些公子小姐的名號也知道不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么一號人物。一個做副官的,地位能高到哪里去?”
  
  旁邊眾人紛紛稱是,當下就有人出謀獻策,應該如何泡制李狂瀾。只是大家都有默契,誰也不提十七軍團和千夜的事。無論前者后者,都不是錫安伯可以輕易得罪的。
  
  院落內,千夜與姬天睛正對坐品茶。不得不說,姬天睛于茶道造詣極深,手制的一杯茶其淡如水,其香悠遠,讓千夜喝了一片茫然,只知道很好,卻不知道好在哪里。
  
  一壺茶只得兩杯,飲盡后依舊回味無窮。千夜沒去問這茶究竟有多珍貴,免得知道了煩惱。只看姬天睛隨身也只帶了十幾片,就可想象一二。
  
  一杯茶入腹后,千夜即閉目不語。茶香如有實質,正在體內流轉不休,所過之處原力都變得更加精純。這茶居然還有精純原力的功效,實在太過驚人。只是千夜體內原力早就經過曜篇提煉凝聚,幾乎進無可進,這口茶雖然神異,卻也還比不上宋氏古卷,對千夜沒有效果。
  
  片刻后,茶香散盡,千夜張開雙眼,只覺胸中一震,不由自主地吹出一口氣。這口氣凝而不散,筆直如箭,至清至純,其中夾著幾縷金色。一口氣噴出,竟然滿室生香。這是黎明原力極為精純時方有的特殊現象。
  
  姬天睛雙眼一亮,死盯著千夜,如同看著一個怪物。
  
  一口氣噴出,千夜頓時覺得全身輕松,原力似乎也變得活潑了些。
  
  姬天睛忽然說:“你知不知道,喝過這口茶后,如果噴出來的是灰氣,已經算是前途無量的天才了,值得傾力培養。你,你居然吹出一口晨曦啟明!真想把你剖開看看,里面是怎么長的。”
  
  千夜倒是嚇了一跳。這家伙來歷神秘,戰力驚人,手段更是層出不窮,說不定真能干出這事。
  
  千夜把玩著那枚薄如蟬翼的茶杯,沉吟道:“天睛,我不知道你的來歷,也可以不問。不過,總要讓我看看你本來的樣子吧?”
  
  姬天睛一笑,道:“來歷都不能告訴你,樣子就更不能給你看了。我長得太丑,免得嚇到你。你就當我是個小少校吧!”
  
  “這怎么可能。不過,隨便你吧。”千夜無奈搖頭,起身離開。
  
  他已經想過,姬天睛肯定來歷驚人,而且似乎和李狂瀾也有幾分關系。這樣的人來到不墜之城,趙閥和趙君度肯定不會一無所知。既然知道,還任由她自由出入,那就說明至少身份來歷沒有問題。
  
  千夜索性把這件事放下,當務之急,還是要修煉戰技。大戰隨時可能重啟,每分每秒都很珍貴。
  
  千夜提了東岳,來到院中,隨手取了幾把椅子放在院內,以作障礙。然后凝神運力,提起重劍,緩緩刺出。
  
  一見千夜練劍,姬天睛立刻興致勃勃地搬了桌椅過來,在旁邊坐下,還備好了茶水點心,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千夜練劍,儼然一副看大戲的作派。
  
  千夜心志何等堅定,當然不會被姬天睛干擾,當下只當她不存在,繼續揣摩劍技。
  
  看了幾劍,姬天睛忽然雙眼一亮,說:“你是想破解李家的那門快劍?這個我喜歡!”
  
  一說到破解李氏劍技,她也不淡定了,拋下零食躍入場中,就和千夜研究起如何破解快劍。
  
  姬天睛所知極廣,似乎各家各派的戰技秘法都知道一二,對敬唐李氏諸多秘法劍技尤為熟悉,而且思路有如天馬行空,每每有奇思妙想,有她參與,千夜破解劍技的進度立刻大為加快,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天,就能夠基本應對李狂瀾的快劍狂攻了。
  
  兩人正沉醉劍道之際,院外忽然傳來一聲冷哼:“有這閑功夫,干嘛不去對付黑暗種族?”
  
