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82 意外損失

青月咬牙,扣死了扳機,火神炮拼命轟鳴,用金屬火流將鐵甲武士的尸體撕得粉碎。這完全是泄憤式的攻擊,根本就是在浪費彈藥,可要是不這么做的話,她心中怒火完全無法發泄。
  
  千夜本能地躲到一堵斷墻后,隱藏了自己。此刻他的心思不在激烈的戰局上,而是在想著那神秘的女人。她每次出現都極為短暫,身影也是十分模糊,如果不是千夜目力驚人,根本無法發現她的存在。
  
  她的背影讓千夜有一點熟悉感覺,但大部分是陌生。她給千夜的感覺,在表面的平靜之下,骨子里卻是傲視眾生的淡漠。看著那道身影,會恍惚感覺是在看著另一個世界的強大生命。
  
  在臨港城中,何時出現了這樣一名強大的女性強者?在起初,千夜本能的想到了夜瞳,但旋即否定。她和夜瞳的氣質完全不同,而且那手出神如化,簡直可稱神跡的狙殺技術也遠在夜瞳之上,甚至可以說,能夠碾壓千夜平生所見的任何人。即使是趙君度也達不到這種境界。
  
  不管怎么說,她肯站在自己這一邊就是最好的消息。千夜拋開雜念,目光鎖定了不遠處的鐵甲武士。
  
  這頭鐵甲武士周圍倒著十幾具城衛軍的尸體,沒有戰士的牽制,它的目標就變成了周圍的平民。他在街區中橫沖直撞,那些脆弱的建筑在他龐大的身軀前紛紛破碎,隱藏在房間中的平民們失去了藏身之所,暴露在他的目光下。
  
  這頭鐵甲武士發出嗜血的咆哮,戰斧飛舞,將平民一個個切碎。它似乎對殺戮有著格外的喜好,即使人已經死了,也要再切幾下。
  
  千夜臉色陰沉,這些怪物在脫離了戰斗之后,才顯露出殺戮本性。如果讓他們在城內肆虐,那么可想而知,臨港城失守后城內那些人族的命運。三大勢力既然啟動了這樣的戰爭兵器,那就是根本沒有打算接收臨港城的平民。這和中立之地通常的戰爭可不一樣。
  
  千夜身形一閃,已經站上了鐵甲武士的背部,東岳刺入他的后頸要害,直至沒柄。鐵甲武士簡短地發出一聲號叫,就轟然倒下,這次沒有掙扎。
  
  這一次,千夜不打算留手了。
  
  就在這時,夜空中響起蘇定乾的清朗聲音:“諸位,此役事關臨港城存亡,對手沒有打算給留守的百姓活路。請諸位與我協力死戰,若是守得住臨港城,那么蘇某必不吝封賞,愿意傾盡寶庫,以酬各位戰功!”
  
  此言一出,臨港城內在各處戰斗的強者有不少就紅了眼睛。蘇定乾是一城之主,幾十年積蓄何等豐厚,就算漏出一點,也夠讓這些強者再晉升一級,何況是要頃盡寶庫?身為神將,這種公開許下的承諾,蘇定乾是怎么都不會反悔的。
  
  千夜也是心中一動,食夢蟲是他志在必得之物。而蘇定乾肯拿出來,說明這還不是他寶庫中最珍貴之物。地出產里,說不定就有比食夢蟲更有效的修補靈魂之物。
  
  盡管知道此戰兇險,可是為了食夢蟲,以及修補靈魂寶物,千夜也決定放手一戰。
  
  如千夜這般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數,可以說每個自由強者都有幾樣久求不得的東西,大多數更是已經修煉到了瓶頸,需要更多資源、更多寶物,才能在強者之路上再進一步。而這種資源,也只能在神將的收藏中去尋找。
  
  所以明知兇險,許多自由強者卻也都不再保留實力,放手血戰。
  
  一小隊城衛軍戰士匆匆從街口沖出,被千夜攔下。
  
  “跟我來。”千夜揮手向側方一指,就當先沖了出去。那隊城衛軍戰士稍一猶豫,就立刻跟上。在混戰當中,能夠依附在強者身邊,自然是最好。
  
  穿過一片街區,千夜面前就出現了兩頭鐵甲武士。他毫不停留地撲上,東岳如電突刺,已將兩頭鐵甲武士斬倒。后方的城衛軍戰士一擁而上,在千夜指點下,用長槍刺入東岳斬出來的傷口,徹底覆滅了鐵甲武士的生機。
  
  千夜一路奔襲,沿途收攏了不少離散的城衛軍戰士,身后轉眼之間匯聚起上百人的隊伍。這時再對上鐵甲武士,千夜往往一劍重創,讓它失去反抗能力,然后交給身后的戰士們。
  
  鐵甲武士生命力再頑強,被連捅幾十矛之后,也只能變成尸體。
  
  這樣一來,千夜又省下不少原力。隨著他匯聚的戰士越來越多,漸漸變成左右這一片城區的力量。而有眾多追隨者保護側翼和打掃戰場,千夜殺敵更加高效。遇到敵人步兵,千夜則會交給身后戰士。只有遇上成建制的部隊,千夜才會出手將對方殺散,然后追殺潰兵就是城衛軍的任務。千夜自己,則是在戰場上不斷搜尋鐵甲武士。
  
  片刻功夫,又有數十頭鐵甲武士成了千夜劍下亡魂。
  
  遠方蛛帝的座艦上,面具人忽然站起,沉聲道:“傀儡武士的傷亡怎么這么大!?”
  
