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81 應該是她的

這些鐵甲武士身上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戰利品,甚至連點私人物品都沒有,所以千夜看都不看尸體一眼,立刻閃入旁邊的廢墟,就此消失。
  
  此刻臨港城內處處火光,槍炮聲連綿不斷。在鐵甲武士全部突入城區后,對方的浮空船終于動了,在城下投下數以萬計的軍隊,狠狠殺入臨港城。
  
  然而,在帝國足以決定戰局的一支部隊,投入戰場后并沒有改變局勢,反而使局面變得膠著。臨港城內現在還有大量平民,但是在獲得分發武器后,所有平民都變成了戰士,而且還是合格的戰士。他們對付鐵甲武士沒什么好辦法,但是后面投入戰場的普通部隊,卻正中他們的下懷。
  
  千夜宛若幽靈,在城內四處游走,不斷收割著鐵甲武士的生命。在這復雜環境中,千夜攻擊下腹的戰法幾近無解,一個又一個鐵甲武士接連不斷的倒下。
  
  在轟倒一頭鐵甲武士后,千夜習慣性地去取彈藥。但是手伸出來時,里面卻是空空如也。直到這時,他才發現,老頭臨走前留下來的五十發子彈竟然都打空了。這批子彈借鑒了火藥武器的部分特點,以火藥驅動,以原力傷敵。這樣做的好處就是開槍時消耗的原力格外的少,而威力卻不降低。否則的話,以千夜目前原力,也負擔不起七級槍連開五十槍的消耗。
  
  千夜嘆了口氣,將滾燙的原力槍收進安度亞的空間,拔出東岳,繼續搜尋鐵甲武士。
  
  城內的鐵甲武士實在太多,在千夜感知范圍內就足足有七八只。千夜大步向前,連續撞穿兩堵墻壁,剛好出現在一只鐵甲武士的身后,然后運起東岳,一劍橫削,立刻將那鐵甲武士的兩條后腿斬了下來。
  
  那頭鐵甲武士大聲咆哮,竟靠前腿拖動身體,轉身尋找千夜。千夜暗自搖頭,這樣的敵人實在難纏,除了腹部外,似乎沒什么弱點,無論哪里受傷都依然能夠戰斗,生命頑強得已經不正常了。
  
  千夜又運東岳一斬,將這頭鐵甲武士腰斬,這才算徹底殺死了他。
  
  此時千夜想起被自己領域一次壓垮的眾多鐵甲武士,心中一動,出現在一頭鐵甲武士旁邊,剎那間繞身一周,已將它四根象腿全部斬斷。那鐵甲武士身軀落地,無論怎樣嘶吼,也無法挪動分毫。鮮血很快就在他身下匯成一灘,看來活不了多久了。
  
  有了切實戰法,千夜即游走如風,東岳過去,一個個鐵甲武士轟然倒地,徒然掙扎。
  
  片刻之間,就有數十名鐵甲武士在千夜面前倒下。算來開戰至今,少說也有百余名鐵甲武士因千夜而死。
  
  千夜并不打算就此收手,跟著另一頭鐵甲武士繞過街角。他剛想撲上斬腿,忽然心生警兆,向旁邊一個翻滾,閃到了旁邊。
  
  在長街另一端,立著一個奇異的少女。她一身重甲,關節處居然有輔助出力裝置,身后則背著一個碩大的金屬背包,不時從里面排出團團蒸汽。
  
  她生得清秀,手中卻提著一支大得驚人的多管火神炮,那奇異的外型一看就知道是特殊型號。這么大小的火神炮,往往是安在浮空艇上,用以對地面壓制,甚至可以直接用在空戰上。可是現在,它就被少女提在手里,對準了鐵甲武士,炮管開始飛速旋轉。
  
  千夜暗叫不好,身體微微發力,就擠穿了墻壁,躲到了屋里。果然,火神炮開始嘶吼,道道火流劃過長街,狠狠抽在鐵甲武士身上,無比壯觀。鐵甲武士再怎么皮糙肉厚,也架不住大口徑火神炮的轟擊,轉眼間被轟得連連后腿。
  
  或許在它有限的智慧里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撤退,四足踏地,頂著火流也要沖鋒。恰是這樣,讓它吃足了火神炮的威力。那少女的射擊技術無比精湛,火流幾乎集成一束,全部轟在鐵甲武士身上,沒有一發射偏。
  
  整整轟擊了十秒,這名鐵甲武士胸甲頭盔全被轟爛,連臨死前的咆哮都發不出來,就仰天倒下。
  
  火神炮這才停止嘶吼。長街上頓時響起一陣歡呼,還有人高叫道:“第八頭!青月小姐威武!”
  
  還有人向著千夜躲藏的方向叫道:“那邊的朋友,不用藏了!怪物已經被干掉了。你過來和我們一起吧,保護青月小姐去殺第九頭怪物。”
  
  “對,反正你一個人也干不了什么。”有人應聲附和。
  
  千夜頓時哭笑不得,他只是收斂氣息,沒有隱匿身形,反正鐵甲武士的視角非常有限。可是沒想到對面人多眼雜,就有人恰好看到了他。
  
  只是,保護那個什么青月去獵殺鐵甲武士?
  
