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6 夢魘

蘇越遠勉強擠出笑容,說:“趙將軍肯為臨港城出戰,實是城中百姓的福份,也是蘇家之福。”
  
  說到千夜,夜瞳淺淺一笑,說:“他啊,就知道打打殺殺的。”
  
  “是吧,不過中立之地動蕩不安,到處都有危險。只有強者,才能護得住家人周全。”蘇越遠覺得自己都不會說話了,內容空洞無物。
  
  “如蘇城主那樣的人物,才能叫作強者。”夜瞳說這話的時候,讓人覺得理所當然如此,并不是刻意恭維。
  
  蘇越遠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只有蘇定乾這種-級別,才會在她心中留下痕跡。
  
  兩人又聊了幾句,蘇越遠就起身告辭,離開院落的時候,簡直如同逃離。
  
  迎面劉道明匆匆趕來,步履如飛,顯然十分焦急。看到蘇越遠從院里出來,他不禁一怔,問道:“出來了?”
  
  “當然出來了。”蘇越遠腦子還有些迷糊,還回頭看了一眼,確認院門就在自己身后。
  
  “這個,沒發生什么吧?”劉道明又問,面色凝重。
  
  此刻正在戰時,千夜又是蘇定乾極為看重的人。一旦他在外出戰,家里卻出了事,而且還和城主府有關,那么外來強者勢必嘩然,再無人肯為蘇家效力。
  
  這些自由身的強者以戰斗為生,卻不存在效忠于誰的問題,把他們推了出去,戰場上就會在對面陣營見到他們。蘇定乾大力拉攏自由強者,也是出于這個考慮,多拉攏一個,也就相當于少了個敵人,一進一出,可不是小事。
  
  見劉道明問得緊張,蘇越遠還有些莫名其妙,道:“說了幾句話就出來了,能有什么事?”
  
  “沒事就好。”劉道明松了口氣。沒有再問蘇越遠為何要到千夜宅院里的事。
  
  蘇越遠離開后,夜瞳安靜地坐在院中,手中捧著本書,細細讀著,仿佛這本書如果永遠都翻不完,她就能一直讀下去。這個樣子,和在帝國時差不多。
  
  房間里,小朱姬打了個呵欠,終于從沉睡中醒來。她剛剛睡醒,眼神還迷茫著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什么,驟然坐起,頭發都立了起來!
  
  剎那間,她翻身躍起,四肢著地,身體緊貼地面,擺出臨戰的姿態。在她小小的心靈中,感覺到冥冥中似乎張開了一雙巨大的眼睛,正注視著她。那個存在無比高遠,帶著亙古的恐怖氣息,只是淡漠地看過來一眼,就讓朱姬幾乎有無法動彈的感覺。
  
  小朱姬此刻一半靠理智,一半靠本能行事。正是源自本能的恐懼,令她有竭力想要逃走的沖動。
  
  這時夜瞳抬起頭,淡淡地說:“醒了?”
  
  聲音一起,小朱姬才如在噩夢中驚醒,回到了現實世界。她啊的叫了一聲,從床上跳下,想要撲到夜瞳的懷里去。可是剛一落地,她的雙腳就是一軟,頓時摔倒,滾了好幾圈,一時爬不起來。
  
  以小朱姬的身體強度,別說從床上摔下,就是從百米懸崖上掉下來也不會有事,怎么會一摔就爬不起來?
  
  “怎么了?”
  
  “沒有力氣了。”小家伙苦著臉道。剛剛和虛空中那雙眼睛僅僅對視剎那,就耗盡了她全部體力。
  
  夜瞳嘆了口氣,似是無奈她的調皮,起身走到朱姬身邊,將她提了起來,說:“現在可以了吧?”
  
  朱姬站得搖搖晃晃,隨時都有可能摔倒。她抓著夜瞳的衣襟,說:“我好像好像做噩夢了。”
  
  夜瞳在她面前蹲下,問:“哦?這是你第一次作夢吧?作什么夢了,說來聽聽?”
  
  朱姬想了想,說:“忘了。”
  
  “再想想?”
  
  小家伙努力回想,可是想了半天,還是苦著臉,說:“真的忘了。”
  
  “好吧。”夜瞳起身。不過朱姬拉住了她,說:“餓了。”
  
  朱姬前一天剛剛吃飽。她現在已經過了天天要吃的時候,一頓吃飽后往往要隔上幾天,把食物中所有精華能量消化吸收,才吃下一頓。現在突然說餓,說明身體內儲存的大半能量都消失了。
  
  夜瞳無奈地嘆了口氣,起身走向廚房。小朱姬歡呼一聲,緊緊跟在她身后。廚房里堆放著大塊的兇獸肉,品質相當高級。這里面有千夜出戰前購買的,更多則是來自原本海邊小屋的存貨。
  
  按照小朱姬的吃法,每天光是伙食費用就要幾百金幣,一個月下來怎么著都要吃掉上萬金幣的食物。正常年景下,光是她自己,就能夠吃掉遠征軍一個師的軍費。這個小家伙,可真不是一般人養得起的。
  
