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4 偉跡

老人身上的衣袍普普通通,看不出任何特殊之處。不過沒有特殊之處,正是他最特別的地方。營地內的人衣著涇渭分明,要么是軍部的人,要么是月光白魔鬼的戰士,只有這個老人毫無特色。
  
  一個三十出頭、面容陰沉的男人走到老人身邊,說:“衛老,我們已經在這里等了整整一天了。時間拖得越久,地就越有可能恢復。所以可能的話,還是盡快行動吧。”
  
  老人淡然道:“我教給你們的安撫地之法,比你們原有的版本可要有用得多,只要按我的方法去做,自然不會有事。除非哪個家伙想不開,非要去招惹地,那是誰都沒辦法的事。不過話又說回來,想要招惹到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中年男子道:“是,衛老說得對。不過總是夜長夢多,在這里呆久了不是好事。我們還在等什么呢?”
  
  “時機。”衛老老神在在地說。
  
  中年男人的臉色有些尷尬,硬著頭皮道:“這個,究竟是什么時機?”
  
  衛老沒有回答,而是問道:“安道夫,你平時是個很有耐心的人,怎么現在這么著急?難道說,安撫地的事情出了岔子?”
  
  安道夫猶豫了片刻,終于說:“血肉已經不多了。按照儀式的消耗,恐怕最多再支持三天。”
  
  衛老淡淡地道:“沒有血肉,多殺些人不就有了?”
  
  “可是臨港城里的人已經殺光了,俘虜和奴隸們也都填了進來。附近一帶,已經找不到人族了。”
  
  “那就往遠點找。臨港城周圍還有好幾個人族的城市吧,比如說南青城。三天時間,可以干很多事了。”
  
  安道夫無奈道:“那可是張不周的地盤,我們的手伸不到那里去。”
  
  “那個什么狼王不就是張不周的人嗎?讓他想辦法。”
  
  “可是”
  
  老師似笑非笑,“既然是合作,那他當然要做貢獻。他的地盤上那么多人,少個幾千上萬人不會有人注意的。如果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要他干什么?還是說,安將軍打算把自己的族人貢獻出來?老夫早就說過,用血族祭祀比人族效果更好。”
  
  安道夫臉色變幻,最好無奈道:“那就按您老的吩咐,繼續等吧。”
  
  他招來三名手下,吩咐道:“你們回去,把衛老剛剛說的話帶給昆布雷大人。”
  
  三名戰士沒有耽誤,離開了營地,迅速遠去。
  
  辦完了這件事,安道夫又湊到衛老身邊,道:“衛老,您說的時機,究竟指的是什么?”
  
  衛老淡然一笑,道:“時機到了,你自然知道。這可是一場大機緣,只要辦得好了,帝國自然不會食言。等幽州行省的領地劃歸面具閣下,以你的功勞,分封個半郡之地,也不是什么難事。”
  
  安道夫喜形于色,說:“全仗衛老栽培。不過西陸嘛,似乎貧瘠了些?”
  
  衛老眼中閃過不易覺察的譏諷,緩緩地說:“和秦陸越陸相比,西陸確實荒蕪貧瘠。然而那只是表相,實際上西陸物產豐富,各類礦產更是數不勝數,有數種礦產更是戰爭不可或缺之物。之所以不夠繁華,乃是因為永夜視此為必爭之地,百年來戰火連綿不絕的緣故。”
  
  說到這里,衛老頓了一頓,又道:“若非看重此地潛力,趙閥堂堂千年傳承,當年怎會拋下帝國腹地基業,轉戰邊荒?如果不是你們在此事中不可或缺,又出了大力,怎可能讓你等染指西陸之地?”
  
  “是,是。衛老放心,面具大人已經下了決心,不光會在現在出力,等到圍剿趙閥的時候,我們也會出兵。”
  
  衛老呵呵一笑,道:“先把這件事辦好再說。等到那件東西到手,滅掉趙閥也就是彈指間的事,倒是不用面具閣下操心了。說到戰事,以老夫看來,你們軍隊詭異有余,正氣卻差了,若是在正面戰場上遇到趙閥大軍,怕是不濟事。”
  
  安道夫臉色忽青忽白,被人如此當面奚落,確實難以忍受。不過老人似乎給了他極大的壓力,再怎么憤怒,也不敢說出口。
  
  營地中氣氛凝重,老人卻是全不在意,烤暖了手,就回到營帳休息去了。
  
  營地外緣,千夜卻是聽得心緒起伏。沒想到帝國軍部的手居然伸到了中立之地。聽那衛老所言,軍部此行是為了對付趙閥,其中一項關鍵就在這地巢穴里。
  
  想到趙閥,自然也就想起過去。千夜心中暗自輕嘆,隨后殺意升騰。衛老和這些軍部的人,既然來了,那就別想活著回去了。至于趙閥的安危,千夜并不如何擔心。傳承千年的大家族,雄踞兩省之地,底蘊無比深厚,想要扳倒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思慮已定,千夜悄悄后退,選了處隱蔽所在潛伏下來,耐心等候。
  
  沒過多久,通道中響起陣陣腳步聲,一隊戰士從另一個通道中走出,來到營地。隨后一名軍官捧著一個提箱,送到了安道夫面前。安道夫打開提箱一看,頓時臉有喜色,來到老人的營帳前,說:“衛老,又弄到一顆地之血。”
  
