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6 遙想當年

聽著一眾手下的抱怨,趙君度終于道:“行了,多說無益。畢竟軍部一個將軍死在我的手里,他們總得有所表示,不然如何服眾?”
  
  一名將軍就道:“唉!四公子當時要是心狠手辣一點,把那些家伙都給宰了,不就沒事了?”
  
  趙君度淡淡一笑,道:“多事之秋,震懾小人是應有之義,可若大開殺戒就不對了,于大局無益。”
  
  趙君度即已開口,眾將也就不好多說什么,其中一名仍有不甘,嘟噥道:“承恩公可不會這么好說話!”
  
  不墜之城核心區域,趙閥自留的一座大宅內,一身戰甲的趙魏煌穿過重重回廊,來到一間臨水的樓閣前,推門而入。
  
  高邑公主憑窗而坐,聽到房門開啟,卻未轉頭,只是看著窗外池水。
  
  趙魏煌在她對面坐下,有些訕訕地笑著。
  
  高邑給自已倒了杯茶,輕抿一口,放下茶杯后又望向窗外。由始至終,她都沒有向趙魏煌望上一眼。趙魏煌想要給自己倒杯茶,卻發現桌上只有一個茶杯,放眼屋內,都找不到第二個杯子。他只好干咳一聲,把手收了回來。
  
  高邑端著茶杯,看著窗外,仿佛可以這樣坐一輩子。
  
  她越是安靜,趙魏煌就越是坐立不安。此刻的他,哪還有威鎮西疆的模樣?更不用說還一度有望取代林熙棠,主持西線鎮壓叛軍大局了。
  
  “那個,嘿嘿”趙魏煌還是忍不住開口。只是嘿嘿之后,高邑全無反應,把他所有后面的話都堵回肚子里,是以嘿嘿之后,仍只有嘿嘿。
  
  趙魏煌干笑好久,最后連高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了句:“無賴!”
  
  趙魏煌馬上堆起笑臉,施禮道:“這次虧了有夫人在,否則的話,我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對承恩公的厚臉皮,高邑也著實有些無奈,又狠狠剜了他一眼,方道:“若不是為了君度若曦,你以為我會理這一攤子爛事?”
  
  “那是,那是!”
  
  高邑輕嘆一聲,說:“那孩子膽大妄為,行事沖動,倒是和你真像。”
  
  趙魏煌立刻臉色有些尷尬,說:“我只是年輕時候是這樣”
  
  高邑哼了一聲,說:“不過千夜那孩子至情至性,忠誠專一,這點比某人不知道強了多少。”
  
  趙魏煌大是尷尬,只是嘿嘿地笑,不知道該說什么。
  
  高邑放下茶杯,道:“這次事情搞得太大,那些人也著實有些不像話,所以我才過來。不過此事現在只是開端,我能做的只是讓帝室置身事外。那么你呢,準備怎么做?”
  
  一說到軍國大事,趙魏煌立刻挺直身體,霸烈之氣油然而生,沉聲道:“軍部那些兔崽子既然想要君度過去聽聆訊,那我就讓君度過去。只不過請人過去容易,想送回來可沒那么容易了。君度不在前線,他負責的防區就交給軍部那些人。我倒要看看,他們能夠支持多久!”
  
  “你就不怕君度在他們手里會吃苦頭?”
  
  趙魏煌哈哈一笑,笑聲穿金裂石,然后道:“他們敢動君度一根寒毛,我就敢把那老東西的蛋黃打出來!”
  
  高邑微微皺眉,嗔道:“粗俗!你啊,總是這么膽大妄為,不計后果。這可是軍國大事!”
  
  趙魏煌先是冷笑,“老子可沒看見那些人把軍國大事放在心里過,腦袋里面都是些見不得光的骯臟東西。他們既然想要搞事,那老子索性就把事情給他們搞大!有本事他們就去守住君度那段防線。老子倒要看看,他們在戰場上究竟有幾分成色!他奶奶的,想老子當年”
  
  正豪氣干云之際,趙魏煌忽然看到高邑公主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如被當頭澆了杯水的貓,氣焰立消,尷尬一笑,道:“這個,當年我確實也干了不少傻事。”
  
  “只是傻事?”高邑追問一句。
  
  趙魏煌頓時大感頭痛,這類問題怎么回答都是錯。他不停搓著手,嘿嘿了半天,什么都嘿不出來。
  
  好在高邑公主也不打算過多為難他,恬淡地道:“千夜這孩子還是很不錯的,當年救了若曦,現在又救了君度,連我都挺喜歡他的。不過這個很不錯呢,是指為人。千夜的天賦依我看不在君度之下,豈是很不錯可以形容?所以呢,我現在倒是很好奇,他的母親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能夠生出這樣的孩子。”
  
  趙魏煌臉色忽青忽白,連嘿嘿都停了,屏息靜氣,眼睛只盯著面前三分之地,仿佛那里埋藏著什么稀世寶藏。
  
  高邑淡淡一笑,說:“若曦那孩子最近有些奇怪,你這作父親的,也應該多關心她一點,別成天都把心思放在西疆戰場上。這次若不是我來的及時,恐怕曼殊沙華就要轟出去了。”
  
  趙魏煌大吃一驚:“有這種事?”
  
  高邑輕嘆一聲,沒有再說話。
  
  趙魏煌立刻起身,道:“不行,我得去和那小丫頭聊聊!”
  
