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12 燃血火種

不墜之城內,千夜東岳橫掃,將一頭蛛魔抽得橫飛出去。他力量用得恰到好處,原力一分也沒有浪費。那頭蛛魔一頭撞在旁邊的房屋上,將整座小樓撞塌。
  
  廢墟中,蛛魔掙扎著想要起身,可是他身周空間明顯開始扭曲,龐大力量壓在他身上,讓他每一個動作都變得遲緩。而且從廢墟中突然噴射出幾道原力火焰,將蛛魔燒得連連慘叫。
  
  這些都是源自于不墜之城防御陣列的攻擊,對不墜之城建筑的損毀越嚴重,遭到的反擊就越強。防御陣列的攻擊對于交戰雙方來說其實并不致命,卻能夠產生足夠干擾。兩強交戰,一點點差距都有可能致命。因此在發現這一點后,雙方都變得異常謹慎,努力克制,盡可能不去破壞不墜之城的一草一木。
  
  如此一來,很大程度上就變成了戰技比拼,這對習慣了狂暴戰法的蛛魔和狼人明顯不利。不過這畢竟是人族主場,變著花樣弄些主場之利,無可厚非。另一方面,這也是帝國保護不墜之城的手段。否則的話,要是永夜強者借機在不墜之城大肆破壞,那可得不償失。
  
  然而讓永夜一眾年輕強者郁悶的是,帝國一方還有千夜這樣的怪物。
  
  論起力量,他絲毫不比蛛魔弱,同時戰技又是爐火純青。不擅戰技的!蛛魔狼人只要遇上千夜,往往三招兩式就會被千夜挑飛,砸到旁邊建筑上去,借防御大陣的力量削弱對手,然后借機制敵。
  
  此刻那頭蛛魔好不容易掙扎著站起,蛛軀上已是傷痕累累,蛛腹上更是被高溫炙烤得焦黑一片,冒出烤肉香氣。還沒等他調整好姿態,東岳就切破防御陣列的力場,一舉斬下它兩根節足。
  
  這頭蛛魔一聲慘叫,剩余的六根節肢末梢處亮起暗紅色光芒,隨后射出六道紅線,直通夜天之外。它如同被六根蛛絲拉扯,瞬間升空,轉眼間就消失在夜色中。
  
  這一遁逃異能和千夜的虛空閃爍有些類似,若論品級也只差了一籌,驟然發動,千夜也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逃掉。這頭蛛魔其實實力極強,身體強悍程度更在千夜之上,東岳全力斬擊下,居然只斷了兩根節足。若是換了普通蛛魔,這一劍可是足以將一側的四根節足全部削斷的。
  
  千夜搖了搖頭,選定了近處的一個血族。在所有黑暗種族中,千夜對血族可說最是熟悉,有來自鮮血長河的古老傳承作為根底,千夜對血族絕大多數能力都有所了解,不至于失手讓對手逃掉。
  
  千夜意識剛剛鎖定對手,忽然間有所感覺,轉頭望向另一個方向。在那里,一團濃郁到了極致的血氣正緩緩彌漫,將威壓清晰刻印在所有人族強者的意識中。
  
  這是在向人族所有參戰強者宣戰!
  
  當這團血氣出現后,本已處于下風的永夜年輕強者們頓時找到了支柱,迅速向血氣周圍匯聚。而人族強者大都心頭凜然,住手觀望,讓對手得以脫戰,在血氣下方重新組織起一圈防御。
  
  千夜對這團血氣毫不陌生,這是在中央迷宮時就曾遇到過的血族圣子愛德華。但是此刻愛德華的血氣顯得有些古怪,反而沒有中央迷宮時強大。而且在他的血氣深處,又隱藏著一縷紫得發黑的血氣。
  
  隱藏的那道血氣非常奇特,依附在愛德華的血氣上,如同火焰一般燃燒著。愛德華的血氣拼命抵抗,但還是不可抗拒地被一點點燃燒。如果不加抵抗,那么就會被完全引燃。所以此刻的愛德華,有接近三分之一的血氣都用在抵抗紫黑血氣的燃燒上。
  
  許多感知夠強的人都發覺了愛德華的異相,頓時覺得這是一個機會。然而千夜卻心中一動,想起了血河傳承中提到過的一種古老刑罰:燃血。
  
  燃血之刑需要血族大君親手施展,以自己的一滴鮮血精華作為火種,注入到受刑對象體內,化為血火燃燒受刑者的血氣。受刑者在承受痛苦的同時,必須拼死抵抗血火的燒灼,否則全身血氣都會化為烈火,將受刑者燃燒殆盡。這種抵抗多大程度上有效,則取決于受刑者血氣的品階質量。
  
  愛德華在身受燃血之刑的情況下,還敢到不墜之城來挑戰帝國強者,血氣品級之高,天賦血脈的強橫,可想而知。
  
  然而燃血之刑還有另外一層含義。大君火種在燃燒受刑者血氣時,會燒掉絕大部分的血氣,但是同時也會返回一縷精純過的血氣給受刑者。整個過程,有些類似于千夜所修煉的宋氏古卷,不過比宋氏古卷更加霸道,見效更快。一旦受刑者抗過了整個刑期,那么全身血氣就相當于被精煉過一次,力量會更上一階。
  
