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十七破陣

千夜以趙閥大營為核心,快速在不墜之城內兜著圈子,絕大多數人與千夜擦身而過,卻茫然無覺。,偶爾千夜會現身,攔住一隊趙閥戰士,詢問軍部據點的所在。
  
  軍部的位置不是秘密,至少這兩天已經不是了,而且千夜在趙閥私軍中威望相當高,所以很順利地得到了確切的位置。
  
  千夜如幽靈般穿過一片片街區宅院,站在一座看上去不大起眼的院落前。
  
  這座小院原本不大,不過現在經過改造,把周圍幾個院落全都并了過來,當下幾乎占了大半個街區,這可就不小了。院落戒備森嚴,地處不墜之城核心區域,居然也修建了兩座炮塔,可謂武裝到了牙齒。再加上四處巡邏的戰士,雖然大門上沒有牌子,但任誰都會知道這里是處重地。
  
  站在小院前時,千夜微微一怔,在院墻上方警戒的戰士中,居然有兩名紅蝎。雖然從戰力上看,這兩個家伙就算不是菜鳥,也是剛剛脫離菜鳥不久。可是在這個地方居然出現了紅蝎?
  
  千夜心中微升感慨,然后目光轉過,又看到了炮塔上操炮手的折翼天使徽記。這樣一處院落,居然調動了兩大精英軍團守衛,而且還是一向有些舊怨的兩大軍團,放眼當今,除了帝室,也就是軍部有這個能力了。
  
  千夜向前邁了一步,一步就到了院落大門處,然后向一名守衛問道:“這里是軍部的據點?”
  
  在守衛感覺中,這一問顯得格外自然親切,下意識地就道:“當然,現在這里由栗風水大人親自駐守。”
  
  話一出口,守衛猛然驚覺不對。
  
  千夜此刻血族血脈雖然品階極高,可是魅惑人類這個血族本能的能力卻幾乎沒有用過,所以效果也就是一剎那的事,而且也只能在低級戰士身上用用。
  
  不過千夜已經得到了答案,望向面前兩扇大門的目光,越來越是冰冷。
  
  “小五!住手!”趙雨櫻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她飛奔而來,見千夜已在軍部據點門前,心中大急,速度更增三分。
  
  然而時間似乎在這一刻變慢,趙雨櫻看到千夜回首,向她望了一眼,隨后又轉了回去,然后端端正正一拳轟在院門上。院門轟然粉碎!
  
  而這一刻,趙雨櫻才剛剛沖過一個街區,距離千夜還有數十米。
  
  趙雨櫻瞬間明白,不是時間變慢,也不是自己變慢了,而是千夜身體太強悍,速度和力量都達到一個她難以企及的層次,才會出現這種節奏分明,卻恍若時光遲滯的現象。
  
  “千夜!”她又叫了一聲,想要加速向前。可是面前道路突然間拉長了不知多少,更出現了無數竹木長草,搖曳的枝葉竟有鋒銳之意,剎那間讓趙雨櫻本能地放慢了速度。
  
  宋子寧在旁邊出現,伸手攔住了趙雨櫻,搖頭道:“已經來不及了。”
  
  “可是小五還在那里!”
  
  “已經來不及了!”
  
  趙雨櫻臉色轉寒,喝道:“讓開!不讓開的話,我破了你的領域!”
  
  宋子寧臉上泛起苦澀,說:“雨櫻,你不僅僅是千夜的姐姐,也是幽國公的嫡孫,趙閥新一代的核心人物,家族私軍未來主將之一。你現在過去,是阻止,還是幫助千夜?”
  
  趙雨櫻頓時啞然。誠如宋子寧所說,她現在身份特殊,就算自己不在意,可是在旁人眼中,卻能夠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趙閥。論身份地位,除了三公、趙君度之外,接下來就是她了,就連趙君弘都在她之下。
  
  千夜直闖軍部搶奪夜瞳,罪責已重到無以復加。趙雨櫻此去,若是幫他,必會給趙閥惹禍上身。若是阻他,卻又如何忍心?
  
  “可是,小五......”趙雨櫻怔怔看著被拉遠的院落,眼淚忽然就涌了出來。
  
  轟鳴聲回蕩在整個軍部院落,地面、墻壁、屋頂都在震動,千夜那一拳的余波竟是超乎想象的廣遠,轉眼間布滿庭院的每個角落。十余處大大小小的防御陣列悉數被激發,原力光芒此起彼伏,整個院落中一片混亂。
  
  千夜眼中光芒忽然一亮,在那些原力陣列被激活的瞬間,他終于感知到一縷熟悉的氣息。夜瞳就在這里!
  
  “敵襲!”
  
  “全體防御!”
  
