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13 葬心于此

此刻在峰頂,千夜單膝跪地,全身不斷震動,每個骨節都在發出喀喀嚓嚓的聲音。好不容易,他的身體終于挺直了一些,這個微小的動作,也讓他的身體內部響起一連串的骨裂聲音。
  
  千夜全身濕透,淋滿了灰雨。這些雨水每顆都如一座小山般壓在千夜身上,讓他直不起腰來。而且灰雨壓制身體生機的效果依舊存在,千夜身內肌體血肉大片死去,然后又被燃金之血點燃重生,如是反復。好在峰頂處晴空萬里,再也看不到灰雨,而且不知從何而來的熾熱陽光將雨水不斷蒸發,令千夜所受的壓力迅速減輕。
  
  終于,千夜長身而起,重重呼出一口死氣。這道死氣色澤灰敗,落在地上,立刻將地面變成一片灰黑巖地。
  
  吐出死氣后,千夜恢復了行動能力,不由得心中暗自慶幸。在最后關頭,千夜知道若依常規,自己再也不可能登頂,于是孤注一擲,發動虛空閃爍,以原初之翼護持已身,強行沖頂。
  
  原初之翼加持下,千夜身即如槍,各頂素質全面提升,硬頂住灰雨侵襲。而虛空閃爍跨越虛空的能力在這里再適合不過,剎那間穿過層層空間阻隔,成功登頂。
  
  黑翼君王留下的兩大傳承,此刻再度顯示無上威力,若沒有它們,千夜早已變成一堆枯骨。指極王留下的問心路,實際上不是考驗,而是殺機。它異常簡單,卻又極為兇險。神將之下,完全是死路一條。即使成就神將,能否登頂也要看自己實力是否足夠強悍。如卡蘿爾這等戰力,能否成功只在五五之數。實力不如卡蘿爾之人,比如千夜曾經面對過的軍部前任元帥,在這問心路上就是死路一條。
  
  經歷過指極王心境,千夜方才明白,指極王那時滿心悲涼,哪有心情栽培后輩?他設下重重關卡,最后布局問心路殺招,并不是要給后人機會,而是要坑殺所有貪婪之輩,為峰頂所葬之物作祭物陪葬!
  
  也只有黑翼君王安度亞的核心傳承,才能夠擊破死局。現在回想,衛老手中無論是古卷還是圣人之章,明顯都不是神將手筆,應是出自哪位天王級的大人物。
  
  只有大君天王方能應對天王。
  
  然而黑翼君王的傳承能夠令千夜以微薄實力搶先登頂,相比之下,威能當遠在衛老身后那位大人物之上。
  
  千夜暫時占得先機,想來衛老必然會加速沖頂,以阻止自己。雖然不知道他們何時會上來,但想必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峰頂風光晴好,沒有灰雨,也看不到其它殺機陷阱。想來或許指極王覺得問心路已經足夠,或是已無資源布置更多陷阱。不管怎么說,等卡蘿爾和衛老上來時,將再無限制,千夜不得不面對兩名神將。縱使他們都身負重傷,實力消耗得七七八八,那也是神將。別說兩名,就是一人也不是千夜能夠應對的。
  
  現下時間寶貴,千夜深知自己活命的一線希望,就在于指極王留在峰頂的東西。
  
  峰頂綠草如茵,陽光熾烈明媚,連風都是柔和清新,透著絲絲原力氣息,吸上一口就感覺無比舒服。如果在這里生活得久了,即使不修煉,實力也會穩穩攀升,直到突破戰將。
  
  在峰頂中央,有一座小山,起伏不定,看上去如同一條盤踞沉睡的騰蛇。在小山頂上,豎立著十余根巨大骨刺,最長一根足有百米,遠遠望去,如同一排高大桅桿。在小山半腰處,建有一間石殿,規制頗為簡陋,但是作為山頂惟一一間建筑,卻是十分醒目。
  
  身體稍一恢復,千夜就全速向石殿奔去。如果指極王留下了什么的話,那么就一定會在這間石殿里。
  
  千夜速度全開,數公里路途轉眼即過,他飛奔上山,轉眼間就站到了石殿前。
  
  從近處看,這座石殿高約十余米,大門洞開,門內是幽深通道,隱約有火光閃動。經過巨門和問心路之后,千夜知道指極王擅長空間布置,石殿看似狹小,但是里面說不定另有遼闊天地。
  
  千夜沒有急于進殿,而是站在門口,先仔細觀察。
  
  石殿修建得并不規整,許多石塊一看就是天然之物,沒有經過修葺。但看得久了,卻覺得另有一種天然意境,仿佛每個石塊就應該安在那里,位置絲毫不能挪動。別說挪動位置,哪怕多添一刀一斧,修平些棱角,都會破壞那渾然天成的意境。
  
  看著這間石殿,千夜心中隱隱有所感觸。石碑中透出的意境是悲涼孤寂中透著一種不甘,而看著這間石殿,千夜只感到心灰若死。所有的希望,所有的期待,都已遠去,不復歸來。
  
  當夜瞳離開的時候,千夜也是同樣的心灰若死。圣山之上,根本不是人族所能踏足,千夜再如何自信,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開千年先河,踏上永夜議會的圣山。強如武祖和太祖,冠絕當時,也未能有如此偉業。
  
