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1 歌舞升平之地

夜空中星墜如雨,.
  
  浮空戰艦上,年輕魔裔凝望著浮陸,并沒有下令前進。一艘又一艘戰艦越過了他,投向浮陸,然而年輕魔裔始終不為所動,他身后一眾魔裔也都安靜站著。
  
  終于有人沉不住氣,問:“少主,再不動身,恐怕要來不及了吧?雖然這次戰功不多,但多少也是有些的。何況現在是關鍵時期,如果有所落后,恐怕對您的大業會有不利。”
  
  年輕魔裔一聲輕笑,說:“你們就真的以為,這次戰功那么好賺嗎?”
  
  眾魔裔這次倒都不太認同,有人道:“除了趙君度,年輕一代還有誰是少主對手?就算是趙君度,恐怕也還是嫩了點。如果再給他幾年時間,倒確實可畏可怖,但現在,他畢竟只有二十出頭而已。”
  
  年輕魔裔搖了搖頭,說:“你們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人族能夠和我們圣族抗衡這么多年,還漸漸擴張,怎么會這么簡單?”
  
  當下又有魔裔哼了一聲,道:“人族坐大,還不是血族那些混蛋干的好事?若他們不是天天想著取我們而代之,哪會讓人族有今天。”
  
  “這種事說了也沒有用。幾萬年都沒有改變過,再過幾萬年,也不會改變。”年輕魔裔笑了笑,向浮陸一指,說:“你們知道,這次和人族年輕一代的戰斗,是為了什么嗎?”
  
  一眾魔裔都皺眉,開始沉思。
  
  年輕魔裔緩緩地道:“用不了多久,你們就會知道了,所以現在也不必瞞著你們。用不了多久,大漩渦就會再次出現,而這次戰爭,將會決定一半前往大漩渦的名額。”
  
  “大漩渦?!”
  
  “一半名額?”
  
  “怎么回事?為什么要用這種方式決出名額?”
  
  船艙內一片嘩然。
  
  年輕魔裔沒有回答。其它魔裔就都知道了這不是自己現在能夠知道的機密,也都沉默下來,望著遠方的浮陸。
  
  一艘艘形狀各異的戰艦在視野中掠過,再消失在浮陸上。
  
  不墜之城中,氣氛忽然變得有些微妙,城周一座又一座防空炮塔上的警示紅燈變成了黃色,這意味著它們關閉了警戒功能,想要重新啟動需要一定時間。而所有的動力塔都開始轟鳴,不斷提升動力輸出,導氣管道將大量蒸汽排出,讓大半城墻都隱沒在蒸汽中。
  
  很快,一座座動力塔就到了臨界狀態,海量動力卻不知流向何處。
  
  指揮大樓內,趙君度終于露出一絲凝重,望向夜空。那里流星紛墜如雨。
  
  一名中年準將快步走進,行了個軍禮,道:“四公子,所有炮塔均已關閉,要塞防御體系功率已經開到最大,一切均按您吩咐布置。不過真要這么做?”
  
  趙君度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說:“為什么不呢?”
  
  準將道:“不墜之城乃是兵家要沖,此地若是有失,則整個浮陸戰局危如累卵。我們放這些黑暗種族入城,一旦他們收不住手,或是故意出手破壞,豈不是危險?”
  
  趙君度微微一笑,俯視著下方沉睡中的要塞,說:“一座要塞,哪里比得上永夜一代的年輕強者來得重要?他們若敢違約亂來,我正好將他們一網打盡。別說毀了這座城,就算為此丟了浮陸又如何?十年之后,我們就能在另一塊大陸站穩腳踏,百年之內,即能為帝國新添一座大陸。”
  
  說到這里,趙君度轉身,望著準將,一字一句地道:“這,才是國運之戰的真正意義!”
  
  準將心中劇震,鄭重行禮:“末將受教!”
  
  準將離去后,那個神秘的黑衣女子在房間內浮現,說:“公子,一切都已經布置完畢,第一批黑暗種族已經入城。不過,我們這一方現在有不少人的狀態似乎不太好。要不要把他們弄醒?”
  
  趙君度失笑:“你是說那幾個醉鬼?讓他們去吧,正好證明我們是依約而行,確實沒有提前做準備。”
  
  女子依然猶豫:“公子,他們確實醉得厲害,突襲之下,恐怕會有傷亡。”
  
  趙君度淡淡地道:“若是他們真把不墜之城當作歌舞升平之地,沒了戒備之心,那死了也就死了,不值得惋惜。”
  
  “這”女人愕然。
  
  趙君度忽然想起什么,再度泛起微笑,說:“別小看那些家伙,他們很可能會給我們一個大大的驚喜。特別是小五,我一向對他特別優待,你們真的以為,就只因為他是我弟弟?”
  
  “呃”女人欲言又止。
  
  “有什么話,就說吧!”趙君度看來心情很好。
  
  女人輕聲道:“我們都覺得,您就只是因為他是您弟弟而已。”
  
  趙君度的微笑登時僵在臉上。
  
  片刻之后,他才狠狠瞪了女人一眼,咬牙道:“看來我平時對你們實在是太好了。”
  
  女人掩口輕笑:“哪有?”
  
