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十四公子請留步

米勇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戰技在趙閥諸將面前,竟然連抵抗一陣都做不到,僅僅三兩下就被對方那招式簡單,卻力量奇大的戰法擊倒在地。直到倒下之前,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這么敗了,而且是一敗涂地。
  
  作為軍部內部上了重點觀察名單的新銳,米勇有資格學習帝室秘法。雖然是經過刪減的版本,但也威力巨大。在軍部內部演武中,米勇亦有多次擊敗同級對手的紀錄,因此潛力被看好,得到了認可。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會敗在如此簡單粗野的戰技之下?趙閥這些戰將簡直就是粗暴的野蠻人,招式毫無美感可言,也不復雜,簡單粗暴,幾乎就是拳打腳踢,可是夠快夠重夠狠。
  
  原本米勇驚怒之余,還想著擊敗趙閥諸將,然后再挑戰趙君度。那時力戰敗北,也不算名聲受損。他倒沒狂妄到自以為能夠擊敗趙君度的地步。
  
  可是趙閥隨便出了個人,就把已方所有人悉數放倒,米勇甚至還有好幾式絕招沒來得及用。
  
  此刻趙君度已然轉身遠去,根本就沒向這邊看上一眼,明顯也沒有和米勇說話的打算,這讓他一肚子義正辭嚴的斥責又沒了去處,只好咽進肚里。
  
  那趙閥戰將拔出一把短刀。看著那鋒利刀鋒,米勇頓時心生寒意,忽然明白,自己命運將在今日終結。
  
  一切幻想破滅,米勇忽然放聲狂笑,叫道:“趙君度!你以為劫了這一道軍令就行了嗎?不怕告訴你,盧將軍同時發了兩道急件,一件現在已經在去往帝都的路上了!”
  
  趙君度腳下不停,瞬息遠去,就似沒聽到他的話。
  
  留下來善后的趙閥戰將一聲冷笑,道:“你以為我家公子是吃素的?實話跟你說,飛向帝都的那艘船現在已經變成虛空里的垃圾了!”
  
  米勇心中一涼,這才真切感覺到趙閥的恐怖。這時他咽喉一涼,已被割開!
  
  米勇口中嗬嗬作聲,想要說話,血泡卻大量涌出,什么都說不出來。他徒勞地用手捂著脖頸,本來心有怨恨,想要留兩句狠話,可是最后時刻腦中靈光一現,忽然就明白了盧掃北的安排。
  
  盧掃北先后安排了三路信使,恐怕早就預料到趙閥會出手攔截。而且以趙閥行事的狠辣,劫了軍部信使,為求干凈,一定會殺人滅口。
  
  換句話說,米勇和前往帝都的信使就是盧掃北派出來送死的,也是他想除掉的對象。只有前往越陸的那一條線,才是真正的信使。
  
  想通了這一點,米勇心中驟然對盧掃北充滿了恨意,他即刻就想大呼“還有一封送往越陸!”,可是這時他已全身無力,眼前漸漸黑暗,最終倒了下去。
  
  趙閥那戰將看著他斷氣,便將幾具尸體都放上了越野車,然后連人帶車搬入浮空艇。軍部信使和接應之人就此于這個世界消失,無影無蹤。
  
  雖然失蹤區域是在不墜之城的后方,可是戰爭時期,發生什么都有可能,失蹤幾個人更是再正常不過。就如人族高手可以潛入對方陣線,黑暗種族的潛行強者在人族后方活動也十分頻繁。
  
  趙君度沒有登上為自己準備的越野車,而是步行向著不墜之城走去。幾名趙閥悍將跟在趙君度身邊,陪著他一起走。眾將都知道,這是趙四公子心中另有所思。
  
  眾人行得極快,但是趕到防區還得走一個小時。片刻之后,有個性子急的就忍不住問:“公子,這封軍情上寫的是什么東西?值得如此大費周折?”
  
  趙君度忽然停步,出乎眾將意料之外,他竟將軍情遞了過來,淡淡地道:“你們自己看吧。”
  
  那名悍將心中疑惑,趕緊接了過來,一眼掃過,就失聲驚呼:“千夜將軍在中立之地?”
  
  “千夜將軍?”
  
  眾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契地延用了將軍的稱呼。千夜乃是趙巍煌之子這層身份罕有人知,在場眾將就沒有一個知道。然而長久以來并肩戰斗過的經歷,使千夜在趙閥軍中積累起渾厚人望,早已得到上下的一致認可。
  
  即使在最后時刻,千夜自揭血族的真實身份,可是在這些日日在戰場廝殺的軍人心中,依舊把千夜視為可以在戰場上托付后背、為之效死的真正兄弟。
  
  軍人的想法很質樸,也很實際,在戰場上多次力挽狂瀾的千夜,要說他是血族臥底,他們是死也不信的。所有人接受的是故事的另一個版本:軍部與永夜勾結,抓了千夜的女人,這才逼反了千夜。
  
  眾將將軍令傳看一遍,彼此望望,都有所決斷。當下那悍將踏出一步,當先道:“四公子,我等心中一直認為千夜還是我們趙閥的大將!至于千夜將軍是何身份,又有什么關系?如果不是軍部那些鳥人從中搞鬼,千夜將軍何至于反出帝國!四公子,需要我們怎么做,您只要說一句話,刀山火海,我龐大海,和這幾位兄弟都絕不會皺一皺眉!”
  
