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8 今夜有約

如是興致勃勃地蹂躪良久,趙若曦才心滿意足地出了口氣,松開了魔爪。威廉原來柔順光華的毛皮變得亂蓬蓬的,連精神都有些萎靡,在地上趴著不動。趙若曦這小魔女看似純真,下手可是一點都不輕。
  
  趙若曦忽然啊的一聲,這才想起還要追殺白空照。她飛上空中,四下張望,很快就鎖定了一個方向。隨即她就皺起小眉毛,道:“啊,逃得這么遠了?”
  
  一離開趙若曦的魔爪,威廉就要掙扎著站起,想要逃離。可是趙若曦浮空時又啟動了曼殊沙華的力量,朵朵冥河之花處處綻放,有好幾朵恰好就盛開在威廉身邊,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看著這些搖曳不定的冥河之花,威廉惟有趴在地上,不管是不是甘心。
  
  王伯再一次出現,看到趙若曦猶豫的樣子,問道:“小姐在猶豫什么?”
  
  趙若曦向遠方一指,說:“我要殺的那個小賤人在這個方向,大約五百公里外。我在想還要不要追。”
  
  威廉嚇了一跳,立刻站起,想要說話時卻發現現在的自己只能長嗥或是汪上一聲,不能說話。就算他對月長嗥,估計聽在趙若曦耳中也還是一片汪汪汪。
  
  不過威廉知道那個方向、那個距離上,正在修建一座大型要塞。黑暗種族準備以此作為前線的支點,與趙閥的要塞群對峙。如此浩大且重要的工程,現場主持的都是侯爵,而且幕后必有副公爵座鎮。
  
  趙若曦再厲害,畢竟依托的是曼殊沙華的力量,孤身深入黑暗種族腹地,一旦被圍攻,必無幸理。
  
  可是威廉又不知道該如何阻止,著急之下,人立起來,咬住趙若曦的裙角,就把她往地上拉。
  
  “嗯?大狗,你不想我去是嗎?”
  
  聽到這句話的剎那,威廉有種一頭扎進地里的沖動。可惜他是狼,不是蛛魔,在鉆地打洞上沒有天賦。
  
  好在王伯及時為他解了圍,勸道:“小姐,根據最新情報,黑暗種族在這個方向上活動頻繁,很可能會有大動作。如果您遇到危險,四公子接應不了那么遠。”
  
  趙若曦咬牙道:“難道就讓那個小賤人這么跑了?”
  
  王伯微笑:“她雖然天賦詭異,可小姐正是她的克星。只要有小姐在,她就不敢接近到千里之內。可是她應該不知道這一點,您現在回到不墜之城靜靜等著就是,用不了多久,她就會自己忍不住回來的。”
  
  “好!到那時候,本小姐要殺得她上天入地!”趙若曦眼睛亮得嚇人。
  
  王伯點頭道:“下一次她應該逃不掉了。”
  
  “不,下一次我會放她走。”趙若曦語出驚人,純美的小臉上泛著讓人心驚肉跳的光芒,說:“現在殺了小賤人,未免太便宜白閥了。只有讓她先活著,白閥才會插手。只要他們插手攔截,那我就有理由動用曼殊沙華了。在殺掉小賤人之前,總得干掉幾批白閥的人,才能出了本小姐這口惡氣!”
  
  “小姐,這樣一來,恐怕真會讓兩家開戰。”王伯委婉提醒著。
  
  趙若曦小臉轉冷,道:“那又怎樣,反正打仗是四哥的事。”
  
  威廉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趙若曦這是擺明了要把趙君度拖下水的節奏。這腹黑的小魔女坑起自己親哥哥來都不手軟,對付其它人那還用說?
  
  威廉忽然隱隱感覺,自己那一圈金色頸毛有點發緊。有生以來第一次,他覺得自己銀狼的外型有些拉風過頭了。
  
  王伯居然含笑附和:“說的也是,四公子自會解決。”
  
  “好,那就先回去。聽說今晚好多人約了拼酒,應該會很熱鬧。”
  
  聽到小魔女準備回去,威廉總算松了口氣。作為一頭來路不明的大狗,這個時候就應該被放歸山林了。于是他悄悄地轉身,悄悄地探爪,想要悄悄的爬走。
  
  然后他頸毛就是一緊,被趙若曦提了起來,抓到半空。
  
  王伯咳嗽一聲,道:“小姐,這只狗”
  
  “長得多可愛啊!抓回去玩幾天再說。反正又玩不壞,是吧,大狗?”
  
  威廉沒有回答,趙若曦也不需要他回答,就這樣抓著他的后頸毛,飛向不墜之城。
  
  夜幕降臨,不墜之城處處點起燈火,有若天上星河墜落大地。大戰在即,這是最后的平靜,城外的要塞群依舊在如火如荼地建設,城內則是處處狂歡。沒有人敢說自己一定能在最后的戰爭中活下來,所以都在拼命享受最后的好時光。
  
  魏破天的院落燈火通明,院子中央早早就支起了烤架,不斷翻烤著一頭小牛,肉香四溢,漸漸有了火候。
  
  靠著院墻,放著一整排的酒桶,里面裝的可都是烈酒。光看這十桶烈酒,就可知魏大世子今晚其志不小,有心一雪還是精英軍團招募時的前恥。
  
  當年打架打不過千夜,其實在魏破天心中早就不是恥辱,反而漸有變成榮耀之勢,特別在千夜斬殺嘉德伯爵后更是如此。現在還有多少人敢說能和千夜打架,然后不被打死的?他魏大少爺可就只受了點輕傷。
  
