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87 處境維艱下

readx();南青城地處交通要道,許多來自東海之濱的物產要途經此地,因此商路就是此城的命脈,是以盡管形勢緊張,南青城依舊城門大開,接納四方商客。壹看書1kanshu南青城主距離神將還有一步之遙,是以不能象蘇定乾一樣令南青城真正自立。這位城主長袖善舞,在各方勢力中周旋,能有今日半**的地位,也算不易。
  
  千夜正欲向路人道謝,就此別過,忽見路口又轉出一隊戰士,匆匆向著城門而去。這隊戰士大約五十余人,身上是狼王軍團服色。他們并未出城,而是合力抬著一門城防炮,安放在城墻上新修的炮位內。
  
  千夜心中一動,問道:“不是說南青城只是名義上依附狼王嗎?怎么這里有狼王的軍隊?”
  
  “狼王在城里有支小部隊,只有幾百人,不過他們代表的是狼王。這里如果沒有狼王的人,那就得有蛛帝的人,還不是一樣?狼王怎么說也是我們人族自己的勢力。”路人有些自嘲地道。
  
  千夜點頭,狼王是張不周的屬下,說起來也算是為人族效力。
  
  這時不遠處突然起了一陣喧鬧,哭喊聲和喝罵聲交織在一起。千夜望過去,見兩撥人正在當街爭執,其中兩個蛛魔格外顯眼。
  
  “撞壞了我們的車,哪有這么輕易了事?”一頭蛛魔揮動著手臂,居高臨下地吼著,兇相畢露。
  
  在蛛魔對面,是個中年男人,此刻也是滿面怒意,大聲道:“明明是你們占了整條街道,我們躲都沒有地方躲!難道要我們撞墻嗎?”
  
  蛛魔獰笑,“那你就應該去撞墻!”
  
  中年人氣得不輕,放聲大笑,道:“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現在車也撞了,你說吧,想要怎樣?”
  
  說話之際,中年人猛地放開氣息,戰將的修為盡數展現。
  
  蛛魔一聲獰笑,周身黑霧繚繞,竟也是名子爵。要看書要1ka書nshu論原力,是中年人略勝一籌,但是蛛魔天生身體強橫,這頭蛛魔身側掛的重斧亦非凡品,品級遠在中年人的佩劍之上,是以若是一戰,倒還結果難說。
  
  能夠身佩如此高級的重斧,說明蛛魔子爵身份不低。是以中年人雖然驚怒,卻還有所克制,希望對方能夠知難而退,行事不要太過分。
  
  但是蛛魔子爵卻沒有息事寧人的打算,伸手向中年人腰間的佩劍一指,道:“撞壞了我的車,就拿這把劍來賠吧!”
  
  中年男人這下氣得不輕,怒極反笑,從懷中取出一個徽章,在蛛魔面前一亮,道:“看清楚了,我是山野獵人軍團的人!我勸你一句,最好提點合理的要求。”
  
  “山野獵人,那是什么東西?”蛛魔子爵顯然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他身邊的一個人道:“山野獵人算是南青城的外圍軍團。看這人的修為,弄不好是個副統領什么的。”
  
  蛛魔子爵冷哼一聲,說:“原來是城衛軍的人”
  
  見他似有顧忌,中年男人心情一松,正要說些什么,蛛魔子爵忽然提起重斧,一斧當頭斬下!
  
  這一斧勢挾風雷,竟是出了全力!
  
  中年男人大驚,萬萬沒想到蛛魔竟然突施偷襲,倉促下拔劍格擋,根本用不上全力。劍斧相交,竟是一聲轟鳴,長劍劍刃立刻彎折,中年男人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踉蹌后退,差點站立不穩。一擊之下,他就受了不輕的傷。
  
  蛛魔子爵也退了一步,臉上閃過忌憚。他全力出手,又是偷襲在先,居然沒能將中年人劈死,還被震得退了一步,全身原力震蕩,也受了點小傷。若是公平決戰,恐怕中年人的勝面還要大些。
  
  中年人的同伴驚怒交加,紛紛拔出兵器,就欲沖上去拼命。中年人勉強提一口氣,喝道:“都住手!”
  
  喝住眾人后,中年人對蛛魔子爵道:“在下山野獵人軍團副統領田進,這次算我認栽。壹看書1kanshu不知道您怎么稱呼,今日之事,當日自當回報。”
  
  蛛魔子爵冷笑,“弱小的人族,也配問我的名字?”
  
  南青城畢竟是人族為主的城市,聽蛛魔這樣一說,周圍頓時群情聳動,眾人紛紛鼓噪。
  
  蛛魔子爵傲然掃視周圍,道:“叫什么叫?你們這些卑賤的家伙,只剩下這點本事了嗎?”
  
  當下有人就按捺不住,上前一步,就要挑戰。但是旁邊同伴一把拉住,小聲說:“別沖動,這家伙身份不簡單!”
  