  魏破天的院落里,千夜靠在墻上,又為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喝著,想著心事。
  
  其實他現在也說不清自己有什么心事,只是心中有些說不清的情續,正在慢慢放大。望著院中東倒西歪的一片人,千夜忽然意識到,自己無意中又實現了一次橫掃四方的壯舉。想來等明日他們醒來,應該無人再來和自己叫陣了吧?
  
  無敵,原來是這么寂寞啊
  
  千夜失笑,覺得偶爾放縱一下自己的心情也不錯,等如是提前體驗了一下天王的境界。不,天王也稱不上無敵,或許惟有武祖或是太祖,才有過類似心境吧?沒想到他未曾在戰場上實現的成就,卻在酒場上提前完成。
  
  杯中的酒很快就沒了。現在酒喝在千夜嘴里,已經完全沒有味道,就如一杯杯帶著淡淡甜味的水,怎么喝都不會有醉意,但同樣也解不了口中的干渴。
  
  千夜忽然很想回到黑流城,那里有他的家,有個會一直等著他的人。
  
  思緒起伏中,千夜突然抬頭,目光落在院墻。此刻墻頭上多了一個身影,輪廓有些模糊,只能依稀看出是個狼人。光是仿佛與黑暗融為一體的身影,就知道他必定精擅于隱匿、潛行和突襲。
  
  影狼突然身體微微一震,目光落在魏破天身上,顯然認出了魏家世子。在永夜議會的名單上,魏破天的排位可是不低,和千夜差相仿佛。這倒不全是戰力的原因,也有身份的因素。作為遠東魏家的世子,魏破天身份上比千夜要重要得多。
  
  出自影狼的狼人向旁邊一望,又看到了趙雨櫻,頓時全身再震。趙雨櫻成名可比魏破天早多了,無論身份戰力都遠在魏破天之上。她居然會醉成這樣,實是天賜良機!
  
  能夠把魏破天的頭顱帶回去,就足以在狼人中揚名;帶回趙雨櫻的腦袋,則足以進入永夜議會大人物的法眼;如果把兩人的腦袋都帶回去,那將震動整個黑暗世界!
  
  狼人直奔趙雨櫻而去,當然要確保這最大的戰績,另外他也沒有正面戰勝趙雨櫻的把握。只是剛剛跨出一步,他就停下,盯著在桌下躺著的一個人,腦中一片混亂。
  
  怎么又多了一個宋子寧?這,這戰功該怎么計算?!
  
  狼人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了。
  
  只是這一遲疑的功夫,數道氣息各異、卻同樣強大的身影出現在小院上方。
  
  狼人心中大叫糟糕,竟忘記了進入不墜之城的不止自己一個。雖然他運氣最好,可是此次能夠突入不墜之城的都是各大種族的天才人物,不乏感知極度敏銳之人。其中最可怕的一個,只消動念之間感知就能夠覆蓋整個不墜之城。這個小院中云集了帝國一方的多位年輕強者,自然會被輕易發覺。
  
  拋開種族仇恨不談,這些家伙搶起功勞來可毫不手軟,而且只要有機會互下黑手,也絕不會遲疑。
  
  狼人一念及此,立刻沖向趴在桌下的宋子寧。這個才是榜上排名最高的人,比趙雨櫻值錢多了。狼人此刻已經絕了把功勞撈盡的心思,只求搶到價值最高的懸賞就好。
  
  在影狼沖刺的瞬間,周圍的永夜年輕強者幾乎同時啟動。他們都察覺了影狼的動向,也在剎那之間看清了院中的情況,認出了魏破天和趙雨櫻。雖然從他們的角度看不到桌子下面的宋子寧,但是那頭影狼又不是傻瓜,放著趙雨櫻和魏破天的功勞不撿,直奔桌下。明顯是桌下那人更有價值。
  
  永夜各族的年輕強者都是自幼年起就在戰斗和殺戮中渡過,哪會錯過機會?當下就有幾人分別撲向魏破天和趙雨櫻,最強的兩個則有默契,一個撲向桌下的宋子寧,另一個則出手攔截影狼。至于最弱的兩個,則是撲向那一堆女人。
  
  這堆女人中根本沒有榜上的人,不過既然能夠在這個院子里喝酒,那多少也應該是有點身份的人。只要出自大家族,那么即使是花瓶,也是個值錢的花瓶嗎?
  
  兩個年輕強者如是想著,聊作安慰。
  
  但當他們眼看著就要得手的時候,姬天晴忽然睜開了眼睛。她的雙眼深不見底,如同深淵。一名蛛魔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她的眼睛,剎那間如墜冰窟,有如小獸被天敵盯住,無可抵御的恐懼瞬間席卷整個靈魂!
  
  一聲凄厲慘叫響徹整個不墜之城,打破了夜的沉寂。
  
  PS:早起干活的感覺很不錯。這幾天更新又不穩定,主因還是和本書相關,期待早點讓大家看到些新東西。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