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一誰將新樽盛舊月

雪山之巔,呼嘯滄桑的風雪之中的夜瞳漸漸冰冷,目光中尚存的些許柔軟也已逐漸褪去。看著千夜倔強的站在那里,她欲言又止,最終忍住,并未說出那些更為冰冷傷人的話,只是冷冷地說:“這不可能。”
  
  “沒有試過,怎么知道?”不知為什么,平日一向冷靜的千夜此刻眼中卻在燃著火。
  
  “如果你一定要試,那隨便你。”
  
  千夜點了點頭,似是沒有感覺到夜瞳的冷淡,又問道:“這次的事情,能不能詳細跟我說說?”
  
  “問他吧。”夜瞳向著迦里南一指。∮∮∮,$.♀.+
  
  銀翼侯爵本來聽著夜瞳和千夜的對話,越來越發覺兩人之間的關系似乎不那么簡單。這種事情當然知道得越少越好,于是他悄悄拉遠了距離,打算先消失一段時間。沒想到還未溜走,就被夜瞳給抓了回來。
  
  迦里南來到千夜身邊,咳嗽一聲,略顯尷尬,正在思考該從哪里說起,夜瞳就說:“先去飛艇的墜毀地,你可以在路上說。”
  
  說罷,夜瞳身影一閃,已然消失在風雪中。以速度而論,不要說迦里南,就連千夜也不是她的對手。這一刻她展現出來的神速,或許只有虛空閃爍能夠與之匹敵。
  
  千夜苦笑,與迦里南相視一眼,向著夜瞳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反正兩人知道不可能追得上夜瞳,也就沒有刻意加速,趁此機會,迦里南也可以把事情講得詳盡些。
  
  當日無光君王向帝國求索夜瞳不成,后來百般打聽,終于知道千夜與夜瞳已去了中立之地。無光君王并沒有就此善罷甘休,而是再度派出得力手下,前往中立之地抓捕夜瞳。
  
  這一次梅丹佐吸取了教訓,為求萬全,竟一口氣派出了一位副公爵、三位侯爵以及眾多的爵位強者,顯然是志在必得。若不是擔心鮮血王座的反撲,無光君王說不定連大公爵都會派出來。
  
  中立之地無比兇險,此行為首的副公爵,號稱閃電撕裂的索瑪,也收斂了之前暴躁易怒的性格,小心掩藏行蹤,悄悄潛行到了中立之地。
  
  行程比預想中順利,恰好夜瞳也透過血族的秘密渠道聯絡回永夜,雙方由此相遇。當時夜瞳隱約透露了一些隱秘,沒想到索瑪突然翻臉動手,全然不顧夜瞳第二次覺醒的真正身份。
  
  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第二次覺醒的夜瞳會如此恐怖,瞬間爆發出的力量不光擊墜了浮空戰艦,并且直接斬殺了自己。
  
  隨后夜瞳與戰艦幸存的人員一路纏戰,多日之后,才在雪峰處被圍堵,直到千夜的出現。不過看到今日夜瞳展現出的速度,迦里南終于了然,前面幾天夜瞳根本就是把他們玩弄于股掌之間,如果想要甩掉他們,不過是瞬息間的事。
  
  聽迦里南敘述完整個經過,千夜也才明白,其實夜瞳根本無須他的幫助,也能夠擺平這些殘兵敗將。不過就算如此,千夜也不可能坐視她被圍攻,哪怕現在主宰著這具身體的意識已經不是當初他認識的夜瞳,也是一樣。
  
  此刻的千夜,放下了一切顧忌,反而覺得一身輕松。
  
  大約走了小半天的功夫,終于來到一處瀕臨陸塊邊緣的區域,那艘龐大的浮空戰艦斜插在荒原上,半截艦身深深沒入凍巖里。這艘浮空戰艦修建得極為堅固,露在凍巖外的部分還基本保持完好,也不知道當初夜瞳是用什么手段將它擊墜的。
  
  千夜想到,也就問了。迦里南卻是一臉尷尬,支吾著說不清楚。好不容易千夜才弄明白,原來他也不知道當初夜瞳是如何斬殺索瑪,又是如何擊墜浮空戰艦的。堂堂銀翼侯爵只記得,索瑪突然就重傷垂死,然后戰艦就當空墜落,就是這樣。
  
  后來索瑪死于血核崩潰,這倒還好解釋,畢竟她的血脈本源遠遠不及夜瞳,硬拼血氣必死無疑。可是如此強大的浮空戰艦,當時又是高懸在數百米高空,距離下方戰場十分遙遠,卻突然墜落,怎么都解釋不通。事后檢查,也找不出故障根源。
  
  見問不出什么,千夜就跟著迦里南繼續向前,來到浮空戰艦的殘骸下。
  
  夜瞳早已到了,正自出神,不知在想著什么。
  
  等千夜和迦里南趕到,夜瞳頭也不回,淡淡地道:“這座戰艦還能用用,我就先在這里住下了。迦里南,去把戰艦修一下。”
  
