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三扣而不發

李天權萬萬沒想到,千夜竟能和魔女拼到兩敗俱傷。
  
  能夠作到李家二長老,李天權并不愚蠢,背景能力一樣不缺,見識自然也不差。哪怕沒有真正見過魔女,也不妨礙他側面推斷魔女的戰力。能夠將趙君度逼入絕境的魔女,絕不是他李天權能夠抗衡的。
  
  然而千夜卻能拼到兩敗俱傷!
  
  這豈不是說,千夜同樣也能干掉他李天權?一想到差點有和千夜決裂動手的經歷,李天權就忍不住顫抖。
  
  右手的顫抖不止源于恐懼,也有緊張和不知所措。當這個消息傳來時,李天權第一時間想的就是,絕不能讓千夜活下去!若千夜將來真成大器,恐怕李家也未必能頂得住壓力,說不定就要把他拋出去犧牲,以求和解。
  
  現在的李天權,已經不復年輕時的悍勇無畏,他有了牽掛,有了權勢,有了家族,有了奢侈生活,惟獨沒有了敢于殊死一戰的勇氣。其實許多上位者都是一樣,只是他們不象李天權現在這樣需要面對如此困難的局面。
  
  李天權回首,望向墻壁上掛著的巨幅山水圖。在這幅畫后面,隱藏著一個暗柜,暗柜中就是鏡水滌生。這份東西本是李天權花了大力氣弄來,準備完成與千夜的賭約。在購得這份鏡水滌生時,李家特意把價格降低了一半,這樣李天權才負擔得起。
  
  說起來,李家對外的口徑是為了保全家族聲譽,至于其中有多少是因為趙君度,以及因為千夜陣斬嘉德伯爵的因素,那就誰也說不清了。
  
  此刻走出辦公室向左,會客室里就坐著趙閥派來索取鏡水滌生的人。但是向右,一間秘室中則是剛剛趕到、前來阻止他轉交鏡水滌生的說客。這位說客身份神秘,來頭卻是極大,李天權人老成精,早就從三言兩語中探出那人背后究竟是些什么人。
  
  那位說客開出的種種條件,讓李天權怦然心動。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朝堂上那位巨擎愿意支持他另立門戶,再開一門世家。能夠開出這樣的條件,可說極具誠意。放眼帝國,也只有寥寥數人有這個能力,開出這樣的條件。
  
  他們惟一的要求就是,不要交出鏡水滌生。
  
  是以此刻李天權才如此為難。他已然明白,連朝堂巨擎都已暗中出手,阻止千夜蘇醒,這豈不是說,千夜的份量已經到了足以引發廟堂之爭的程度?這樣的千夜,一旦醒來,還是不是他李天權能夠坑害的?為了這樣的千夜,趙閥又會做出什么事來?
  
  從朝堂巨擎們的隔空交手,李天權已經嗅出了手中這份鏡水滌生的份量。很有可能,有了它千夜就生,沒有它千夜即死。
  
  那么,交還是不交?
  
  此時此刻,李天權真希望那份鏡水滌生不在自己手上,也就不用面對這事關生死的抉擇。
  
  只是時間并不容他過多思考,外面突然轟的一聲悶響,整個辦公室都劇烈晃動,灰土撲撲索索地從天花板上墜下。一小塊碎木,當當正正地砸在李天權頭上。
  
  李天權勃然大怒,喝道:“怎么回事?!”
  
  女書記官推門而入,驚慌道:“長老,不好了,趙閥來的那人開始砸東西,他說,他說再得不到回答,就要把這里給拆了!”
  
  李天權這一氣非同小可,怒極反笑,連聲道:“好好,這是完全不把我們李家放在眼里啊!走,老夫倒要看看,在老夫面前,他怎么拆我的樓!”
  
  還沒等李天權出門,又聽通的一聲悶響,整座辦公樓都開始搖晃,樓內驚呼一片。
  
  在會客室內,趙閥將軍面帶冷笑,看都不看周圍的李家戰士,又是一腳踏在地上。這一下宛若巨獸震地,辦公樓搖晃更巨,墻體上開始出現裂縫,可是地板卻毫發無傷。這是趙閥知名戰技‘撼地擊’,練到高深時,一腳踏下,身周無佯,卻能震毀百米外的高樓城墻。
  
  李天權終于沖破灰土煙塵,出現在會客室門口,怒喝道:“大膽!區區準將,也敢在這里放肆?!要不是看在趙閥面上,老夫一掌就滅了你!”
  
  此事鬧得動靜極大,又處于基地中心,轉眼之間周圍就聚集起數十人,而且數量還在不斷增多。李家幾名軍官原本還想清場,可是放眼看去,發現最先趕到的這批人不是這家長老,就是那家的執事,身份地位不在李天權之下的都有好幾個,這要如何趕人?
  
  而且現在李家基地能否守得住,還要看這批世家愿不愿意留下來。一顆天風云煙珠,已經漸漸抵不上眾世家日益沉重的損失。何況天風云煙珠只有一顆,誰能得到還不一定。是以這段時間,基地內李家眾人都是夾著尾巴作人,哪里還敢開罪這些世家?
  
