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94 激戰

readx();青月神色不變,說:“當年進入地在巢穴的可不止是我族先祖。”
  
  千夜權作接受了這個說法,向血肉祭壇深深地看了一眼,就隨著青月三人離開了洞窟。千夜忽然想到,一個血肉祭壇就需要數百人的血肉,那么多的血肉祭壇加在一起,要屠殺多少人,這些人又是哪來的?
  
  隱約間,千夜感覺臨港城留下來的平民命運堪憂。
  
  四人繼續向洞窟深處行進,再避過兩輪陷阱后,其中一名老者終于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機關。砰的一聲,一團刺眼光亮在幽暗的地下世界亮起,同時將高頻波動遠遠傳遞開去。
  
  “準備戰斗。”青月并不慌張,拉起衣袖,露出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左臂。她的左手赫然已經改造成一支大口徑的原力手炮,槍身呈現幽幽青色,原力紋路遍布整個炮管,做工極致精良。
  
  兩名老人也脫去外袍,身軀上多處都有改造痕跡。一名老者甚至把原力動力爐植入身體,一經啟動,全身各處的機械都開始運轉,儼然一具人形傀儡。
  
  青月的眼中閃過一抹悲涼,輕聲說:“我們高胡人生命有限,為了保持戰力,所以等到年邁時,都會對身體進行更大的改造。”
  
  千夜點了點頭,還沒等他說什么,忽然間感知到側方有數個原力氣息正在迅速接近。
  
  “敵襲!”千夜向那個方向一指。青月等人戰斗經驗豐富,槍口立刻對準了千夜所指的方向。
  
  幾名蛛魔戰士剛從通道中沖出,迎接他們的就是三名高胡人的交叉火力。青月選擇的是大口徑手炮,而兩名高胡老者剛是速射型的原力機槍。原力彈雨構成的火流威力遠遠超過普通的火神炮,如同火焰鏈鋸,將幾頭高階蛛魔戰士切成碎塊。
  
  后面的蛛魔戰士收勢不及,也是一頭沖進交叉火網,自然步了同僚的后塵,轉眼之間,十名高階蛛魔戰士就喪生在高胡人恐怖的交叉火力下。通道中響起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一把重斧飛旋著沖出通道,斬向一名高胡老者。
  
  那名老者左臂一橫,手臂上彈出一面臂盾,護住自己。
  
  當的一聲巨響,飛斧狠狠斬在臂盾上。臂盾上的原力光芒瞬間破碎,隨即連盾面都四分五裂。高胡老者連退數步,身上機械助力的幾個關節處甚至迸射出火花。他臉色一白,立刻噴出一口鮮血。
  
  飛斧也承受不起如此劇烈的撞擊,竟是碎成了幾塊。
  
  通道中沖出一頭極為高大的蛛魔,全身深色鑲暗金的盔甲,華麗已極。他看到戰斧碎裂,以及滿地蛛魔戰士的尸體,極為憤怒,死盯著四人,咆哮道:“你們都要死!”
  
  一記飛斧斬殺,就重創了一名高胡老者,這頭蛛魔戰力極強,絕不是普通的伯爵。
  
  然而青月并不慌張,對著蛛魔伯爵迎面就是一炮。她的手炮威力極大,堪比趙雨櫻的開山。這一炮轟去,蛛魔伯爵也不敢小看,抓起掛在蛛軀上的一面重盾就擋在身側。轟的一聲,青月一炮把蛛魔伯爵也轟得側移了一步。
  
  蛛魔伯爵大怒,剛放下盾牌,忽然眼前火光閃動,青月竟然又是一炮轟了過來。這一炮射得極為刁鉆,幾乎是貼著重盾上緣轟擊蛛魔頭部。蛛魔伯爵一聲狂吼,本能地低頭,結果被這一炮轟在頭頂。
  
  他的頭盔遠遠飛出,鮮血順著面頰就流了下來,而且眼神迷茫,被轟得頭暈眼花,不斷搖晃著腦袋,低吼不斷。不過它的身體著實強悍,皮糙甲厚,要害部位挨了這么重的一槍,居然看起來沒什么大礙的樣子,還能戰斗。
  
  但這一槍明顯激怒了它,稍稍從眩暈中恢復,蛛魔伯爵就摘下原力重機槍,槍口噴出長達數米的原力火焰,向著青月瘋狂掃射。青月立刻閃避,行動極為靈活,在許多地方的行動都完全違背了物理規律,或者看起來不象類人生物。借助機械之力,青月的行動多了許多詭異難測之處,想要打中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蛛魔伯爵咆哮不斷,一邊掃射,一邊向著青月疾追。然而另一位高胡老者早就悄悄在地上布置了數道細細鋼索,在幽暗洞穴內,不仔細看根本覺察不出來。蛛魔伯爵連續絆到數根鋼索,龐大的身軀一歪,終于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還沒等他試圖站起,一張金屬大網就扔到了他的身上,瞬間將他束縛。無論鋼索還是金屬捕網材質都很特殊,極為堅韌,蛛魔伯爵奮力掙扎,只是勉強扯壞了幾塊網面,想要破網而出,還得掙扎掙扎。
  
