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74 秘庫

這支隊伍的動向很詭異,戰場已經被打掃過,雙方的尸體上都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但是他們依然不辭辛苦地把尸體全部運走。看前進的方向是打算撤退了,難道辛辛苦苦跑這么一趟,就是為了弄點尸體?
  
  千夜有些想要跟上去看看的想法,不過夜瞳和朱姬還在臨港城內。雖然她們完全有自保的能力,但是千夜還是不愿意遠離,以免帝國的事情再發生一次。
  
  中立之地異常詭異,還在帝國時,許多獨一無二的資源就是來自中立之地。在這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到處都有未知的風險。現在戰場上形勢逐漸嚴峻,強者正在迅速增加,而且還有許多千夜從來沒見到過的詭異能力。
  
  千夜不打算冒險,至少不打算為了這場戰爭而冒險。所以他放棄跟蹤,想要選擇一個好點的伏擊陣地,看看會不會有什么獵物送上門來。
  
  千夜選擇了一塊有些突兀的巖石,就在它旁邊的淺坑里潛伏下來,作好了偽裝。這塊巖石很是醒目,看到它的第一反應就是掃一眼,然后才去觀察周圍。這第一眼往往就不會看得很仔細,千夜就是利用這個心理誤區。處于完全偽裝狀態,神將之下,已經很少有人能夠覺察千夜的行蹤。
  
  千夜并沒有等多久,一名全身藏在披風內的身影就出現在地平線上。他行動極快,動作之間節奏分明,即使在謹慎行走時也有一種優雅風度。這是血族的典型特征,不過和夜瞳相處久了,看慣了真正上位血族的大氣和優雅,千夜總覺得他的動作有些做作。
  
  對付血族是千夜的特長。這名血族對千夜的存在一無所覺,徑自從他面前走過。千夜將一顆注入了血氣的原力彈壓入雙生花槍膛,一槍轟中那名血族的大腿。
  
  兩人相距還不到百米,雙生花等級較低,射擊時原力波動很小,所以那名血族措手不及,被一槍轟中。
  
  對于一名一等子爵,這不過是皮肉小傷,但是被偷襲使得他又驚又怒,拔出武器,盯住了千夜。他手中的武器十分奇特,似是巨劍,劍鋒上布滿了鋸齒,和他刻意保持的優雅風格完全不一樣。而在劍脊上,則鑲著一根粗大的槍管,劍柄即是握把,也有槍機,居然是一把槍劍結合的武器。
  
  那名血族盯著千夜,特別是看到雙生花時,眼中更是不屑,用詠嘆調般的奇異聲音說:“你居然敢偷襲勇敢且智慧的羅伯特一等子爵,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膽量、愚蠢以及運氣。這樣一把槍,還是大陸制品,居然也能夠傷到我,實在是讓人意外。”
  
  雙生花一看就是大陸制品,做工精湛,造型古樸,象藝術品更多于實用武器。它本身等級并不高,但是經過安度亞之手改造后,在中立之地并沒有降低威力。這就相當于使它的實際威力提升了一級。千夜之所以用血腥曼陀羅打這一槍,就是知道能夠讓他受傷。
  
  羅伯特看起來很喜歡說話,尤其是在弱小敵人面前發表勝利宣言。他并不急于對付千夜,而是用獨特的傲慢聲音道:“匍匐在我面前,哀求并贊美我,我會考慮讓你死的痛快點。你還有一個機會,如果能夠寫出足夠華麗的詩篇來贊美我,歌頌我,那說不定我會讓你活著”
  
  話說到一半,他突然臉色大變,猛地捂住胸口,雙膝跪地。
  
  “我,我這是怎么了?”羅伯特又驚又怒。
  
  “你才發覺不對嗎?”千夜的聲音中帶著淡淡的譏諷。
  
  “你在原力彈中下了毒?不過,有什么毒藥能夠讓身為貴族的我難過成這樣?”
  
  血族對毒素的抵抗力本來就很強,整個永夜世界中或許僅次于蛛魔。不過對于血族而言,千夜的血氣就是劇毒。
  
  羅伯特終于發覺自己無論如何都壓制不住身體內那團如烈火般的血氣,驚懼之下,掙扎向千夜爬去,叫道:“饒,饒了我!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一個能夠讓你成為中立之地王者的秘密!”
  
  千夜失笑,說:“有這樣的秘密,你為什么不自己去當這個王?”
  
  “我沒有天賦!”
  
  千夜在羅伯特面前蹲下,道:“說吧,你的身份,還有你來這里的目的,以及那些可能會讓我有興趣的事。如果讓我感覺到你在說謊,那么你清楚那會是什么下場。”
  
  “我說,我說!但是你要饒了我!我,我是月光白魔鬼的人,隸屬于暗殺者第十三小隊。對了,這個給你,你一定要放過我!”
  
