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63 招

如果加里是一路跟來的,說不定就聽到許多不該聽的,看到了許多不該看的。作為狼王最看重的兩個兒子之一,加里的地位根本不是薛定能比的。就算加里把薛定殺了,也不會有任何事。
  
  這就是所謂義子的價值。在狼王眼中,所有義子加在一起,也比不過一個加里。
  
  不過當加里看到了倒地的薛武,卻顯得十分意外,道:“薛武?你也敗了?”
  
  薛武哼了一聲,頭偏到一旁,不作回答。他雖然心高氣傲,但也知道加里不是能夠輕易得罪的,所以只好沉默。
  
  旁邊薛定卻是心思靈活,眼睛一轉,立刻換上一副悲憤神情,跑到加里旁邊,道:“哥哥,他們設下了陷阱,突施偷襲,這才傷到了大哥,啊不,薛武。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沒能提醒。正準備好好教訓他們呢,這不,您就來了!”
  
  加里向薛定睨了一眼,毫不掩飾鄙夷之色,“薛武都敗了,就你,還想教訓他們?”
  
  “一個才十二級的家伙,有什么好怕的?何況不是還有您嗎?”
  
  加里向千夜望了一眼,眼中浮上不屑之色。對他來說,人族天生脆弱,根本不是同級狼人的對手。千夜只有十二級原力,在已是三等伯爵的加里眼中,自然屬于可以隨意虐殺的對象。當看到夜瞳時,加里才神情一凜,長發無風自動,身體微弓,喉間發出威脅性的低吼。
  
  加里首先感覺到的是強大的威脅,本能地戒備,然后才看清夜瞳的容貌,只覺腦中轟的一聲,身體莫名的燥熱。
  
  “你是血族!?”作為天賦不錯的狼人,加里對血族有著本能的敏感。他用力嗅了嗅,然后肯定地道:“你就是血族!真沒想到,在東海還有這么厲害的血族。”
  
  狼人和血族之間的仇恨,已綿延萬年,從永夜一直延續到中立之地。在狼王統治下,東海之濱少有血族出沒,強大血族多是隱秘行動,而弱小血族如果在這里生活,則大多悲苦,連人族待遇都不如。
  
  加里盯著夜瞳,說:“你跟我回去,~style_txt;以后當我的女人,那我說不定會放過這個廢物。”
  
  “說不定?”夜瞳的表情顯得很古怪。
  
  加里傲然道:“會不會放過他,看我的心情。如果你夠乖,那我的心情說不定會變好。”
  
  吸血刃開始在夜瞳指間跳動,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加里,說:“就你這點實力,這話說的不心虛嗎?”
  
  加里雙眉上揚,道:“以我實力,擊敗你不是問題。這里可是中立之地,不是永夜。不要以為你是血族,就天然比狼人高貴!告訴你,我的血脈,即使在永夜狼人中也在前列。父王說過,我若在永夜,當有可能通過群峰之巔的考驗!”
  
  千夜和夜瞳面面相覷,一時無語。
  
  如果當初威廉沒有吹牛的話,那他就是群峰之巔前后幾代的第一天才,是狼族登上圣山的最大希望。即使如此,在千夜心目中,威廉的光輝形象也都隨著那一聲‘汪’化風而去。
  
  夜瞳作為血族新一代中血脈最純凈的原生種,天賦當與威廉在同一水準。而千夜則更進一步,將源自夜瞳的血氣再度提純,步入了古老血族的行列。
  
  現在看著加里在當面炫耀天賦,總讓千夜和夜瞳有種說不出的古怪感覺,忍不住上上下下的反復打量。可是無論怎么看,都看不出加里有哪點可以稍稍接近威廉。
  
  加里仍然在高傲地揚著頭,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影像分別映在千夜和夜瞳的眼中。就是注意到了,他也只會以為是正常現象。
  
  夜瞳一副饒有興趣的樣子,院門內朱姬也在探頭探腦,躍躍欲試。不過千夜可沒她們那么高的興致,初時看白癡的新鮮感過后,剩下的就是升騰的怒意。
  
  加里視夜瞳為禁臠玩物,一副帶你回去是看得起你的態度,徹底激怒了千夜。
  
  千夜提著東岳,走到加里面前,寒聲道:“聽你自己說,你算是狼人中的天才?”
  
  加里捶了捶自己的胸膛,傲慢地道:“這個年紀的伯爵,你聽說過幾個?而且我還沒有度過生長期,還有成長潛力!”
  
  說完這句,加里才發覺不對,怒道:“什么叫我自己說?我就是天才!”
  
  千夜淡淡地道:“可惜,你的潛力沒有機會發揮了。”
  
  加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一瞬,才放聲狂笑。他笑得都彎了腰,這才緩過氣來,然后戴上一副佩有利爪的手套,一邊向千夜走來,一邊獰笑道:“下賤的人類,你真的惹怒我了。我會慢慢地撕碎你,絕不會讓你死得太快的。另外在你死前,我還要讓你好好看著,我是怎么玩弄這個血族的!”
  
  千夜吐出一口氣,雙瞳涌動藍色,冰冷地道:“原本我覺得,三招殺你就夠了。現在看來,確實應該多用幾招。”
  
  加里又是一陣狂笑,“三招?賤民就是賤民,除了吹牛,你們已經不會別的了嗎?”
  