  衛老從營帳中走出,點了點頭,道:“有三顆地之血,已經足夠了。正好時機已到,我們這就出發吧。”
  
  安道夫急忙下令,營地中一陣雞飛狗跳,片刻后就收拾完畢,整裝待發。
  
  其中一座營帳內,是個長方形的箱子,外面用罩布包裹得嚴嚴實實,看不清是什么東西。這個箱子足有三米長,需要六名高級戰士抬著才能前進。看那些高級戰士吃力的樣子,這個箱子至少也有幾萬斤重。
  
  安道夫僅在營地里留下十人駐扎,其余人馬全部隨行。
  
  衛老手持一幅地圖,當先而行。地圖上時時閃動原力光芒,看來是件秘寶,不僅僅是普通的地圖。每到一處岔路,衛老就會看看地圖,然后選定一條通道,當先而行。
  
  上百人的行軍,怎么都會留下痕跡。千夜只要遠遠墜著就不會被甩掉。不過為防止對方采用分兵之計,千夜冒了點險,始終跟在能夠遠遠看到衛老的距離上。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不被誤導甩掉。
  
  隊伍一路深入,整整走了大半天的時間,中途只停留休整了一次。算算距離,離開始的營地至少有上百公里之遙。此刻千夜早就失去了方向和深度,只能跟著這支隊伍一路深入。
  
  沿途數次遇到地麾下的巨獸蟲群,都由安道夫率領部下清理。這一百多名戰士俱是精銳,至少也有八級水準,戰力極強。就是一波十幾頭的巖晶巨鱷,也沒能在安道夫手下撐過十分鐘。他展示了強悍戰力,手中黑劍鋒銳無比,即使以巖晶巨鱷的防御,也當不住黑劍,多數被一劍洞穿。他麾下戰士幾人結成一組,也能與巨鱷抗衡,兩組聯手,就能圍殺晶鱷。
  
  由始至終,衛老都沒有出手。看他那淡定從容的樣子,這些巨獸蟲群根本就沒放在他眼里。
  
  第二次休息后,隊伍明顯加快了推進速度,許多分岔路口都是快速通過。如果不是千夜隱匿追蹤的本事極為了得,說不定就被甩掉了。
  
  再度走出通道后,一個遼闊世界赫然出現在千夜面前。
  
  這是一個無比巨大的空間,穹頂已經超過千米,隱沒在云霧之中。一根根百米粗細的巨柱頂天立地,支撐起這片神奇的地下世界。大地起伏不定,數道河流縱橫交錯,低洼處則散布著數座湖泊。
  
  地下空間沒有日月,卻有著淡淡的光芒。洞壁和石柱上的苔蘚都在散發著五顏六色的光芒,地面上的樹林枝葉也亮著熒熒光輝,共同照亮了這片宛若仙境般的世界。
  
  如此美麗世界,自然少不了危險。千夜一眼就看到了中央土丘上那小山一般的身影。那是一頭形似巖晶巨鱷的生物,只是比普通晶鱷大了十余倍,超過百米的身軀覆蓋了整個山頂。它的背上生滿了一叢叢晶簇,在光芒映照下異彩流動,說不出的幻麗。然而這些晶簇硬度極高,遠超帝國給戰車飛艇配備的裝甲合金。如果被這些晶簇劃一下,恐怕浮空戰艦都會被切個大口子。
  
  這頭晶鱷,光是甲殼厚度恐怕就超過一米,還不算上晶簇。千夜心下估算,怕是普通的七級原力槍都奈何不了它的晶甲,只有八級槍才能洞穿。但八級原力槍論威力足以轟穿戰艦,豈是一般人用得了的?
  
  晶鱷這種生物平時行動笨拙,但在捕獵的瞬間卻是行動如電。而且這頭晶鱷不知活了多久,說不定可以歸入古鱷的范疇,多半有幾項普通晶鱷沒有的能力,非常棘手。
  
  不過千夜現在是隱藏在暗處,晶鱷再怎么棘手,也自有衛老、安道夫去操心。
  
  千夜繼續觀察,發現在兩側靠近巖壁處,各有一個蟲巢,而且比自己見過的蟲巢要大得多。在蟲巢內爬進爬出的異蟲體型也比普通異蟲大上不少,體表都帶著淡淡的銀色。看來這兩座蟲巢中多半也有地之血。
  
  蟲巢內有地之血,那么晶鱷領地巢穴中說不定也有地之血。而巨犀這種巨獸,肯定也和地有關。若真是如此,那豈不是地用自己的血養活了這么多的蟲族獸群?
  
  這可有些奇怪了。虛空巨獸絕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怎么可能用自己的血肉來奉養這些東西?
  
  千夜目光再望向遠方時,忽然全身一震。在大地的盡頭,繚繞霧氣的深處,居然矗立著一座巨門!
  
  千夜揉了揉眼睛,仔細望去,終于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在地下世界的另一端,就是立著一座巨門,高達數百米的巨門。雖然隱隱約約的看不清楚,不過可以確定,這肯定是人工造物,而非天然生成。
  
  在這地下世界,從未有人存在的跡象,怎會突然出現如此宏偉、堪稱奇跡的巨門?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