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54 傳承

千夜在鎮中走了一圈,把所有落單的座狼一一挑出來殺掉,那些被削斷四肢的座狼,-`-.
  
  做完這一切,千夜一躍而起,東岳凌空一揮,將插在宅院樓頂的狼王戰旗斬落。然后千夜拿過一片木板,揮劍在上面刻了起來,準備雕刻一面自己的徽章,立到宅院樓頂。
  
  這一方面是宣布小鎮是自己的領地,另一方面則是告訴狼王,這一切事情都是自己做的,不必再去遷怒其它人。當然千夜沒有笨到直接告訴狼王自己的身份,狼王能夠知道多少,就看他自己和手下的本事了。
  
  不過徽章設計成什么樣,卻著實難倒了千夜。他先是刻了幅海中漩渦,代表著太上兵伐訣。隨后又在海上添了幅日出東方,比喻晨曦啟明的原力。
  
  黎明側的象征有了,永夜一側似乎也不可或缺。這樣一想,千夜就在海面上加了一雙舒張光翼。原初之翼可是他最強的底牌,沒有之一。既然有了原初之翼,那么古老血族傳承也不可或缺,于是又在天空中增加了一條鮮血長河。
  
  至此仍然有些不圓滿,于是千夜又在角落里加上了一本書。黑之書來歷神秘,即使黑翼君王也只得到了第一卷,這本神秘的古書數次在關鍵時刻幫助了千夜。他想了一想,又在黑之書上加了一本:宋氏古卷在千夜成長過程中也是至關重要,不可或缺。
  
  總算把想加的全都加上去了,然后這個徽章就變得凌亂復雜,羅里羅嗦,臃腫不堪,連千夜自己都看不下去。
  
  千夜把木板震碎,又找了塊新的,準備重新設計。可是無論拿掉哪個象征,都覺得不妥。結果千夜刻了毀,毀了又刻,前后出了十余稿,都沒有糾結出一個結果來。
  
  一怒之下,千夜索性在一塊光板上劃了個x,就插到樓頂上。至于真正的戰旗和徽章,千夜準備回去后交給夜瞳去設計,他可不是這塊料。
  
  離開小鎮,千夜扔下了那輛老古董卡車,直接奔回了小院。他把老人、夜瞳叫到一起,簡略說了當下情況,然后詢問兩人看法。
  
  崔源海臉有憂色,道:“雖然我們對狼王實力一無所知,但是從道聽途說的事情來看,他怎么都該有神將實力,以永夜的劃分,恐怕不是副公爵,也得是榮耀侯爵。這樣的實力,說句難聽點的話,你們兩個聯手恐怕都不是對手。至于老頭子我,完全就是累贅,如果還要照顧我,那你們兩個必死無疑。”
  
  這番分析在千夜意料之中,他轉頭問夜瞳:“那你呢?怎么看?”
  
  夜瞳恬淡如水,沒有分毫憂色,說:“當然是打,放開了打,一直打到狼王忍受不了,主動退讓為止。”
  
  千夜點頭,這也是他的想法。
  
  崔源海大吃一驚,道:“你們想要和狼王開戰?是不是瘋了?”
  
  千夜微笑道:“我們沒瘋。不是我們想要開戰,而是狼王逼得我們不得不戰。這里是中立之地,一味退讓是沒有用的。”
  
  “可是我們可以到其它地方。中立之地這么大,狼王才管了多大點的地方。我們完全可以找一個他手伸不過去的地方安心生活。你們兩個天賦這么高,只需要過上幾年,就有可能和狼王慢慢周旋,何必急在一時?”
  
  千夜道:“就算我們離開,狼王一樣可以追過來。所以在我們離開之前,必須給他來一記狠的,要讓他痛到不敢再追,那時才是真正的安全。”
  
  “你們打算怎么做?”
  
  千夜道:“很簡單,先把他這次派出來的衛隊全部干掉。然后我會在野外獵殺他的手下。只要不是狼王,其它人很難逃過我的狙殺。”
  
  崔源海搖頭道:“你殺得多了,狼王一定會親自出手的。那時你怎么辦?”
  
  千夜和夜瞳互相望望,說:“應該逃得掉吧。”
  
  “應該?哼,應該的事情多了。萬一逃不掉呢?”
  
  千夜沒有再多說,而是攤開一幅東海地圖,仔細看著。看了片刻,在地圖上一點,說:“崔老,我們先把你送到臨港城。那里算是中立地帶,你先住下來。等我們和狼王的爭斗有了眉目,再過來找你。鎮上還有一艘浮空艇,可以送你過去。”
  
  崔源海知道在戰斗中自己完全是負累,也沒有反對。作為武器和原力彈方面的大師級人物,他在機械方面的知識也相當精深,孤身操縱浮空艇不在話下。
  
  “朱姬呢?”老人問。
  
  “朱姬跟著我們。”
  
  接下來三人討論了一些細節問題,時間就過了子夜。千夜這才想起,一時都把和神秘存在的較量給忘了。今晚那神秘存在似乎知道千夜忙碌,都沒有提醒他到海邊較量。
  
  一想到神秘存在,千夜忽然想起前面幾天的較量格外困難,想要贏一局簡直是千難萬難,在連連戰敗的情況下,黑森林大肆擴張,把通向小鎮的道路完全封死。
  
  千夜可以穿行自由,但是其它人進了黑森林,恐怕就是兇多吉少。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狼王衛隊的人才沒有現千夜的居處。就算鎮上的人在脅迫下說出了千夜的下落,想來狼王衛隊也不愿意深入黑森林,所以選擇性地把這件事給忘了。
  
  如此說來,那神秘存在是在暗中相助?
  
