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十二最后一步

追兵仍是越來越近,遠方天際處,數艘浮空戰艦呼嘯而過,飛向遠方。那也是追捕夜瞳的部隊,他們搭乘浮空戰艦,先行趕往前方布置攔截。大地上,數隊血族戰士正在疾奔,如同一朵水花,在大地上逐漸擴散。
  
  數日之內,一張追捕大網的雛形就已形成。夜瞳盡管覺醒了始祖血脈,在血族同階中幾是無敵,卻也漸漸感覺到吃力。
  
  前方出現了一道長長峽谷,夜瞳精神一振,記得這是宋子寧反復提到過的重要區域之一。她不假思索,立刻沖入峽谷,沿著谷底飛奔而過。
  
  后方數十名血族也追入峽谷,緊追不舍。然而當他們沖到峽谷中段的時候,突然間地動山搖,兩側的崖壁出現大片龜裂,竟成片塌陷!
  
  空中又響起一陣尖細之極的聲波,已經飛上空中的幾個血族一聲慘叫,頓時栽落,被無盡山石壓在下面。
  
  夜瞳這時已從峽谷的另一端沖出,她回頭看了一眼煙塵四起的峽谷,終于感覺有了一點信心。
  
  轉眼間又沖破數道攔截,夜瞳都有些記不清時間和方位了,只知道自己距離暮光大陸的邊緣已經不遠。但是越到邊緣,越是兇險。
  
  此刻在她面前,就走出一個面容威嚴的血族伯爵,旁邊地面上躺著幾具尸體。那是宋子寧安排的后手,但現在已經盡數死在當場。伯爵緩緩伸出手,說:“我要一半的上古源血。”
  
  “做夢!”夜瞳咬緊牙,拔劍沖了上去。
  
  片刻之后,血族伯爵頹然跪在地上,滿臉的難以置信。他緊緊捂著血核的位置,喃喃地道:“毀滅之瞳,毀滅之瞳”然后向前栽倒,摔在泥塵里。
  
  在伯爵周圍,他的十余名下屬也都橫尸當場。
  
  夜瞳雙劍拄地,臉色蒼白至極。她低下頭,抓住肋下露出的劍柄,慢慢把一柄短劍拔了出來。短劍離體的瞬間,她忍不住悶哼一聲。
  
  夜瞳看了看染血的短劍,隨手拋在地上。這一劍只要再偏一點,就會刺中她的血核。不過那伯爵還是差了最后一口氣,先被夜瞳的毀滅之瞳絞碎了血核。
  
  夜瞳從伯爵身上搜出幾塊高品質的血晶,將里面的血氣送入傷口,然后隨手扎緊傷處,就繼續向大陸邊緣走去。
  
  一日一夜轉眼間過去,大陸邊緣越來越近,可是夜瞳卻走得越來越慢。戰斗不斷發生,時時會有血族戰士沖出來。夜瞳的意識也漸漸變得沉重,血核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身上所有的傷口又都開始刺痛。
  
  她懷中的上古源血開始變得熾熱,并且散發出一種幾乎無可抵御的誘惑。只要吸收了上古源血,夜瞳立刻就會恢復。這對于重傷狀態的血族來說,誘惑是基于身體和靈魂本能的。
  
  夜瞳下意識地摸了摸上古源血,又以極大的毅力把手收了回來,繼續挪動沉重的身軀,走向遠方。
  
  前方隱約出現一個小鎮。夜瞳記得,這是最后一處中轉站,也是宋子寧安排的最后手段所在。到了這里,宋子寧的人將會負責保護她走完最后一段路,趕往浮空艇的隱藏地點,搭載專門的高速浮空艦返回帝國。
  
  但是遠遠看著那個小鎮,夜瞳忽然間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地方。那里太安靜了,安靜得一片死寂。暮光大陸邊緣,這一類的小鎮實際上都是法外之地,是各種混居的場所,就算看到成群結隊的人族也不奇怪。每個大陸上都有類似的灰色地帶,這也是許多上層大人物的吸金渠道,所以能夠保留。
  
  夜瞳停下了腳步,望著那個小鎮,微微皺眉。
  
  這時旁邊突然響起一個細微的聲音:“這邊,這邊!”
  
  夜瞳轉頭一看,見一個衣衫襤褸的年輕人正躲在樹后,拼命向自己招手。夜瞳心有所悟,知道這是宋子寧留下的人。此行中幾個關鍵之人都修煉有某種秘法,能夠感應到夜瞳身上佩帶的特殊飾物,借此分辨身份。否則的話,以夜瞳血脈潛伏的能力,這些接應的人根本無從察覺她的到來。
  
  夜瞳心中一動,走了過去。那年輕人又急又快地說:“出了問題,七少的布置不知怎么的泄露了,我們在這里的人幾乎被殺光,只有我在外面迎你,才逃過一劫。跟我走,我們直接去浮空艇港口,說不定還來得及!”
  
  夜瞳心中微微一動,一直以來不安的感覺終于得到證實。不知不覺間,一種無法形容的寒意慢慢浸入心底。
  
  她略一思索,取出上古源血,交到年輕人的手里,說:“把這個交給子寧,這是他要的東西。你走吧!”
  