  千夜一驚,轉頭望去,看到李狂瀾一臉寒霜,正轉身遠去。
  
  姬天睛則是惟恐天下不亂,沖著他背影大叫:“攘外必先安內!先除了你這禍害再說!”
  
  李狂瀾身影明顯一震,不過強忍著沒有回頭動手,加遠去。
  
  千夜心中暗嘆,相比之下,姬天睛倒更象是個禍害,只是這話只能想想,可不能說出來。
  
  一夜在磨練劍技中過去,天剛剛放亮,千夜的院門就被一腳踹開,伴隨著一陣張揚大笑,趙雨櫻闊步走進。
  
  院中姬天睛和千夜正在練劍,目光同時落在趙雨櫻身上。
  
  一看到姬天睛,趙雨櫻忽然臉色大變,失聲道:“怎么是你!”
  
  姬天睛的反應更加奇怪,一個跨步躲到千夜身后,說:“你認錯人了,不是我!”
  
  “不是你難道還會是誰?啊?”趙雨櫻張大了口,愕然看著從千夜身后走出的姬天睛,這個時候她已經換了一個面孔,一副清秀少女的模樣,儼然換了一個人。
  
  趙雨櫻一副又是奇怪又有些慶幸的古怪表情,道:“好,不是你就不是你。千夜,過來。”
  
  等千夜走過來,趙雨櫻壓低了聲音,問:“你怎么招惹上她的?”
  
  “我怎么知道?她突然出現,就說要當我的貼身副官,還是當場寫的軍部任命。”千夜一臉無辜,實話實說。
  
  趙雨櫻登時滿臉同情,用力一拍千夜肩膀,道:“這樣啊,那老姐也幫不上你了,自求多福吧!另外......”
  
  她再度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說:“記得一件事,千萬不要和她喝酒!”
  
  “......”千夜看著趙雨櫻,很是無言。這點距離,無論她聲音放得再輕,姬天睛都能聽見。趙雨櫻說這話的意思,倒好象有意在激姬天睛和自己拼酒。只不過姬天睛又不是笨蛋,會上這么明顯的當?
  
  說完了這句,趙雨櫻對姬天睛道:“好了,我沒見過你,你也沒見過我。”
  
  姬天睛立刻點頭:“當然!再見!”
  
  “最好再也不見!”趙雨櫻嘟嚷著,如同逃難般出了院門,頓時讓千夜有種被拋棄的感覺。
  
  等趙雨櫻走后,姬天睛眼睛亮得可怕,盯著千夜,道:“聽她的意思,你酒量比我好?”
  
  “怎么可能!”千夜立刻否認,態度斬釘截鐵。他可真不想招惹姬天睛,喝酒這件事,雖然千夜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完全喝醉是怎么回事,但是喝多了也會難受,而且一旦喝多了,感覺就會變得很古怪,容易干出些平時根本不會做的事。
  
  不過姬天睛哪會被他這么蒙混過關,用力一拍千夜肩膀,道:“今晚喝酒!就這么定了,叫上雨櫻她們作個見證。”
  
  “今晚我還有事。”雖知無用,但千夜還想掙扎一下。
  
  姬天睛左手一晃,手中就多了份空白的軍部命令,道:“今晚的事就是喝酒。需要軍部給你下令嗎?”
  
  這還能說什么?千夜只得就范。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魏破天的聲音。這家伙中氣十足,人還沒進門,聲音就傳了進來:“千夜!起來了沒?晚上沒安排吧,有也推掉,跟我走,帶你認識幾個漂亮女孩!怎么樣,兄弟我夠意思吧?”
  
  然后院中就有了殺氣。
  
  ps:近日疲勞,眼睛充血,昨晚實在撐不住,午夜剛過就睡了。今天早起干活,補上昨晚欠帳。
  
  十二月保底一更,以上部分才用來還帳。雖然積欠甚多,但總是還得上的......吧?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