  所以魏大世子復仇之路,注定了要在酒桌上找回來,雖然這條路同樣艱難。
  
  院子里還有好幾個美麗少女,時而竊竊私語,時而追逐嬉戲,偶爾會裝作不經意的瞄一眼門口,眼里全是期盼。
  
  這些少女都是世家嫡女,個個身份都不簡單。不過身份給了她們優渥生活的同時,也同樣給了擺脫不了的束縛。豪門聯姻就是她們的固有命運。
  
  但在她們心中,千夜陣斬伯爵的戰績根本抵不上另一個傳言,傳說千夜很漂亮,比宋七公子還要漂亮。
  
  少女們此刻親密得如同親生姐妹,然而隨著時間將近,氣氛卻開始有微妙變化,歡聲笑語中開始飄起火星。
  
  魏破天再看了一遍院內布置,目光落在酒桶上,總有些莫名的擔心。他想來想去,還是揮手叫來侍從,吩咐:“再去搞幾桶酒來!”
  
  侍從嚇了一跳,忙道:“還要?要多少?”
  
  “有多少就弄多少。今晚來的那些家伙,都很兇殘!”魏破天見那侍從還在發愣,一腳把他踢出院門。
  
  夜色漸濃,復仇時機將近,可是魏破天的心事卻莫名沉重。
  
  就在他出神之際,肩上忽然受了重重一拍,差點把他拍在地上。
  
  “喲!不錯嘛!居然當的起老娘的一巴掌,有進步!”不知何時出現的趙雨櫻贊不絕口,又是一巴掌拍下,頓時把魏破天拍得臉上變了顏色。
  
  “你怎么來了?”
  
  “聽說你這里有酒喝,我就過來了。怎么,不歡迎老娘啊?”趙雨櫻大咧咧地說。
  
  魏破天小聲道:“姐,您小聲點啊,這里可有不少人看著呢!”
  
  趙雨櫻轉頭一望,這才看到院中的一眾少女。見趙雨櫻望過來,她們齊齊行禮,道:“雨櫻小姐好!”
  
  趙雨櫻雖然狂放,但只在熟人面前才這樣,有外人在場時還是會扮扮淑女。于是也依禮節回了一禮,說:“你們都是那個……什么侯什么伯的女兒吧?”
  
  “是的。”眾女于是一一說了出身來歷,果然都是出自侯伯之家。只是帝國疆域遼闊,侯爵不少,伯爵更是數量眾多,每個世家又都努力繁衍,女兒孫女不知道有多少。看趙雨櫻的樣子,就知道有聽沒有記。
  
  不過趙雨櫻乃是幽國公之后,本人亦是趙閥中有數的強者,她肯回個禮已經算是給足了面子,眾女哪敢不滿。
  
  見過了禮,趙雨櫻就拎著魏破天走到一邊,問道:“這些小丫頭跑這來干什么?”
  
  “都是來見千夜的。”
  
  “想聯姻?這樣有個鳥用,還不如直接把千夜打翻硬來,成就好事呢。”趙雨櫻的想法果然與眾不同。
  
  魏破天苦笑道:“姐姐,你也不想想,現在有幾個人能打得翻千夜?就算是你,恐怕也不行吧。人家也只是想碰碰運氣,看看再說,萬一千夜就喜歡了呢?”
  
  趙雨櫻哼了一聲,沒好氣地道:“一個個弱的跟什么一樣,就算千夜同意,老娘也不同意!”
  
  “一會千夜就該來了,到時候看他自己吧。現在還好,你看著吧,再過些時日,來的人會更多。”
  
  趙雨櫻疑惑道:“怎么會這樣?千夜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搶手了?”
  
  魏破天無奈地看了她一眼,都懶得解釋。趙雨櫻自己一想,也就明白了。
  
  就在這時,忽然有人直接推開院門,走了進來。門口的兩名侍從如同瞎了一眼,對此人視而不見。
  
  魏破天一看來人竟是宋子寧,頓時拉下了臉:“你來干什么?我可不記得有邀請過你。”
  
  宋子寧經歷過多少風浪,必要時臉皮可以厚比城墻,哪會經受不住這點考驗。他輕搖折扇,含笑道:“聽說今晚這里有場盛會,多位知交好友都會到場,我哪能不來?再者說,某人酒量不行,酒膽卻高,上一次輸給了我,想必這次是不敢再見我的。我豈會讓他如愿?當然要再放翻他一次,讓他知道知道本少的厲害!”
  
  魏破天頓時大怒,“我幾時喝酒輸給過你了?你別走,給我說個清楚!不行的話今晚就再戰一場,當著大家的面分個輸贏!老子就不信了,喝不過千夜,還收拾不了你個小白臉了。”
  
  宋子寧哈哈大笑,“吹,盡管吹!”
  
  魏破天更怒,二話不說,就吩咐手下上酒,渾然不覺自己已經中了圈套。
  
  宋子寧魏破天站在一起,頓時讓旁邊的幾位世家小姐看得眼睛發亮。七少英俊風流早已聞名,魏破天相貌雖然不如宋子寧精致,但也算英俊,而且自有一股陽剛豪邁之氣,也令人心折。
  
  一眾少女看看這個,望望哪個,實在分不出嫁給哪個更加好些。
  
  此時院外侍從忽然高聲唱道:“千夜將軍到!”
  
  刷的一下,所有少女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院門處。
  
  Ps:正如本章標題,與你們今夜相約。今晚應該還有一更吧?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