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63 原力萬能論

接下來的時間,南部荒僻之地的黑森林變成了吞噬生命的無底黑洞,不管來了多少人,都有去無回。在森林外緣立著的木樁變得越來越多,上面一具具隨風飄揚的尸體似乎在無聲訴說著這座森林的恐怖。
  
  少到獨行的殺手,大到上百人的傭兵團,都逃不脫同樣的宿命。
  
  一時之間,哪怕是最貪婪最嗜血的亡命之徒,也都在猶豫。搏命和送死完全是兩回事。再高的賞金,也要有命去拿才行。時到如今,誰都認識到那兩個年輕人確實配得上這份賞金。許多盛名在外的人物,不由得暗自衡量,若是自己處在千夜的位置,狼王愿意拿出多少賞金。每個人得出的結論都不盡如人意,少的只是幾千,多的也不過一兩萬。說句不客氣的話,值得上五萬懸賞的人,誰還會來干這種拎著腦袋搏命的勾當。
  
  在中立之地,每個金幣的賞金都是物有所值。
  
  可是這些傭兵和殺手就如食腐的禿鷲,哪怕心中清楚,卻也不甘就此放棄,至少不愿意現在就走。他們心中多少存著幻想,千夜哪怕再厲害,在狼群的圍攻追獵下也會疲憊,也會犯錯誤吧?如果他們運氣夠好,恰好遇上了重傷的千夜呢?這可是改變一生乃至幾代后人命運的機會,值得賭一賭。
  
  還有些心思老辣的人卻不認為千夜能夠打出這樣的戰績,這對年輕人多半只是擺在臺面上的誘餌,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各種各樣的猜測都有,只是無論傭兵還是殺手,都把猜測藏在心底,彼此之間也不交流情報。誰都怕被對方搶了先,天量的賞金就此與自己無緣。
  
  黑森林的局勢陷入詭異的平靜,各個隊伍都有意識地和黑森林保持了距離。能夠在黑森林內自如戰斗的人畢竟是少數,而且有這個本事的人大多早就進入黑森林,已經變成吊在木樁上的尸體了。
  
  如是兩周過去,局勢平靜得詭異,許多人這才感覺到不對。他們彼此之間一打聽,發覺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連一場戰斗都沒有發生過,這才意識到千夜可能已經離開。
  
  盡管如此猜測,可是依然沒有誰敢大意,萬一這是個陷阱,那時誰先進入黑森林,誰就變成了標靶。于是一個個傭兵團體都變得極為謹慎,一點一點搜索著。按這個速度,恐怕大半年也搜不完這片森林。
  
  黑森林局勢僵持之時,千夜和夜瞳已經到了臨港城。
  
  老舊的浮空艇噴著團團蒸汽,老式引擎的轟鳴聲震耳欲聾,搖搖晃晃地下墜,極為不穩,最后一下更是直降數十米,直接拍在起降場上,簡直就和墜毀差不多。不過中立之地的浮空艇都極為結實,即使是這樣的降落,也沒有散架。
  
  浮空艇艙門打開,一位位乘客從艙內走出。即使經歷了如此顛簸,許多人仍是若無其事,連臉色都不變。顯然這些都是坐慣了老式浮空艇的人,也有幾個人一下飛艇,就立刻大吐特吐,恨不得把腸胃都吐出來。
  
  旁邊看守起降場的幾名衛兵用有些輕蔑的眼神掃了眼那幾個嘔吐的人,說:“又是新來的。”
  
  一名上了年紀的老兵意味深長地說:“新來的好。”
  
  另外幾名衛兵都笑
  
  (本章未完,請翻頁)了起來,笑聲中帶著明顯的惡意。
  
  不過新來的人中也有例外,比如說千夜和夜瞳。他們身體強悍,別說這種程度的顛簸,就是永夜最先進的高速戰艦全速翻滾,滾上一整天也不會有事。
  
  走下浮空艇,夜瞳向遠方望去,怔了一怔,才道:“那就是臨海城?”
  
  千夜也望過去,再向周圍看了看,說:“應該就是了。除了那里之外,周圍都是草原農莊。”
  
  “這么破爛的城市,比我們那的鎮也強不了多少。嗯,看,那邊倒是有一小塊建得不錯。”
  
  千夜微微一笑,道:“一邊是血族風格,一邊是人族風格,有意思了。”
  
  “過去看看吧。”
  
  “有空再說,現在先找老頭。”
  
  兩人隨意談著,旁邊的幾名衛兵卻聽得呆了,包括幾名乘客在內。他們都向同一個方向望去,看到的都是淡淡的霧氣,能夠看出去幾百米,就算眼力非常厲害了。
  
  臨港城多霧,早晚更是常發霧氣。東海的霧氣無論厚薄,都有一定程度阻隔感知的特殊能力。原力修為越深,感知力越強,就能夠看出越遠。所以在中立之地,歷史上就有一項目力測試,就是在起霧之時,在霧氣中放置一些上面寫有數字的靶子。能夠看清多遠距離的數字,就代表了目力和感知力的強弱。許多大勢力都以這種方式來挑選狙擊手和偵察兵。
  
  不過這種測試是在稀薄霧氣中進行的,否則的話都看不遠,也就不容易區分差距。在歷屆測試中,看得最遠的紀錄,也不過剛剛千米而已。
  
  此刻起降場被薄霧籠罩,臨港城在千米之外,城主府所在的貴族區距離就更遠。千夜和夜瞳兩人卻看得清清楚楚,這豈不是說,他們兩個的眼力要創下整個東海的紀錄?
  
