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30 陸塊邊緣

這是毒,極為猛烈的絕毒。[_]suimеng.千夜雖然不懼,但難免受其影響,不能在其中久留。可千夜是古老血族的體質,已經開始向浴火之軀進化,幾乎對毒質免疫。如果沒有浴火之軀,只靠燃金之血,千夜怕是也要中毒,只能靠燃金之血和劇毒搏殺。
  
  這種絕毒,人族戰將之下觸之立死,血族和狼人爵位以下也不過多撐片刻,蛛魔或許表現得好些,但也同樣難逃一死。
  
  若以殺傷力而論,這口青氣甚至超過了千夜的領域和生機掠奪。瞬息之間,上千傭兵就變成了尸體,疾風之怒此次反撲的部隊立時就去了一半。
  
  戰場上瞬間寂靜,橫尸遍野,沒踏入青氣范圍的傭兵們看著前方突然出現的死域,幾疑身在中。突然有人醒悟過來,大叫幾聲,掉頭就跑,整個兵陣頓時有潰退之象。
  
  千夜的領域再強,總有跡可循,有法可擋,死也不會死那么快。可是這青氣所過之處,觸者立斃,絕無幸理,這讓人如何不心生恐怖?就算是悍勇的傭兵,也頃刻崩潰。
  
  陣中指揮者又喝道:“不要怕,她已經吐不出第二口了!”
  
  一口青氣吐罷,小朱姬頓時顯得十分萎靡,連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顯然這一口絕毒消耗極大。
  
  可是就算她吐不出第二口,第一次的青氣還未散去,誰還敢踏入絕域一步?別說踏入,就是接近也不敢。
  
  聽到對面的話,小朱姬頓時大怒,揚起小腦袋,大聲喝道:“誰說的,給我站出來,看我能不能再吐你一臉!”
  
  她的聲音極為清脆,充滿靈氣,瞬間便傳遍四面八方,疾風之怒的傭兵們頓時士氣落到谷底,那指揮者也不敢再強出頭。小朱姬一口青氣就毒殺上千傭兵,真要站到她面前,萬一她還剩了點青氣呢?
  
  千夜拍拍小朱姬的頭,說:“老實休息,接下來不用你了。”
  
  說罷,千夜堂而皇之自絕域中穿過,絲毫不受其影響,走向疾風之怒的軍陣!
  
  戈多在后看了一驚,忙要跟上。他看千夜穿行絕域異常從容,以為已經沒事了,也選擇直穿絕域。可是沒想到才踏入絕域幾步,立刻就感覺全身肌膚發麻,鼻中更是流下腥濕液體。
  
  戈多大驚,急忙退后,閃出絕域,然后傾盡全力逼除毒質,片刻后口一張,噴出一口濃黑如墨的腐血,臉色這才轉為正常,但氣息已是弱了幾分,竟是受傷不輕。
  
  他看著地上的腐血,神色驚恐,心中滿是后怕,若不是當機立斷迅速退后,再多耽誤一時半刻,恐怕就是重傷了。
  
  這片絕域如此廣闊,若是小朱姬將青氣凝聚成一口,直接噴過來,戈多怕是要當場暴斃。
  
  不過現在千夜也無須戈多和原生戰士幫助,在疾風之怒的軍陣中,千夜領域大開,又是一大片傭兵栽倒。傭兵們有了之前的經驗,有不少人就主動沖進千夜的領域分擔壓力。然而當他們苦苦支撐,對抗壓力之際,忽然看到一根細細紅線刺入胸口,然后眼前就是一黑,再無知覺。
  
  一輪生機掠奪掃過,千夜周圍瞬間又多百余尸體。雖然生機掠奪所產生的血線數量有限,但都是對著生機更為旺盛的傭兵而去,因此剩下來的都是傭兵中的弱者,這對疾風之怒戰力的打擊十分沉重。
  
  那名指揮官躲在傭兵群中,想要伺機偷襲。可是當他每每接近千夜之時,卻又如驚弓之鳥般逃開。
  
  如此奸猾的對手,千夜也略感無奈,不過也無所謂。他若是真敢接近,那千夜還留有一發原初之槍,配合虛空閃爍,絕對可以追殺到死。他若是不靠近,那千夜就不斷斬殺身邊傭兵。
  
  轉眼之間,疾風之怒的敗勢已成,當看著隊友成片成片地倒下時,就是最兇悍的傭兵也心膽俱喪,不敢上前。不知是誰發一聲喊,幸存的傭兵立刻就開始了大潰逃。他們根本不回頭,也無人斷后,誰跑得慢誰就被殺掉,前面的人就有機會逃掉了。這是獸群的古老智慧,殘酷卻實用。
  
  面對四散而逃的傭兵,千夜也頗有無從下手的感覺,沒殺幾個視野中就沒有多少人了。在逃命時候,哪怕是最普通的傭兵都迸發出驚人實力,迅若閃電。
  
  千夜停步,運轉原力,如雷鳴般渾厚的語聲瞬間覆蓋了整個遼闊區域,哪怕是逃得最遠的傭兵也聽得到他的話,在耳邊一陣又一陣的回蕩:“誰敢動我的人,斬盡殺絕!聰明的立刻退團,今后疾風之怒的傭兵,我見一個殺一個!”
  
