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2 奇特命令

從領地的情況看,基本上可說十室九空,頗有一種大敵未至,但是已經自毀城防的味道。不過在中立之地,尤其是臨港城,這卻是普通小民的生存智慧。
  
  大敵一來,他們就如受驚的野兔,瞬間分散,隱藏在遼闊荒野的各個角落。也許有人倒霉地恰好躲在敵人的路上,但是大多數人能成功藏起來,而且避免了被敵人一網打盡的可能。至于家園,那種簡陋的窩棚隨時都能夠重建。
  
  千夜此刻已經來到戰區的邊緣,再往前走,就離開了蘇定乾劃定的界線。不過這道界線對千夜的約束力很小,他繼續向戰區外緣靠近,以便掌握敵人動態。
  
  片刻之后,千夜登上一座山丘,這里是這一帶的制高點,視野良好。
  
  千夜取出一個高倍瞄準鏡,開始觀察周圍,特別是戰區外的地域。同一時刻,他的身影出現在另一個瞄準鏡的視野里。那雙隱藏在陰影中的眼睛,正仔細地觀察著千夜的一舉一動。
  
  千夜觀察了一會,就放下瞄準鏡,向前方另一座山丘奔去。遠方隱藏著的人也放下了望遠鏡。此人面若刀削,線條剛硬,赫然是臨港城城衛軍的副統領。他將望遠鏡交給下屬,說:“這個趙夜行事倒是老到,說不定能給我們一個驚喜。”
  
  那下屬哂道:“再老到不也只有十二級?能有多大的驚喜。這場戰事,還不是要靠幾位統領。”
  
  副統領眼中閃過陰沉,說:“這次或許沒那么容易。他們這些人如果能夠多干掉幾個對面的人,給我們減輕點壓力,也是好的。”
  
  下屬吃了一驚,他很少看到這位副統領如此凝重。
  
  副統領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走去,看樣子是準備巡視防線,順便觀察幾名新加入的戰將表現。此次大戰,蘇定乾當然不止找了千夜一人,凡是在城中的戰將,他基本都見過一遍。有不少人都接受了招攬。
  
  對這些獨行強者來說,修行左右都需要資源,為誰賣命都是一樣,只要拿得出足夠的報酬,就當是一次尋常的任務。他們這一次站在臨港城一邊,到了下次戰爭,或許就變成了敵人。
  
  千夜也是如此,參戰的目的就是為了食夢蟲。至于誰是誰非,沒法分辨,也不需要去分辨。在中立之地,哪一方都有戰斗的理由。
  
  在千夜視野中,一支偵察小隊正在迅速移動,向臨港城的方向奔去。這支部隊大約有十余名戰士,其中有兩頭頗有實力的蛛魔。相距數公里遠,千夜也能看清他們盔甲上那水晶蜘蛛的標記。
  
  千夜輕輕躍起,身體輕得宛若沒有一點重量,借著地形掩護,繞了個大圈,從側后方向那支水晶蜘蛛的偵察小隊追了下去。
  
  轉眼間千夜就追到了不到百米,但是他剛想落腳時,卻是一驚,整個人不墜反升,向前飄了一段,這才踏足地面。回頭望去時,在千夜原本想要落腳的地方,多了一只手指大小的土黃色蜘蛛。如果千夜剛剛一腳踏下,就會將它踩死。
  
  這只蜘蛛的體色和周圍環境十分接近,若是平時在野外見到,千夜也不會在意。然而過往經驗告訴千夜,任何在蛛魔身邊出現的蜘蛛都不能大意。蛛魔的仆蛛千奇百怪,各種功能都有,有些仆蛛甚至就是原本生活在當地的普通蜘蛛,只不過臨時被蛛魔奪走了控制權。
  
  那只土黃色的蜘蛛望著千夜,復眼中似乎閃著智慧光芒,竟向千夜爬了過來。
  
  一看這個樣子,千夜就知那是一只仆蛛,而且已經發現了自己。既然被發現了,那就不必客氣了。撲的一聲,千夜一腳將那只仆蛛踩死,拔出東岳,向前方不遠處的偵察小隊殺去。
  
  這場戰斗結束得很快,隊伍中兩頭蛛魔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一個照面就被千夜雙雙放倒。蛛魔都是如此,其它次一等的戰士就更不用說了。沒有戰將坐鎮的隊伍,人數再多,在千夜眼中也是毫無用處。
  
  把整個小隊放倒后,千夜踢醒其中一頭蛛魔。這頭蛛魔十分兇悍,一醒過來就咆哮著想要反撲。然而它引以為傲的力量在千夜眼中不值一提,東岳一拍,就把它重新拍回地面,八根節足再怎么刨動,都是動彈不得。
  
  這下它才認清形勢,知道這個個子小小的人類實際上是他無力抗衡的強者。
  
  “你們是從哪來的?”千夜問。
  
  蛛魔指著盔甲上的徽章,道:“沒看到嗎,這是水晶蜘蛛!我們是蛛帝麾下最強的軍團,敢襲擊我們,你可要想好后果。”
  
  面對這頭蛛魔的威脅,千夜失笑,道:“有什么后果,無非是殺人滅口而已。”
  
  蛛魔立刻省悟過來,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心底更是悔得要死。
  
  見它氣勢一降再降,千夜又問:“到這里來干什么?”
  