  這時數輛軍車沖了過來,猛烈剎車,輪胎與地面摩擦出刺耳聲音。從車上跳下一個狼人,一道橫亙了大半張臉的刀疤格外醒目。他掃視全場,道:“田進,這是怎么回事?”
  
  從軍車上下來的都是狼王軍團的戰士,在這個時候,頓時讓人們感覺有了主心骨。田進的人立刻七嘴八舌地講述了經過,最后道:“大人,您可要主持公道!”
  
  在南青城的狼王戰士雖然不多,卻代表了狼王的臉面。這名狼人也是子爵實力,正是南青城狼王戰士的統領。
  
  他向蛛魔子爵望了一眼,微露冷笑,說:“米爾,你越來越囂張了,看來上次的傷已經好了?”
  
  蛛魔子爵大笑,道:“你傷得可比我重!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怎么,你打算繼續和我作對嗎?”
  
  “你別忘了,這里可是張天王的地盤。就算你身份特殊,也不能太過份。”
  
  蛛魔繼續大笑,“張不周?誰知道他是活著還是死了?已經多久沒他的消息了?你與其拿他來嚇我,還不如拿狼王來說事管用。”
  
  狼人子爵也不見惱怒,道:“好吧,不說這個。這件事你打算怎么解決?”
  
  蛛魔獰笑,向田進一指,道:“把他交給我,這件事就算了。”
  
  田進的人又驚又怒,都知道田進落在蛛魔手里,必定有死無生,大聲鼓噪。
  
  狼人子爵皺眉,說:“這事有些不太好辦”
  
  “我是蛛帝的特使,不把人交給我也行,我立刻就走,你們就等著大軍到來吧!”
  
  狼人眉頭皺得更深,對田進說:“愣著干什么,還不快跟米爾子爵好好道歉!”
  
  田進臉色大變,千夜也看得大感意外。蛛魔米爾囂張之極,明顯不占理,狼人居然是讓田進道歉賠償?千夜忍不住想深了一層,難道蛛帝近來有突破,所以狼王決定服軟?
  
  田進顫聲道:“大人,這,這個”
  
  狼人子爵不耐煩地說:“什么這個那個,快點道歉!為了你們這些沒用的人族,得罪了蛛帝特使,你死多少次都不夠賠罪的。你難道想讓整個南青城淪入戰火?”
  
  這頂大帽子扣下來,田進頓時說不出話,蛛魔則哈哈大笑,道:“還是你看事明白。等我住下,我們再好好打一場。至于那個田什么的,看在狼王面子上,我就不計較了,跪下磕個頭,就這么算了。”
  
  千夜看出米爾在借機立威,只是圍觀人群大多滿面怒容,卻是敢怒不敢言。千夜不解,再向路人請教:“怎么會這樣?”
  
  路人笑得苦澀,說:“一直是這樣。這南青城內看似以人族為主,可是不用說狼王嫡系,就是蛛帝月光白魔鬼那些異族,哪一個來了不是騎在我人族頭上?一但有什么沖突,有理也是輸。”
  
  “南青城主不管嗎?”
  
  “城主?”路人冷笑,向地上啐了一口,道:“城主他只關心自己的位置和利益。這些事他哪里會管?若不是他有意縱容,那些異族怎會如此囂張?”
  
  “狼王不也是張天王手下?為何任由外人欺負天王同族?”
  
  “狼王,哼,那也是異族,心怎會放在我人族這一邊?這些年來天王不理政事,狼王一心排斥異已,漸漸大權獨攬,他提拔的可都是狼人!別看他對內兇猛,對外卻是步步退讓,對其它異族那叫一個禮遇有加,哼!”路人憤怒不已。
  
  千夜點頭,說:“先生大才,還未請教尊姓大名,以后有機會,還得時時請教。”
  
  路人嘆一口氣,擺手道:“什么大才,只不過多讀了一點書罷了。學問再好有什么用?修為不濟,終是萬事皆空,只能牢騷,啥實事都干不了。”
  
  說罷,他也不理千夜,徑自走了,似乎不愿意看接下來的展。
  
  下面的事情其實順理成章,南青城城主不出面,城衛軍全都消失不見,狼人子爵態度堅決,田進有職務有家室,哪里硬得起來?他止住手下們,走向米爾。他雙手顫抖,每走一步,都是十分艱難。
  
  狼人子爵在一旁看著,眼神冷漠,且有不屑。此刻圍觀的人已有數百,可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田進走得再慢,還是來到米爾面前。
  
  米爾張狂大笑,說:“磨蹭什么,還不快跪!再惹得我不高興,你就跟我走吧!”
  
  田進全身一顫,雙膝漸漸彎曲,慢慢向地上落去。
  
  這時旁邊伸過一只手,扶住了田進。手很纖長,很好看,卻蘊藏著無可抗拒的力量,將田進扶起。
  
  田進轉頭望去,看到了千夜。
  
  ps:補昨日應有的加更。
  
  ...
  
  (記住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