  同時,當燃血之刑結束后,大君火種殘留部分會留在受刑者體內,成為血脈的一部分。某種意義上,也就相當于擁有了大君的一點傳承。
  
  不知那縷紫黑血氣來自血族哪位大君,但看愛德華此刻狀態,對抗血火并不如何吃力,挺過刑罰不是問題。一旦讓愛德華成功渡過刑罰,未來很有可能成就親王,人族亦會新增一個大敵。
  
  不能讓他活著回去!這是許多人族強者此刻的想法。當下眾人戰意沸騰,就有了動手圍攻的想法。
  
  可是愛德華所化的那團血氣在空中靜靜彌漫,好象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眾人的標靶,亦或是根本不懼。
  
  趙雨櫻不知在嘀咕著什么,悄悄將一枚涂成五顏六色的炮彈塞進了手炮。宋子寧站在她身邊,輕搖折扇。折扇每次搖動,趙雨櫻身邊景物都有少許扭曲模糊。他已布下領域,守護趙雨櫻。原力手炮威力巨大,同時消耗也巨大,一擊之后,趙雨櫻就會出現瞬間的虛弱期,必須保護。
  
  哪怕是面對趙雨櫻原力手炮的威脅,愛德華也沒有動。
  
  有人比趙雨櫻動手更快,一道藍線突兀出現,然后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瞬間繞著血氣飛舞數十圈,丁丁當當的聲音響成一片,宛若一記長音!
  
  長音過后,李狂瀾在空中現身,瞬間后退數十米,手中寒月籠沙微微顫抖,劍鋒上的光芒也暗淡少許。他死盯著愛德華,臉色蒼白,明顯受了些傷。
  
  人族大多強者看得迷迷糊糊,不明白發生了什么,趙雨櫻宋子寧則臉色凝重。而千夜直接皺眉,將東岳慢慢插在地上。他剛才看得清清楚楚,李狂瀾直接用上了那門凌厲無匹的快劍,瞬間狂攻數百劍。而愛德華在血氣中現身,身上緊裹著一件黑色披風,只從披風中伸出一只手,伸指或彈或點,就將李狂瀾所有攻勢彈開,速度竟絲毫不在李狂瀾之下。
  
  和中央迷宮時相比,愛德華的手上多了長達數厘米的暗金色指甲。這些指甲不知是天然,還是某種武器,居然能夠硬抗寒月籠紗的劍鋒。
  
  姬天晴忽然出現在愛德華旁邊,雙手直接向血氣中插去。愛德華哼了一聲,揮爪相迎,單手和姬天晴雙手握在一起。兩人僵持剎那,似是在較力。姬天晴突然一聲叱喝,雙手一震,不知發動了什么威力巨大的秘法,愛德華悶哼一聲,血氣竟然潰散近半!
  
  不過愛德華出指如電,在姬天晴雙手上連點數記。姬天晴一聲驚呼,退后數十米,與愛德華遙遙對峙。她臉色蒼白如紙,看來并不好過。
  
  愛德華也不說話,哼了一聲,血氣翻涌,轉眼間又恢復到全盛狀態。
  
  千夜暗叫可惜,這時他已看出,只要把愛德華血氣消耗到不足以對抗鮮血火種的程度,愛德華就不得不退走,否則立刻是燃體而亡的下場。
  
  當姬天晴出手的時候,李狂瀾就在旁邊看著,絲毫沒有插手的打算。而姬天晴明明一直潛伏在旁邊,李狂瀾攻擊之時,也未曾趁機夾攻。結果兩人都較愛德華差了一線,雖然差距有限,可也沒有取勝希望。
  
  如果兩人聯手,恐怕現在愛德華早就重傷而逃。但是這兩位偏就都有自己的原則和堅持,死也不肯聯手圍攻。
  
  “這是戰場,不是決斗場啊!”千夜在心中大叫,滿是無奈。
  
  在戰場上廝殺得久了,千夜已經接受了宋子寧的那套理論,只要能夠干掉敵人,手段如何并不重要。現在明明有聯手干掉愛德華這個大敵的機會,李狂瀾和姬天晴卻還在斤斤計較臉面問題,實是讓人無話可說。
  
  不過千夜也知道,自己根本影響不了這兩位大爺,想要干掉愛德華,只有靠自己。也只有千夜才知道,成功擺脫了血刑之后的愛德華,會是多么可怕。
  
  姬天晴和李狂瀾未能得手,人族一眾強者可沒有那么多想法,立刻出手圍攻,剎那間愛德華身周如同有無數煙火綻放。可是愛德華身影閃爍不定,在方寸之地騰挪,竟把所有攻擊全部閃過。這一刻他顯露的速度,實是驚心動魄,還在李狂瀾之上!難怪他敢以一已之力,正面向所有人族強者挑戰。
  
  千夜取出雙生花,決心以一記原初之槍干掉愛德華。雖然因此可能會暴露很多秘密,可是若放過了愛德華,帝國今后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死在他手里。這些人中,也許就有千夜的朋友,兄弟。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