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5 豈能不等我

地下世界的宏偉景象,同樣震懾了衛老和安道夫。他們屏息靜氣,良久才吐出一口濁氣。
  
  一直以來,始終不動聲色的衛老也長嘆一聲,道:“如此景象,實是老夫生平僅見。不親至此地,怎能想得到世間竟有如此奇景!”
  
  安道夫忽然一怔,指著遠方,連手都在顫抖,“衛老,您看!那,那是不是門?”
  
  安道夫和衛老的目力明顯不如千夜,衛老凝神看了片刻,方道:“應該是了。”
  
  安道夫此刻心中震憾,不亞于千夜,驚道:“地也會造門?”
  
  衛老撫著長須,片刻后方道:“以你所見,地是什么?”
  
  “這個”安道夫本想說地不就是地,可是話到口邊才反應過來,答案怎會如此簡單?一直以來,他對地的認識都僅限于種種傳說,誰都沒有真正見過地。甚至于地究竟長什么樣,是否存在,都沒有確切答案。
  
  安道夫心思轉動,反問道:“難道衛老見過地?”
  
  衛老道:“老夫沒有見過,不過有人見過。”
  
  安道夫大吃一驚,試探著問:“您是說幾百年前的那次探索?”
  
  “當然不是。是帝國七十年前的一次探索。”
  
  安道夫再度吃驚,帝國居然不聲不響地探索過地巢穴,而且似乎還見到了地本體!他恍然道:“難怪衛老知道如何安撫地,而且還能夠對古法加以改進。”
  
  衛老道:“你等坐擁古法,卻不思進取,幾百年未有寸進,安撫法門依舊粗陋不堪,錯漏百出。憑此法想要安撫地,嘿嘿,如果不是中立之地孤懸域外,怕是早就變成帝國囊中之物了。”
  
  安道夫陪笑道:“帝國繁華,那是人人都羨慕的。不然的話,我家大人怎會如此出力?還不是為了能夠在帝國得到領地。”
  
  衛老點了點頭,略顯自得。他一揮手,道:“走吧,先到門前看看。如果老夫所料不差,門后就是地巢穴,我們要找的東西也會在那里。”
  
  望向前方,安道夫臉現凝重,道:“可是,這條路似乎并不好走。”
  
  路確實不好走。巖晶巨鱷盤踞在大地中央,兩個蟲巢封閉了左右,其余地面則是游曳著諸多異獸飛禽。而且這里和其它地方不一樣,視野開闊,一個不小心,弄不好就是招惹到所有的怪物。
  
  “老夫自有辦法。”衛老當先舉步,安道夫無法,只能讓所有人跟上。不用他命令,戰士們就擺出戰斗陣型,小心翼翼地向前。
  
  衛老倒是沒有吹牛,他舉出一本書冊,翻開一頁。書頁上頓時射出淡銀色光芒,將整個部隊都籠罩在內。
  
  遠方隱匿的千夜看到這一幕,不禁輕咦一聲。在他的感知中,衛老這隊人身上都透出少許地氣息。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僅憑感知,千夜會以為是個獸群在行動。
  
  這個掩飾方法倒是神奇,尤其蟲類很多不是靠視覺,而是靠其它方式感知獵物的,多半會被蒙騙過去。
  
  衛老也不敢托大,遠遠避開了中央的巖晶巨鱷。這頭巨鱷實力恐怕已經遠遠超越了侯爵級別,雖然似在沉睡,但是一旦驚動了它,那整只部隊多半要全軍覆沒。
  
  既然知道了對方的目標也是另一側的巨門,千夜就沒必要跟隨他們行動。他運起血脈潛伏,收斂氣息,沿著巖壁向巨門潛行過去。
  
  這條路線上最大的障礙就是蟲巢,千夜也早有計較,在身上涂抹少許巨蟲汁液,壓住氣味,然后沿著巖壁攀援而上,直達穹頂,在洞壁和穹頂交界處攀行,就此越過了蟲巢。蟲巢距離穹頂還有數百米,異蟲則大多在地面或是地下潛行,少有飛空的時候。因此千夜無驚無險地越過了這道障礙,來到地下世界的另一側。
  
  他早已選好潛伏位置,就是最靠近巨門的一根石柱。這根粗達百米的石柱上有不少縫隙石臺,都是隱藏的好地方,而且居高臨下,可以將局勢一覽無余。
  
  千夜一人行動,自是迅捷得多。等他在石柱上找到一處藏身之地,并且順利藏好之時,衛老、安道夫等人才走了三分之一,還沒有越過中線。
  
  有了余瑕,千夜就觀察巨門。
  
  從近處看,這兩扇巨門更是堪稱偉跡,每扇門寬數十米,高數百米。門面上鐫刻著山川猛獸,線條粗纊,卻異常傳神,蠻荒蒼涼氣息撲面而來。這些雕刻不知出自何人手筆,凹陷處最深可達一米,那這兩扇巨門的厚度可想而知。
  
