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十四混沌磨盤

“天王之路?”夜瞳顯然不明白栗風水在說什么。
  
  栗風水雙眉一挑,說:“你不知道?哦,也對,或許你真沒聽過指極王的評價。”
  
  接下來,栗風水就把不墜之城最終一戰的戰況,以及指極王對千夜的評價扼要說了一遍。
  
  然后,他搓著雙手,一字一句的道:“所以,我要的就是這條天,王,之,路!”
  
  夜瞳只是笑笑。
  
  栗風水卻不氣餒,說:“先別說不可能。這樣說吧,我仔細研究過千夜所有的戰斗紀錄,那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族能夠打出的戰績。而且千夜的晉階速度也快得不可思議,戰力更是遠超原力等級應有的戰力。如果是以前,我也許會認為帝國又出一名真正的天才。可是現在,既然知道了他身邊的女人是你,是門羅的王女,你覺得,我還會這樣想嗎?”
  
  “我并不清楚千夜的事,他修煉方面的事情也從來沒有跟我說過。”
  
  栗風水緊盯著夜瞳的眼睛,片刻之后才嘆了口氣,說:“這件事,足以換取你的自由。你好好考慮吧,現在還有些時間。不過我的耐心有限,不要逼我⊥∠做一些不想做的事。好吧,接下來,我們可以談點別的,比如說,你為什么要去暮光大陸,是想要做些什么,還是打算去取什么東西?”
  
  “只是回去看看。”
  
  “就這么簡單?”
  
  “是的。”
  
  栗風水再一次長時間盯著夜瞳,許久許久,才說:“夜瞳小姐,我說過,不要考驗我的耐心。或許你還不明白樞密五處真正的份量,也不明白我們是做什么的。這樣說吧,樞密一至四處,加在一起的份量,也不如五處的一半。另外在帝國中,這里是對付黑暗種族手段最多的地方,我們尤其擅長......血族。”
  
  夜瞳依舊平淡,說:“是嗎?”
  
  “這一點,無須懷疑。”說著,栗風水曲指一彈,一縷原力擊中了夜瞳左手腕上的長釘。
  
  長釘受激,忽然發出卡卡聲響,表面層層裂開,露出內里如燒紅鐵條般的釘芯。夜瞳手腕上立刻冒起一縷青煙,極度熾烈的黎明原力燒灼在血肉上,產生的痛苦遠遠超過血族**所能承受的極限。剎那間,夜瞳全身抽搐,血核更是收縮到了極致,她只發出一聲慘叫,就失去了意識。
  
  又不知過了多久,夜瞳悠悠醒來,看到周圍已經不再是那間簡陋的艙室,而是換成了一間由青石砌成的牢房。房間依舊陰冷潮濕,墻壁上釘著一些鎖鏈鐵環,上面沾染著大片銹跡和黑沉沉的污漬。以血族的敏感,夜瞳一看就知道那些污漬都是血跡,而且里面還有不少皮肉碎片。
  
  吱呀一聲,鐵門打開,栗風水走了進來。
  
  “現在在哪?”夜瞳問。一開口,她意外發現自己的聲音異常沙啞,喉嚨中如同塞滿了滾燙的砂子,說不出的難受。
  
  “現在我們在虛空浮陸,就在戰場的正中央,不墜之城內。這里是軍部的一處秘密據點。不過這秘密二字,其實名不符實,因為誰都知道這里是軍部的地界。”說到這里,栗風水矜持一笑,道:“就算別人知道你在這里,又有誰敢進攻軍部地界,搶奪一名血族?”
  
  夜瞳的心微微一沉。她熟讀帝國通史,對帝國體制已經知曉大概。這里是軍部的半公開據點,攻打這里,也就形同于攻打帝**部,與叛國無異。除非把所有知情人都滅口,否則的話,只要被人知曉,哪怕有上品世家撐腰,主使之人也要被夷滅全部親族。
  
  不過頹然情緒只是一閃而過,夜瞳淡淡道:“我沒打算活著出去。”
  
  栗風水一怔,隨即失笑,搖頭道:“現在就這樣想,未免還太早。我們還有時間,還可以好好談談。”
  
  說著,他拉過一把椅子,坐到夜瞳面前,無比認真地說:“現在我們就來談談,你打算拿什么東西來換取自由。”
  
  “自由?”夜瞳譏諷一笑。
  
  “自由,真正的自由。不會有傷害,不會有暗傷,也不會有后續的追捕,你怎么進來,就怎么離開。這樣的自由!”栗風水卻顯得異常鄭重。
  
  “好吧,那我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才能夠得到這樣的‘自由’?”
  
  “天王之路,或者與之相當的東西。”栗風水道。
  
  就在這時,忽然響起敲門聲。栗風水眉頭一皺,不悅道:“是誰?進來!”
  
  一名心腹推門而入,看到栗風水不悅神色,頓時有些畏懼。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進來,在栗風水耳邊輕聲說了些什么。栗風水頓時臉色有異,向夜瞳看了一眼,點了點頭,揮手令心腹出去。
  
  他再次坐在夜瞳面前,眉宇間卻多了化不開的凝重,良久方才沉重嘆息,緩緩地說:“一個算不上好的消息,你要不要聽?”
  
