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14 心胸

這是一根槍管,一根原力槍槍管。
  
  能夠被指極王鄭而重之放在這里的槍管,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的槍管。單以品級而論,這根槍管已達到九級,再進一步,即是當世名槍的級別.
  
  九級原力武器,千夜別說擁有,連碰都沒碰到過,只除了機緣巧合之下用了一次蔓殊沙華。
  
  千夜定了定神,繼續查看信息。
  
  最初是指極王的自述,異常的簡潔。大意是指極王平生自負,以為天下沒有不能踏足之處。然而在一次游歷中誤入險境,九死一生,愛妻也為救他而死。指極王當時距離天王之境仍有一線差距,然而就是這一線之差,令他無法救回愛妻性命。
  
  若是指極王早一點成為天王,又或是少冒一點險,都不會失去摯愛。不過姬問天畢竟是一代天驕,以通天手段留存住愛妻一點殘魂,四處尋找復活手段。后得異人指點,姬問天知曉若以虛空巨獸為材,融入摯愛魂魄,或可煉成當世名槍。名槍皆有靈,某種意義上來說,就相當于他的愛人在此槍中復活。
  
  隨后指極王得知中立之地有一條重傷沉睡的地,于是不遠萬里趕來,不顧雙方實力的巨大差距,悍然出手。
  
  地實力極為恐怖,縱使重傷,也不是當時尚未成就天王的姬問天所能匹敵。然而姬問天悍不畏死,于生死剎那終于爭得一線天機,重創地,終將其斬殺。然后指極王取地頭骨與心頭熱血,融入愛妻魂魄,就地煉槍。
  
  然而所謂名槍,豈是易成?不到天王大君之境,終是駕馭不了靈魂之力。最終姬問天功敗垂成,只煉出一根槍管,就已耗盡原力。煉槍不成,魂魄難免散去。于心灰若死之中,姬問天忽有所悟,就此跨過了天王絕頂,于是世間方有指極王。
  
  可終是遲了。
  
  其后姬問天又返回中立之地,布下種種手段,以此記念當年,且不被打擾。
  
  看到這里,千夜方才明白感悟到的指極王心境源于何處。其實這根槍管上或許還有少許靈性,但距離產生靈魂還相去甚遠。姬問天一生所愛,早已煙消云散。
  
  接下來,千夜才細細察看這根槍管的能力。
  
  與一般原力槍相比,指極王留下的這根槍管上附加的能力多得讓人吃驚。千夜首先看到的就是致命打擊。這一能力相當于把千夜擁有的重型彈頭、精準射擊、超遠射程等能力綜合在一起,而且效果大幅增強。無論射程、精度還是殺傷力,提升都超過一倍。
  
  可以說,哪怕是再普通的原力槍,只要擁有致命打擊的效果,就能夠立刻躍升為同級巔峰之作。這樣的能力,比之原初之翼也僅僅遜色一二。不過據安度亞所說,原初之翼能夠無限提升,卻遠非這根槍管所能相比。
  
  另一個能力則是天心封鎮。這一能力能夠使持槍者增強對周圍原力環境的控制,在沒有刻意發動的情況下,則會使環境趨向于保持原本的狀態,任何外來改變都會變得更加困難。
  
  天心封鎮看起來似乎用處不大,對持槍者沒有直接提升。然而千夜仔細一想,忽然明白了這個能力的恐怖之處。簡單點說,就是在它的影響范圍內,一切持槍者之外的領域效果都會被削弱!
  
  強者之戰,大多數勝負關鍵就在領域。領域碾壓了對手,哪怕不是攻擊性的領域,也可以切斷對手對周圍原力的利用,勝負可想而知。
  
  除了蔓殊沙華之外,千夜還從未見過原力武具上有領域類的能力。在生死決戰中,領域強弱變化,哪怕再是微小,也會產生重大影響。所以越是在強者手中,天心封鎮的威力就越大。
  
  余下還有許多次要能力,比如說超強堅固,比如說原力汲取,比如說恢復,比如說協調裝配
  
  擁有超強堅固的槍管,幾可與東岳抗衡,也就是說可以和東岳對砍。而原力汲取則是能夠從周圍環境中汲取原力,儲存在原力陣列中,等到需要的時候再行使用。如致命打擊、天心封鎮所需要的原力,大部分就來自于存儲,可以極大的減輕持槍者負擔。
  
  另外如果槍管有所損壞,只要不那么嚴重,就可以慢慢恢復。不過想要損壞這根有超強堅固特性的槍管,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千夜感覺,自己拿著東岳硬砍,不出全力的話也很難砍傷這根槍管。
  
  至于協調裝配,則是較容易和其它部件搭配,組成完整的原力槍。畢竟這只是一根槍管。
  
  這些‘次要’能力,隨便哪一項安放到其它原力槍上,立刻能讓對象搖身一變,變成擁有珍惜特性的武具,價值飆升。能夠配得上這些次要特性的,至少也得是七級槍。
  
  看著手中這根毫不起眼的槍管,千夜幾乎在上面看到了璀璨寶光。這真的只是一根槍管?
  
