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85 論功行賞

激戰至今,戰局已接近完全崩壞。城內處處都在燃燒著熊熊烈火,許多強者打出了火氣,都飛上了天空,在空中激斗。而地面,則是普通戰士在生死搏殺。兩頭戰爭巨獸已經到了城下,被劉道明死死拖住。可是誰都能看出,在兩頭攻城巨獸面前,劉道明也支持不了多久。
  
  斬殺騎士三人組,再消滅數以百計的鐵甲傀儡,千夜可說為戰局貢獻了至關重要的一環。否則以騎士三人的實力,完全可以正面抗衡侯爵級的強者。但是千夜畢竟沒有一已回天之力,無法對抗對面如潮水一般的軍隊,以及密密麻麻如蝗蟲般的強者。
  
  千夜果斷改變方向,向貴族區奔去。那里有蘇定乾座鎮,戰火一直沒有延燒到那里。不過眼下戰局,打到貴族()()()區是遲早的事,蘇定乾受對面神將牽制,實是難以出手。在這種情況下,千夜要回到夜瞳和朱姬身邊,不可能把她們的安危交到別人手里。
  
  但在小院外,千夜忽然感覺到院內似有一道陌生氣息。在這個戰火紛燃的時候,有誰會來造訪?難道有了意外?
  
  砰的一聲,千夜直接撞開院門,沖到院子里。
  
  小院中,夜瞳安靜坐著,借著燈光,正在看書。槍炮聲轟鳴不斷的環境下,也難為她還靜得下去,看得進去。
  
  看到夜瞳無恙,千夜心中一安,旋即四下張望,想要找出陌生氣息的來源。這倒不是他多疑,而是那縷氣息雖然若隱若現,但卻讓千夜心生凜然,體內血核都在微微震動,似是遇到了大敵。
  
  千夜現在已是古老血族的血脈力量,能夠被暗金血氣視為敵人,哪敢輕視?
  
  “你在找什么?”夜瞳放下書,問道。
  
  “我感覺,這里似乎有另外一道氣息。剛才有什么人來過嗎?”
  
  “沒有啊,就我和朱姬。小家伙在里面睡覺。”
  
  千夜也有些無語,這種情況下朱姬居然還睡得著。外面戰火已經燒到了天,院里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卻一個看書一個睡覺,日子過得輕松寫意。
  
  雖然夜瞳說過沒有人,不過千夜還是把小院里里外外找了個遍,最終一無所獲。那縷氣息更是消散得干干凈凈,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怕我藏男人?”夜瞳似笑非笑地道。
  
  “怎么會?”千夜連忙把感覺到陌生氣息的事情說了。
  
  夜瞳思索著,道:“按照族內典藉記載,每個血族血脈在鮮血長河中都有其位置,越是靠近源頭的第一滴血,威能就越是強大,也越會對下級血脈形成壓制。你的血脈力量,應該不在我之下,同樣是始祖級別。能夠讓你的血脈感到威脅,對方至少也得身具始祖血脈才行。不過整個血族的原生種就那么幾個,扣掉那幾個覺醒程度不夠的廢物,其實也就是我和愛德華了。”
  
  “會不會有其它的原生種存在?”
  
  夜瞳搖頭道:“不可能。每個原生種的出現,對整個血族來說都是大事。要穩固原生種的血脈,需要舉行好幾個儀式。其中就有呼喚鮮血長河的一項。只要這項儀式舉行,所有的原生種,以及公爵以上的大人物都會有所感應,所以不可能有不為人知的原生種。”
  
  這個解釋十分合理,只是這個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沒有絕對,千夜依舊對那縷氣息難以釋懷。不過現在不是糾纏這個的時候,他向遠方看了一眼,說:“收拾東西,把朱姬叫醒,我們準備撤退了。”
  
  “仗還沒打完吧?”
  
  “已經快了,結果無可更改,很快蘇定乾就會下令撤退了。”千夜道。
  
  話音剛落,臨港城上空就響起蘇定乾的聲音:“敵人勢大,今日我等暫時撤退。城衛軍開道,各位客卿隨行,本座親自斷后!道明兄,那兩頭畜生交給本座即可。”
  
  劉道明已陷入苦戰,聞言連攻數招,隨即飛入臨港城。有他加入戰局,臨港城內的敵人立刻被各個擊潰,城衛軍們漸漸又聚在一起,向西面突圍。
  
  各個自由強者也匯入進來,共同突圍。千夜和夜瞳也在其列,小朱姬伏在夜瞳背上,眼睛半睜半閉,時刻都可能睡過去。
  
  血戰一夜,攻城三方勢力也是損失慘重,此刻見守衛退避,也不愿窮追,出城幾里,就收兵返回。
  
  蘇定乾凝立空中,徐徐后退,單人只劍,為大軍斷后。見了這個陣勢,已方神將又未出面,自然沒有人會來送死。
  
  這一退就退了一天一夜,一直走到兩百公里外的另一座小城,才暫歇息休整。此次跟隨蘇定乾一同撤離的,只剩下千余名城衛軍戰士,至少都是二三級的戰士,否則跟不上退伍的步伐。至于上萬的平民,則只能留在臨港城,等候接下來的命運。一般而言,無論是誰占據了臨港城,都會把這些平民收為已用,不會隨意屠戮。想要收集地出產,都是瑣碎苦活,還要依靠大量的平民。
  