  不過千夜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道那神秘存在的本來面目究竟為何,也不清楚它用心何在。面對狼王這等大事,自然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神秘存在身上。
  
  夜已深了,崔源海回房睡覺,小朱姬則還沒有從已經持續數日的長眠中醒來,房間中就只剩下夜瞳和千夜。
  
  “等一下,我有一樣東西給你。”千夜叫住了夜瞳。
  
  “是什么?禮物嗎?”夜瞳很好奇。
  
  “算是禮物吧!”
  
  千夜取出吸血刃,在手腕上用力一劃,勉強切出一道傷口,從傷口中飄出數滴鮮血,里面有點點金色顆粒,如在燃燒。這些血滴匯合一處,化為一顆晶瑩血珠,落在千夜指尖。
  
  千夜抬手,一指點向夜瞳額頭。
  
  夜瞳不知道千夜想要做什么,可是卻能夠感覺他指尖的血珠有一種蒼涼亙古的味道,讓她血脈都在微微戰栗。
  
  千夜一指點在夜瞳眉心,那顆血珠直接沒入她的額頭,沒留下一點痕跡,如同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隨著血珠消失,千夜臉色頓時蒼白了幾分,氣息也有所削弱。
  
  夜瞳臉色驟然蒼白,雙眼緊閉,身體不斷顫抖。
  
  過了許久,她身體的顫抖才慢慢平息,然后張開雙眼,難以置信地道:“虛空閃爍?!”
  
  “是的。這是黑翼君王安度亞的至高秘法,你出自門羅,覺醒的是黑翼君王的血脈,應該能夠使用虛空閃爍。”
  
  夜瞳仍然未能從震驚中恢復,不斷伸手摸著自己的額頭。不過血珠沒入后,沒有留下一點痕跡,她的肌膚也未有破損,是以無論怎么摸,都找不到血珠的印跡。
  
  “這是怎么回事?”摸了半天,夜瞳放棄了努力,直接開口詢問。
  
  “這是古老血族所用的秘法傳承方式。以一點精血作為代價,可以讓對方完整地接受傳承經驗。”
  
  “你怎么會這個?”在夜瞳已經模糊的過往記憶中,似乎門羅氏族中也沒有類似的傳承之法。
  
  “這是從鮮血長河中得到的知識。”千夜并沒有隱瞞。
  
  “你溝通了鮮血長河?!”雖然很多事已經忘記,不過她知道,溝通鮮血長河對于整個血族來說都是大事。
  
  “是啊,有什么問題嗎?”
  
  “不知道,好像……也沒什么,我記不得了。”夜瞳努力回想,不過卻想不起來為什么溝通鮮血長河變得如此重要。
  
  以精血為代價的古老傳承法門,將千夜對虛空閃爍的摸索和體悟都傳承給了夜瞳,省去了她獨自摸索感悟的過程。虛空閃爍其實是一門極為強大的穿梭空間秘法,理論上只要黑暗原力足夠強橫,都能夠施展。但是黑翼君王的血脈格外契合虛空閃爍,所以施展出來的效果比普通血脈強了不知道多少。
  
  其它血脈的血族,甚至其它黑暗種族如果得到傳承,也有可能施展虛空閃爍,只是效果有限。以千夜所見,比如艾登如果使用虛空閃爍,效果就遠不及暗影穿梭,而且極有可能被秘法反噬,閃爍不成,反而丟了性命。
  
  對于其它黑暗種族來說,虛空閃爍真正的價值在于能力沒有界限,有多強的黑暗原力,就能夠揮多大的威力。或許在大君手中,這門秘法才會展現真正的價值。而暗影穿梭,到了榮耀侯爵就是極限,等級再高也不會有額外效果。
  
  夜瞳身具黑翼君王的血脈,又有千夜給與的傳承,修習虛空閃爍度極快,一晚時間就已練成。只是她現在剛剛恢復,距離突破到伯爵還差一線,虛空閃爍的運用較千夜略遜。
  
  不過兩人都身具虛空閃爍,哪怕是面對狼王,自保逃命的機會也大為增加。黑翼君王的核心傳承,果是威力無窮。
  
  千夜又取出陰影頌歌,交給了夜瞳。
  
  一看到陰影頌歌,夜瞳的臉色就變得有些古怪,“這是艾登的槍,怎么到你手里了?”
  
  “你還記得艾登?”千夜哼了一聲。
  
  夜瞳立刻作乖巧狀,解釋道:“他好象救過我,我記得就牢一些。跟你在一起的很多事我也記得啊!”
  
  千夜又哼了一聲,不再追究舊事,說:“這把槍給你用,雖然可能不太順手,不過威力很不錯。”
  
  “這把槍是怎么來的?”
  
  “哼,我在戰場上遇到了艾登,把他狠狠揍了一頓,順手把槍給搶過來了。可惜,最后還是讓他跑了。”
  
  夜瞳哦了一聲,不置可否,對千夜的盯視視而不見。
  
  如是僵持片刻,夜瞳忽然一笑,伸手在千夜頭里一頓揉搓,然后問:“老實說,剛才在想什么?”
  
  “當初遇到艾登時,真是打得輕了!”千夜咬牙切齒。
  
  “笨死了你。”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