  在他面前,一名血族軍官伏在地上,剛剛匯報完最新的戰況。面具人一怒,無形威壓即刻落在他的身上,頓時將這名子爵壓得趴在地板上,全身骨骼都在喀喀作響,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
  
  僅僅憑借無形威壓就將一名血族子爵壓制得毫無反抗余力,指揮艙內所有蛛帝一系的大將眼中都泛起驚懼,對面具人的恐怖實力有了新的認識。
  
  見血族子爵說不出話,面具人才徐徐收了氣息。
  
  血族子爵根本不敢運血氣恢復傷勢,即刻道:“小人不敢說謊,但是,傀儡武士的聯系信號確實在大量消失。剛剛統計的結果,已經達到三百八十多名,而現在,現在”
  
  他沒有說下去,但話里意思很明白,那就是隔了這段時間,傀儡武士的傷亡肯定更多了。
  
  指揮艙內鴉雀無聲,站在這里的人誰都知道傀儡武士是月光白魔鬼的秘密武器,在攻城時他們的強大已經完全顯現。原本預計此戰最多損失兩百個傀儡武士,可是現在戰局才剛剛展開,離決定勝負還遠著呢,傀儡武士的損失就超過了預計的兩倍,這讓面具人的心情怎么好得起來?
  
  面具人似也知道震怒無用,又坐了下去,閉目不語,片刻之后才道:“狼王的人呢?該他們出動了。”
  
  一名狼人臉色一變,道:“大人,這和預先的計劃不符!您的傀儡武士還沒有深入城區,他們可是不分敵我的。這個時候派軍隊上去,傷亡怕是會非常大。”
  
  那些鐵甲武士除了同類不砍之外,只要見到活著的生命就會屠戮。所以在他們的陣列附近,沒有任何其它軍隊。普通的步兵戰士都由運輸艇輸送,等到這些殺戮機器深入城區后,才會進入臨港城。
  
  聽到狼人的話,面具人臉上的面具嘴角居然向上一彎,露出冷笑,緩緩地說:“老蜘蛛損失了一頭戰爭巨獸,我的傀儡武士也損失巨大。你們死點戰士又算什么?反正那些人族又不值錢,死了還可以拿來作肥料。”
  
  狼人將軍嘴唇動了動,還想要爭取一下。這時面具人轉過頭,目光透過面具落在了他身上,冷冷地道:“你們現在出動,我還可以不計較上的是人族還是狼人。要是你們一定要按原計劃行動,那么第二狼人軍團就不要閑著了,也給我進城去吧。”
  
  狼人將軍要說的話全被堵回到肚子里,只得俯身行禮,說:“我這就去安排攻城。”
  
  第二狼人軍團是狼王手下不多的精銳之一,里面主要軍官都是由狼人擔任,可以視為部落的兩大私軍之一。其余軍團死多少人,狼王都不心疼,惟有第一第二兩個狼人軍團一旦出現大的戰損,死傷的可都是狼王的族人。
  
  狼人軍團再怎么精銳,畢竟還是血肉之軀,一旦靠近了月光白魔鬼的傀儡武士,照樣會死傷慘重。所以盡管不情愿,那名狼人將軍還是走出指揮艙,發下號令。
  
  一直在臨港城外圍徘徊的重載浮空艇開始不斷降落,將數以萬計的戰士投放在戰場上。這些戰士如同潮水,一波波涌入臨港城。
  
  城中千夜突然感覺壓力增大,周圍不斷出現敵方戰士,源源不斷。好在周圍一帶的城衛軍以及武裝平民都被他聚集起來,形成可觀戰力,借助復雜地型形成了穩固防線。
  
  然而敵人的數量太多了,殺光一批還有一批,千夜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防線漸漸變得搖搖欲墜。幾次千夜都是親自出手,斬殺了對面領軍的軍官,這才穩住防線。
  
  就在千夜猶豫著要不要對這些普通戰士大開殺戒時,側方忽然一陣猛烈爆炸,樓房紛紛倒塌,一身動力戰甲的青月宛若殺神,從廢墟中沖出。
  
  千夜眼睛一亮,在這種戰場上,高胡人就是不折不扣的殺戮機器,對付大量炮灰再合適不過。
  
  “這邊!!”千夜叫道。
  
  青月也看到了千夜,以及他身后的防線,于是轉身沖了過來,叫道:“我后邊有麻煩,交給你了!”
  
  千夜一眼就看到了緊隨青月而來的十幾名鐵甲武士。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