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六誤會

“這,這”劉元西看著在地上痛苦掙扎的十三公子,一時無言……
  
  千夜向十三公子一指,問道:“是就這樣留給你,還是怎樣?”
  
  劉元西也是能決斷的,眼中光芒一閃,嘆道:“既然做了,那還不如做到底。”
  
  “也好。”千夜點頭,東岳射出一道鋒銳無比的劍氣,瞬間切斷了十三公子的喉嚨,結束了他的痛苦。做完這一切,千夜從容收劍,方道:“我原本以為,你會找我拼命的。”
  
  劉元西苦笑道:“我也想,可是力有未逮。稍等,等我處理一下手尾。”
  
  他轉向十三公子的親衛,臉一沉,道:“把公子尸體帶回去。不過回去后誰敢亂說話,我就切了他的舌頭!都明白了嗎?”
  
  一眾親衛趕緊答應,抬起十三公子的尸體如飛而去。他們深知實是撿回了一條命,哪還敢多待?
  
  劉元西又讓人清理了地上的血漬,才邀請千夜走進云宵樓,讓人安排了一間密室。等千夜坐定,他方道:“該打的仗都已經打過了,勝負已分,疾風之怒已經解散,似乎沒必要再打下去了。”
  
  千夜端起茶水,小啜了一口,道:“我可是剛殺了城主公子,這樣也沒關系?”
  
  劉元西笑了笑,道:“城主姬妾成群,公子小姐多如牛毛,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哪一年不是死個個把公子小姐的?死了一個再生就是。”
  
  雖然千夜有信心南青城主會在此事上妥協,可是這番話也讓他聽得驚訝不已,愣了一會才緩過神來,只得道:“城主果然是高人雅量,在下佩服。”
  
  劉元西又問:“不知千夜大人此次到南青城,有何貴干?可否透露一二,我等也好看看有什么可以幫忙的地方?”
  
  千夜也不隱瞞,道:“我手上有艘老舊浮空戰艦,最近感覺行動不便,就想把它修復一下。因此準備采購一些動力設備,能買到動力帆就更好了。”
  
  “軍械這方面,我家城主倒是有很多門路。不如千夜大人隨我到城主府作作客,城主想必很愿意和大人談一談,消除些誤會。”
  
  “也好,這就過去吧。”千夜答應得毫不猶豫,讓劉元西心下暗驚。看來千夜有恃無恐,根本不懼城主府內有埋伏。
  
  千夜起身,隨著劉元西向外走去,臨出門前對青月囑咐道:“我到城主府去一趟,見見城主。你留在這里,看看有什么好貨。買完之后就在這里等我好了。”
  
  “是,大人。”青月答應。見千夜要孤身前往城主府,她心中又是忐忑,又是期待,頗為矛盾。
  
  如果千夜就此死在城主府,她就算是解脫了,而且北陸的秘密已經緊握在自己的手中,將來總有辦法穿越東海或是虛空屏障,來到那片沃土。
  
  然而她也明白,無論是以高胡人的實力,還是自己的潛質,都不足以占據北陸那塊膏腴之地。北陸一旦曝光,即使是狼王,面具蛛帝之流都會放下身段哄搶。那時連神將都沒有的高胡人如何抵抗?這也是千百年來,高胡人始終四處流浪,以傭兵為生,卻總是建立不起屬于自己的勢力的原因。
  
  高胡人都守不住,千夜為何會有信心能夠守住北陸?等千夜走后,青月心中始終在暗自思索著。
  
  她可以找出很多理由,比如千夜遠比修為強大的戰力,種種神秘莫測的手段,等等。可若是細想,這些理由卻也不夠充分。思前想后,最后只剩下一個念頭:他畢竟是指極王傳人,想來應該能夠應付如此局面吧?實在不成,或許指極王也會出面。
  
  想到這里,青月忽然就有了信心。
  
  數十年來,指極王穩坐人族第一強者的寶座,許多事跡已近乎被神化,當是他的名字就足以給人力量,給人信心。
  
  千夜當然不知道指極王又一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給自己背書,他正在思考著如何應對南青城主。他現在已經到了城主府,坐在客室內,慢慢品著上品好茶。不過一個應對不當,這好客之道轉眼間也可以變成險象重生的殺局。
  
  正想著,門外走進一個一團和氣的胖子,進門就拱手施禮,臉上堆滿了笑容,道:“千夜公子,久仰久仰!在下紀瑞,愧為南青城主,招待不周,還望公子海涵。”
  
  千夜起身還禮,彼此客氣一番,這才分主客坐下。紀瑞命令下人們退下,關好房門,方正色道:“敢問公子可是出自帝國趙閥?”
  