  休整之際,蘇定乾將所有自由強者和將領都召集到一起。
  
  等諸人到齊,蘇定乾清了清嗓子,道:“各位,臨港城一戰,敵人勢大,我們暫時撤退只是權宜之計,一時一地一城一池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有城衛軍效命,有各位相助,有我蘇某人在,奪回臨港城不過是早晚之事。”
  
  眾人聽得精神一振。千夜心中也暗自佩服,蘇定乾能屈能伸,臨港城一戰失敗,正是要收攬人心的時候,他立刻把自己的位置放到最后,自稱也從本座變成了蘇某人。哪個自由強者不是桀驁不馴之輩,見蘇定乾以神將之尊,姿態卻放得如此之低,立刻感覺面上大有光彩。
  
  蘇定乾又道:“敵人外強中干,看似兵勢浩大,實則矛盾重重。他們三家聯手,豈能長久?別的不說,蛛帝和狼王就是對頭,暗地沖突不斷。至于月光白魔鬼,各位都知道他們名聲如何,又有誰敢和他們真心合作?所以蘇某料定,用不了多久,他們必定分崩離析!”
  
  分析有理有據,令人信服。這時有個壯漢問道:“蘇城主,他們拼著這么大的損失也要拿下臨港城,究竟是為了什么?以在下看來,這得不償失啊!”
  
  這話就問得有些誅心了,千夜豎起耳朵,認真傾聽。以此戰損失,就是把臨港城占上三五年,以彌補不回來。那些鐵甲傀儡,一看就知道培養不易,卻折損了近千頭。說不定臨港城內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不然他們何以如此瘋狂?
  
  蘇定乾坦然道:“還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為了地?”
  
  “地出產年年都有,不夠損失的吧?”
  
  蘇定乾微微一笑,道:“在座各位,都是與蘇某一起生死戰斗過的,蘇某也就有話直說了。以我看來,蛛帝、面具和狼王,為的無非是地之血。”
  
  “地之血!”一片驚呼響起,可是許多人臉上都顯得迷茫。這地之血,聽起來就知道是了不得的寶物,可究竟有何功用,是何樣子,卻是誰都不知。
  
  眾人反應早就在蘇定乾意料之內,他輕撫短須,微笑道:“想來諸位也不知道地之血究竟是何物。就是地長什么樣子,也應該沒人知道。”
  
  “是啊,難道蘇城主見過地?不仿給我等詳細說說,也讓我等開開眼界!”眾人都是一片熱切。
  
  蘇定乾笑道:“這地之血的消息,其實就是蘇某放出去的。但是地究竟長什么樣,蘇某也是不知。”
  
  眾人皆是驚訝,“啊,蘇城主怎會不知?”
  
  蘇定乾嘆一口氣,道:“慚愧的很,蘇某前些年曾經嘗試到地底探尋地所在,可是地下實在兇險,以蘇某修為,還未接近地,就屢次遇險,當即知難而退,不敢再前進一步。這些年來,蘇某修為雖然小有進境,可是思及當年遭遇,卻仍是提不起勇氣,再去地底一行。”
  
  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以蘇定乾的實力,竟然連地的樣子都沒有見到。以在場眾人這點修為,就是數量再多一倍,到地下去也是有去無回。
  
  有人試探著問:“那以蘇大人所見,有誰都見到地本來面目?”
  
  蘇定乾沉吟一下,道:“非是天王不可!”
  
  哪怕是再貪婪的人,此刻也熄了不該有的心思。隨即就有人想到,蘇定乾放出地之血的消息,顯然不存好意。多半是打著將敵人誑去地處,借刀殺人的主意。問題在于,這是陽謀。就算知道兇險,但是那些修為到了瓶頸,前路已盡的神將公爵們,有幾人能夠抵御誘惑?
  
  或許蛛帝等另行備有手段,可是三個神將加在一起,也抵不了半個天王。他們進入地下,多半兇多吉少。
  
  此事論罷,蘇定乾又道:“臨港城之戰已了,各位居功至偉。當時蘇某曾說過,愿意傾盡庫藏以酬各位之功。來人,端上來!”
  
  就有數人抬了幾口大箱子到了房內,一一打開,頓時滿室珠光寶氣。里面有大量黑晶、血晶以及整箱的金幣,也有各種修煉物資,以及打造原力武具的珍稀材料。
  
  眾人都是識貨的,一看箱內東西就能大致判斷出價值,頓時眼睛都紅了。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