  千夜和夜瞳隨意聊著,就向臨港城的方向走去。衛兵們望著他們的背影,起先是驚詫,但隨后就變得有些古怪。一名年輕衛兵呸了一聲,說:“肯定是以前來過,知道城里是什么樣,剛剛不過是裝模作樣!”
  
  老兵還是穩重些,道:“人家戰力可不低,都是大人物。用得著在我們這些小人物面前裝模作樣?”
  
  “這可難說,說不定是裝給別人看的。”年輕衛兵顯得很不服氣。
  
  “也有點道理。”老兵若有所思。
  
  無怪夜瞳驚訝,臨港城名聲在外,和后期的黑流城地位相似,都是事實上的**王國。它地處幾個勢力的交界處,名義上隸屬于張不周,實際上城主代代世襲,城內一應大小官職以及防衛事物都是城主獨斷,每年只需要上繳一定數量的稅收即可。
  
  這樣一座足有數萬人的城市,全城卻是破破爛爛,大片城區都是低矮棚屋,連座四五層的樓都看不到。當初黑森林旁的小鎮雖然破敗,但是放在臨港城里,也勉強可以擠進最差的一片街區。整個城區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貴族區還象點樣子,但最高的樓房也不過六層。無論以帝國還是永夜的標準,這座臨港城簡直就是個垃圾場。也難怪夜瞳會吃驚。
  
  永夜傳承悠久,遠在帝國之上,各
  
  (本章未完,請翻頁)種古老雄奇的建筑層出不窮。以血族而論,十二古老氏族中排名墊底的,所修建的古堡都是氣象萬千。永夜核心區域隨便找個小鎮,都比臨港城繁華得多。
  
  不過走進城市,又讓千夜感覺到撲面而來的活力。這里稍大點的街道兩旁開滿了店鋪,到處都是招徠顧客的年輕侍應生。街道上人流如熾,顯得擁擠不堪,每個人走路時都是如風如火,焦急之態溢于言表。
  
  這樣的繁榮景象,除了帝國幾個最繁華的大都市外,千夜還沒在其它地方看到過。他攔下一名路人,問道:“請問城里今天有什么慶典嗎,這么熱鬧。”
  
  那名路人上下打量一下千夜,從鼻孔里哼了一聲,道:“哪有什么慶典?天天都是這樣,少見多怪!”
  
  千夜還想再問,但那路人已很不耐煩,袍袖一甩,道:“有完沒完,老子揮手之間就是好幾枚金幣的進出,哪有閑功夫答你的問題。時間很貴的,鄉下人!”
  
  路人揮袖而去,頗有一副重任在肩,天下安危系于一身的風范,如風而去。
  
  千夜看得呆在當場,片刻之后回過神來,先是看看自己一身衣服,無非是戰斗服加上武裝帶和背包,標準獵人的打扮。在這座臨港城里,不說滿大街都是,也是隨處可見。看來看去,他也看不出自己裝扮究竟哪里不對,讓人如此輕視。
  
  又或是說,那個路人深藏不露,實際上乃是眼力卓絕的高人,一眼就看出千夜來自荒僻之地的小鎮?
  
  正胡思亂想之際,千夜忽然看到夜瞳在一旁竊笑,笑得那叫一個歡暢。
  
  于是千夜放下身段,虛心請教,自己究竟哪里不對,讓人看出了鄉下出身?還是說那路人實際是天機術的大師,算到了自己在垃圾場長大?
  
  夜瞳向千夜身上指了指,笑得更加歡暢燦爛。
  
  千夜再看一遍自己裝束,還是找不出問題,只好厚著臉皮再次虛心請教。
  
  看到千夜檢查衣裝,夜瞳笑得彎下了腰,道:“我的意思是說,你怎么不看看自己現在的原力是幾級?”
  
  千夜這時方恍然大悟。在進城之前,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和夜瞳都稍稍改變了容貌,同時用血脈潛伏收斂了氣息。在外人眼中,此刻千夜就是個二三級的家伙。這樣的人,放在帝國算是軍隊的中堅力量,也是精英軍團的入門標準。可是在中立之地,卻是真正的滿街都是,隨處可見。這倒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實力過低的話,在中立之地活不了多久。
  
  鬧了半天,那路人原來也是個以原力論英雄的貨,而且只能看看表面。
  
  千夜哭笑不得,搖頭道:“行了,先找個落腳的地方,然后去找老頭。”
  
  ps:今天根據永夜君王改編的手游《永夜之帝國雙壁》上線了,俺試玩了一下測試版,作得相當精致,特別是里面幾個人物形象很贊。有興趣的話,可以在游戲名下載。
  
  ps:關注我的微信號yybb,可以獲得游戲禮包,我和廠商那邊要了價值500多的vip禮包碼。
  
  ps:至于這個時候更新,是因為寫到這個時候。
  
  (本章完)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