  年輕人愕然:“你呢?”
  
  夜瞳淡淡地道:“我如果一起,那我們誰都走不了。記著,你手上的東西比我更重要。”
  
  那年輕人知道事情緊急,他也是果決之人,當下仔細將源血收好,向夜瞳行了一禮,身影一晃,就已在數十米外,瞬息遠去。若非夜瞳目力超凡,在百米外就會失去他的蹤影。
  
  夜瞳收回目光,眼中泛起寒意,走向死寂中的小鎮。
  
  小鎮看上去似乎沒什么異樣,只是安靜得過份。街道上空空蕩蕩的,連個活物都看不見。
  
  夜瞳在一座低矮房子前停下,伸手在門上輕輕一推。門沒有鎖,應手而開。這是個普通人家,陳設簡陋,屋角有一根狼人的圖騰柱。灶上還煮著東西,但是爐膛里的火早就熄了。
  
  狼人一家都圍坐在餐桌邊,準備享用粗陋的晚餐。不過時光就在這一刻定格,大大小小的狼人似乎都睡著了。
  
  夜瞳一眼掃過,就知道他們早都沒了生機。能夠在瞬間掠取生機,即使在血族古老氏族中,也是極為霸道的秘法。
  
  夜瞳并沒有進門,而是走向下一個屋子。
  
  附近幾間房屋里住的都是狼人,全都在一瞬間失去了生機。
  
  夜瞳繼續向鎮中走去,終于看到了一些戰斗的痕跡。她隨手撿起一根斷掉的石棍,輕輕一抖,石棍立刻化為粉末,撲撲落下。看來鎮中的戰斗短促而又激烈,覆蓋范圍雖然不大,卻影響了方方面面,連一根受波及的石棍都被震成粉末。這樣的戰斗痕跡已經無法掩飾。
  
  夜瞳忽然抬頭,望向鎮中心的小廣場。那里豎著幾根木桿,上面都吊著尸體。這在灰色地帶是最常見的景象,不過夜瞳的目光卻落在其中一個女人的尸體上。
  
  她膚色微黑,面容頗見清秀,修長的身材看上去十分舒服,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迸發出巨大的力量。可是現在,她也已失去了全部的生機,即使是血族的古老血池無法讓她復蘇。
  
  看到這里,夜瞳終于皺了皺眉。不知為什么,看到這個女人,就會讓她想起那個只見過一面的帝國第一天才,趙君度。這個女人身上帶有趙君度的氣息,雖然微弱之極,可是卻瞞不過夜瞳的眼睛。
  
  小鎮中忽然響起一陣輕柔的笑聲,一個面白無須的中年人走了出來,微笑道:“終于等到你了,還好,并沒有讓我等得太久。”
  
  夜瞳看到這個中年男人的瞬間,就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這個男人給人的感覺如同一條蛇,冰冷,潮濕,全身上下都帶著滑膩膩的感覺,同時危險至極。
  
  中年男人雙手攤開,贊道:“你們整個計劃簡直就象個藝術品,無法形容。說實話,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以如此有限的資源,在暮光大陸布置出這樣一條逃亡路線,實在讓人驚嘆!光是這份計劃,宋閥七少就無愧于帝國新一代軍神的贊譽。你看,按照這份計劃,現在你應該已經坐上了返回帝國的浮空艇,然后,一切完美!……假如,沒有我出現的話。”
  
  “你是誰?”
  
  “啊,都忘了介紹自己。在下是帝國軍部樞密五處的負責人,栗風水,目前愧居上/將之位。這個身份,歡迎夜瞳小姐應該是夠了吧?”
  
  夜瞳目光緩緩掃過周圍,不知何時,十余個人在周圍出現,將她包圍在當中。這些人形形色色,姿態各異,但是氣質都是同樣的陰冷潮濕,并且同樣強大,每個人都讓夜瞳有隱隱的危險感覺。
  
  “為什么要來等我?”夜瞳問。
  
  栗風水似乎勝券在握,并不在意多透露一些消息,“因為你……重要。雖然我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讓七少調動如此多的資源來做這件事,但是僅僅憑你的身份,就足夠重要。至于你為什么會來暮光,我們還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的聊。”
  
  夜瞳望著栗風水,冷笑道:“你就這么自信,一定抓得到我?”
  
  “當然。”栗風水笑得很真摯,可是從他的笑容中,怎么都找不到一點陽光的感覺。
  
  然而栗風水笑容突然一窒,從夜瞳的雙眼中,清晰地看到了他自己!
  
  栗風水雙眼剎那間布滿血絲,臉上涌起不正常的潮紅,心臟瘋狂跳動。他當機立斷,大喝一聲,伸手抓過旁邊一名手下,擋在身前。也不知他用了什么秘法,夜瞳雙眼中栗風水的影像忽然就換成了那名手下。
  
  那名手下臉色驟然轉為赤紅,雙眼突出,顯出極度驚恐和痛苦之色。他嘴一張,猛地噴出一口夾帶無數內臟碎塊的鮮血,然后委頓下去,顯然是不活了。
  
  ps:感謝大家關心,現在身體有所恢復,今日起恢復更新。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