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8 還等什么

還是卡蘿爾感知最為敏銳,猛然回頭,目光鎖定了空中飛掠的千夜。可是巖晶巨鱷在側,哪容她有分神機會?一大片晶箭連綿射來,頓時逼得她手忙腳亂,身上又多了一處傷口。
  
  整個防御陣形中,衛老是最為關鍵之人,似松實緊,無論哪里出了狀況,都要及時彌補應對。他始終沒有直接對敵出手,全靠調整已方狀態或是削弱敵軍某些方面來影響戰局。
  
  如此戰法,原力使用效率極為高效,能夠久戰,就是戰上一整天也不是問題。但另一方面,則是相當耗神,容不得半點錯誤。
  
  是以以衛老修為,居然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千夜出現。直到卡蘿爾出聲示警,他才有所警覺,向空中望去。
  
  千夜取出崔源海所制原力槍,背后雙翼展現,在原初之翼的加成下,這支槍的威力已經接近七級巔峰。
  
  千夜對準衛老,就是一槍轟出,槍聲如雷,千夜被后座力頂得上升十余米,可見這一槍的威力!
  
  槍口火光乍現,衛老臉色就變了,這還是入洞以來他第一次失態。他拋下手中書冊,又從懷中取出一個古制信封,閃電撕開,頓時一道紅色光罩浮現,將他整個人護在其內。光罩上,隱隱可見有無數符文流轉。
  
  但是護罩還未穩固,槍彈已至!
  
  在狂暴轟擊下,紅色光罩驟然一亮,隨后轟然崩碎,原力槍彈也隨護罩崩解。但衛老卻并不好過,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處處原力法陣頓時變得搖搖欲墜,整個隊伍死傷驟然增多。崔源海舍棄一切花巧,只追求威力的設計,在這一刻終于體現出價值。
  
  此時千夜已處危機之內,安道夫和凱末爾舍棄形勢不妙的部隊,雙雙沖天而起,夾擊千夜。而衛老則又從懷中取出一個古制信封,從內里抽出一頁信紙。這是他取出的第三個古制信封,前面兩個一個重創巖晶巨鱷,另一個則防住了千夜的絕殺一擊,這第三個無論是何功用,都必是石破天驚。
  
  戰場另一端,卡蘿爾則是一聲尖叫:“是你!”
  
  她不顧巖晶巨鱷的威脅,隔空揮出一鞭,電火如蛇,蜿蜒射向千夜。衛老也同時彈出手中信紙,這次是一道銀光,切向千夜胸腹之間。銀光不若金光那樣迅速,但它一出現,千夜就有種被鎖定的感覺,自己稍有動作,銀光也會相應變動。
  
  只看衛老揮出信紙時的鄭重,就知這道銀光難以輕易擺脫。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千夜忽然露出帶著譏諷的笑,身影閃爍了一下,竟就此消失!
  
  卡蘿爾驚呼:“他要進門!”
  
  衛老急忙轉頭,只看到千夜的身影在巨門處一閃,就消失在門內。
  
  空中銀光失去目標,茫無目的地飛了數圈,落入到一群晶鱷中間,隨后銀色光暈無聲無息地擴散,覆蓋范圍內的一切兇獸異蟲同時失去了生機。
  
  衛老只嘆了一聲“老夫的霸道之章!”,就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眾人的攻勢全都落空,戰局瞬間惡化。卡蘿爾連中數根晶箭,驚怒之下底牌連出,這才避免了殺身之厄。衛老精神萎靡不振,連出兩記殺招,消耗不小,另外千夜那一槍給他的傷害也比表面看起來要大得多。
  
  僅是片刻功夫,戰士們就死傷慘重,安道夫和凱末爾不惜原力血氣,戮力死戰,這才穩住局勢。但兩人身上各添了不少傷口。
  
  衛老終于緩過一口氣,開始加持狀態。只是現在能夠加持的狀態不光少了很多,效果也大不如前。高級戰士們也就罷了,在關鍵時刻,他們原本就是當炮灰犧牲的。但是缺少加持,卡蘿爾獨斗巖晶巨鱷就變得極為吃力,屢次遇險。
  