  面對盛怒的李天權,這趙閥戰將卻絲毫不懼,大笑三聲,朗聲道:“老子段成鵬就是粗人一個,一條賤命不值錢,既然來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不過老子倒想問問,你李天權哪來的狗膽,敢貪墨我趙閥要的保命之藥?你們李家的臉皮呢,連份鏡水滌生都不值?”
  
  李天權臉色黑如鍋底,喝道:“休要胡說!那鏡水滌生根本不在老夫手上。”
  
  哪知他話音未落,段成鵬就搶道:“哈哈!這話你也敢說!那份鏡水滌生明明就在你辦公室內放著,我們這就去看看。要是老子搜出來怎么辦?”
  
  李天權頓時語塞。他心中大恨,知道身邊人中必然有趙閥的內線,否則如此機密之事,怎么會讓段成鵬知道?而且這段成鵬外粗內細,頗為奸詐,用粗陋態度作偽裝,等李天權話已出口,才拋出這個消息,一下就把李天權逼入絕境。
  
  眾目睽睽之下,李天權如何敢讓段成鵬去搜自己的辦公室?而且這么多人看著,連做點手腳也不行。
  
  他臉色連變,強道:“笑話!這里是李家,別說你不過是個小小準將,就算是幽國公來了,又有何權利搜我的地方?”
  
  段成鵬臉色一肅,沉聲道:“這么說,李長老是鐵了心要扣下我真閥的鏡水滌生了?嘿嘿,我家千夜將軍的一條命,想來李長老應該清楚份量有多重!你擔得下來嗎?”
  
  李天權沒想到段成鵬言辭如此犀利,根本不和他繞彎,一句話就把罪名扣死。千夜這條命如今價值多少,李天權多少心中有數,哪敢把這個責任認下?當下就道:“胡言亂語!鏡水滌生乃是我李家之寶,如何分配自然由我李家決定。另外千夜將軍為國奮戰,老夫也是十分欽佩的,怎會有害人之心!”
  
  段成鵬一聲冷笑,說:“李長老,咱也不跟你說廢話。此事你很清楚,拖延即等于謀害。你現在不交,那就是鐵了心要與我趙閥為敵。希望李長老已經想清楚了,這可是生死大仇,一旦結下,再無回旋余地,惟有不死不休!”
  
  李天權怒目而視,道:“豎子欺人太甚!趙閥勢大卻又如何,我李家可也不是那么好欺的。來人,給我把他拿下!”
  
  李家戰士面面相覷,猶豫不絕,可是長老令下,不得不圍了上來。圍觀一眾世家也沒想到事態轉變會如此之速,趙閥來使說話絲毫不留余地,看來這份鏡水滌生對千夜至關重要,另一方面也說明千夜確實是在生死關頭。
  
  這份鏡水滌生的歸屬,其實根本沒有爭議,在場各世家中人都知道當初李天權和千夜的那場賭約。以李天權的身份地位,理當一諾千金才是。現下扣著鏡水滌生不發,實是居心叵測。
  
  可是此事涉及李家與趙閥之爭,各世家豈敢輕易涉足?即使想要插手,這等決定也得家主作主,并由長老會通過方可。是以眾人都默然旁觀,靜觀其變。
  
  面對步步逼近的李家戰士,段成鵬一聲長笑,合身撲上,喝道:“今日就以段某頸血祭旗,他日四公子自當擎此戰旗,為段某復仇!爾等鼠輩休要忘了,四公子還有一槍未發!”
  
  段成鵬的喝聲轟轟隆隆,如雷鳴,如風嘯,響徹整個基地!
  
  轟鳴聲中,基地主樓再度搖晃,終于塌了半邊。當煙塵消散,李天權凝立半空,望著下方廢墟,雙手微微顫抖。
  
  段成鵬伏在廢墟中,動也不動,生死未知。
  
  剛剛最后時刻,李天權還是忍不住出手,一擊將段成鵬打成重傷。然而段成鵬傷而不死,到了最終,李天權還是沒敢下殺手。
  
  明眼人都知道,打傷和打死其實差別不大,都是拖延了千夜的救治,對趙閥來說,此必是雷霆之怒。以趙君度一向性情,可說開戰已是必然。只是眾人都有些不明白,李天權過往雖然行事有些跋扈,可也不是不明大體之人。他如此行事,等如要和趙閥死嗑到底,這可不是區區一個長老能夠決定的。
  
  當下就有許多人想到了更深處去。
  
  “將這狂妄之徒押下去,先關起來。”李天權吩咐道。他的聲音雖然沉穩,可是內里卻隱隱透出一點驚慌。另外,他的手也止不住的顫抖,即使藏于袖中,也掩不住行跡。
  
  此事至此已告一段落,眾世家中人便即散去。趙李之爭事關重大,他們急于把消息傳回去,以供定奪。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