  呼叫聲此起彼伏,院落里瞬間沸騰,兩邊炮塔上的機炮第一時間轉動方向,炮口指向中央的庭院。轉眼間兩臺機炮就噴吐火舌,超高的射速使炮彈化作兩道金屬火流,封鎖住千夜的去路。
  
  操控機炮的不愧是折翼天使的精英,戰力遠在紙面上的原力等級之上,剎那間就作出最正確的反應,以機炮封鎖千夜去路,壓縮他的活動空間,給其它戰友爭取反應時間。
  
  千夜背心和后腦處微微有針刺感覺,這種危險感覺格外的熟悉,知道是兩名紅蝎戰士用蝎針鎖定了自己,而且在醞釀著類似于重型彈頭、精準射擊之類的附加能力。
  
  其它戰士不過比紅蝎和折翼天使慢了一線,他們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屋頂、墻頭,占據了所有有利地型。而在院落內部,正有大量戰士從屋內沖出,而更多的戰士則在地下室、或是房間里武裝自己。
  
  眨眼之間,軍部據點就變成了龍潭虎穴。
  
  這個時候,被擊碎的院門碎片才紛紛揚揚的落下。
  
  千夜忽然向前,無視兩挺機炮噴射的火流,竟合身撞了進去!剎那之間,一顆顆機炮炮彈轟擊在千夜身上,巨大的沖擊力撞得他也有些搖晃。頃刻之間,千夜就挨了上百發炮彈轟擊。然而他一聲低吼,踏步向前,居然強行從機炮火流中沖出,穿過了庭院,來到了第二進院落的大門前。
  
  千夜身上的戰斗服已是千瘡百孔,不少彈頭還嵌在肌肉里。但他身軀一震,機炮彈頭就紛紛彈出,落了滿地。
  
  一眾守衛戰士差點看得呆了,幾名軍官更是都忘了下攔截命令。用來守衛軍部據點的兩門機炮都是大口徑、高射速的特殊型號,炮彈也都是特制,專門強化了對原力防御的穿透力。連續轟擊下,就是主戰戰車都會被擊穿。在它們的全力轟擊下,即使是栗風水也抗不了多久。
  
  可是兩門機炮的交錯轟擊,居然只在千夜身上打破了幾塊皮?!
  
  炮塔上是來自折翼天使的頂級射手,只愣了剎那,就操起機炮繼續轟擊。兩道火鞭如毒龍般追襲千夜,轉眼間又在千夜后背上轟了幾十炮。
  
  千夜不閃不避,借力向前,一拳擊碎面前院門,沖進內院。
  
  進門的剎那,左右忽然各有一把短刀刺向千夜腰肋。這一擊配合得天衣無縫,下手極是狠辣,刀鋒上蘊滿原力,幾是無堅不摧。
  
  千夜依舊沒有閃避,以**硬接雙刀。這一次短刀終于刺進千夜身體,可是只進入幾厘米就無法深入。持刀的兩名戰將大驚,只覺得自己刺的根本不是**,而是一塊人形的高強度合金。他們驚覺不妙,正想棄刀回撤之際,東岳已呼嘯而至,將二人拍了出去。他們在空中即狂噴鮮血,身上不斷響起喀喀嚓嚓的骨裂聲,重傷不起。
  
  一劍廢掉兩名戰將,千夜繼續向前。
  
  第二進的庭院深不過十余米,但是這段短短中途,千夜身上綻放出不知道多少團原力光芒,周圍墻壁屋頂的戰士傾盡全力,原力彈飛射如雨,紛紛在千夜身上炸開。這些戰士近半來自精英軍團,即使不是也差不了多少,一槍槍打得又快又狠,絕無留情。
  
  千夜頂著彈雨穿過庭院,一拳揮出,只聽轟的一聲,第二進院落的大門連同門樓全部炸得粉碎,門樓上的幾名戰士高高拋飛,然后摔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
  
  千夜身上終于出現許多細小傷口,雖然大多傷口都在自動收攏,但是轟擊的原力彈太多太密,傷口還未合攏就又被撕開,由皮肉小傷漸漸變成輕傷。
  
  千夜似是對身上傷口全無感覺,轟碎門樓后毫不停留,直接沖進內院。
  
  內院里早已擠滿了折翼天使和紅蝎的戰士,全都手持重盾利刃。當千夜走進內院里,折翼天使和紅蝎各自走出一名戰將,攔住了去路。
  
  千夜望向紅蝎戰將,微微一怔。那名少將戰甲上鑲嵌的居然是虎蝎營的標記。那是千夜進入紅蝎后加入的第一個戰營,后來在無名小城一役,虎蝎營全軍覆沒。沒想到多年以后,紅蝎軍團又重建了虎蝎營。
  
  不過心中雖然暗生感慨,千夜卻深知兩大精英軍團的戰將真實戰力絕不能用等級簡單衡量。放到復雜戰場上,紅蝎和折翼天使的戰將對付同級對手,以一敵二是家常便飯。
  
  折翼天使的戰將一聲斷喝:“趙千夜,你擅闖軍部重地,是要造反嗎?”
  
  這聲喝問十分誅心,千夜目光一冷,道:“我不姓趙。給我滾開!”
  
  喝聲未落,千夜已一步邁出。
  
  那名折翼天使的戰將大喝一聲,長劍直刺千夜心口。紅蝎戰將則側步迂回,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