  此刻他們距離巨門不過幾十米遠,這短短路程,現在卻如千里之遙,不知何時才能抵達。
  
  穿門而過時,千夜眼前瞬間如萬花筒般,全是斑斕色塊。他知道這是空間變幻,驚訝之余收斂原力血氣,不令一絲氣息外泄,以免干擾空間轉移過程。
  
  轉眼之間,千夜就出現在一個新的世界。
  
  刺眼陽光從天空灑落,讓習慣了地下世界幽暗環境的千夜忍不住瞇起眼睛。在他腳下,一道緩坡徐徐延伸,直到遠方。坡上綠草如茵,占綴著星星點點的野花,宛若絢麗華毯。
  
  遠方有樹林,有絕峰,有湖泊,有河流。若不是極目遠眺就是漆黑虛空的話,這里完全就是人間仙境。
  
  千夜回頭一望,兩扇巨門憑空立在自己身后,半開半掩。千夜此刻站在一座山丘丘頂,巨門就那樣突兀地立著,從門縫中,可以看到另一端地下世界的依稀景象。
  
  在山丘另一段,地勢徐緩下降,直到陸塊邊緣,再往前就是無盡虛空。
  
  在千夜腳下,居然是個孤懸虛空的陸塊,不過方圓百里。按常理說,這么小的陸塊是不會產生天然防護,讓生命存續的。但是現在千夜站在這里,卻能夠自然呼吸,不覺壓力。
  
  千夜抬頭,在遠方虛空深處,可以看到一塊懸浮陸地,再往遠則有更多星星點點的陸塊。那里就是中立之地,而他腳下站著的,應該是中立之地邊緣處的一個孤島。
  
  這里視野異常開闊,放眼望去可以將大半地域收于眼底。不過千夜看了幾遍,都沒有找到克勞迪婭的行蹤,不知她藏到了哪里。
  
  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一記如同遠古戰鼓般的沉悶聲音,整個孤島都隨之震顫。當聽到這記鼓音時,千夜全身一陣酥麻,氣血翻涌,說不出的難受。
  
  一瞬間,千夜的目光就落在了遠處的那座絕峰上。聲音就是從那里傳來的。而在千夜耳中,那聲音不是鼓聲,而是心跳!
  
  能夠震動整個孤島的心跳。
  
  千夜不再猶豫,立刻向那道絕峰奔去。如此恐怖的心跳,除了地,恐怕不會有其它存在。在整個孤島中,絕峰也顯得異常突兀,衛老他們的目標多半就在那里。
  
  千夜全力奔行時,速度快得異乎尋常,在身后拉出道道虛影,轉眼間跨過廣闊的緩坡草地,沖入森林。對于身懷血脈潛伏的千夜而言,森林是絕佳隱匿地點,能夠遮蔽視線的樹冠枝葉,會把千夜不能隱形這惟一疏漏彌補掉。
  
  當千夜在森林中潛行,慢慢接近絕峰時,山丘上的巨門終于有了動靜。一陣光波涌動,衛老、卡蘿爾帶著十幾名戰士沖到了孤島上。
  
  他們人人帶傷,卡蘿爾背上還插著兩根晶箭,手中雷鞭只剩下半截,鞭梢不知去向。衛老的胡子頭發被燒焦大半,衣袍破損,露出半條干枯大腿。
  
  安道夫和凱末爾也活了下來,不過氣息微弱,安道夫更是少了一條左臂。余下的戰士情況則是好得多,大多是輕傷。不過初時過百人的部隊,現在只剩下十一二人。這些戰士僅僅是運氣好,才活了下來。高級戰士實力有限,一旦重傷,根本無力跟隨大部隊穿越巨門,全都變成了蟲群的腹中之物。
  
  沖出巨門后,卡蘿爾隨即轉身,全神戒備,叫道:“衛老,能不能把門關上?”見識過衛老多個手段后,卡蘿爾的稱呼不知不覺從老頭變成了衛老。
  
  衛老苦笑,“老夫現在哪有那個力氣?”
  
  “那就準備戰吧!”卡蘿爾果斷地道。
  
  等了一會,巨門中卻沒有動靜,無論晶鱷還是異蟲都沒有出現。緊張戒備的眾人這才松了口氣,卡蘿爾道:“看來那些東西沒法穿過這道門戶。這算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好壞各半。不能把它們引過來消滅,也就意味著我們也回不去了。”衛老道。
  
  卡蘿爾收了身上電光,落在地上,說:“衛老,現在怎么辦?這里有回去的路嗎?”
  
  衛老又是苦笑,道:“門后世界,老夫也只是知道個大概。怎么知道能不能有路回去?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你們帝國不是有人來過這里嗎?你怎么會不知道?”
  
  衛老顯得有些尷尬,咳嗽幾聲,道:“帝國是有人探過地巢穴。這道門戶也和那人有關。只不過,此人在帝國地位特殊,縱是我等也不能隨意打擾。是以關于此地之事,老夫也是道聽途說居多,門戶后更是只知道一鱗半爪,具體如何,還得細探。”
  
  卡蘿爾能夠修煉到神將級別,自是聰明人,一聽就明白衛老所屬的勢力和那人多半不對付,此次行動多半是瞞著對方的。說不好聽點,搞不好還有竊取對方成果的嫌疑。只看這道偉跡般的巨門,就可以想象那人的驚天神通。得罪了這樣的人,可是生死悠關的大事。所以問到這里,下面就不必再問了。
  
  “剛剛那個千夜,和你說的那人有關嗎?”
  
  “當然無關。實際上千夜在帝國闖下濤天大禍,罪不容誅。帝國已決定派出誅殺隊伍追殺他。無論是誰,現在都護不住他。”衛老道。
  
  卡蘿爾笑容猙獰,“既是如此,那呆會誰也不能跟我搶!他殺了我惟一的弟弟,我要讓他在雷霆中嘗盡痛苦,永世不得解脫!”
  
  衛老點頭道:“老夫兩篇圣人之章都因他而廢,自是不會放過他的。”
  
  “那我們還等什么?”
  
  ps:好久沒ps了,還等什么呢?當然是加更了。明天勞動節,加更。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