  這時青月等人各自取出一個小圓筒,拋到蛛魔伯爵身上。圓桶一破,里面淡黃色的液體立刻猛烈燃燒,燒得蛛魔伯爵痛吼不斷。他不斷激發原力,試圖撲滅身上的火焰。可是這種火焰接近于原力火焰,極難撲滅,溫度又高。而且青月等人又取出原力槍,圍著蛛魔伯爵不斷轟擊,不斷擊破他的原力防護。
  
  千夜見了,也拋出兩顆原力手雷,滾到蛛魔伯爵腹下。
  
  轟鳴聲中,蛛魔伯爵的身體被炸得彈了起來,熱浪夾著碎石撲面而來,逼得青月等人不得不掩面轉身。蛛魔伯爵結結實實地吃了兩顆原力手雷,全身原力光芒頓時明暗不定,有熄滅跡象。青月等人立刻抓住時機,拼命轟擊,轉眼間將蛛魔伯爵打得千瘡百孔。
  
  片刻功夫,蛛魔伯爵的吼聲漸漸低沉,龐大的身軀也不再掙扎。
  
  這名戰力原超同儕的真正強者,死得如此憋屈,真正發揮出實力的就只有開始時的飛斧一擊。這場戰斗也讓千夜對高胡人詭異陰險且實用的戰斗風格有所了解。
  
  “快走,很快他們的大部隊就要來了。”青月急促地說。四人隨即加快速度,向巢穴深處沖去。
  
  沒走出多遠,突然響起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高胡人,終于等到你們了!’話聲未落,四人側方突然出現一道淡淡的身影,直取高胡老者。
  
  老者反應也是極快,瞬間和偷襲者交換十余招,不斷怒吼,吼聲中驚怒交織。戰斗中,那道身影漸漸凝聚,看上去是個狼人,只是毛色淡得的出奇。它身軀不大,但速度極快,出手極為狠辣,招招對著要害而去。被它近身纏住,那老者明明修為高了一級,卻也被殺得手忙腳亂,轉眼間就添了幾處傷口。
  
  青月、千夜立刻沖上圍攻。四人一圍,這頭狼人伯爵的行動空間立刻被大幅壓縮,形勢轉眼間就變得危急。
  
  然而它絲毫不懼,眼中閃動嗜血光芒,忽然一聲長嗥,嘯叫聲遠遠傳開,然后身上光芒不斷閃動,體型增大,氣勢節節攀升,原力燃燒如沸!
  
  它一個合身沖撞,就將一名高胡老者撞得倒飛出去,它隨即如影隨形地跟上,就是一連串兇狠撲擊,殺得老者險象環生。它幾乎不顧自身,任由青月和另一名老者不斷轟擊,背后很快血肉模糊。
  
  就在這時,龐大而又冰冷的意志波動掃過了這片洞窟,但并沒有離開,而是停留下來。
  
  青月臉色大變,驚道:“它瘋了!?”
  
  這頭狼人伯爵放開手腳全力死戰,全無顧忌,終于引起了地意志的注意。周圍洞穴中轉眼間響起密密麻麻的沙沙聲,聽著讓人膽寒。
  
  “你想要一起死嗎?”青月向狼人叫道。在她看來,為蛛帝、月光白魔鬼效死是無比愚蠢的行為,實際上中立之地也沒有多少人會這樣做。
  
  狼人一爪插進高胡老者腹部,這才回頭,獰笑道:“我整個部落都死在高胡人傭兵手里,只有我逃了出來。那時我就對著先祖靈魂發誓,一定要把所有高胡人都殺死,制成頭骨圖騰,插在先祖墓地,祭奠我的族人。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只要殺了你,高胡人就完蛋了一半!”
  
  青月又驚又怒,沒想到還會遇上這種事。不過高胡人世代以傭兵為生,傭兵和強盜有時候只是一線之隔。或者更干脆點,蒙上臉就是強盜,摘下面具即為傭兵。毀滅在高胡人手下的大小氏族部落不知道有多少,青月哪里記得住這狼人伯爵究竟出自哪個部落。
  
  地面突然砂石飛濺,一道黑影從地下沖出,閃電般撲向千夜。千夜雙眉一皺,東岳一豎,妙到毫巔的攔住黑影。黑影直接撞在東岳劍鋒上,立刻被切為兩段。但是千夜的手也微微一震,可見這小東西沖力之大。
  
  黑影落在地上,顯出原形。它形如蚯蚓,身上布滿鱗甲,長約一米,頭部全被一張大嘴占據,嘴里足有數百利齒。被切成兩段后,它依舊在彈動掙扎,顯得生命力極為頑強。
  
  這頭異蟲從地面射出后,居然有短暫浮空飛行的能力。它是繞過了青月,直撲千夜。手機用戶請訪問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