  “當然是來打狼王!”蛛魔脫口而出。不過在千夜平靜的目光注視下,他的頭慢慢低了下去,說:“我們是來偵察臨港城的動向。”
  
  千夜點了點頭,這還有點道理。前兩個問題都有些明知故問,順便可以看看它有沒有說實話。第三個問題就比較關鍵了:“你們這次來,有什么特殊命令沒有?”
  
  “什么特殊命令?”蛛魔顯得有些茫然。不過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它身上原力有所波動。這種波動豈能瞞得過千夜?
  
  “你不想說也沒關系,我一會問它就是。”千夜向昏迷不起的另一頭蛛魔一指,然后道:“如果它老實說了的話,你應該明白會有什么下場。”
  
  蛛魔雖然生性兇悍,卻也不是完全不怕死。它略一猶豫,就說:“上面還讓我們留意各個人族的聚集地點,以及有多少人逃往了臨港城。”
  
  “人族聚居地?是指村落和城鎮?”
  
  “是的,還包括比較大的臨時藏身地。”
  
  臨港城周圍的人也不都是分散,部分村落,或者家族會修建堅固的堡壘,在戰時據險而守。這些堡壘往往建在偏遠而又險峻的地帶,打下來沒什么用處,而且耗時耗力,所以戰爭時正規軍團往往會放過這些小堡壘據點,等消滅敵軍主力后,騰出手來慢慢肅清。
  
  不過千夜感覺這道命令有哪里不對。以他的看法,臨港城周圍這些村鎮沒什么價值,就是一堆不能再簡陋的窩棚。這樣的所在,就是占了能有什么意義?而那些堡壘據點,在軍事上也沒什么價值。若說這支偵察部隊是為了收集地理情報,也說不過去。臨港城除了一條大河之外,沒什么特殊地型。另外收集這類情報也不需要一個小隊,讓速度快的風蛛單個行動,效率要高得多。
  
  正因為奇怪,所以千夜直覺這頭蛛魔沒有說謊。不過他還是把蛛魔打昏,然后弄醒了另一頭。一番威脅恐嚇之后,千夜從這頭蛛魔嘴里得到了同樣的答案。
  
  作為前線最下層的偵察小隊,它們只需要執行命令就行了,不需要、也不可能知道為什么。千夜知道再也問不出什么,就把這頭蛛魔再度打暈。
  
  遠方,又有一雙眼睛在靜靜地看著千夜。
  
  千夜眼中泛起隱約的藍色,已有所覺。不過他的神情動作沒有任何異樣,把整個小隊搜查一遍,將有價值的戰利品搜刮干凈,然后把從蛛魔身上翻出的幾顆原力手雷綁在一起,放在了小隊中間。
  
  千夜迅速離開,在他身后,猛烈的爆炸激起了一團濃密火云,翻翻滾滾地升上百米高空,聲勢浩大。
  
  城衛軍的副統領放下望遠鏡,臉色有些陰郁。旁邊下屬皺眉道:“這個趙夜,也太胡來了!弄的聲勢這么大,生怕別人不知道一樣。而且他就不知道抓幾個活口嗎?”
  
  副統領道:“他該問的都已經問出來了。另外,你沒發現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嗎,看看他選擇下手的地方。”
  
  “戰場邊緣,說不清在界線內還是界線外。不過這有什么關系?”
  
  “現在蛛帝一方明確宣布是我們的敵人了嗎?”
  
  下屬忽然有些明白了,吸了口涼氣,說:“我們”
  
  “我們不能主動攻擊他們,至少現在還不能。所以趙夜這樣做,即打擊了對手,又清理了痕跡。至少現在,就是我看到了一切,也說不了他什么,因為沒有證據。”
  
  那名下屬眼睛一轉,忽然道:“他剛才肯定問出一些什么。要不要追上去,讓他把知道的都說出來?屬下感覺,他問出的東西應該很重要。”
  
  副統領有些心動,但最后還是搖了搖頭,說:“我們也去抓一個偵察隊好了。”
  
  “舍近求遠啊,大人!”
  
  副統領猶豫了片刻,未置可否,最后揮手道:“繼續巡視。”
  
  奔出十余公里后,千夜終于感覺到身后窺探的目光已經消失了。他這才回頭望去,自語道:“終于放棄了嗎?那該輪到我了。”
  
  千夜的氣息慢慢消失,逐漸變得與大地荒野無異,若非真正強者依靠感知掃描天地,就只有依靠肉眼來分辨千夜的存在。只不過欺騙眼睛的方法有很多。
  
  千夜加速潛行,快速向窺探傳來的位置接近,然而那兩頭蛛魔的奇怪命令始終在他心中徘徊不去。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