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69 招攬

叮囑夜瞳看好朱姬后,千夜就隨著一行人來到城主府,被引入書房。
  
  這間書房是深色色調,落地窗頗顯氣度,視野也相當的好,俯瞰全城之余,視野可以直達城外,望到那條大河的滾滾波濤。其實城主府本身并不高,能有這么好的視野,還是因為其它的建筑太矮。
  
  落地窗前,立著一個中年男人,身上穿著戰斗服,只是在一些細節處才隱隱展露奢華,顯示出獨一無二的身份。而且身上的戰斗服,也在提醒著周圍的人,他不僅僅是一城之主,更是這座城市的最強者。
  
  當千夜走進書房時,中年男人轉過身,一雙略顯狹長的鳳眼上下打量著千夜,隨即浮上笑容,道:“真沒想到趙先生如此年輕,實在是讓我感到慚愧。在你這個年紀,我還在為戰將苦苦掙扎呢!”
  
  千夜施禮道:“蘇城主過獎了。”
  
  此刻在近處細看,可見蘇城主面目頗為柔和,留著精心修剪的短須,從上至下,雖然沒有什么顯眼奢華之物,但是每處細節都打理得一絲不茍,連發絲都沒有亂的。如此儀容,若是放在帝國,已經夠上朝堂標準了。
  
  千夜此前只知道臨港城城主名叫蘇定乾,其余就一無所知。此刻當面見了,能夠感覺到他的原力氣息頗為陰柔,流轉不定,很有種水無常形的意境,但同時也有溟溟大水的厚重。能將靈動與厚重融為一體,這位蘇城主顯然也非常人。
  
  蘇定乾向椅子一指,微笑道:“趙先生坐。”
  
  千夜禮讓一番,等蘇定乾先坐定,自己方才坐下,然后道:“未知蘇城主相邀,是為何事?”
  
  從一見面起,蘇定乾就顯得十分熱情,笑容也很真摯,顯然是真的內心歡喜。不過這種人都是人老成精,內心里真正的想法如何,從表面上是絕對看不出來的。
  
  蘇定乾道:“趙先生會領兵嗎?”
  
  這句問得直接,千夜細想片刻,就說:“不大會。”
  
  千夜也不是有意隱瞞,他雖然是紅蝎出身,但是始終未有真正率領大兵團作戰,對于通篇謀劃布局也不擅長。過往戰斗,他最擅長的就是以力破局。
  
  蘇定乾一點也不失望,反而道:“不會領兵更好。不瞞先生,未來一段時日臨港城面臨動蕩。在此時刻,若先生肯為臨港城的守衛盡一分力,我蘇某定不會虧待先生。”
  
  千夜并未立刻答復,而是問道:“蘇城主如此抬愛,不知是為了什么?在下受寵若驚啊。”
  
  蘇定乾哈哈一笑,道:“你看,我連這個都忘了。血衣暗中也為我辦事,昨晚一見后,他對你推崇備至。我就在想,這樣的人物,怎能不立刻見見?”
  
  千夜隱隱也有預料,象血衣這種人,明里暗里多半和城主府有著聯系,實際上是城主的耳目,否則的話,他哪來那么多機密情報,又如何能被容得下。
  
  千夜平靜道:“承蒙蘇城主厚愛,我既然住在臨港城,為此地出一分力也是應該的。只是未知動蕩源頭為何,敵人是誰,然后,我又能得到什么?”
  
  這幾句話問得實在,蘇定乾點頭道:“動蕩源頭并不難猜,我們周圍的三大勢力又蠢蠢欲動,準備大戰一場。而他們把戰場選在臨港城左近,顯然不安好心。如果分出勝負,得勢一方說不定兵鋒一轉,就要把我們給滅了。對我們臨港城幾種與地相關的資源,那些家伙可是垂涎已久了。”
  
  說到這里,蘇定乾拍了拍手,當即就有一名侍從捧進來一個暗紅色的漆盒。蘇定乾把漆盒打開,放在千夜面前。
  
  盒內以紅緞鋪底,放著一塊晶瑩剔透的水晶,水晶里則有一縷淡淡煙氣在來回徘徊。那道煙氣變幻不定,時時會顯化成一只甲蟲,但旋即又會變成煙霧。
  
  每當它變幻成甲蟲時,千夜就感覺頭腦中似是滴入了幾滴冰水,意識清明了少許。雖然不明白究竟有何功用,但是這只被封在水晶中的甲蟲神異,卻無須多說。
  
  “蘇城主,這是”
  
  “這是臨港城最主要的物產,食夢蟲。它只有在地燥動時,才會從地底深處出現。捕捉則需要戰將級強者出手,才能把它們封在水晶里。這種食夢蟲,據說可以補充靈魂力量,提升資質。以蘇某多年經驗,補充靈魂一說過于神異,無從驗證。但是多多服食,確實會促進資質提升。甚至對于跨越神將天關,也不無助益。”
  