  蘇越遠回到居處,一看到安靜坐著的青月,忽然如夢初醒,張口結舌。剛剛發生的一切,宛若在夢中一樣。現在回想,自己的行為都是如此古怪,完全不象自己。
  
  “蘇公子,可是有事?你現在的臉色很不好看。”青月問。
  
  “不不,沒事,我很好,很好!你先休息,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一下。”蘇越遠答道,然后又逃了出去。
  
  看著他的背影,青月眼中閃過一道不為人察知的陰郁。
  
  荒野中,千夜又擒下一支水晶蜘蛛的偵察分隊。這次他并沒有下手拷問,而是暴起突襲,頃刻間就結束了戰斗,然后連戰場都不清理就揚長而去,倒似是在躲著什么一樣。
  
  當千夜走后,在遠方,空中突然出現了一抹深灰色的影子,那名詭異殺手現身,專精防御的騎士在從無到有地出現。兩人看著千夜遠去的方向,一時無語。
  
  “怎么樣?”騎士問。
  
  “還能怎么樣?他從來沒有在同一個地方停留三秒以上。這個距離,就算我瞄準了他,也射不中。所以根本就沒有機會。”灰影殺手的聲音非常奇異,聲音不斷扭曲,音調也忽高忽低,讓人聽了說不出的難受。
  
  騎士緩緩地說:“他應該發現我們了。”
  
  “不一定,更象是專業的謹慎。他本身一定是個非常不錯的狙擊手,只有狙擊手才知道如何防止別人狙殺。”
  
  “你覺得,我不知道我們在跟蹤他?”
  
  灰影很淡定地說:“他應該不知道。如果真的知道,他不會襲擊這支偵察部隊。在襲擊過程中哪怕是出一點意外,就會給我出手的機會。你應該知道,我如果出手,他最多只有一半的機會避過。”
  
  騎士沉吟不語。
  
  灰影冷笑,說:“就算正面沖突,不是還有你在嗎?他攻不破你的防御,只要你粘住他,我就有把握殺掉他。”
  
  騎士對自己的防御力很有信心,點了點頭,說:“那好,我們繼續追蹤。不過你出手的時候,最好傷而不死。這個人很敏銳,說不定是個很好的新人人選。”
  
  “你什么都好,就是有一點,在你心里,組織簡直比天都重要!”
  
  “組織是那位大人的心血!”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爭。到時我下手留情就是。”
  
  兩人再度隱入虛空,向著千夜所在的方向追了下去。
  
  千夜又出手突襲了一支偵察部隊,但是這一次卻沒有那么順利。這支不大的隊伍居然是由一名子爵帶隊。這頭蛛魔子爵是罕見的原生型子爵,也就是沒有長出類人的上半身,完全就是一頭大蜘蛛。他把自己偽裝成一頭仆蛛,直到千夜殺入隊伍,才暴起傷人,一對鋒利如刀的節足狠狠插向千夜的后背。千夜急忙閃避,卻沒能完全避開,被劃到了后背。
  
  千夜悶哼一聲,回身就是一槍。七級槍的巨大威力將蛛魔子爵轟得倒飛出去,兩根節足脫離身體,遠遠飛出,插在地上。不過千夜也似受傷,沒有繼續追殺,而是轉身就逃,迅速離開了戰場。
  
  蛛魔子爵掙扎著爬了起來,叫來屬下,草草處理了一下傷勢。這種傷勢對它來說并不致命,但讓戰力打了個折扣。他望著千夜離開的方向,眼中閃過恐懼。
  
  崔源海的那把槍有著這樣那樣的缺點,惟獨不缺威力。一槍轟中的感覺,就象是中了一炮,連素來兇悍的蛛魔子爵都有了畏懼。
  
  蛛魔子爵想了想,就下令撤退。作為核心戰力的他受傷后,這支部隊的戰力就少了一半,在這一時刻,可是極為危險的。它又偽裝成一只受傷的仆蛛,混在隊伍中,向遠方退走。
  
  平安無事地走出十余公里,蛛魔子爵剛剛感覺安全一些,有所松懈。一顆纏繞著深灰色光芒的原力彈悄然飛來,鉆入它的身體,準確地擊碎了它的魔樞。
  
  蛛魔子爵瞬間全力無力,而隊伍中其它戰士仍是一無所覺,直到他轟然倒地,這才驚覺。
  
  騎士宛如幽靈般出現,手中依舊是那面不破盾。當這面原力重盾揮舞開的時候,鋒銳的邊緣就讓它變成了恐怖的利器,沒有哪個人能夠擋得住它的切割,剎那間血肉橫飛,整個水晶蜘蛛的偵察隊全部覆沒。
  
  面對驕人戰績,騎士卻沒有開心表示。灰影在他身邊出現,說:“沒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們也跟丟了,不是嗎?”
  
  騎士輕輕拍了拍雙手,想把并不存在的血跡污穢甩掉。重甲手套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灰影忍不住叫道:“住手!別弄出這么惡心的聲音!跟丟了又不是我的錯,那是你的責任好不好!”
  
  騎士一言不發,繞著戰場走了一圈,不破盾蕩起層層光輝,將還沒有死透的人再度分尸。
  
  灰影似乎妥協,說:“好了,不要再計較這個問題了。預定的時間快要到了,我們最好趕緊離開這個見鬼的地方。我可不想和那些東西撞上。”
  
  騎士終于被說服,和灰影一起,向著遠方而去。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