  羅伯特手忙腳亂地取出一個信封,遞給了千夜。信封內有一張折好的紙,是幅手繪的地圖,相當精美,在兩個地方都有醒目的標記。
  
  “這是什么?藏寶圖嗎?”千夜冷笑。
  
  藏寶圖這種東西,也就騙騙無知少年。別說里面會不會真的寶物,就算是有,光知道寶藏的地點有什么用?黑翼君王的寶藏內,還有安度亞遺留的一點意志,在留下傳承后,又將千夜送到千里之外,以防追殺。如果有人誤闖進藏寶地,那么等待他的就不是虛空閃爍,很可能變成原初之槍。
  
  而且千夜也不覺得,這個品味很有問題的羅伯特能夠找到什么樣的寶藏。
  
  羅伯特一顫,說:“這幅地圖上標注的,是月光白魔鬼的兩個秘庫,都是一級的秘庫。我是在追捕一個叛逃者時得到的情報,不過我沒有能力去取。只要你把這幅地圖獻給蛛帝或者是狼王,哪怕是蘇定乾,都會有巨額賞賜。”
  
  這樣才有點道理,千夜暗自點頭。只不過搶月光白魔鬼秘庫這種事,千夜也只是想想而已。一旦事情敗露,就會引來永無何止的追殺。
  
  “你到這里來干什么?”
  
  羅伯特答得飛快。他的任務也是搜集情報,并且順帶獵殺臨港城的高手。作為月光白魔鬼的中堅力量,羅伯特其實實力相當可觀,身為一等子爵,手上有過多次斬殺同級強者的紀錄,甚至成功暗殺過伯爵。
  
  千夜自己就是血族伯爵,因此知道伯爵和子爵之間有著本質的差距,想要越級擊殺不是那么簡單。
  
  羅伯特甚至有信心在城衛軍兩個副統領手下逃生,只要不是遇到統領和蘇定乾,他就不覺得自己會有危險。只是沒想到遇到了千夜,而且被血氣入體,所以一身本領根本沒有發揮的余地。
  
  千夜反復盤問,也問不出更多的東西了。以羅伯特的地位,也不會知道真正的秘密。
  
  隨后千夜又把他從上到下搜了一遍,發現他的身家倒是不菲,比永夜那邊的血族子爵還要富裕些。看來殺手這行干得很是滋潤。
  
  在一堆珠寶中,一個精美的漆盒引起千夜注意。從盒子里透出一種古怪的味道,千夜覺得自己好象在哪里聞到過。
  
  千夜一把扭斷鎖扣,打開一看,臉色當即一變,隨即轉為冰冷。
  
  漆盒內,放著一只人族少女的腳。它的線條相當纖細優美,顯然生前的主人也是個美麗的人。只是現在,它放在盒子里,變成了收藏品。在腳踝的斷口上,千夜還看到了齒痕。
  
  “這是血宴的食物?”
  
  羅伯特一驚,說:“你也知道血宴?這次宴會規格相當之高,主菜的精美更是前所未有。我要出任務,不能留下來參加整個宴會,所以就帶了一點點心出來。這個點心很精美,我都舍不得享用。大人,您不會對這個也感興趣吧?”
  
  在羅伯特看來,千夜也是血族,而且血脈力量極為強大。中立之地的血族中喜歡血宴的不多,但也不是非常罕見。如果千夜也喜歡血宴,那他活命的機會就大了。
  
  “我對你有興趣。”千夜冰冷地道,同時手中的吸血刃刺透了羅伯特的血核。
  
  “大人,你”羅伯特萬萬沒想到是這個結果。他聲音變得空洞,整個人也干癟下去。在精血被吸血刃奪走之后,他再也壓制不住千夜的血氣,身體內部徹底腐爛。
  
  千夜哼了一聲,將‘點心盒’扔到一旁,再度檢視了一下羅伯特的物品。除了價值幾萬的財物之外,羅伯特身上最有價值的就是那把劍槍了。
  
  然后千夜迅速離開了原地,選擇下一處戰場。
  
  在潛行中,千夜總覺得情勢有些詭異。無論水晶蜘蛛的偵察小隊,狼王的獵殺部隊還是羅伯特,都似乎另有目的,不象是在打一場單純的戰爭。而蘇定乾對千夜的熱情也過了頭,以千夜在帝國時的名望,還差不多。
  
  此刻臨港城依舊城門大開,并不禁絕來往人群。臨港城的城墻有和沒有沒什么區別,也就談不上什么城防。城防更多是維持秩序的意義。
  
  城外原野上響起引擎的轟鳴,一支車隊正飛速駛來,揚起的沙塵足有幾十米高。城門處的守衛遠遠望見車隊上的徽記,神色由緊張轉為驚喜,叫道:“是二公子回來了!快去通知隊長!”
  
  ps:明日加更。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