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88 身不由已

“堂堂人族戰將,豈能輕易下跪?”千夜道。
  
  田進雙唇微微顫抖,不知該如何是好。米爾勃然大怒,喝道:“哪來的混蛋,敢插手我的事?”
  
  狼人子爵也盯住千夜,全身肌肉緊崩,作好了動手的準備,然后說:“你是血族?為什么要插手這件事?”
  
  千夜容貌確實傾向血族,另外南青城的人族早已習慣了息事寧人,忍氣吞聲,哪會有人冒著同時得罪狼王和蛛帝的風險來管這閑事?
  
  “我看著不順眼,也就管了。”千夜冷冷地道。
  
  米爾獰笑道:“好啊,還真有比我更張狂的。去死吧,小子!”他話音未落,又是閃電般一斧向千夜斬下,居然又是偷襲。
  
  然而重斧斬到中途,卻再也落不下去。米爾大吃一驚,這才看清千夜居然單手抓住斧刃,就讓他全力一斧停在中途,不得寸進!
  
  米爾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連運了幾次力,臉都脹得通紅,重斧都是紋絲不動,即斬不下去,也收不回來。狼人子爵則是瞳孔急縮,盯住了千夜手掌邊緣流下的一滴鮮血。
  
  空手接下蛛魔子爵米爾的全力一斧,就只流了一滴血?
  
  千夜也看到了那一滴血,手上忽然發力,將米爾拉到了自己面前。米爾八根節足死死釘在地上,在地上犁出道道深溝。卻依然無法抗拒斧上傳來的巨力,被慢慢拉到千夜面前。
  
  千夜一拳轟在蛛魔腹部,這一拳力量是如此之大,不光轟碎了蛛魔的腹甲,整個前臂幾乎都陷入他的身體!
  
  米爾連慘叫都發不出,如炮彈般倒飛數十米,連續撞毀了數棟房屋,這才停下。他伏在地上,節肢不斷顫動,一時連爬都爬不起來。
  
  千夜向米爾一指,道:“給你個教訓,以后低調些,說不定還能活得久點。”
  
  狼人子爵毛發倒豎,弓低身體,喉間發出威脅性的低吼,“你知道我們是什么人嗎,就敢在這里動手?這里可是南青城!你還想不想在這里住了?”
  
  千夜冷笑,“我不管你們是什么人,那點背景嚇不倒我。你可以讓我在南青城呆不下去,但你們今后也別想出城了。只要你敢離開南青城,我就能讓你變成尸體。”
  
  狼人子爵臉色數變,向田進一指,說:“為了這么點小事,就要得罪狼王?”
  
  千夜則道:“就為了這么點小事,你就要與我為敵嗎?”
  
  狼人子爵深吸一口氣,最后竟是忍下了這口氣,道:“好!這件事到此為止,我再不插手。至于米爾會怎么做,我就管不了了。”
  
  千夜向他望了一眼,點頭道:“聰明。”
  
  米爾這時才掙扎著爬起來,叫道:“你敢傷我,我叔祖絕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等著蛛帝的通緝吧!還有你,你叫田進是吧,很好,這次南青城要是不滅你的族,那就等著戰爭吧。到時大軍一到,滿城屠盡!”
  
  這個威脅實實在在,以南青城主的為人,倒真有可能把田進的腦袋給蛛帝送過去。
  
  千夜皺眉,緩緩地道:“還敢囂張,你這是覺得我不敢殺你?”
  
  田進則是臉色忽青忽白,突然對狼人子爵說:“大人,此事和我無關,我根本就不認識他是誰。我看此人別有用心,想要挑撥我們南青城和蛛帝之間的關系。大人如果要拿下他,我田進不才,也會盡力。”
  
  千夜大是愕然,一時難以相信田進會這樣做,自己可是剛剛給他解了跪地之辱。他更沒有想到的是,田進為了表明心跡,從旁人腰間拔出一柄長劍,一劍就向千劍刺來!
  
  田進一邊刺擊,一邊道:“實在對不住,但還是請你跟大人走一趟吧。”
  
  以田進區區十一級的實力,哪是千夜的對手。千夜隨手握住劍鋒,用力一抓,立刻把長劍捏成廢鐵,同時原力順著長劍攻入田進體內,頓時震得他臉色蒼白,差點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來。他勉強站穩時,千夜已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他的脖頸,將他提了起來。
  
  狼人子爵臉色一變,退了兩步。他實力比田進強得有限,田進都被千夜一招制住,換了他上,最多不過多撐幾個回合。
  
  千夜盯著田進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問:“為什么?”
  
  田進艱難道:“我有老小家人,他們全都在這南青城。我這也是身不由已。”
  
  “堂堂戰將,軍團副統領,就是這點出息?”
  
  “身不由已,身不由已。”田進似乎只剩下這句能說的話。
  
  啪啪兩聲,千夜狠狠抽了他兩個耳光,然后將他拋在地上,喝道:“要不是你剛剛一劍沒刺我要害,我早就斬了你!”
  