  銀翼侯爵對于修理戰艦一竅不通,不過主君發話,這里又只有他一個手下,不會也得會。當下他二話不說,飛入戰艦,也不知修理什么去了。
  
  凍原上只剩下夜瞳和千夜,在這一時刻,千夜卻不知該說什么。原本似有千言萬語,但是臨到當下,卻又覺得什么都不必說,說了也沒有用。
  
  默然片刻,夜瞳淡淡地道:“沒有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今后怎么找你?”千夜脫口而出。
  
  這一次夜瞳倒是沒有不耐煩或是冷淡,平靜地說:“我就在這里,一時不會離開。”
  
  “這個地方”千夜左看右看,沒有看出這里究竟好在哪了。
  
  “我要重塑身體。這個身體太弱了,不足以承載更多的力量。這會花去相當長的時間。”說到這里,她微微側頭,看了千夜一眼,說:“等身體重塑完成,你所熟知的那個夜瞳就再也不在了,從內到外。”
  
  千夜指尖微微一顫,片刻后方開口問道:“你的覺醒,是因為靈魂修補?”
  
  “是的。”夜瞳坦然承認,“如果不是靈魂受損嚴重,事后又得到修補,我也不會提前覺醒。或許幾十年、幾百年,甚至一直無法覺醒都有可能。”
  
  “原來是這樣。”千夜苦笑,搖頭道:“不過沒關系,我也不后悔。”
  
  夜瞳終于轉身,久久凝視著千夜,目光異常的認真和專注,一點細節也未錯過,片刻后她瞳中光芒逐漸斂去,又恢復了以往平靜淡漠的樣子,說:“作為這具身體與曾經意識的第一個愛人,我已經記住你了。跟你說了這么多,也是看在這段情份上。現在,你可以走了。”
  
  千夜并未爭辯,即轉身離去。小朱姬一直保持安靜,這時終于忍不住,問道:“不帶姐姐一起回去嗎?”
  
  千夜拍拍她的頭,微笑著,卻帶有一絲淡淡的苦意,道:“不,她喜歡這里。”
  
  小朱姬左看右看,都沒有看出這里究竟有哪里好的,問:“那我們還會來看她嗎?”
  
  “當然!”
  
  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在風雪中逐漸遠去,慢慢地變成一個小黑點,最終消失在地平線上。從始至終,夜瞳都沒有動過。
  
  東海上空,英靈殿鯤鵬般緩緩飛過,所過之處,連海中兇獸也深深隱匿于海底,不愿意招惹這個能夠飛在空中的龐然大物。
  
  數日之后,千夜返回北陸。谷地中多了幾間木屋,屋前屋后各修了一座花園,新翻的泥土中泛著星星點點的綠,那是剛剛長出的新芽。
  
  看到這一幕,千夜有些許訝異,沒想到青月居然也有這樣的一面。以往印象,她就是一個富于心機、冷酷無情的高胡戰女。這時木屋房門緩緩開啟,青月從里面走出,腰間挎著一把短戰刀。這把戰刀品階可不低,千夜不記得臨走時有給她留下過這個東西。
  
  她掩著口,打了個呵欠,就向森林的方向走去。走出一段路,她才注意到浮于空中的英靈殿,失聲驚呼,忙要把腰間的戰刀摘下藏好。不過一轉身,她就看到千夜站在那里,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戰刀在手,青月收也不是,扔也不是,一時手足無措。
  
  千夜伸出手,道:“拿來給我看看。”
  
  青月知道不可抵抗,低著頭,有些不情愿,但還是將戰刀雙手奉上。她的手止不住地微微顫抖,看上去好像非常的害怕。
  
  然而千夜對她的心機和演技早已了然于胸,對這些小動作視而不見,直接接過短刀反復把玩,又用手指試了試刀鋒。短刀刀鋒輕輕劃過,千夜指尖上居然出現了一條細細血線。能夠切開千夜的肌膚,這把刀的鋒銳程度已經相當值得稱道,在六級原力武具中算得上精品。只是青月現在身上能量動力不足,正常來說應該發揮不出這把刀的全部威力。
  
  然而問題在于,這把刀從何而來?當日青月可是**著站在千夜面前,全然暴露,毫無隱秘可言。所有武器和輔助動力機構都是經由千夜親手拆掉的。
  
  千夜抬頭,看著青月,說:“這把刀不錯,哪來的?”
  
  青月似是知道終逃不過一劫,認命似的脫下裙褲,露出肌膚和機械混雜的下身。青月雙腿還是相當漂亮,與機械混搭,另有一種異樣的誘惑。她偷偷瞟了眼千夜,發現千夜神情沒有任何變化,不禁心下失望,不再嘗試勾引,伸手在小腿的機械骨骼上一摸,手中就多了塊高品級的黑晶。
  
  “空間裝備?”這下輪到千夜驚訝了。
  
  任何一樣空間裝備,無論在永夜還是帝國都能夠賣出天價。而大多數空間裝備的內部空間既小,限制又多,還不穩定。它們能夠賣出如此高價的原因,更多在于研究價值。如安度亞的神秘空間這種品級的空間裝備,千夜倒還從未見過。
  
  現在在青月身上居然出現了一件空間裝備,這讓千夜如何不驚訝?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