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3 意外之客

所有戰士也都端起原力槍,向著千夜猛轟。數顆手雷也悠悠飛起,落向千夜的方向。
  
  連續不斷的爆炸幾乎淹沒了一切聲音,被千夜斬成兩半的蟲巢終于經受不起折磨,轟然破碎,不斷倒塌。
  
  “住手,都住手!”克勞迪婭的聲音穿破了重重轟鳴,回蕩在洞窟內。
  
  “都住手吧。”隔了一會,凱末爾才下了命令。有了他的命令,那些戰士這才停止射擊。
  
  克勞迪婭大步走到凱末爾面前,厲聲喝道:“為什么不等我的命令就開火?我已經快要說服他投降了!”
  
  “他只不過是個卑賤的人族,沒有任何價值”
  
  凱末爾話未說完,就聽啪的一聲,克勞迪婭一記耳光甩到他的臉上,冷冷地道:“我沒有心情聽你那套種族優越論。你別忘了,在這里我才是指揮官。下次再敢擅作主張,我就讓父親殺了你!”
  
  凱末爾摸著自己的臉,眼中如欲噴火,低聲道:“我是純血貴族!你為了一個卑賤的人族,竟然打我?”
  
  克勞迪婭冷冷地道:“你的血脈也沒有高貴到哪里去,連十二古老氏族的邊都沾不上。我打你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你不聽我的命令,明白了嗎?”
  
  凱末爾面容扭曲,慢慢恢復正常。他退后一步,躬身行了個夸張的鞠躬禮,說:“明白了,我和我的部下,將完全服從您的命令。”
  
  站直之后,他回頭喝道:“你們這些廢物,都站著看什么,還不快去打掃戰場?”
  
  克勞迪婭哼了一聲,徑直走向蟲巢。她不認為剛剛那陣集火轟擊能夠奈何得了千夜,反而是給他制造了逃跑的良機。所以她沒有浪費時間去察看千夜下落,而是檢查蟲巢。
  
  蟲巢已經傾塌,底部池塘中堆滿了巢穴殘骸。她蹲在池邊,伸手指沾了沾池水,只聽嗤的一聲,一縷青煙冒起,指尖處已經多了一小片焦黑。
  
  克勞迪婭皺了皺眉,撕去焦黑的死皮,然后血肉蠕動,轉眼間生出新的肌膚。她看著池水,神色變幻不定。
  
  凱末爾走到她的身邊,問:“有什么不對嗎?”
  
  “不,沒什么。”克勞迪婭回過神來,此刻她腦海中回想的,都是千夜將那顆銀色的地之血在手中拋上拋下把玩的樣子。
  
  凱末爾對她的冷淡早就習以為常,自去指揮戰士們清掃戰場,尋找有價值的東西。只是偶爾目光掠過克勞迪婭背影的時候,眼中才會閃過一絲陰冷。
  
  此刻千夜正在通道中疾行,遠離了克勞迪婭和凱末爾。月光白魔鬼精銳部隊的集火射擊很有水準,不光攢射千夜,還不斷射擊周圍,封鎖他的逃跑路線。只是這種程度的集火對于千夜而言沒什么用處,他硬抗了兩發原力彈,就翻過高臺,借通道離開了洞窟。原力手雷爆炸所產生的煙霧和火浪反而成了他的掩護。
  
  一口氣奔出千米,估計追兵一時趕不上來,千夜這才有時間查看手中的銀團。按照克勞迪婭的說法,這就是地之血了。可是如果手中的地之血只是一‘滴’的話,那么完整的地該是何等可怕,它又要重到什么地步?
  
  這滴地之血,如果被普通猛獸吞入腹中,就會直接穿破腸胃,要了它們的性命,就算千夜也不敢直接吞入。他的身體確實強悍,但是現在真正強化的也就是血肉,骨骼還未徹底強化,內臟就更是脆弱了。
  
  如果不能吞的話,那該怎么‘服用’這滴地之血?
  
  看著這顆銀光閃閃的地之血,千夜開始犯難。就這么多握了一會,手心中就刺痛和麻木兼而有之,說明血肉被侵蝕得厲害,不能久握。
  
  思索的時候,千夜忽然感覺到地面和洞壁都在微微震動,數個震源正從遠方向著這邊快速接近。
  
  地之血!
  