  巨門色彩斑駁,邊緣處爬了一些藤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開啟過。千夜也不知道它的材質是金屬還是木石,然而能夠造得如此巨大,材質想必非常堅硬。否則的話,光是自身重量就能將其壓碎,而現在巨門線條筆直,絲毫不見彎曲,可見一斑。
  
  這樣的巨門,恐怕都不是神將能夠推得開的。或許只有力能移山填海的天王大君才能夠憑借蠻力開合。而現在的千夜就更不行了。
  
  千夜沿著門邊觀察,卻沒找到機關或傳動裝置的痕跡。就算有動力系統,經過幾十上百年的沉寂,恐怕也難以使用。如果不憑借外力,千夜根本打不開這道巨門。他反復思索,或許把帶來的原力手雷都用上,說不定能夠在門上炸開個缺口。
  
  不過用手雷炸,肯定會驚動衛老和安道夫。在不知道門后有什么的情況下,千夜搶先進門,未必就是好事。一念及此,千夜決定耐心等待,看看衛老如何開門。等他開了門,如果能夠偷偷溜進去自是上策,就算混不進去,那時再動手也不遲。
  
  心有定計后,千夜就耐心等待。
  
  走上一段,衛老手中書冊光芒就會變得暗淡,這時他會翻過新的一頁,就又有光芒籠罩全隊。他們走的路線曲折,為了光芒穩定,速度也不能太快。如是等走到巨門前時,衛老手中書冊已經翻到了封底。他收起書冊,長出一口氣,已是額前見汗。這一路走來,雖是有驚無險,但對心神也是消耗巨大。
  
  衛老不急研究大門,而是盤坐,開始調息恢復。安道夫雖然心急,也只能安排人手布防,為衛老護法。
  
  安道夫的安排很有意思,借助巨柱的掩飾,兩名狙擊手爬上巨柱,一直攀到百多米高,才隱藏下來。一人用望遠鏡不斷觀察周圍,另一人則架好了狙擊槍,封鎖了隊伍后方。
  
  看著這個布置,似乎是在防備有人自后偷襲。千夜想了一想,就恍然明白,看樣子是在防備青月。
  
  青月在偷襲凱末爾的時候,展現出極高的潛行隱身能力,原力修為也遠比過往強大。一直以來她都在隱藏實力,甚至當高胡一名長老被狼人伯爵重創時,也沒有放下偽裝,心機可謂極為深沉。如果不是克勞迪婭隱藏在后,青月早已偷襲得手。不過她偷襲得手也沒有用,有千夜隱匿在側,最后蟲巢里的地之血還是會落在千夜手里。
  
  千夜此刻的位置比兩名狙擊手高出百米。他們做夢都想不到頭頂上會藏得有人,此刻正全神慣注地觀察。如果青月偷襲,那么他們就是后手。
  
  兩名狙擊手布置到位后,安道夫松了口氣,耐心等待衛老恢復。遼闊的地下世界一如既往的安寧平靜,巖晶巨鱷的呼吸聲如同風的呼嘯,悠悠回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整個世界似乎會永遠持續下去的時候,千夜忽然看到洞壁處的原力出現了一絲擾動。這點波動對于龐大的地下世界而言,實在是太小,以致于它移動了數十米,才被千夜察覺。
  
  那團原力擾動大約有一人大小,沿著洞壁緩緩移動,逐漸接近。
  
  不用說,這多半是個潛行中的高手。當千夜有意注視的時候,居然什么都看不到,那里空無一物,只是偶爾景物邊緣會有些模糊。別說不經意的看,就是有意觀察,一不小心也會忽略過去。
  
  果然是高手!
  
  千夜由衷贊嘆,如此潛行,已近爐火純青,幾乎不可能察覺,只有多多布下陷阱,以靜制動,才有可能把她抓出來。
  
  距離衛老等人數百米時,那潛行者就蟄伏不動。她一停下,連原力擾動都停了,完全從千夜的感知中消失。
  
  千夜下方,那兩名狙擊手依舊在觀察著,瞄準鏡不止一次掠過那潛行者的位置,可是全無所覺。
  
  不過已經知道了她的方位,千夜胸有成竹,知道潛行者多半就是青月。她也和自己一樣,等待著衛老等人開啟大門。別的不說,這兩扇巨門光憑材質和重量,就足以難倒神將之下的所有人。
  
  衛老修為不顯,千夜都看不出他的境界。安道夫則是侯爵級別的血族,實力雄厚,但肯定對巨門毫無辦法。
  
  這時遠端通道中,突然出現一隊人馬,為首的正是曾經和千夜有過短暫交鋒的克勞迪婭。
  
  克勞迪婭一出現,那潛伏者周圍原力立刻起了一點漣漪,顯然心情難以平靜。這點漣漪轉瞬即逝,埋伏的兩名狙擊手一無所覺。實際上,他們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發現了。
  
  遠端突然響起有若雷鳴的大笑:“如此好事,豈能不等我?”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