  夜瞳淡然一笑,道:“聽啊,為什么不聽?難道還有什么比現在更壞的消息嗎?”
  
  栗風水苦笑,說:“確實是有,而且壞得無以復加。永夜那邊一位大人物傳了消息過來,想要把你要回去。”
  
  “大人物?”
  
  “真正的大人物,黑暗大君。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
  
  夜瞳一怔,倒是想不出究竟是哪位黑暗大君這樣想得到自己。她雖然覺醒了黑翼君王的始祖血脈,可畢竟只是有潛力而已。若從整個血族角度看,算不上如何重要,至少遠遠無法和點亮了鮮血長河印記的火之冠冕哈布斯相比。
  
  不過讓夜瞳意外的是,永夜居然和帝**部有這樣深的牽扯,連這樣的交易都有可能達成。
  
  栗風水沉默了一會,方道:“原本我覺得還有些時間,但是現在恐怕不成了。這次傳話過來的,亦是軍部中一位真正的大人物,至少比我大得多。永夜那一位肯付的代價,多到了意想不到的程度。在我看來,這些代價別說換一個王女,再加一個圣子恐怕都夠了。所以我想問問你,究竟為什么,那一位肯付出這么大的代價來得到你?”
  
  夜瞳苦笑了一下,說:“你覺得,我會知道嗎?”
  
  栗風水點了點頭,說:“估且相信你,反正對永夜那位有用的東西,對我未必有用。不過,想必你也知道,落到永夜那位手里恐怕不會有什么好下場。他要的只是活著的你,確切點說,只是要一個完整的血核。不過,現在還有一個機會放在你面前。只要你按我們說的去做,我們就會放了你,今后你愿意去哪里,都是你自己的事。”
  
  “還會有這種好事?”夜瞳根本不信。
  
  不過栗風水卻鄭重道:“我可以大道前途起誓,此言必踐!”
  
  “什么事?”
  
  “出面證明是千夜和趙閥庇護了你,將你隱藏在永夜。”
  
  “就這么簡單?”
  
  “就這么簡單!”栗風水斬釘截鐵地道。
  
  夜瞳思索片刻,說:“僅是這樣,你們扳不倒趙閥的。”
  
  栗風水顯得有些意外,道:“你對帝國倒真是了解頗深啊!不過沒有人要一下扳倒趙閥,只要給他們沉重一擊,剝離大半領地產業,讓他們幾十年內恢復不了元氣,也就夠了。如果能夠從門閥降為上品世家,那就更好。”
  
  “這對你有什么好處?”
  
  “沒什么好處,對上面那些大人物才有好處。不過你的存在即已挑明,很多事也就不在我掌控之中了。”栗風水嘆了口氣。
  
  “千夜呢?”
  
  栗風水說:“他?與血族勾結,自然會被處死。不過他現在沉睡不起,生機全無,誰還救得起來?處不處死區別不大。”
  
  夜瞳當即道:“這件事我不會答應的。”
  
  栗風水一怔,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什么?!為什么?為了......千夜?”
  
  夜瞳閉上了眼睛,并未回答。
  
  栗風水皺眉,勸道:“何必如此?千夜已是必死之局,我們亦不過是借他為引,打落趙閥而已。為了一個必死之人,放棄自身求生的機會,這值得嗎?你可是血族的王女,未來成長起來,至少還有千年的壽命。”
  
  夜瞳如同睡著了,對這番話全無反應。
  
  栗風水深吸一口氣,說:“既然是這樣,那我也就不客氣了。五處有一門鎮山秘法,名為混沌磨盤,可說專為血族而設。磨盤中旋磨的不是別物,而是血族的魂魄!靈魂粉碎的痛苦,可比這兩根煉陽釘厲害得多了。而且在磨盤中每度過一日,粉碎的靈魂就會越多。到得后來,你不光會忘記千夜,甚至都記不起自己是誰。真到那個時候,就算你答應配合,也是誰都救不了你了。在下不才,已經將這混沌磨盤修煉到了第七重,可以讓你的靈魂細細研磨七日方才消散!”
  
  “七天嗎?”聽到這個時間,夜瞳竟然露出了笑意。
  
  栗風水本能地覺得哪里有些不對,似乎疏漏了什么地方。不過此刻勢成騎虎,他已經沒有時間慢慢攻心。再拖延一兩天,說不定軍部那幾位大人物就要直接插手,那時可就沒他什么好事了。
  
  栗風水臉色一沉,右手探出,手心中已凝聚了一團青灰色、死氣沉沉的原力,不斷旋轉。
  
  夜瞳雙眼微閉,對此視而不見。
  
  栗風水終是一咬牙,右手按在了夜瞳的頭頂!
  
  一聲凄厲慘叫剎那間沖破地室,遠遠傳開。軍部據點內的人,無論是誰,一顆心仿佛被什么力量給揪了一下。
  
  夜幕下,一艘高速浮空艦落在不墜之城,宋子寧從浮空艦內走出,登上軍車,直奔趙閥大營而去。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