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73 相持

沒過多久,千夜就發現了在荒野中隱蔽前進的兩個人。他們隱匿能力雖然一流,但是原力波動卻無法瞞過千夜的視野。
  
  副統領并不知道行蹤已經被千夜察覺,他打了個手勢,帶著下屬隱藏在山丘后,等候著一隊偵察兵。看服色,那應該屬于狼王的部隊,三名年輕狼人滿身彪悍,警惕地看著周圍。
  
  副統領的實力遠遠超過這些狼人,甚至沒有出手,僅是下屬一人就解決了這支小隊,然后就是拷問。因為相距極遠,千夜也不知道對方拷問出了什么,但能夠看出副統領的臉色陰晴不定,顯然不是什么太好的消息。
  
  就在這時,副統領似乎感覺到有人窺探,猛然轉頭,目光掃過千夜的方向。千夜紋絲不動,收斂氣息。這個距離遠遠超過普通強者的視界,也就千夜這樣擁有超凡視覺的人能夠看得清楚。只要千夜不動,對副統領來說千夜就相當于遠處的一粒砂子,根本分辨不出。
  
  副統領什么都沒有看到,沉吟一下,拿出一個望遠鏡,又掃視了一遍。這個望遠鏡鏡頭閃著幽幽深紫光芒,顯然不是普通望遠鏡。
  
  這類的設備,千夜以前也曾見過。它專門探測鏡頭的反光,用以在戰爭上捕捉對方的狙擊手、偵察兵等。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捉出來。不過千夜此刻根本沒用瞄準鏡,完全是依靠自身超卓視覺遠遠觀察,自然不懼。此前用瞄準鏡偵察,只是因為知道有人跟在身后,所以裝裝樣子,誤導對方的判斷而已。
  
  又是一無所獲,副統領雖然有些不甘心,但還是收起了偵測望遠鏡,然后將三名狼人一一殺死,再布置了一個陷阱,就和下屬離開。
  
  千夜此刻已經認出這是城衛軍的副統領,看來應是巡視這一段的戰線。自己作為外來強者,被提防是很正常的事。
  
  正在籌思要不要跟上去的時候,千夜心中忽然一動,猛地向側方撲出。他剛剛離開原地,一枚原力狙擊彈就落在他原本所在位置,在地面上無聲無息地打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小洞。
  
  千夜一驚,這一槍來得全無聲息,原力彈將近臨身時,他才有所感覺。而且威力不小,就是他被擊中,也要受傷。
  
  千夜剎那間回身,望向子彈襲來的方向,但是只看到遠方一個淡灰色的身影。他就如一抹扭曲的顏色,連種族都分不大出來,更不要說容貌了。那人一擊不中,就向遠方遁去。就在這時,千夜耳中傳來一個尖細的聲音:“挺厲害的啊,小子,我們慢慢玩。”
  
  那抹灰色身影一陣扭曲,就消散在大地上,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秘法,完全從千夜感知中消失。
  
  千夜沒有去追,而是回到原處,觀察那個彈孔。
  
  彈孔深不見底,洞壁光滑,但是摸上去并沒有炙熱感覺,反而有種陰冷潮濕的味道。顯然,這個人的原力屬性異常詭異。能夠無聲無息接近并且狙擊千夜的對手,上一個還是艾登,而且是迷霧森林中的艾登。
  
  看來狼王、蛛帝這些人也不是易于對付的,都在暗中派遣強者滲透。剛剛那一槍若是換成別人,恐怕已經重傷。
  
  千夜沒有繼續跟蹤副統領,也未遠離,而是停留在原地,收斂了氣息,等待著夜色轉濃。那詭異殺手多半想不到千夜沒有走,如果他還要回來察看現場的話,那千夜也不介意還他一個驚喜。
  
  直到子夜時分,那名殺手都沒有出現。千夜這才起身,隨意選了個方向,小心潛行。
  
  遠方突然傳來一陣強烈的原力波動,顯然有強者在那邊交手。千夜加快腳步,迅速接近戰場。如果有已方的人,那千夜也不會吝惜出手相助。此戰臨港城勢弱,勢必要盡可能的保存已方實力。
  
  當登上山頂后,眼前的戰斗場面還超出千夜預料。數名強者率領著數十名戰士戰成一團,殊死搏殺。
  
  曾經跟蹤千夜的副統領赫然在內,他一個人就牽制住對方一名伯爵和兩名子爵,盡管處于下風,但也極為兇悍。而他那名下屬則力戰一名三等子爵,已把對方打得沒有還手之力。在戰局外圍,雙方數十名高階戰士也在血戰,都希望全殲對手,能夠給已方強者幫點小忙。
  
  從戰局上看,臨港城這邊還略處上風,只要那名下屬能夠戰勝對手,再為副統領分擔一個對手,那就有可能大獲全勝。當然對方也不是傻瓜,肯定會提前退走。
  
  千夜隱匿氣息,慢慢向戰場靠近。這時他忽然感覺到不遠處有一點原力波動。在激戰中,這點原力波動極易被忽略過去,然而千夜卻記得這個氣息,就在不久前,這人差點偷襲千夜得手。
  
  它隱匿能力極強,要不是在開槍前的剎那不可避免的泄露了氣息,千夜根本沒有察覺它的存在。
  
  在這決定戰局轉折的剎那,千夜當機立斷,猛地向那殺手撲去!
  