  千夜再向周圍看了一眼,只見人們有的憤怒,有的驚愕,諸般神情,就是沒有一個人準備站出來,個個都打著明哲保身的主意。千夜忽然覺得有些心灰意冷,只覺此事做得毫無意義,嘆了口氣,轉身就走。
  
  狼人子爵目光閃動,但沒有叫住千夜,也未派人跟蹤。此時米爾也爬了起來,一向囂張兇悍的他此刻卻是反常的安靜,同樣沒有阻攔千夜。剛剛千夜說‘你覺得我不敢殺你?’的時候,可是有著真真實實的殺意。
  
  米爾明白,若是他再挑釁,那千夜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到時候千夜一逃,若大的中立之地,又到哪找他去?就算蛛帝最后抓到千夜,可自己也死了,怎么劃得來?
  
  片刻之后,千夜回到旅店。夜瞳見他臉色有些難看,即問:“怎么了?”
  
  千夜一聲嘆息,說:“剛才沖動了一下,我們可能又得換地方了。”
  
  聽千夜說罷事情經過,夜瞳微微一笑,說:“我還以為是多大的事,沒有什么大不了的。這南青城里可沒有神將,我們兩個在一起,就算打不過,逃總是逃得掉的。如果他們真不識相,那大不了把黑森林的事情再重演一遍。你惟一的不是,就是對那個田進下手輕了,至少也要斬他一條腿才是。蛛帝和狼王不好惹,他不敢得罪,難道我們就好惹了?你這次心慈手軟,下次就是無數麻煩。”
  
  千夜苦笑,“怎么說也是同族,也算有苦衷,下不了手。”
  
  夜瞳點頭,道:“反正是小事,不重要。那我們慢慢收拾東西吧,我倒是覺得不用急,太急了的話,倒顯得我們怕了似的。”
  
  千夜欲言又止,最后搖了搖頭。他本想快些收拾,及早離開南青城,免得被人合圍。如果不動用原初之槍,千夜自覺對上十五級有勝算,對十六級就要拼命了。南青城主可是十七級,手下應該也有十六級的強者。就算南青城主不親自出手,只把頭號手下派出來,千夜應付起來就吃力了。
  
  不過夜瞳堅持,千夜也就順她的心意。只是千夜有些奇怪,近來夜瞳的性情有些變化,在很多事情上都有決斷,不再如以往那樣,事事都聽千夜的。
  
  看到千夜有些勉強,夜瞳停下了手上的活,道:“千夜,這里是中立之地,你想要一個安定的生活,是要靠打出來的。以我的想法,根本就不要走,我們就在這里住著。只要南青城主不出手,那誰敢來,我們就滅了誰。就算南青城主親自出手,我們先逃掉就是,以后日夜襲擾,看他如何應對。”
  
  “我只是不希望你冒險。”千夜嘆道。
  
  “即使在門羅,我的保護期已過,也應該獨擋一面了。”
  
  千夜略一思索,已有了決斷:“那好,我們就住著吧。”
  
  南青城的城主府修葺得美倫美煥,占了整整四個街區,比臨港城蘇定乾的居住不知氣派了多少。城主府后花園內,此刻氣候溫和,暖風習習,甚至沒有狂暴的虛空原力,與外界天氣截然不同。整座后花園居然都布置了改變氣候的原力陣列,可說極為奢侈,比之帝國的世家大族也不差了。
  
  后花園涼亭內,一個發福的中年人躺在躺椅內,雙眼微瞇,似睡似醒。兩旁各有一個美貌侍女在輕輕打著扇子,另外兩名侍女則是候著,等待吩咐。旁邊幾桌上擺滿了新鮮瓜果,赫然有不少帝國和永夜的特產。
  
  這些水果不遠萬里的運到中立之地,還保持著新鮮,早已價比黃金。
  
  這時腳步聲響起,一個年輕人匆匆走來,在涼亭外站定。涼亭旁擺著張藤椅,里面坐著個干瘦老人,正自打盹。他眼睛微張,看了年輕人一眼,就又閉上睡去。
  
  這時躺椅中的中年人睜開眼睛,明顯睡意未散,大大打了個呵欠,才說:“有什么大事,非得打擾我午睡?這么大個城市,我打理起來容易嗎?連睡個覺都不成。”
  
  年輕人唯唯稱是,可就是不走。
  
  這中年人即是南青城主紀瑞,他扭了扭發福的身體,打起點精神,道:“十二,說吧,有什么事?”
  
  這年輕人是他的兒子,排在第十二位。不過兩人關系不似父子,倒象是上級下屬。
  
  年輕人一臉恭敬,沒有絲毫不滿。他知道自己這位父親有三十多個姬妾,六十多個子女,兒子就有三十五個,還有三個仍在娘胎里。自己若不努力,時刻有可能被別人取代了位置。
  
  他簡明扼要地說了千夜與蛛魔米爾的沖突經過,就靜候吩咐。
  
  紀瑞聽完,臉色陰沉,重重哼了一聲,喝道:“得罪了蛛帝特使,這是何等大事?這種事還用得著來問我怎么辦,還不直接把人拿下,送給特使賠罪?真是廢物!那個膽大妄為的家伙現在逃往何處去了?”
  
  年輕人低聲道:“他沒有逃,就住在城內四方旅店內。”
  
  “沒有逃,哼,膽子倒不小,正好拿下!等等,沒有逃?!”紀瑞坐了起來,滿身肥肉一陣顫動。手機用戶請訪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