  狂笑之中,加里忽然感覺身上一沉,如被一座山壓住。壓力轉眼間變得無比沉重,周圍隱隱響起大海波濤之聲,縱使狼人以力量為傲,加里也感覺負擔得極為吃力,連縱躍都難以辦到。
  
  就在壓力加身的一刻,加里已見到千夜舉起東岳。當東岳劍鋒高揚之時,他猛地感覺到無法形容的危險!
  
  加里畢竟有傳承在身,危急關頭大喝一聲,體型驟然增大,現出狼人形態,力量暴增,勉強獲得自如行動的能力。他發力一躍,身周竟爆出一團血霧,可見用力之猛。
  
  加里連續縱躍,左右閃避,瞬間沖到數十米外。
  
  而千夜以不變應萬變,東岳在身前左中右虛斬三記。已逃出頗遠的加里大叫一聲,右腿上飆出一道鮮血,裂開一道長長傷口,然后一頭栽倒。他一個翻滾,強忍傷痛站起,正欲再逃,忽然全身僵硬,呆在當場。
  
  千夜無聲無息出現,就站在加里面前。這個距離上,東岳隨意一探,就能將加里刺穿。
  
  “這,這不可能!”加里仍然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一旁的薛定已經看得呆了,薛武則默不作聲。
  
  千夜則淡然道:“你還不錯,比我想的要強點。”
  
  “你不過是個十二級的人族而已!而我,我是狼王的兒子,我的血統比你強大不知多少!我不會輸,絕不會輸!”加里不斷咆哮著,體型越變越大,氣息迅速增強,但是毛發中不斷滲出鮮血,大腿傷處更是血流如注。顯然這種增強實力的秘法代價十分沉重。
  
  “狼人永不會敗!!”隨著一聲戰吼,加里縱身而起,一爪抓向千夜!
  
  千夜不閃不避,甚至沒有動用東岳,只是伸出左手,與加里揮來的一爪握在一起。
  
  通的一聲,加里雙足落地,隨即沉入土中。他毛發倒豎,喉間不斷低吼,開始和千夜角力。
  
  千夜不動如山,旁邊薛定卻是大急,失聲叫道:“糟糕!他手上有爪刃啊!”
  
  加里向薛定狠狠盯了一眼,眼中盡是兇意。薛定一呆,隨即眼中閃過狠厲,雙拳緊握,慢慢弓起身子。看來只要千夜顯露不支,他就要全力出手。
  
  雙腿盡斷的薛武則從懷中取出一把原力短/槍,對準了加里。盡管在中立之地普通原力槍很難發揮威力,不過薛武的目的只是為了牽制住加里,好為薛定創造機會。
  
  見薛定和薛武不約而同想要對加里動手,夜瞳本來握緊了吸血刃,又放松了五指。
  
  然而薛定預想中千夜受暗算落敗的情景并未出現。
  
  千夜意態從容,悠然和加里角著力。加里拳套上的利刃緊緊卡在千夜左手上,竟難以切開千夜肌膚,不斷加力的結果,也只是堪堪切開表皮,落下幾道淺淺血痕。
  
  薛定看得睜大了眼睛,驚得說不出話來。加里更是難道置信,眼珠凸出,不斷加力,卻無法再將傷口加深半分。
  
  這時千夜嘿的一聲,開始發力。隨著五指逐漸收攏,加里右爪手骨不斷發出喀喀聲響。加里先是悶哼,然后是慘叫,在千夜手中,他的右爪不斷變形,最后完全扭曲,根本看不出狼人利爪的模樣。
  
  千夜五指轉動,將加里手骨徹底捏碎,這才松手。
  
  撲通一聲,加里跪倒在地,全身不斷顫抖。他的右爪迅速腫起,并且蔓延到了上臂。這樣的傷勢,即使以狼人的恢復能力也無能為力,只有由高明醫師配合珍貴藥劑才能治愈。
  
  千夜向加里伸出三根手指,道:“三招。”
  
  加里不斷顫抖,眼中滿是怨恨,死死盯著千夜。眼見千夜提起東岳,他卻并不畏懼,而是咬牙切齒地道:“我是狼王兒子,你敢動我,不論你逃到哪個角落,父王都會把你找出來殺掉。而你的女人會淪為無數人的玩物!到那個時候,你們都會后悔,后悔沒有早早跪在我面前!”
  
  “是嗎?”千夜手腕一振,東岳掠過加里,一條左臂就離體飛出。
  
  加里一聲慘叫,倒在地上。他不小心壓到受傷的右爪,于是又是一聲慘叫。
  
  失去肢體的痛苦太過強烈,就是兇悍成性的狼人也難以承受。不過千夜并不打算就此放過加里,隨著東岳再次揮動,加里雙腿也與身體分離。全身上下,就只剩下被握碎的右手。
  
  加里再也爬不起來,但他眼中仍全是兇厲,死死盯著千夜。狼人的兇悍本性展露無遺。不過千夜見多了兇悍之輩,根本不把加里放在心上。
  
  他轉過身,望向了薛定和薛武。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