  這樣的希望,有還不如沒有。
  
  千夜輕嘆一聲,舉步進入石殿。
  
  石殿內通道并不長,沒走出多遠,千夜就走進一間殿堂。殿堂內陳設布置同樣簡單,四角各置一個石制火盆,里面火焰跳躍,給殿堂內增添了微弱光明。這四個石盆不知有何玄妙,里面火焰燃燒了近百年,居然還沒有熄滅。
  
  石殿盡頭,有個石桌,上面斧刻刀鑿的痕跡猶在。看在千夜眼中,每道刻痕都如同一道電光,劈在意識深處,那蘊含的深邃意境,幾令他無法呼吸!
  
  好不容易才將目光從石桌上移開,看到盡頭的石壁上刻著八個大字,右邊是‘葬心于此’,左側則是‘指天問道’。看到這八個大字的瞬間,千夜又是陣陣恍惚,眼間景物變幻,那青衫男子再度出現,站在石殿中央,正以指為筆,凌空書寫。每一筆寫出,石壁上就會出現相應刻痕,轉眼間書就八個大字。
  
  此刻這男子心境又有不同,疲備而又空寂,似乎對一切都失去興趣,只有寫下‘指天問道’這四字時,才流露出一線憤怒。
  
  八字寫罷,他似乎失去了全部力氣,連精神都被抽空,整個人宛若沒有靈魂的軀殼。那男子將什么東西放在了石桌上,靜立良久,方轉身向殿外走去。
  
  男子身影走到千夜面前時,忽然停步,向千夜望了一眼,淡淡地道:“你來了。看來她終究不愿在這里湮沒。也罷,就讓她隨你去吧,若日后你有能力,將她修補完善,即算是對我的回報。”
  
  說罷,青衫男人穿過千夜,走出殿門,就此消失。
  
  千夜站在原地,怔怔地看著殿門,一時之間分不清究竟是真實還是幻境。這不應該是數十年前的景像嗎,那不應該是年輕時的指極王嗎?可是他對自己說的話又是怎么回事,他看到自己了嗎?還是說,在這間石殿內,不光是空間,就連時間也交錯在一起,才讓七十年前的指極王看到了現在的千夜?
  
  諸般念頭此起彼伏,讓千夜混亂無比。
  
  透過石殿大門,千夜忽然看到兩個身影出現在山頂邊緣。那是卡蘿爾和衛老,他們終于突破了灰雨封鎖,登上了峰頂。兩人顯得狼狽不堪,全身都已濕透,雨水不斷順著衛老的胡子頭發往下滴著,而卡蘿爾身上的電火早已不知去向,長發也皆被打濕,緊緊貼在前額上。
  
  一踏上峰頂土地,卡蘿爾直接把重箱拋在地上,然后雙腿一軟,單膝跪地,拼命喘息。衛老身體搖晃,也差點摔倒,踉蹌之后才勉強站穩。
  
  不過兩人畢竟是神將,恢復起來比千夜快得多,幾個呼吸的功夫就氣息平穩,震飛了身上雨水,隨即筆直向著石殿奔來。
  
  峰頂景物單調,石殿實在是太顯眼了,兩人一眼就發現了石殿,急忙趕來。
  
  看到卡蘿爾和衛老,千夜心頭一震,從幻境中恢復。此刻時間緊迫,千夜不及多想,轉身撲向石桌。石桌上擺放著一根暗銀色的金屬長管,分不清是何金屬。在看到它的剎那,千夜忽然有種感覺,它似乎對自己點了點頭。
  
  沒錯,這根金屬長管給千夜的感覺就是活物,有自己的生命和靈魂。
  
  金屬長管散發著淡淡瑩光,構成一個光罩,覆蓋了整個石桌。此刻情況緊急,不管這東西是干什么用的,都是千夜度過難關的惟一希望。只希望指極王留下的手段和巨門、問心路一樣厲害,能夠助千夜度過劫難。
  
  千夜伸手就向金屬長管抓去,當手指觸到光幕時,光幕即刻如水波動,悄然散去。散落的光波悉數鉆入千夜身體,整個過程如流水般自然,千夜竟然無從抵擋,無論暗金血氣還是晨曦啟明,都未能阻擋這些光波。
  
  光波入體,千夜只覺全身如浸在溫水里,說不出的舒服,血氣和黎明原力都快速增長,頃刻間就恢復了巔峰狀態。千夜頓時震驚不已,不知光波是由何構成,竟能同時補充血氣和黎明原力。以原力屬性而論,暗金血氣和晨曦啟明分別位于光與暗的頂點,性質截然不同。
  
  而瞬間能讓千夜恢復全部狀態,說明光波中所蘊含的力量極為恐怖,完全不象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樣溫和。千夜是得了指極王允可,才會平安無事,反而補足狀態。可想而知,假若沒有得到認可而貿然接觸光幕,恐怕會被擊得連灰都不剩。
  
  入手之后,一道意識從金屬長管傳到千夜心中,瞬間讓他明白了這東西的來歷和用途。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