  這就是一根槍管,指極王親手制造的槍管。
  
  這根槍管沒有名字,指極王也不打算給它取名字。
  
  看過能力部分,接下來的信息則有些模糊,或則需要相應心境方能查看。至于是何心境,卻沒有明說,或許指極王并不想要后人看到相應內容。
  
  不過眼前情勢緊急,千夜無瑕研究,知道主要能力就夠了。這根槍管確實是救命之物,至于如何使用,千夜已經有了腹稿。他拿出崔源海所制的原力槍,三兩下拆掉槍管,將這根新的槍管安了上去。
  
  新槍管和槍身并不是十分協調,然而安裝在一起時,協調裝配的能力就體現出價值,槍管上附加的原力陣列自行變化,和槍身、槍機的原力陣列融為一體,無分彼此,如同這把槍原本就是這樣造的。
  
  新槍在手,千夜頓生底氣。這根槍管置放于此足有數十年,早已儲滿原力,即使以千夜目前修為,也能轟出致命打擊的效果。否則的話,一把九級巔峰級別的原力槍,可以直接將千夜抽空,他就是想用也用不了。
  
  千夜回頭,向石桌拜了一拜,道:“得前輩饋贈,今日若能不死,日后自當回報。”
  
  說罷,他大踏步出了石殿。這間石殿中留有指極王當年感慨心境,與此產生共鳴之后,千夜不愿損毀這里一草一木,寧可放棄地利,在殿外與衛老和卡蘿爾決一死戰。
  
  神將行動何等迅速,當千夜走出殿門時,衛老和卡蘿爾已經到了石殿前。看到千夜走出,衛老顯得有些意外,雙眼微瞇,道:“你居然不在殿中防守,難得,難得。”
  
  卡蘿爾有些不明白,疑惑地看向衛老。在她眼中,這座石殿十分簡陋,也稱不上堅固,自己都不需要全力,就能一鞭抽塌。這樣的地方,躲在里面有什么用?徒然把自己困死在里面而已。
  
  衛老知道卡蘿爾不明白,于是道:“這座石殿中必然也留有那位的印記。一旦摧毀印記,說不定就會被那位知道,哪怕這里沒有布置,日后被那位記住了,也就不用在帝國混了。”
  
  卡蘿爾恍然,經歷過問心路之后,她深知指極王的厲害,而且這還是七十年前指極王剛成天王不久時的布置,現在的指極王又到了何種程度?
  
  指極王若真在石殿內留下一二后手,他們未必就接得下來。
  
  千夜靜靜站著,直到衛老解釋完,方道:“恢復好了嗎?”
  
  衛老點了點頭,雙目如電,在千夜身上上下掃過,說:“有此大氣胸襟,確實難得。這若是放在旁人身上,或是愚蠢,但在你這里,卻是大智若愚。若是你回到帝國,只憑今日所作所為,就可得那位殿下賞識。過往種種,都不再是問題,只要改頭換面即可。”
  
  “哦?為何我就是大智若愚?”
  
  “你心性如此,而非刻意所為,與那位隱隱相和,可說是他的半個傳人了。”
  
  千夜道:“多謝指點,可惜。”
  
  衛老也同時道了聲可惜,從懷中抽出古制信封,在掌中摩挲著,說:“假以時日,你不難成為名動一時的人杰。只是可惜,你今日注定要隕落在這里。”
  
  卡蘿爾在一旁聽著,忽然道:“我聽說帝國現在局勢很不好,浮陸戰場那里只是勉強支撐,都快被永夜打回本土去。這種時候不是用人之際嗎,他這樣的人,為何不能用?”
  
  浮陸對千夜而言似已是遙遠的記憶,可是此刻被卡蘿爾提起,昨日種種又浮現眼前。趙君度、宋子寧、魏破天、趙雨櫻,一個個人,一場場生死之戰,就象剛剛過去。在那塊戰場上,千夜付出太多的鮮血與牽掛,不知經過多少場血戰,才能自黑暗種族手中搶下一小塊生存空間。
  
  魔女、艾登、愛德華,千夜的敵人亦都是一個時代的風云人物,每一場戰斗都可以用詩歌來記載。然而他萬萬沒想到,最危險的敵人卻是來自背后,最致命的一擊竟是來自友軍。
  
  這些都已是過去,始作俑者栗風水也已死在千夜手下。象軍部各樞機處這樣的機構,任何一個國家都會有,只要帝國不滅,它們就會存在,只是名稱不同罷了。千夜早已不是當年的熱血少年,很清楚政壇之下的陰暗面。
  
  千夜心中忽然涌上一點感慨。雖已遠離帝國,可若是趙閥形勢危急,抑或子寧、破天等兄弟遇到生死危機,自己還是會回去,還是會出手。只是千夜不會再要帝國一丁點的封賞,血戰之后,當飄然遠云。
  
  想到這里,千夜暗自嘆了口氣。或許真要怪罪的,就是命運嗎?
  
  衛老看了看千夜,神色復雜,嘆道:“你不明白,他容得下帝國,帝國卻容不下他。”
  
  ...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