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6 真正的危險

只聽轟的一聲,奔騰的獸潮竟被朱姬撞得向兩邊分開!而在朱姬正面的數頭兇獸,更是直接被撞得飛上半空。小家伙雙手亂抓亂拋,將一只只兇獸拋上數十米高空。等它們落下時,就算不死,也都摔得七昏八素。
  
  小家伙殺得性起,索性抓住一頭厚皮犀牛的后腿,把它輪了起來,四處亂砸。這頭犀牛皮硬如鐵,高近兩米,重達數噸,落在朱姬手上卻毫無掙扎余地,轉眼間就被摔得頭暈眼花,把朱姬周圍清空。
  
  朱姬放開喉嚨,發出一聲細而甜的叫聲。她的叫聲在普通人聽來只會覺得可愛,可是兇獸們聽了,卻有不少四腿一軟,就此癱在地上。
  
  不過許多兇獸受了白煙刺激,兇性大發,不受朱姬威懾。此時從森林方向又響起一陣悠遠蒼涼的笛聲,曲調奇異而荒古,讓人聽了油然有歲月滄桑之感。
  
  聽到笛聲,被朱姬威懾的兇獸居然有不少又爬了起來,它們一部分撲向朱姬,另一部分則繞過小家伙,向著營地撲來。這些兇獸打頭的一批個個皮糙肉厚,力大無窮,別說是單薄的木屋,就是鋼鐵青石修建的城堡,也能給撞毀踏平了。
  
  兇獸潮這樣一動,千夜就明白過來,那些原生種族想要毀了他新建的家。在兇獸和原生種族眼中,這一帶恐怕是他們的領地,現在一個外來者突然想要在這里建一個窩,自然無法容忍。
  
  朱姬畢竟還小,格斗經驗不是很豐富,一不小心就被一頭豹子大小的兇獸咬住小腿,被拖倒在地。眾多兇獸一擁而上,幾張布滿利齒的大嘴狠狠咬住朱姬,拼命撕扯。朱姬一時被壓制,無法掙脫,其余兇獸就從她身邊滾滾而過,撲向營地。
  
  這時夜瞳從朱姬撞出的缺口走出,迎向獸潮,她手就只有一把吸血刃。
  
  千夜大急,盡管知道夜瞳已經恢復了一些,可是在他心中,總覺得她還是那個剛從軍部出來,只能勉強行走的虛弱少女。
  
  千夜身形一閃,已出現在夜瞳身邊,暗金血氣一閃而逝,周圍兇獸頓時趴倒一片。
  
  許多體型巨大的兇獸沖勢未止,在地上犁出道道深溝。前面的剛剛停下,后面的又撞了上去,轉眼之間獸潮就翻翻滾滾,摔了滿地。
  
  獸群中,一頭通體銀色、不過一米長短的豹樣兇獸突然竄起,如銀電般撲向夜瞳,一口咬向她的咽喉!能夠不受千夜暗金血氣震懾的,都是罕見的異種。這頭銀豹速度之快,竟讓千夜都措手不及。
  
  千夜大驚,這時已不及取出東岳,嘴一張,就欲噴出一口原力,純以晨曦啟明的頂級原力震死這頭異種。這是大耗原力的方式,以千夜目前修為也噴不了幾口。
  
  不過他的嘴剛張開,忽然被一只柔軟滑膩的手蓋住,那口原力就噴不出去了。夜瞳向千夜眨了眨眼睛,笑道:“傻瓜!”
  
  她另一只手向千夜揚了揚,就見那頭銀色小豹已經被拎住后頸皮,四爪垂下,動彈不得。
  
  夜瞳畢竟是門羅王女,血脈覺醒后戰斗已經成為本能。單以戰斗技藝而論,并不比千夜差多少。對付這類依靠本能的兇獸,基本上手到擒來。
  
  一頭全身披甲的兇獸低著頭,惡狠狠地向兩人沖來。夜瞳如隨風而起,輕飄飄的騰空,手中吸血刃輕輕一刺,就直入甲獸要害,深至沒柄。她隨著這頭甲獸奔行一刻,又躍向另一頭兇獸。甲獸自顧自地狂奔數百米,突然四腿一軟,轟然倒地。
  
  夜瞳輕盈得宛若沒有重量,在兇獸身上一沾即走,但凡是與她接觸過的兇獸,片刻后都會倒地不起。看她的戰斗,宛如欣賞一場歌舞,說不出的賞心悅目。
  
  另一邊千夜就是大開大闔,簡單粗暴。東岳橫揮,掃倒一片;再橫揮,又掃倒一片;然后還是橫揮
  
  不過千夜和夜瞳似乎都忘了朱姬。
  
  在戰場另一端,一堆兇獸擠在一起,如同堆了個小山。小山最下面,壓著的就是朱姬,正被撕來扯去。朱姬起初還在奮力掙扎,久試無果后小臉越來越扁,終于哇地一聲哭了出來。但她只哭了一聲,就不再哭了,雙眼漸漸轉為深沉的琥珀色,瞳孔也變為豎瞳。
  
  她陡然一聲尖叫,用力把小手從兩頭巨獸口中收了回來。她這一抽力量極大,把巨獸的牙齒都拉掉了幾十顆。兩頭巨獸痛得不斷哀鳴,可是朱姬顯然恨極了它們,小手抓住上顎,再用腳踩住下顎,一推一蹬,喀嚓一聲就把這頭巨獸的腦袋給生生撕裂!
  
