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66 消息

“被劫走了?”千夜的聲音提高了一些,“你們可是薛家,誰敢劫你們的人?還是說,你覺得我就是那么好騙?”
  
  薛海洋苦笑,說:“若不是真的發生了,我也不敢相信。事情是這樣,當時把崔老請過來的時候很順利,沒有傷人,而且崔老那些設備讓我都大開眼界。這樣的一個人物,又和你們有關,我可不覺得自己這里能夠保證他的安全,所以就派了最強的幾個手下,帶上崔老,混在一個例行商隊里,想要把他送到本家去。”
  
  “然后呢?”千夜知道,薛海洋這算是持重的作法。就算當時沒送走,等他知道了千夜在黑森林打出的戰績后,也會想方設法把崔源海送出去。
  
  “然后,這支商隊在半路上被人劫了,一個活口沒留。”
  
  千夜皺眉,問道:“誰干的?”
  
  整支商隊被劫殺,作為在整個中立之地都有勢力分布的薛家,要說一點線索查不出來,根本說不過去。
  
  薛海洋還在猶豫,但是喉上的吸血刃微微一動,就讓他老老實實地說了實話:“殘留的線索指向的是鮮血王座,而實際上,我懷疑是蛛帝和月光白魔鬼下的手。”
  
  千夜沉思不語。
  
  薛海洋的懷疑自然有其道理。鮮血王座是中立之地血族的大本營。和其它勢力各族混雜不同,鮮血王座的高層基本都是高階血族,王座之上的那一位多年以前顯露出的就是大公爵級別的實力,但一直有傳言說他其實早已晉階親王。然而,位階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當世十大名槍之一的破碎流年就握在那一位的手上。有名槍在手,他甚至隱隱可與天王和大君抗衡。即使是張不周,相比之下聲勢也要弱了幾分。
  
  然而鮮血王座的領地大多在中立之地的核心區域,對東海這塊荒蕪區域興趣不大。蛛帝和月光白魔鬼的勢力則都與臨港城接壤,特別是蛛帝,與狼王素來不和,一直在與狼王爭奪臨港城的主導權。
  
  至于月光白魔鬼,可以說是各種異類和罪惡的大本營,即使在無法無天的中立之地,他們的名聲也差到了極致。這樣一個勢力,里面收納的都是最無法無天、桀驁不馴的惡徒,無論是誰都異常頭痛。他們的行事風格也無從預測,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來。
  
  也只有這種級別的勢力出手,才能夠悄無聲息地將薛家一支重要商隊殺絕,一個活口都不留。
  
  “里面有崔源海的尸體?”
  
  “沒有。”薛海洋的話讓千夜燃起了一點希望。
  
  見再也問不出什么,千夜冷笑道:“你們薛家倒是膽子夠大,上次放了你們一馬,不說知恩圖報,居然還敢扣我的人。這筆帳該怎么算?”
  
  薛海洋臉色一變再變,最后嘆了口氣,說:“薛家的根基都在狼王的地盤上,我們不可能為了你們得罪狼王,把整個家族都搭進去。”
  
  千夜淡淡地道:“得罪了我,不見得比得罪狼王下場更好。”
  
  看著千夜平靜的面容,薛海洋忽然想起了他在黑森林一帶的殺戮戰績,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不過他也算見過風浪的,此時還算能保持鎮定,說:“我們也沒想要害崔老,把他請過來時也是客客氣氣的,沒受一點苦。這次商隊被劫,我們薛家的損失最大,其實我們也是受害者。”
  
  千夜默然不語,只是靜靜地看著薛海洋。
  
  薛海洋知道靠言辭無法蒙混過關,一咬牙,說:“這次確實是我們有錯在先,我在此代表薛家,愿意賠償這次的過失!”
  
  “賠償?!呵呵。”千夜冷笑一聲,道:“不說老頭和我之間的關系,一位能夠制造七級原力槍械和特種子彈的大師,你準備怎么賠償?”
  
  薛海洋臉色瞬間大變,“七,七級?”
  
  “沒錯。”
  
  薛海洋臉色變幻不定,懊惱道:“我早就該知道的,該死!那臺設備根本就不是為中階槍械使用的!我怎么就沒有多想一想!”
  
  他定了定神,咬牙道:“家族里面一定有內鬼,認出了那臺設備。否則的話不會這么巧,恰好是那支商隊被劫!能夠知道這個消息的沒有幾個人,我已經大致知道是誰了!”
  
  “把那個人抓過來,我要親自見見他。”千夜道,然后示意夜瞳收了吸血刃。只要讓千夜見到了人,就有把握讓他說實話。
  
  薛海洋終于得以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把床上就要醒來的女人打暈,然后才下床穿衣。他隔著房門,沉聲道:“來人,叫行三到偏廳等我,我有事要問他。”
  
  門外的守衛道:“老爺,薛隊長昨天就離開了,說是有秘密任務,要出去幾天。”
  
  薛海洋臉色立刻極為難看,重重哼了一聲,道:“都下去吧!”
  