  趙君度難得地露出一點笑容,道:“你們都跟了我多年,所以這件事我也不瞞你們。我需要幾個人去中立之地,找到千夜,看看他現在的境況如何。等找到他之后,就留在那里吧,在中立之地打出一塊基業。等這邊戰局一定,我就會去接應你們。”
  
  龐大海即道:“這事好辦!不過”
  
  趙君度雙眉微揚。
  
  龐大海小聲道:“這個這邊戰局也很吃緊。我,我擔心我們幾個走了后,公子的安全。有我們這些粗人在,關鍵時刻至少可以幫公子擋擋刀。”
  
  趙君度失笑,搖頭道:“想勝我容易,可是想要殺我趙君度,不是公爵,那是休想。”
  
  “可是”龐大海還想爭取。
  
  趙君度道:“你們放心去吧,我在這邊另有幫手,那個人很厲害。”
  
  眾將面面相覷,實在想不起來還有什么人現在閑著,卻又當得起趙君度一句很厲害的評價。眾將也不便多問,可是幾雙眼睛瞪得滾圓,都直直盯著趙君度,顯然要是得不到答案,他們幾個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趙君度也拿這些驕兵悍將沒有辦法,無奈道:“讓你們這些家伙做點事還真不容易,那人是宋閥七少。”
  
  眾將大驚:“七少?!”
  
  宋子寧亦是近來帝國最耀眼天才之一,僅略遜于趙君度,和千夜齊名。他最出眾之處不在武力,而是臨陣指揮的謀略。現在軍中已有傳言,認為宋閥七少將來有望接過林熙棠衣缽,成為新一代軍神。
  
  宋子寧原本在張伯謙帳下效力,只是在千夜出事那晚,他頗為活躍,隨后就銷聲匿跡,不再出現在軍陣之前,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甚至不知道他是否還在浮陸上。
  
  如果趙君度說的是別人,眾將還愿意相信,這人若是宋子寧,可就不一樣了。即使是趙君度,現在似乎也沒有收服宋子寧的資格。
  
  “七少還在浮陸上?”龐大海一頭霧水。在他看來,宋子寧天縱之才,如果在浮陸上卻不出戰,完全是不可想象之事。
  
  趙君度淡淡地道:“別人找不到他,可是想要瞞過我,卻沒那么容易。”
  
  說到這里,趙君度神色微微一動,浮上冷笑,道:“這不就送上門來了?你們先行回營吧。”
  
  眾將忙問:“公子往哪里去?”
  
  “抓人。”扔下這么一句,趙君度即沖天而起,如疾風一般,瞬息遠去。
  
  不墜之城外,要塞如天上繁星,錯落有致,零星點點環布周圍。這段時間以來,各家勢力一邊頂著黑暗大軍的強烈攻勢,一邊都在拼命修建更多的要塞。要塞群一方面可以彰顯實力,嚇阻對手。若是黑暗大軍不受恐嚇,堅持進攻,那么要塞群就會變成恐怖的絞肉機,一點點給黑暗種族放血。
  
  防線最外圍,戰火已經犁平了要塞周圍的土地,所及之地,盡數焚為焦土。而在靠近不墜之城的后方,在要塞之間還建起了成片的軍營。這些軍營可以用來屯兵,同時可以防止黑暗種族斥候的滲入。
  
  軍營有大有小,星羅棋布,大多是各個門閥世家自設的營地,一時之間,就連趙閥也不知道究竟建了多少軍營,又有多少戰士在里面駐扎。但只要在戰時,從這些軍營里能夠源源不絕地有戰士沖上前線,趙閥對此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這算是各世家的私事,就是帝室都不好干涉,趙閥本身為四閥之一,怎會率先破壞規矩?
  
  在一個下品世家的小營地中,還有營帳在閃爍著點點燈火。其中一個再平凡不過的營帳內,一名戰士正在將衣物和日用品塞入背包,看上去就要遠行。
  
  這座營帳很是普通,要說有什么特殊之處,那也不過是里面只有一個人住。按帝**制,戰時上校級別的軍官就有資格獨居一帳。
  
  那名上校收拾得很是細心,所有東西都弄得整整齊齊,一一放入背包,看上去頗為從容,很是細致。
  
  就在這時,營帳忽然被人掀開,趙君度步入營帳,似笑非笑,道:“七少請留步。”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