  她如法炮制,轉眼間干掉了好幾頭巨獸。兇獸們終于受到震懾,轟然逃散,試圖避開這個可怕的敵人。
  
  連番搏斗之后,小朱姬晃了一晃,差點摔倒。她畢竟還小,身體再怎么強悍,體力也是有限。
  
  千夜見朱姬支撐不住,終于失去耐心,東岳向黑森林一指,冷道:“你們要么出來,要不然現在就給我滾!否則的話,我不光要殺光這群野獸,還會砍了這片森林!”
  
  黑森林中身影閃動,也不知道他們聽懂千夜的話沒有。在黑森林一角,小刀和鐵熊則披著綴滿了樹葉樹枝的披風,目瞪口呆地看著戰場。
  
  小刀碰了碰鐵熊,輕聲說:“老大,那小子好象很猛啊,要不,我們就這么算了?”
  
  鐵熊一臉深沉,說:“不必著急,再看一會。”
  
  “他不會發現我們吧?”
  
  鐵熊哼了一聲:“黑森林能夠干擾感知,又隔了這么遠,他哪里看得到我們?就算發現了又怎樣,大不了戰!”
  
  鐵熊一貫的霸氣,不過小刀惟惟諾諾的,卻似有些信心不足。
  
  千夜又將剛才的話說了一遍,見黑森林中還是全無反應,當下一聲冷笑,身周無數血線閃現,剎那間周圍十余米內所有兇獸如同飲了酒,即刻搖搖晃晃,東倒西歪,一個接一個倒下。千夜向前一步,瞬息間跨出數十米,來到另一群兇獸中間,然后又是血線閃動,將這群兇獸徹底滅殺。
  
  如此殺戮手段,瞬間驚到了黑森林中的原生種族,他們愣了愣,然后才響起陣陣急促笛聲,殘余的兇獸頓時如蒙大赦,一個個夾著尾巴,拼命逃向黑森林。
  
  笛聲一聲比一聲急促,充滿了焦急與憤怒。千夜側耳傾聽笛聲,意識中黑之書不斷翻動,積蓄的精血大量消耗,很快書頁中浮現一門秘法。
  
  千夜豎起東岳,伸指在劍鋒上一彈,發出一記穿金裂石的清音。這記清音的音調居然有笛聲有幾分相似,森林中的笛聲被清音帶動共鳴,驟然拔高,隨后啪的一聲輕響,笛子碎裂。森林中隱隱傳來一聲慘叫,然后是聲聲憤怒嘶吼,數個人影在森林邊緣來回奔跑,不停向千夜揮動著手中武器。
  
  千夜冷笑,向著他們遙遙比了個中指。雖然這個手勢不一定在每個地方都通用,但是其中的鄙視之意,是個智慧生命都看得出來。
  
  黑森林中的人影更加憤怒,就要沖出來。這時一個纖小的身影出現,拼命把他們攔下,再一個個拉回森林。這個身影千夜還有印象,就是白天在森林中遇到的那個少女。看來她那時受了不輕的驚嚇,深知畏懼,這才不愿讓族人們出來送死。
  
  既然原生種族不愿出戰,千夜也不打算趕盡殺絕。而且千夜還想要給他們留下一個錯誤的印象,以為黑森林對自己也形成阻礙。而實際上,在迷霧森林上都有五百米視野的千夜,在黑森林中就和在普通森林中沒什么區別。如果原生種族以為憑借森林之利想做什么大動作,那千夜就打算直接突襲斬殺他們的首領,給他們留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原生種族退走了,還活著的兇獸也逃得一干二凈。在院落周圍,到處都是兇獸尸體,至少有兩三百頭。這一下朱姬和眾人的食物倒都解決了,只是如何儲存又成了難題。
  
  千夜趁著夜晚漸漸深寒的天氣,鑿開小河冰蓋,取來大塊堅冰,再將能吃的兇獸扔在冰堆上。然后他又挖了一個大坑,準備制成儲存食物的地庫。除了十幾頭保存完好的兇獸外,其余的千夜都準備運到小鎮去賣掉。這里面大部分兇獸都是被千夜和夜瞳汲取過精血的,實際價值已經大為降低。不過收購兇獸的商人卻不知道這些,也不影響肉質的鮮美。不過朱姬對被汲取過精血的兇獸肉,卻是不屑一顧。
  
  這一夜的激戰可謂完勝,小朱姬又有了進階跡象,可是千夜卻并沒有感覺到輕松。如果只是今晚的程度,那么兩三名裝備齊全的戰將就足以守住獸潮的沖擊。
  
  這種危險,和千夜感受到的威脅并不相符。對千夜來說,甚至連危險都算不上。真正的敵人,仍然藏在大海深處。
  
  又到了一天的日暮時分,小鎮里早早的安靜下來,除了惟一的酒館還很熱鬧,大部分地方都變得一片空曠,街道無人。隨著夜風吹起,寒意迅速轉濃,日間的暖意被驅趕得無影無蹤,地面上的積水迅速凝結成冰。
  
  等到了子夜時分,夜風中的寒意已是直透骨髓,只有五六級原力修為的話,這個時候根本不敢出門。小刀從酒館中走出,裹緊了厚厚的皮衣,全身上下包得只剩一雙眼睛在外面。但寒風吹過時,他還是打了個寒戰,差點摔倒。
  
  ps:現在好象是出差一次必病一場的節奏。
  
  ps:ps了這么多,按道理得加加更,那就明天吧。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