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九誠意

接下來的幾日,風平浪靜,黑流城一如既往地繁榮著。狼城的建設已經接近尾聲,幾處礦井初建完成,開始有大量礦石產出。往來黑流城的大型貨運浮空船隊,已經從過去一月一次,變為一月三次。
  
  在原本狼人的領地附近,發現的不止是黑石、黑晶,還有幾條金屬礦脈,其中即包括大量使用于高強度合金的武器級金屬,也有多種具備戰略價值的稀有元素。
  
  有了這幾種資源,甚至可以就地建起專門生產原力槍槍管的工坊。而宋子寧正是打算這么做的,旬月以來,不斷有大型設備被送往狼城,光是動力塔就運來了四座。
  
  這幾天,宋子寧除了去辦公室看看戰報,就沒什么事好做,天天品茶讀書,偶爾和南華下一盤棋,過得悠閑自在,宛若神仙。或許是日子輕松,宋子寧氣色明顯好轉,那張英俊面容上又開始有了瑩瑩光澤。
  
  南華幾乎時時刻刻陪在宋子寧身邊,陪他看書,下棋,甚至修剪院內的花草。到了時候,她就會親自下廚,作幾樣精粥小菜。她是公主出身,廚藝顯而易見,并不會如何高明。可是吃慣了帝國上下美味的宋子寧卻并未挑剔,每次都興致勃勃地吃個精光,還會和南華探討怎樣能夠清粥流香四溢,咸菜如何成為桌上美味。
  
  對南華來說,這樣的日子,宛若夢中。
  
  南華幾次欲言又止,可是當宋子寧注意到、并且問起時,她又會顧左右而言它,把話題岔了開去。這種情形,宋子寧倒也遇到的多了。風流成性的七少,身邊永遠美女云集,別說和哪個姑娘日夜相伴地共渡數日了,就是過上完整的一晚,也是罕見。七少喜歡獨睡,已經在貴族小姐的圈子里傳開了。
  
  所以每當七少對某個女孩格外好些,那個女孩都會變得很不自然,南華似也如此,因此七少也沒太在意。
  
  如是又是數日過去,宋子寧終于收拾行裝,短暫離開了兩天,然后又返回黑流,繼續等待。
  
  這兩天中,他終是有些不放心,又將所有布置都檢查了一遍,確認一應準備都已就緒,這才回到黑流。以他一向的嚴密手段,其實不需要再度復查,這樣做了反而容易泄露機密。可是宋子寧始終有些心神不寧,卻不知來由,于是忍不住檢查了一遍。
  
  回到自已居處,南華很快就為他備好了茶點。宋子寧坐在樹下,端起一杯茶,慢慢啜飲,心思早已飛到遙遠的暮光大陸。
  
  “在想什么”南華問。
  
  宋子寧微微一笑,說:“沒什么。不過這茶火候稍稍過了點。”
  
  “啊,那我再去重泡一壺。”
  
  宋子寧抬手止住了她,微笑道:“不必,這就挺好。”
  
  南華望著他,目光復雜,欲言又止,最后幽幽地嘆了口氣。
  
  宋子寧向她一笑,示意安慰,其實上心神已全在暮光大陸。在他腦海中,已形成一座虛擬的暮光大陸,夜瞳剛剛自中央的黑暗區沖出,身后則是海量的追兵,其中不乏強者。
  
  夜瞳按照預定路線逃跑,沿途不斷有提前布下的援兵暗子啟動,對追兵層層阻截、誤導、分流,掩護夜瞳逃到大陸邊緣,搭乘預留的高速浮空艇,逃離暮光。
  
  這些日子以來,這套方案已經不知在宋子寧心中過了幾百幾千遍,每個細節,細到每個暗子的活動,各種變數,都清晰刻印在心。就是在這種枯燥到極致的冥思中,宋子寧一點一點地彌補了所有能夠想得到的漏洞,設想了所有變局,并且為每個變局都預想了補救方案。
  
  這才是未來軍神算無遺策表象下的真實。自黃泉訓練營時起,宋子寧就明白,天賦只是提供了向上的階梯,而能夠在這座階梯上爬多遠,仍然要靠自己。
  
  永夜一片平靜詳和之際,浮陸卻是戰火重燃。經過多時修整,黑暗種族終于整軍完畢,大軍通過漫漫荒原,正式進抵趙閥領地,在不墜之城百里之外扎下大營,開始修建要塞,與帝國要塞群遙相對峙。
  
  隨著雙方軍隊不斷調集,圍繞著不墜之城,雙方布置軍隊已經超過百萬。
  
  浮陸另一側,騰出手來的黑暗種族則將矛頭對準了望月平原,一戰就擊潰宋閥主力,將宋閥徹底趕出望月平原,并且一路追殺,一直把宋閥殘余部隊趕入不墜之城,這才罷休。
  
  至此,浮陸上除了不墜之城外,就只剩李家在迷霧森林苦苦支撐。不知何故,艾登在這段時間的出戰頻率突然減低,這才讓苦不堪言的李家和諸世家戰隊得到喘息機會。可是李家上下卻根本笑不出來,以艾登過往表現,突然減少出戰,基本上意味著一件事,那就到了突破關口。
  