  這下撲擊千夜用了全力,迅若閃電,數百米距離一掠而至,這時那殺手原力彈剛剛離膛,纏繞著一層深灰色的氣息,射向戰場。
  
  這時他終于顯露出一點形體,隱約是個人形,但是看起來仍象是一大團灰白色扭曲的顏料。
  
  然而眼看撲擊就要得手,在千夜面前卻突然出現一個身影,他如同舊時代中的騎士,一身深黑色的重型盔甲,只在眼睛處開了條細縫。這名古怪的騎士擋在千夜面前,喝道:“不破盾!”
  
  他雙手一張,拉出一面原力護盾,上面那密密麻麻的紋路已在有如實質,顯然防御力非凡。
  
  倉促之際,千夜揚起崔源海所贈的原力槍,一槍轟出,巨大的后座力讓他的沖勢都為之一頓。原力槍槍口噴出一團碩大火球,狠狠轟在騎士的原力盾上。
  
  轟的一聲,重甲騎士也是退了一步,手中原力盾變得忽明忽暗,已在崩潰邊緣,但是承受了千夜全力一槍,這盾居然沒碎。
  
  千夜看得瞳孔微縮,心知這名騎士和魏破天一樣,都是專業防御。魏破天好歹還有些進攻招數,他看起來無論秘技、裝備還是天賦技能,都是放在了防御上。那面秘法號稱不破盾,雖然夸張了些,不過也真的沒被打破。
  
  騎士顯然也被千夜的攻擊力驚動了,看著自己手中閃爍不定的不破盾,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這時那團灰影也已起身,雖然看不到眼睛,卻可知在緊盯著千夜,無形的目光如銳刺,刺得千夜肌膚都在微微作痛。
  
  千夜心有忌憚,這兩人能力互補,一個精于刺殺,一個擅于防御,一起出動時,威力倍增。千夜估計,他們都是在十二級左右,但是能力極端,非常難以對付。如果不出底牌,恐怕沒有機會把他們留下來。但是當著其它人的面,千夜又不想暴露太多實力,畢竟大戰才剛剛揭開帷幕,對千夜來說也不是國仇家恨之戰,只是當個傭兵賺錢而已。
  
  對面的兩個詭異殺手似也顧忌著千夜的難纏,沒有繼續進逼。而另一端的戰局還在絞著,灰影開槍時千夜正好撲擊而來,那一槍就落了個空。
  
  兩個殺手互望一眼,緩緩后退,同時向千夜身后指了指。千夜明白他們的意思,點了點頭,也向后退。雙方轉眼間拉開了距離,各自隱匿。
  
  戰場上此刻傷亡慘重,但是傷的都是些戰士,雙方強者只有些輕傷。他們也察覺了這邊的變化,都無心再戰,默契地逐漸停手,帶著還活著的人離開戰場。至于尸體和走不了的重傷者,都被拋在了原處。
  
  千夜在遠方看著,心中頗為沉重。若在帝國,軍中傳統是盡可能搶回同僚的尸骨。而在永夜,因為家族血裔的關系,一個個部落也對族人的尸骨相當看重。可是在這里,尤其是現在,即沒有多余戰力搬運尸體,也沒有足夠手段壓下尸體的味道。這樣帶著尸骸上路,很容易被半途截殺。
  
  千夜靜靜站著,收斂了氣息的他有如荒漠中的一塊石頭。
  
  遠方地平線上出現了一些影子,快速接近。隊伍中一名狼人仰起頭,聞了聞風中的味道,回頭低吼了一聲,就加速向戰場跑來。他身后的人卻放緩腳步,組成戰斗隊形,謹慎接近。
  
  這支隊伍身上都有狼王徽記,大約百余人,竟有三名子爵,顯然是一個精銳獵殺隊伍。先趕到戰場的狼人看著滿地尸體,向周圍望了望,揮手向左右一指,就各有幾名狼人向遠方奔去,前出警戒。
  
  那名狼人在戰場中快速走了一圈,不時聞聞味道,翻找著什么。片刻之后,他發出一聲低覺的咆哮,隨即就有數十人走了過來,每人背起一具甚至是幾具尸體,然后快速離去。那名狼人親自帶領十余名精銳戰士在周圍警戒。
  
  若是在迷霧森林,這樣一支隊伍千夜也就吃下了。但是現在周圍雖有起伏,整體仍是十分空曠。要知道周圍還隱藏著灰影那樣的殺手,一旦被纏住,可就危險了。
  
  ps: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