  “你”遠方傳來那指揮者的聲音,顯得又驚又怒。他本想要放兩句狠話再走,可是沒想到千夜行事如此之絕。他半天沒有想出要有什么回應,而這點時間腳下不停,早就逃得遠了,就是想說什么,也沒那個實力把聲音送到千夜耳邊。
  
  千夜停步,深吸一口氣,臉上泛起潮紅,進入沸血狀態,由生機掠奪得來的精血不斷燃燒,血氣開始迅速恢復。
  
  當戈多來到千夜面前時,千夜已恢復如初,至少表面如此。戈多看看千夜,再看看小朱姬,最后只是一聲長嘆,終知自己不可能將朱姬帶走。而且千夜對待疾風之怒的方式也表明,誰敢打朱姬的主意,他絕不會留情。
  
  戈多帶著族人悄然離去,消失在黑森林深處。而千夜則帶著小家伙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這邊有什么?”小朱姬問。
  
  “有那些傭兵的營地,我要燒了它們。”
  
  “嗯。”小家伙頭一點一點的,時都會睡過去。
  
  “你怎么學會用毒的?”
  
  “上次吃了那個果子,睡醒之后就會了。”
  
  小家伙的回答讓千夜頗為無語,她的天賦好得簡直讓人嫉妒。人族哪個人的戰技不是辛辛苦苦修煉出來的,有些強大能力秘法甚至要冒生死危險。比如千夜的太玄兵伐訣,修煉速度快到驚世駭俗,附帶的領域大海漩渦亦是強橫無匹,可若千夜身體強度稍差一些,就會反被壓垮。
  
  朱姬這口青氣威力如此巨大,卻只要睡一覺,自然而然的就領悟了,這就是深植種族血脈中的本能。
  
  小朱姬的血脈源于斯圖卡伯爵。不過千夜回想當初和趙雨櫻大戰斯圖卡時,也沒覺得這位蛛魔伯爵的天賦之毒有何厲害。可是這天賦到了小朱姬這里,又強了何止十倍。
  
  兩相對比,千夜也惟有感嘆。
  
  片刻之后,千夜攜著小朱姬出了黑森林,來到了傭兵營地前。此時營地內一片混亂,到處有人奔跑相告。有人開始神色慌張地整理行裝,也有兇悍之徒揮舞著武器大吼大叫,要給千夜一點顏色看看。
  
  不少疾風之怒傭兵已經逃回營地,不過千夜來的也快。他們只來得及把大敗而歸的消息告訴營地內的傭兵,還沒有來得及收拾東西,千夜就已到了。
  
  千夜懶得和這些食腐鬣狗一樣的傭兵們廢話,一劍斬碎營地大門,就走了進去。
  
  片刻之后,三處營地都燃起熊熊大火,連伐木場都付之一炬,數十米高的火光仿佛照亮了整個天際。熊熊烈焰中,千夜緩步走出,身后火海中再無活的身影。
  
  “現在我們去哪?”
  
  “回家。”
  
  “那我先睡會,好困。”小朱姬張開嘴,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千夜登上機車,發動引擎,在無盡荒原上絕塵而去。
  
  沒過多久,前線大敗的消息終于傳到了南青城。南青城主安靜坐著,直到疾風之怒前線指揮官報告完了整個戰斗經過,都沒有絲毫動容。
  
  當指揮官報告完戰況后,會議室就陷入了如死一般的寂靜。誰都知道千夜那句斬盡殺絕并不只是對著疾風之怒說的,問題在于,這句威脅有多大的可能實現。
  
  許久之后,南青城主才道:“他自稱千夜?”
  
  “是。”
  
  又是漫長的沉默,南青城主終于道:“把這件事通報給蛛帝。好了,你們都下去吧!”
  
  等房內空無一人時,南青城主才吐了口氣,自語道:“千夜,千夜”
  
  千夜此刻已經越過遼闊距離,靠近了陸塊的邊緣。地形到了這里不再平坦,開始有所起伏。此刻極目遠眺,可以看到遠方群山綿延,高聳入云,絕峰刃立,山峰間隱隱有長長的電光閃過,不時伴著一聲聲雷音,可謂險惡至極。
  
  那里就是陸塊邊緣,是虛空與陸塊天然的屏障彼此交鋒之處,連空間都不穩定,時時會有虛空風暴出現。山脈長年被虛空風暴切割、撕扯、擠壓,所以變成了這種飛鳥難渡的地形。有時一道絕峰可以高達數千米。
  
  在道道絕峰之外,就是陸塊真正的邊緣。那里時時刻刻有風暴肆虐,一旦被風暴卷起,就會被甩飛出去,墜向無底的虛空。
  
  東海陸塊,以及中立之地絕大多數陸塊,都是源自虛谷星墜落,形成時間并不算久。若是二十七塊主大陸,則要穩定得多,屏障也更為堅固,邊緣地帶相對平靜。
  
  遠遠望著邊緣地帶的絕峰,千夜臉上也多了一些凝重。這里環境太過惡劣,對他來說也有些危險,須得小心。
  
  他之所以來到這里,是因為從船長那里買來的第三個消息,血族的戰艦就墜毀于此處。千夜想知道,永夜的血族為何會跑到這里來,而且動用了巨艦。
  
  中立之地的幾位主宰之一,鮮血王座上的那一位,據說和十二古老氏族仇深似海,完全是見一個殺一個。他手中掌握著破碎流年,血族公爵以下見面即是秒殺,公爵亦不過多支撐片刻,哪怕是親王到來,也難逃一敗。是以永夜血族罕有到中立之地的。
  
  不知道這次血族又有什么謀劃,可是恰好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中立之地,未免太巧。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