  其實開戰到現在,時間并沒有過去多久。能夠干掉九頭鐵甲武士也算是相當驚人的速度了。但是死在千夜手底下的鐵甲武士,別說九頭,恐怕一百零九頭都有了。要是跟著青月,那臨港城大概就真的守不住了。
  
  千夜索性不準備露面了,反正諒這些家伙也找不到自己。就算有人找得到,想來也不敢單獨行動。這些家伙如果有膽,早就自己找鐵甲武士去了,何必在這扎堆‘保護’青月?
  
  就在這時,人群中一片驚呼,另一頭鐵甲武士沖了出來。
  
  青月臉色也有些難看,她手中的火神炮炮管滾燙,恐怕打不了一百發就會過熱停機。可是沒有三四百發集射,根本殺不了鐵甲武士。看來只有依靠身邊跟著的這些傭兵冒險者攔阻對手,爭取點時間了。
  
  見青月目光望來,這十來號人非但無人向前,反而個個往后縮。沒人愿意和這種防厚命長、無畏無痛的對手拼命。
  
  就在這時,一道青色光芒劃破長空,轟在鐵甲武士的后頸處。鐵甲武士的頭顱頓時高高飛起!
  
  清澈透亮的槍聲這時才從遠處傳來。
  
  鐵甲武士無頭的尸體晃了晃,居然沒有繼續掙扎,就此倒下,再也不動了。看著鐵甲武士的尸體,眾人都是有些恍惚。他們費了好大陣仗,辛辛苦苦才能干掉的鐵甲武士,竟被人一槍干掉了?
  
  難道,是蘇定乾出手了?稍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不可能。可若不是神將,誰能如此輕松地一槍干掉鐵甲武士?
  
  等眾人向槍聲響起的方向望去時,那里早已空無一人,射手已不知去向。
  
  青月也在看著那個方向,暗自咬牙,“該死的,要不是在這個見鬼的地方,我怎么會出這種丑?”她的聲音極輕,又是在嘈雜戰場,沒有任何人聽見。
  
  千夜起先也是一驚,然后盯在鐵甲武士后頸處,暗自想到:“原來這里才是破綻!”
  
  說起來他也算仔細肢解了好幾個鐵甲武士,可硬是沒有找到這東西的要害在哪個地方。哪些臟器看起來都長得稀奇古怪,怎么知道哪個更重要一點?最后千夜沒有辦法,才想出了攻擊肚皮和切腿的方法。
  
  可是這兩種方法用過之后,鐵甲武士還得掙扎好一陣才死,哪比得上這神秘射手驚艷一槍,干脆利落地就干掉了一頭?
  
  些許細節中,足以看出許多東西。當那一槍轟來時,就連千夜也只是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可以分辨出是個女人。還沒等他細看,身影已然消失。這種技術的狙擊手,已經遠超艾登。
  
  幸好她是自己這一邊的人。
  
  千夜重提東岳,從房屋中出來,感知了一下周圍鐵甲武士的分布,立刻選擇背對自己的一頭,筆直沖了過去。
  
  在撞破三層墻壁后,千夜沖入街道,如愿看到那頭鐵甲武士剛剛從面前過去,碩大的屁股正對著自己。不過千夜沒有立刻動手,而是望向長街的另一方。
  
  青月從街角沖出,一個急剎,在地面上滑出數米才穩穩停住。當她停下時,火神炮的炮口剛好對準了這頭鐵甲武士,槍口開始旋轉。她也看到了千夜,驚詫之余,立刻以嚴厲眼神示意千夜讓開。
  
  獵物就在眼前,千夜哪里肯讓?等她手中火神炮炮管加速到能夠開火的這點時間,千夜早就把鐵甲武士的四腿切下,揚長而去了。至于青月是不是愿意對著一個重殘的目標下手,那就不是千夜關心的事了。
  
  此刻東岳已揚起,原力正激蕩,萬事俱備,一劍揮出,千夜就要叫鐵甲武士少兩條后腿。
  
  然而異變突生,千夜眼角余光中亮起一抹青光!這青光是如此熟悉,讓千夜血核就是猛地一跳!
  
  一顆狙擊彈自天外飛來,正好命中鐵甲武士后頸要害,一顆戴著鐵盔的頭顱高高飛起。
  
  千夜收勢不住,東岳仍是揮過,切斷了鐵甲武士的后腿。可是這已經沒有用了,可以說,在狙擊彈離膛的剎那,鐵甲武士就已經死了。
  
  千夜轉頭,向狙擊彈飛來的方向望去,卻只看見一個翩翩而去的背影。她竟是一槍發出,就已轉身,根本看都不看結果。
  
  見她背影遠去,千夜放下心底的淡淡悵然,一躍而起,跳入相隔的街道。
  
  這時青月手中的火神炮才達到可以開火的轉速。這點平時看起來不長的時間,卻已有兩波對手在她面前上演了爭奪獵物的好戲。
  
  關鍵是,這獵物本來是她的,本來就應該是她的。
  
  ps:祝我生日快樂。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