  千夜報出名號時,就知過往定會被人查到。他也無意隱瞞,道:“確實曾在趙閥效過力。”
  
  紀瑞點了點頭,沉吟片刻,道:“我和公子過往之間有些誤會,不過現在十三已經死了,不知他和公子間的恩怨可否一筆勾銷?”
  
  “當然。”
  
  “如果十三不去找公子.....”紀瑞試探著問。
  
  “那我會來找他的。”
  
  紀瑞笑容立刻變得有些尷尬,掏出塊白絹,擦了擦額頭直冒的汗水,道:“若是這樣,如今倒也是好事了。只是不知,公子和原生種族之間又是什么關系?”
  
  “沒什么關系。”
  
  “那關于黑森林的采伐,公子可有什么看法?”
  
  千夜微笑道:“此事和我有什么關系?上次戰斗中,我恰好和原生種族有共同的敵人,所有暫時聯手而已。”
  
  紀瑞松了口氣,道:“這就好,這就好。”
  
  千夜不反對采伐黑森林,他的大計就能繼續下去。這才是他真正的財源,而且還能收獲帝國的支持,相比之下,無論蛛帝為小朱姬開出的賞金,抑或是十三這樣的兒子,都不重要。
  
  紀瑞聲音放低了些,又小心翼翼地問道:“我聽說,公子在帝國那邊好象干了些不得了的事。”
  
  “不是什么大事,闖了軍部據點,殺了個上將而已。”千夜說得云淡風輕,可把紀瑞嚇了一跳。紀瑞很清楚帝國官制,明白上將和自己修為戰力大致相當。千夜能夠闖入戒備森嚴的軍部斬殺上將,那也同樣能夠在城主府內殺掉自己。
  
  紀瑞笑道:“千夜將軍果然非是常人,干下這般大事,卻說得云淡風輕。”
  
  一聽到這段事跡,紀瑞對千夜的稱呼立刻從公子換成了大人,他口風一轉,問道:“不過帝**部想來不會善罷甘休,將軍既然到了中立之地,何不隱姓埋名,為何還要以本名行動?這消息若是傳到了帝國,怕會是有麻煩。”
  
  千夜淡然一笑,道:“就怕他們不來。我現在已經了無牽掛,正是放手大干的時候。”
  
  紀瑞又是一驚,他身為南青城主,家大業大,所懼之人甚少,但最怕的就是千夜這種神出鬼沒,實力強橫,又全無顧忌的人。他倒不懷疑這話的真實性。千夜當著眾多傭兵的面,連本名都放出來了,還有何懼?
  
  當下紀瑞喝了口茶,平復了心境,又探問道:“將軍在南青城有何貴干?說不定老夫可以幫上點小忙。”
  
  千夜正是等他這句,當下即道:“正有求到城主的地方。我想要采購一批動力帆,不過城中存貨似乎不是很多。不知道城主能否幫助?”
  
  聽到‘一批’這個詞,紀瑞雙眼立刻光芒涌動,亮了少許。他咳嗽一聲,故作不在意,道:“動力帆這種東西制作不易,價格昂貴,又只有少數浮空船才用得著,所以一般店鋪哪有存貨?不過老夫恰好認識些朋友,他們那有些存貨。如果不夠的話,還可以向船廠訂購。不知道將軍想要多少?”
  
  千夜先是微笑不語,見紀瑞豎起了耳朵,方伸出四根手指。紀瑞頓時有些失望,道:“四張?”
  
  其實一般貨船也就用個三張,用四張的已經算是大船了。想來千夜也不會有更多的船,買四張動力帆是正好。只是這種生意,對紀瑞來說卻嫌小了些。若是如此,千夜的價值又要重新考慮了。
  
  還沒等紀瑞轉別的心思,千夜搖頭,道:“不,四十張。”
  
  “四十張!”紀瑞驚得差點站起,還好鎮定功夫不錯,屁股沒有離開椅面。
  
  “要最大規格,優等品質。”千夜又補了一句。
  
  紀瑞眼中已經開始放光,道:“恕我直言,這樣的動力帆,中立之地是不產的,只有從永夜或是帝國那邊購買。等運到了這里,恐怕怎么都要五千金幣一張。”
  
  千夜點頭,道:“這個價格很合理。這些放在城主這里,權做定金。”說著,千夜拿出一個盛滿黑晶的小盒子,放在紀瑞面前。
  
  紀瑞打開一看,見盒中黑晶大約價值三萬金幣,至此再無懷疑,道:“四十張動力帆,說不定幾位老友那里存貨勉強還夠。老夫這就去安排,一周后就能發貨。不知這貨運到哪里?”
  
  千夜說了個小鎮的地名,就起身告辭。紀瑞親自相送,直把千夜送到城主府大門外。
  
  千夜還沒告別,就聽院里一聲尖叫:“還我兒命來!”
  
  轟的一聲,一顆原力彈遠遠飛來,直射千夜。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