  等他回過頭來,看到的是千夜冷若冰霜的臉,頓時心中一顫。
  
  “薛先生,你不會以為,我就是這么好打發的吧?你不妨想想,我為什么要在黑森林那么做?”
  
  在黑森林,有數以百計的傭兵和殺手變成了吊在木樁上的尸體,幾乎成了當地一景,其中不乏名聲在外的人。薛海洋也不是笨蛋,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千夜的用意,勉強道:“立威。”
  
  “你知道就好。”言下之意,千夜也有拿薛家立威的打算。
  
  薛海洋一念及此,立刻道:“此事我薛家定會給您一個交待。我會全力追查崔老的下落,一有消息立刻會通知您。除此之外,這是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還請您收下。我手頭上僅有這么多,不過隨后就會調集資源,以作賠償。”
  
  薛海洋從床頭暗格中取出一個精美木盒,雙手捧到千夜面前。千夜打開一看,里面都是碼放得整整齊齊的高品質黑晶,這么一盒,起碼價值五萬金幣。
  
  “薛家倒挺有錢的,不過這還不夠。”
  
  “這些當然不夠,大頭還在后面。”說這話的時候,薛海洋的臉色其實很不好看。
  
  千夜點了點頭,向夜瞳使了個眼色。夜瞳伸指在吸血刃上一抹,刃鋒上立刻泛起一層暗紅色的詭異光芒,隨即一刀刺入薛海洋的腹部!
  
  她出刀如電,同一時刻薛海洋又感覺到千夜身上升起一道恐怖氣息,壓得他一點不能動彈,眼睜睜看著吸血刃入體。
  
  一刀入腹后,夜瞳隨即拔刀,沒有繼續下殺手。不過吸血刃雖然離體,但是薛海洋卻感覺到一股如烈火般的力量留在自己體內,并且分化成數道,潛入四肢和內臟,就此蟄伏起來。
  
  薛海洋失聲道:“血毒!古老氏族的血毒!”
  
  能夠分辨出是古老氏族的血毒,他已經算是學識淵博了。不過正因如此,薛海洋此刻才會面如死灰,看著夜瞳的目光如同在看著魔鬼。
  
  普通血族所下的血毒還有辦法化解,古老氏族的血毒卻是以血脈力量為根基,比之普通血毒不知強大了多少倍,一旦發作,就算薛海洋原力再高幾個等級都沒有用。
  
  而血毒何時發作,以及能不能被收回去,就要看下手者的控制水準了。
  
  剎那之間,薛海洋似乎老了十歲,頹然跌坐在椅內。
  
  千夜對此自然不會有絲毫的同情,冷冷地道:“薛先生,我等著后續的賠償。另外,接下來可能會有一些事情要麻煩你,還希望你不要拒絕。”
  
  薛海洋木然點了點頭,看著千夜和夜瞳離去。
  
  在夜幕中,兩人并肩疾行,夜瞳忽然輕聲道:“崔老不是用來換賠償金的。”
  
  千夜輕嘆一聲,“我知道。這只不過是讓薛家提前預付的代價而已。不讓他們狠狠地痛一下,就不會認真為我們辦事。等老頭找回來之后,哼!”
  
  此刻已是夜深人靜,但在臨港城中依舊有許多喧囂熱鬧的地方。數量眾多的酒館大多還在營業,里面人滿為患。許多人已經酒意上臉,不斷吹噓著白天的收獲。這也是臨港城獨有的特色,每當大地翻動時,都會給城里的人們帶來大量財富。
  
  千夜和夜瞳出現在一座酒館的門口。這家酒館位于一道幽暗小巷里,門口的燈光昏暗不堪,有種陰森感覺。即使在全城狂歡的時候,這座酒館也顯得冷冷清清。
  
  千夜抬頭,向門口懸掛的一個生銹鐵壺看了看,就和夜瞳走進酒館。
  
  酒館內有幾桌客人,有的伏在桌上打著酒酣,有的湊在一起竊竊私語,不知道在密謀著什么。來回送酒的侍者都是些彪形大漢,并且個個身上都帶著濃郁的殺氣。吧臺后面的男人雙手撐在桌面上,如鷹一樣的目光掃視著整個酒吧。他的雙臂上密密麻麻都是紋身,線條是頗為罕見的暗紅和紫黑色。
  
  千夜和夜瞳選了張桌子坐下,兩人目光掠過吧臺后男人時,都是微微一凝。他們都已看出,這個男人紋身用的顏料居然是血,各個種族的血,有人族,也有血族。
  
  一個滿身是肌肉的壯漢來到桌旁,翁聲翁氣地說:“你們要點什么?”
  
  千夜將兩枚金幣放在桌上,說:“這里最貴的酒,兩杯。”
  
  大漢一把將金幣收走,獰笑著說:“抱歉,兩個金幣只夠買一杯!”
  
  “我怎么聽說是一個金幣一杯?”千夜道。
  
  “漲價了。”
  
  “什么時候?”
  
  “就在剛才!”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