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十六如此帝國

趙雨櫻臉色有異,說:“確實有些事要讓你知道。不過你聽了之后,先不要著急。”
  
  接下來,趙雨櫻就將千夜前往大漩渦的名額被收回,另外軍部還派人來索要天風云煙珠的事情說了一遍。
  
  千夜整理衣服的動作緩了緩,說:“我沉睡不起,這個名額反正也用不了。不過天風云煙珠是我用軍功換回來的,按照你的說法,這東西拿到大漩渦中,就是一塊原力結晶。只要給有根基的人用了,就相當于多了一項神將級別的能力。這樣的東西,軍部也想要拿走?他們準備拿什么來換?”
  
  這一下,趙雨櫻都不知該如何開口,片刻之后方道:“沒[^^^]有交換,軍部的想法是征用。”
  
  “征用?!”宋子寧也還是第一次聽說此事,大為詫異。
  
  不過宋子寧畢竟長于政治謀略,這一點和千夜不同,初時驚詫之后,越想越覺得不對,不覺陷入深思。
  
  千夜也不是全然懵懂無知,皺眉問道:“征用?此事閥內如何反應?”
  
  “名額的事暫時沒有辦法,不過天風云煙珠的事,小四已經擋回去了。”趙雨櫻一拍千夜肩膀,道:“名額的事不用太在意,我們已經在查這個名額會落到誰手里。到時候不管是誰,拿到這個名額,總要讓他給我們一個交待!另外,以你現在的狀態,大漩渦去或不去也沒有太大區別。”
  
  趙雨櫻言外之義,自是以千夜晨曦啟明的原力,跨越神將天關不成障礙。千夜卻不象趙雨櫻那樣輕松,向宋子寧望了一眼,同樣從后者眼中看到了凝重。
  
  “你們兩個怎么回事?怎么都這種表情?”趙雨櫻疑惑道。
  
  宋子寧說:“雨櫻,此事沒有那么簡單。軍部為何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試探,實在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不過軍部內部也很復雜,并不是一家獨大的格局,究竟是誰主導了這次試探,還需要細究。雨櫻,這段時間你若出戰的話,盡量小心些,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趙雨櫻沒想到宋子寧說得這么嚴重,雖然不情愿,但還是點了點頭。盡管她不愿承認,宋子寧近年來確實名聲鵲起,漸有下一代軍神之勢。在謀略方面,趙雨櫻確是遜色一籌。
  
  宋子寧隨即展顏道:“不過也無須太過擔心,想來趙閥諸公早有應對之策。依我看,承恩公調動狼煙軍團來浮陸,就是一手妙棋。”
  
  趙雨櫻安心不少,可是宋子寧卻感覺到另外一雙目光始終凝視著自己,刺得他渾身不自在。到得后來,宋子寧實在無法再裝作視而不見,只能轉頭望向千夜。
  
  “子寧,這上古源血從何而來?”千夜問。
  
  “是偶然所得”宋子寧話只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這話糊弄別人可以,對身具血族神秘傳承的千夜來說,無論如何也混不過去。
  
  果然,千夜毫不放松,盯著宋子寧,一字一句地道:“上古源血是古老血池的核心。這份源血,是從哪個氏族的血池中得來的?”
  
  宋子寧笑容變得很不自然,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
  
  相交多年,千夜少有看到宋子寧這個樣子。能夠讓素來鎮定的宋子寧變成這樣的消息,又會是什么?
  
  千夜忽然間感到心底泛起無法抵御的寒意,莫名的恐懼幾乎攫取了他的全部意志。他忽然晃了一晃,周身無力,差點站立不穩。
  
  趙雨櫻忽然上前一步,將宋子寧擋在身后,說:“千夜,我來跟你說吧。”
  
  宋子寧伸手,緩慢卻堅定地將趙雨櫻拉開,道:“不,還是我來。”
  
  “等等!”千夜伸手止住宋子寧,然后緊了緊衣襟,將自己裹緊,待寒意稍退,才道:“說吧,我聽著。”
  
  “這份上古源血來自第十二位的古老氏族卡頓。沒錯,卡頓氏族的大本營霜銅古堡位于暮光大陸核心區,從來沒有人類能夠進入。所以把這份源血取回來的是夜瞳。”
  
  終于聽到了那個最不想聽到的名字,宋子寧的聲音突然變得飄飄蕩蕩,宛如從天外傳來,怎么都有些聽不真切。千夜的意識也有些恍惚,就這樣怔怔地聽,也不知自己在想著什么。
  
  “我安排的人近乎全軍覆沒,最后只有一個人逃了回來。他帶回了這份源血,卻沒能帶回夜瞳。”
  
  “現在夜瞳,據說是在軍部手里。”
  
  宋子寧說完,又過片刻,千夜才如從夢中驚醒,下意識地道:“夜瞳在軍部手里”
  
  千夜陡然睜大雙眼,“軍部!?你剛剛是說,夜瞳現在在軍部手里?”
  
  宋子寧默默點了點頭。
  
  千夜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宋子寧衣領,顫聲道:“夜瞳,在軍部手里?”
  