  原本的艾登已經殺得一眾世家苦不堪言,若是再行突破,那還如何得了
  
  浮陸上大戰將近,虛空中早已殺得殘骸遍布,每日都有巨艦燃燒著從虛空墜落。
  
  為了保證對不墜之城的補給,以及封鎖黑暗種族進一步增兵浮陸,帝國艦隊傾巢出動,直屬于帝室的禁衛第一艦隊終于出動,和永夜議會直屬艦隊決戰于天外虛空,第一戰就打出了一比二的交換比。
  
  受此戰鼓舞,帝國各艦隊,以及世家門閥的聯合艦隊紛紛發力,不斷打出堪稱經典的名局,虛空戰場上局勢開始向帝國一方緩緩傾斜。
  
  虛空艦隊戰一向是地面戰爭的開始。浮陸地面決戰一觸即發的時候,無數情報戰報如雪片般飛入帝都,然后分流成三道,分別進入軍部、帝宮和代表著門閥世家聯合勢力的議事閣。
  
  在帝部內,所有情報和戰報如浪潮般涌入,然后根據重要程度分流,再流向大大小小不同的部門,一切顯得井井有條。然而若有人能夠統覽全局,就會發現來自浮陸的戰報,大多數流向軍部各個執行部門,并沒有送到真正的決策者那里去,只有虛空戰場除外。
  
  這個跡象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在執掌軍部的大人物眼中,此刻浮陸之戰并非當下最重要的戰役。
  
  此時此刻,軍部頂樓的一間會議室內,煙霧繚繞,煙草味道和茶香混在一起,變得說不出的古怪。
  
  會議室內共有十三個位置,但此刻只有七個座位上有人坐著。在桌邊的人大多年逾花甲,甚至有位老者老到干皺的皮膚上布滿老年斑,混身上下都在透著腐朽味道。他眼睛半開半閉,混濁的眼珠如同兩潭死水,讓人懷疑他究竟是醒著還是在昏睡。
  
  但是這個半只腳已經踏進棺木的老人卻是坐在中央。這間會議室內,中央一共有三個座位,老人雖然是坐在靠邊的座位上,但是另外兩個座位都是空著的。也即是說,此時此刻,老人才是會議的核心角色。
  
  然而若是細看,其余六人也俱是執掌一方的大人物。當他們坐在一起時,基本可以決定帝部的走向。
  
  七人面前都放著一份薄薄的文件,不過兩頁紙。可是紙上都寫寫劃劃,密密麻麻地加滿了簽注。就為了這區區兩頁紙,這些帝方真正的大人物已經討論了一天一夜,而且是戰事如此緊急的一天一夜。
  
  紙上的內容很簡單,其實是一份名單。在每個名字后面,分別標注了年紀、性別、功法成就以及出身家族等信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
  
  諸人一一發言,各有支持者。隨著討論的進行,一些名字被劃去,另一些名字上被加注了重點標記。然而隨著加注重點標記的名字增多,會議室內的氣氛迅速變得凝重,彼此的爭執開始出現,甚至出現了一次爭吵。
  
  有了開頭,就會有繼續。第二次爭吵迅速出現,并且轉眼間擴大,諸位大人物分成兩派,吵得火星四濺,甚至有人發出戰爭威脅。可是對面諸人又豈會怕他自是寸步不讓,眼看著就要有當場動手的趨勢。
  
  這時坐在中央,一直低垂著頭昏昏欲睡的老人抬起手,輕輕敲了敲桌面。敲桌的聲音很輕,卻讓整個會議室安靜下來。正在爭吵的兩個人彼此還盯著對方,但也都坐了下來。
  
  老人終于開口:“這次前往大漩渦的名額,比預想中多了一倍,全賴那些小家伙們干得不錯。這么多的名額,你們都能吵成這樣,如果只有原先預想的那幾個,甚至更少,你們是不是真要打幾仗,以定歸屬啊”
  
  會議室內一片寂靜,片刻之后,另一個年逾花甲的老人咳嗽了一聲。他身穿帝服,卻沒有任何軍銜,剛才兩方爭吵時,他也只是在悶頭抽煙,一根接著一根,連綿不斷,看得出煙癮極大。
  
  他緩緩道:“機會難得,又恰逢帝國中興之機,各家各戶的,都想借機發展發展,好為帝國出力。這也無可厚非。可是名額畢竟有限,不可能讓每個想去的人都去大漩渦,總要看各家在這上面有多大誠意,才是正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