  說罷,也不等高邑回答,趙魏煌就匆匆而去,如同逃難。
  
  靜室中,趙若曦盤坐在榻上,小臉沉靜,毫無表情。曼殊沙華被放置在遠遠的密室中,由三名族老負責鎮壓看守。只是現在誰都知道,這不過是擺個過場,趙大小姐要是想要引動曼殊沙華,他們根本阻擋不住。
  
  若是不考慮趙大小姐準備使用曼殊沙華的用途,這應該是件大好事,說明她對曼殊沙華的駕馭能力再度提升。不過現在府內所有人都是膽戰心驚,惟恐大小姐再作點什么。
  
  趙魏煌走進靜室,坐在趙若曦面前,說:“若曦,你媽媽和我,都覺得有必要和你談談。”
  
  趙若曦眼皮不抬,問:“要談什么?”
  
  “哦,這個嘛”趙魏煌又開始頭痛,他剛才只顧著快點逃脫,卻忘了問趙若曦究竟哪里不對。
  
  趙若曦抬起頭,眼中閃動著危險光芒,忽然道:“老爸,你不要因為怕被媽媽訓,就跑我這來避風頭。”
  
  趙魏煌身體一晃,差點栽倒。隨即他深覺有失臉面,當下臉一板,斥道:“小小年紀,你懂得什么!我和你媽媽之間,根本不存在問題,她會教訓我什么?”
  
  “不存在問題嗎?可是存在千夜哥哥啊!”
  
  趙魏煌又是差點栽倒。
  
  他勉強端正坐姿,正色道:“若曦,你看你也不小了。千夜和你,和君度君弘,包括雨櫻都相處得不錯。這不是挺好嗎?另外,當年那些事已經過去很久了,而且很復雜,一句話說不清楚。”
  
  可是趙若曦明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一句話說不清楚,那就多說幾句好了。”
  
  至此,趙魏煌感覺已經談不下去了,重重哼了一聲,以示不滿,然后長身而起,離開了靜室。出門之后,他才忽然想起,還沒有弄清楚女兒行為古怪的原因。
  
  不墜之城內,帝國軍部據點已經初步重建,而且規模擴大到整個街區,大批工匠戰士正在沒日沒夜地增建新的建筑,運輸材料的載重卡車和各種工程車輛經常將附近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這處本來是臨時據點,現在突然大規模擴建,涉及左近眾多世家,卻無人有異議。只因此前主持此地的僅是一名準將,栗風水并沒有站到臺面上。而現在則不同,進駐此處的已換為前帝國元帥。
  
  在加急建起的主樓內,曾經出手狙擊千夜的老者負手而立,來回踱步。旁邊一名準將拿著一封信函,正在一條條誦讀,每讀一條,老者臉色就會難看幾分。
  
  雖然準將亦能算是強者,但隨著老人臉色逐漸陰郁,他連聲音都開始顫抖。畢竟老者雖已卸去了元帥軍職,但一身實力卻未消退多少。無論當年還是現在,吳道宇之名,都曾威震一方。
  
  好不容易準將將信函內容念完,吳道宇停下腳步,淡道:“完了?”
  
  “都念完了。”
  
  吳道宇忽然一聲冷笑,道:“把趙閥的人叫進來,我倒要問問看,他們憑什么敢向我提這等條件!”
  
  準將如飛而去,片刻之后,領進來一名準將。準將看起來三十出頭的樣子,一臉精干堅毅,進門之后,就對吳道宇行了一個軍禮,隨后挺立如槍,靜候吳道宇發問。
  
  吳道宇的目光落在準將軍服上狼煙軍團的標記,雙眼微瞇,緩緩地道:“都說承恩公擅于帶兵,狼煙軍團中人才濟濟,現在看來此言倒也不虛。你叫什么名字?”
  
  趙閥準將微微躬身,鏗鏘道:“卑職趙成義。”
  
  吳道宇雙眼又微不可察地瞇了瞇,問:“你姓趙?是哪一府的?”
  
  “卑職目前名列幽國公府,但實是趙閥旁支,非是嫡系。”
  
  吳道宇臉上掠過陰沉,道:“身在幽國公府,又在狼煙軍團任職,嗯,好,很好。我聽說承恩公也到了不墜之城,是他派你來的嗎?”
  
  趙成義道:“卑職乃是奉幽國公令而來,信函中想必寫的已經很清楚。”
  
  吳道宇臉色一沉,深如淵海的氣息外放,僅憑氣息就壓得兩名準將臉色蒼白,搖搖欲墜。然后他才道:“本座就是奇怪,以幽國公的遠見卓識,怎么會提出這樣一些荒謬條件。難不成是些下面的小人在弄鬼?”
  
  神將威壓,豈是容易承受?趙成義雙腿發出咯咯聲響,眼看就要被生生壓得跪下。
  
  然而他雙眼圓瞪,眼角都滲出血絲,依然死挺不跪。雖然連話都說不出來,但趙成義面帶冷笑,死盯著吳道宇,眼中嘲笑之意不加掩飾。
  
  吳道宇眼角跳動,眼見再要施壓,恐怕就要令趙成義當場重傷,甚至可能傷重不治。他又不能真的傷了趙成義,那會立刻激怒趙閥。無論幽國公還是承恩公,可都不是良善之輩。
  
  吳道宇心念一動,就收了氣勢。哪料道趙成義居然一聲長笑,朗聲道:“諒你也不敢在這里傷我!”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