  宋子寧再次點頭。
  
  “你知道的,夜瞳她,她”
  
  “我知道。”
  
  “為什么會這樣?”
  
  宋子寧木然道:“我的布置不知怎么出了疏漏,被軍部的人得到了消息。他們在最后關頭突施偷襲抓走了夜瞳。”
  
  千夜眼中突然射出銳利光芒,一把抓住宋子寧咽喉,將他提得離地而起,寒聲道:“是誰讓夜瞳去取上古源血的?”
  
  宋子寧苦笑,說“是我。”
  
  “你讓夜瞳孤身去暮光大陸搶上古源血?!讓她一個人去突襲霜銅古堡?!就算沒有軍部在后偷襲,她又有幾成把握活著回來?”
  
  “不到三成。”宋子寧實話實說。
  
  “不到三成,你就敢布局?”
  
  宋子寧默然,沒有回答。千夜的手越收越緊,宋子寧的臉漸漸脹/紅,然后開始泛紫。
  
  趙雨櫻終于看不下去,伸手抓住千夜的手,喝道:“子寧也是為了救你!”
  
  千夜的手在顫抖,終于慢慢松開,讓宋子寧落到地面。“救我?用夜瞳的命換我的命嗎?”千夜的聲音中透著一種說不出的灰暗。
  
  千夜的手在顫抖,即使幾次深呼吸,也無法控制住顫抖。“軍部為什么要這么做?他們要對付誰?你,我,還是趙閥?”
  
  “也許趙閥,也許都有。”
  
  “夜瞳在哪?”千夜突然大喝一聲,一道暗金血氣對準宋子寧噴了過去。
  
  宋子寧腦中一暈,下意識地答道:“她就在不墜”
  
  話一出口,宋子寧就知道大事不妙,閃身攔到千夜身前,喝道:“你想干什么?”
  
  千夜徑自向外走去,道:“不干什么,讓開!”
  
  “不許去!!”宋子寧攔在當路,幾乎是在吼了。
  
  “你管不了我。”
  
  “你瘋了!夜瞳是血族,血族王女!”
  
  “我知道,你也知道!”
  
  宋子寧被千夜一下撞開,他踉蹌后退,隨后一躍而起,一把從后抱住千夜,聲嘶力竭地叫道:“可是現在不一樣,她身份已經暴露,人又在軍部手里!你這樣過去,根本救不了她,只會害了她!”
  
  千夜終于停步,問:“那怎么才能救她?”
  
  宋子寧急急地道:“交換!用利益去交換!只要有足夠多的利益,什么東西都可以從軍部換出來。我已經在安排了,很快就會有結果!相信我!”
  
  “特赦令呢?為什么不說這個?”
  
  宋子寧遲疑一下,才道:“夜瞳身份特殊,聽說還有永夜那邊的大人物點名要她。特赦令……未必能用。”
  
  千夜緩緩抬手,抓緊了自己血核的位置。那里現在是陣陣撕裂般的痛,卻不知痛從何來。他深吸一口氣,說:“宋子寧,我等不了那么久,另外,我也不相信你這個辦法。”
  
  千夜繼續向前,經過上古源血再次改造后,他的力量已經大到不可思議,任憑宋子寧如何使力,依舊拖著宋子寧不斷向前。趙雨櫻見勢不妙,也沖了過來,死死抓住了千夜。
  
  “千夜!你這樣過去搶人,就是叛國!到時誰都救不了你!”宋子寧叫道。
  
  千夜終于停步,默然片刻,忽然一聲長笑,喝道:“我為帝國立下赫赫戰功,可是帝國如何待我?這樣的帝國,叛了也罷!”
  
  他體內驟然涌出一道大力,將宋子寧和趙雨櫻全都彈開,隨手一招,放在屋角的雙生花和東岳就自行飛入手中。他身影閃動,一步就出了偏殿,就此消失。
  
  宋子寧怔了怔,猛地向外沖去,叫道:“快想辦法攔住他!”
  
  趙雨櫻跟著沖出,忽然看到趙君度從轉角走出。
  
  “發生了什么?”趙君度問。
  
  趙雨櫻一滯,叫道:“不關你事,你最好不要知道,也不要干涉。”
  
  說罷,她提步飛奔,轉眼間沖出大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趙君度望著空蕩蕩的大門,伸手招來一名手下,吩咐道:“去跟著雨櫻,有什么事情立刻回報。”
  
  那名手下如飛而去,趙君度身下憑空出現一把椅子。他正對大門,端然坐定,青色長槍橫置膝上,靜靜等待著消息。
  
  夜色下,千夜正不斷行走。他步態舒展,步伐并不是如何之快。可是每一步邁出,他的身影就會閃爍一次,在數十米外出現,是以實際上快得不可思議。趙雨櫻只追出兩個街區,就失去了千夜的蹤影。
  
  她頹然停步,不知該當如何之時,宋子寧忽然在她身邊出現,低聲道:“去軍部。”
  
  趙雨櫻恍然,千夜要救夜瞳,那最終總會找到軍部據點去的。那處地方,在不墜之城內又不是什么大秘密。
  
  但正因如此,才會棘手。
  
  ps:今天晚上,是否還有第二更,視狀態而定。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