  千夜立刻明白,恐怕是地之血引來的怪物。這滴地之血藏在蟲巢深處時,并無氣息外泄。月光白魔鬼攻擊蟲巢,讓它出現裂口,才讓千夜感知到了它的氣息。現在地之血氣息外溢,不用說,被它引來的怪物肯定又多又強。
  
  可是不知為什么,地之血無法收入安度亞的空間。收不能收,吞又不敢吞,總不至于捧著它到處跑吧?在地下世界,千夜再怎么自大也知道自己肯定跑不過土生土長的獸群,早晚會被它們堵到。
  
  感覺到地之血還有不斷侵蝕自己血肉,千夜當機立斷,發動了生機掠奪。果然,這個基于血氣而生的強大能力一旦激發,立刻就鎖定在地之血上。無數血線射出,穿入地之血,瞬間將它化為無數銀粒,吸入體內。
  
  剎那之間,千夜感覺吸進來的不是血,而是一粒粒火!地之血一入身體,因為本身的重量,立刻壓裂了周圍的血肉,逐漸向下沉去。哪怕是燃金之血淬煉過的血肉,也抵擋不住地之血的侵蝕。
  
  好在暗金血氣猛然發動,同樣分化無數,分別撲向每個地之血的微粒。兩大血脈立刻以千夜的身體為戰場,開始瘋狂搏殺。
  
  千夜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強忍痛楚,迅速逃離。
  
  地下通道四通八達,宛然一個巨大迷宮。千夜不知逃出多遠,好不容易才算擺脫了追蹤的獸群,找到一個幽靜的洞窟,得以喘息。
  
  此刻他體內戰況已經告一段落,所有地之血都被吸附到血核附近,又化成一個銀色血團。而暗金血氣則緊緊纏繞著它,慢慢吞噬吸收。只是地之血極為堅固,吞噬的過程慢得幾乎無法察覺。要隔上許久,才會有一絲地之血從血團上剝離,被暗金血氣吞噬。
  
  大約休息了一個小時,千夜體內暗傷愈合過半,初步恢復了戰力。現在他大致明白了蛛帝、月光白魔鬼和狼王為何會聯合在一起,寧可和蘇定乾開戰,也要占據臨港城。
  
  地之血的血脈力量異常強大,而黑暗種族大多尊崇血脈力量,其晉階都是依靠血脈的提升強化。如果得到地血脈,并轉化成自身的力量,對黑暗種族而言就相當于天賦資質的提升,意義之大,無以復加。甚至不排除有驚天秘法,能夠以地血脈代替自身原本血脈,從而一舉掃清通向公爵的所有障礙。
  
  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的可能。千夜已經親身體會過地之血的恐怖,以暗金血氣的品階都只能慢慢消磨。一般黑暗種族所謂天才,吞入地之血,恐怕不是提升而是自殺。
  
  如果一座蟲巢中有一滴,那么地之血的數量似乎應該很多。只是想要打下蟲巢也沒那么容易,那種通體銀色的異蟲王者就極難對付,更別說它還能呼叫援軍。
  
  異蟲最可怕之處就在于它們的數量,數千只一擁而上,恐怕神將都得退避。然而對于攜帶了整座南青城存貨手雷的千夜來說,最不怕的就是這種個體弱小卻數量眾多的敵人。
  
  千夜起身,繼續向巢穴深處搜尋。地之血這種寶物,哪怕自己用不上,也絕不能落到敵人手里。
  
  地下世界幽暗而深邃,不知有多寬廣。千夜已經失去了方向,只是一路盡可能向地下深處探索。但是走著走著,地勢開始起伏不定,時上時下,慢慢的,千夜連所處的深度也難以把握。
  
  穿入一條通道時,千夜忽然看到了一點跳躍的火光,隱隱聽到人聲。聲音極為微弱,如果不是他感知敏銳,仍是難以察覺。聽到人聲,千夜第一個反應就是檢視周圍,看看有沒有預警陷阱。
  
  仔細搜索之下,果然找到了數個陷阱。千夜小心翼翼地避過,慢慢潛行接近。在地下世界,幾乎任何活著的東西都是敵人。
  
  在一座不大洞窟中央,建起了一個臨時營地。營地內燃著數座篝火。火堆十分高大,讓整個洞窟都暖意融融,但是火光卻十分幽暗,就如幾點燭火一樣。
  
  看到這幾堆篝火,千夜雙眉微揚,頗為意外。
  
  營地內大約有幾十人,戰士們以三人為一組,戒備著營地周圍。他們大多是月光白魔鬼的高階戰士,然而里面有幾個特殊的人。他們身著深色長款戰斗風衣,衣領高高豎起,和頭盔一起,幾乎把整張臉都藏在陰影里。
  
  雖然風衣上所有的軍銜標記都已摘去,不過前不久千夜剛剛和他們打過交道,怎么會認不出軍部幾大樞機處專屬行動部隊的裝束?突襲軍部駐地的時候,千夜可是放倒了不少同樣裝束的對手。
  
  隨著夜瞳離去,帝國,軍部,趙閥,這些名詞似乎都隨風而去,離千夜越來越遠。可是現在,在中立之地,竟然又見到了帝國軍部的人,而且是秘密行動隊的高手。
  
  千夜收斂氣息,隱藏在營地邊緣,打算看看帝國軍部的人出現在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
  
  這時從營帳中走出一位老人,臉上的皺紋如同溝壑,干瘦的身體似乎隨時都會被風吹倒。他走到營火前,伸手烤火,不知在思索著什么。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