  千夜怦然心動。
  
  跨越神將天關什么的并未放在他心上,可是補充靈魂力量,卻對夜瞳大有用處。在她的靈魂被消磨撕裂后,后面還不知道會有什么隱患,食夢蟲這種寶物,自然越多越好。
  
  千夜并未掩飾自己的意圖,見他心動,蘇定乾微微一笑,將漆盒關好,送入千夜手中,道:“這只食夢蟲,就算是預付先生的報酬。待動蕩結束,還會有兩只奉上。”
  
  這個開價,千夜自知難以拒絕,哪怕對夜瞳只有一點點效果,也是值得。
  
  不過千夜仍然躊躇,因為現在還不知道敵人是誰,另外要立下怎樣的功勛,才能心安理得地拿到食夢蟲。他可不會天真到以為在城里安心呆過整個動蕩時期,也能夠拿得到這種寶物。
  
  蘇定乾道:“我不想介入這場戰爭,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不可避免。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月光白魔鬼,他們的首領一直想要探尋臨港城地的秘密。哼,有蘇某在,豈會讓他如愿?”
  
  千夜面色有異,道:“他們想要探究地?”
  
  先后參加過血戰和浮陸之戰,接觸過天鬼與虛空巨獸混沌殘骸后,千夜對于真正的虛空巨獸已經有了概念。光是從大地震動的范圍來看,藏于地下的那只地多半也是虛空巨獸。它就算沒到混沌那種恐怖程度,可也是虛空巨獸。這樣的存在,大概翻個身就能壓死成群的戰將子爵什么的,說不定還沒有感覺。
  
  當年的天鬼,布下的鐵幕幾乎遮蔽小半個大陸,最終,據說還是夜之女王和永燃之焰親自出手,才把天鬼逐回虛空深處。
  
  那位月光白魔鬼的元首就算再強,也不可能是天王大君,連上位神將的可能性也不大。這點實力,去招惹虛空巨獸,不是找死嗎?
  
  見千夜神色有異,蘇定乾心中一動,問:“趙先生在想什么?”
  
  千夜坦然道:“我覺得,月光白魔鬼想打地的主意,純粹是在找死。”
  
  蘇定乾深有同感,用力一拍大腿,道:“就是這么回事!想我蘇某執掌臨港城已有數十年,從來不敢向地下深挖,還不是怕激怒了那頭地?不過月光白魔鬼那些人都是瘋子,不可以常理計之,他們干出什么事來都不出奇。”
  
  見千夜似還有些猶豫,蘇定乾正色道:“趙先生,此戰若你立下足夠功勛,斬殺對方有名有爵之人三人以上,那蘇某這里還有一部《丹心訣》,對跨越神將天關頗有助益,可以將上篇傳給先生。只是先生需以原力立誓,未經允許,不能私自外傳。”
  
  此話一出,房間內的諸人盡皆變色。《丹心訣》是蘇定乾得以揚名的功法之一,僅次于主修的《浩溟篇》。修煉之后,將使修煉者跨越神將天關的可能性略有增加。盡管增加的不多,可是依然使人瘋狂。眾多強者早有自己的道路,不可能把多年修出的原力廢掉,轉修浩溟篇,可是丹心訣卻能夠兼修。
  
  只有蘇定乾最核心的心腹,才會獲傳丹心訣,而且也僅有上篇。即使如此,也有大量強者愿意效力,以求獲得傳授的機會。這也是臨港城得以超然于三大勢力之間的原因之一。
  
  現在蘇定乾居然直接許下了丹心訣,可見對千夜的看重。
  
  千夜也知道無法再推辭,于是起身施禮,道:“如此,就多謝城主了。”
  
  見千夜答應下來,蘇定乾哈哈大笑,道:“好!現在就擺宴,一定要大醉一場!”
  
  不過現在局勢已經頗為緊急,城外頻頻有各方軍團活動,因此在手下諸將的勸說下,蘇定乾決定將這場宴會推遲到戰后舉行。他派人送千夜回去收拾行李。既然千夜決定在臨港城出戰,那就不好再住客棧了。所以蘇定乾另外命人將貴族區的一處小宅院清理出來,供千夜居住。
  
  等千夜離開,帶他來的那名高瘦男人終于忍不住,問道:“城主,您對這個小子有些太厚愛了吧?這樣的話,恐怕兄弟們會有些不服。一個十二級的戰將,似乎還不值得您如此重視啊!他雖然年輕,潛力無窮,可將來等他成長起來,未必還肯為您效力。”
  
  蘇定乾嘿的一聲,緩緩地道:“你也跟我很久了,什么時候見我看錯過人?這個趙先生,恐怕不僅僅是潛力驚人。”
  
  高瘦男人追問幾句,可是蘇定乾已不想多說,揮了揮手,說:“你去布防吧!記住我的話,不要去招惹趙先生。他有什么要求,都盡可能滿足。”
  
  高瘦男子心有不甘,可是蘇定乾積威甚重,已經決定的事,他也不敢多勸,只好離去。
  
  書房中只剩蘇定乾一人,透過落地窗,正好可以看到千夜離去。看著千夜的背景,蘇定乾呵呵一笑,撫須道:“連狼王的兒子都敢殺,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么不敢做的。”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