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73 分鐘

少女容貌精致得挑不出一點瑕疵,就算宛若白瓷一般的面頰上有一條淡淡的粉色刀疤,也絲毫無損她的純色美麗。她的一雙閃爍著的大眼睛中充滿了迷茫,茫然地看著周圍,好似完全看不出人們眼中那些貪婪和惡意。
  
  她穿著一雙平底鞋,露出裙外的雙腿,如玉般白得耀眼。
  
  她的白裙顯得有些臟,裙邊也有處處破損。這原本是很正常的現象,長途飛行,舟車勞頓,又是處于這擁擠骯臟的走私貨船,哪有可能不被弄臟。從這船上下來的人,個個衣服都是又臟又破。
  
  不過這條破損的白裙穿在她的身上,立刻就不一樣了,風中飄揚的裙袂,似乎可以把人們心底最深沉的獸性都激發出來。
  
  少女一手提著個小小的拎包,全身上下看不到一件武器,也沒有任何護甲。此刻的她,就如風暴肆虐、雷電轟鳴的荒野上的一朵小花,柔弱而又蒼白。
  
  小鎮上的人互相交遞著眼色,眼中都充滿了兇狠的殺意和警告,大多數人在這場無形的目光交鋒中敗下陣來,不敢對視,而是繼續貪婪地盯著少女。幾個最兇狠的則互不相讓,最終一起走向少女,在人群之中不動聲色地將其他人和少女隔開。
  
  少女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的危險,睜著迷糊的大眼睛,一路走進了一道偏僻小巷。
  
  跟在她身后的幾名大漢互望一眼,流露出心領神會的表情,立刻尾隨著她進了陰暗小巷。走在最后的一人回過頭,兇狠地向周圍的人瞪了一眼,作了個割喉的動作。他的意思很清楚,誰敢跟進來,就要誰的命。
  
  鎮上的無業流氓們都在巷口停步,他們加在一起也不是那幾個兇人的對手。不過小鎮的規矩,只要少女沒有被弄死,那么幾個領頭的發泄過之后,就輪到他們了。
  
  幾十號人圍在巷口,伸長了脖子往里面張望著。不過鎮上的巷子曲折且幽暗,包括少女在內,幾個人轉個彎就都看不見了。他們既不甘心,又不敢進,只好豎起耳朵,努力捕捉一切可疑的聲音,同時自行在腦中補足后續畫面。
  
  暗巷深處,忽然響起一聲凄厲慘叫,即使小鎮上的人已經習慣了種種殘酷,聽到這聲慘叫時依舊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叫聲實在太過凄慘,那種崩潰的絕望和無邊的恐懼都在叫聲中透了出來。
  
  緊接著,慘絕人寰的驚呼和慘叫聲此起彼伏,在暗巷深處如同出現了一頭前所未見的兇獸,正在瘋狂地捕食著一切活物。
  
  巷口處的人們什么都看不見,只能聽到連綿不絕的慘叫。叫聲歇斯底里,仿佛里面的人正用全部的生命力在慘叫,而不是反抗或逃跑。
  
  小鎮的空氣瞬間凝固,所有的人都下意識地僵立,不敢稍動。似乎稍微發出些動靜,就有可能將那個可怕的惡魔引到自己身邊。
  
  暗巷里的慘叫持續了整整半個小時,鎮上的人也就站了半小時。
  
  終于,受難者的生命力到了盡頭,慘叫聲漸漸小了下去。可是巷口的幾十號人都屏息站著,不敢稍動。
  
  在小鎮的另一端,白裙的少女緩緩走出,走向茫茫荒野。她的白裙上布滿血漬,紅與白的交織很是顯眼,十指指尖上也在不斷地滴著鮮血。可是她的眼神依舊迷茫著,似乎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此刻小鎮的另一端,只坐著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婦人,木然地看著少女,看著小鎮,看著一切。
  
  當少女走遠時,老婦人忽然用力揉了揉眼睛。她似乎看到少女的身影有些模糊。再仔細看時,只見她遠去的身影白裙飄飄,肌膚白的讓人耀眼,而血跡則全部消失,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
  
  小鎮內,又過了很久,僵立在巷口的那些人才有了些勇氣,慢慢走進暗巷。轉過彎角,走在最前面的幾個人突然跪倒在地,開始拼命嘔吐。
  
  暗巷深處,儼然已是另一個世界,到處是碎肉、血和骨片,根本看不到人,也找不到一段完整的肢體。
  
  哪怕小鎮上的人已經見多了血腥場面,可也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沖擊。此情此景,比之血宴還要殘酷。
  
  還活著的人不由得慶幸,還好他們不夠強,不能分第一杯羹,否則的話,這血腥世界中也會有他們構建的部分。
  
  此刻在北陸,在一塊依山面海之地,已建起一座小小的村落。英靈殿停在村落不遠處,十幾個高胡人正從飛艇內搬出一個一個的貨箱,運到村邊。在那里,另有一些高胡人打開貨箱,將里面的機械部件取出,組裝成不同的車輛和機械。
  
  作為天然屏障的山脈就在十余公里外,一道溪水從雪山上緩緩流下,到山腳處已經匯聚成小河,流經村旁。遠方的山坡上,可以看到一些高胡人正在巖石間勘探礦產。
  
  在村邊一座小山山頂,青月站在千夜身邊,手中拿著剛剛繪好的地圖,正在和千夜解釋著接下來的規劃。
  
  “這條河的流量并不是很充沛,最多只能支持十萬人的發展。另外,等我們的礦場、冶煉場和機械、軍工場都開起來之后,水就更不夠用了。所以將來必須向海邊延伸,那里有一條大河,可以再建一個大城市。而現在,為了發展工坊方便,村子必須放在這里。”
  
  她指著遠方的群山,又說:“那里可以肯定會有黑晶和鐵礦,這樣我們的鋼鐵供應是不必擔心的。是不是有其它珍稀礦產,還需要進一步勘探。不過山頂虛空原力如此濃郁,想必會有不少礦脈存在。不過那是下一步的內容。”
  
  “工坊建設的順序,自然是冶煉,機械,最后是軍工組裝。我的想法是,關鍵部件全部外購,甚至整個弩炮主體都可以外購,我們這里制造的是不那些需要技術,但本身很笨重的機件和結構件。這樣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讓英靈殿形成戰斗力。”
  
  青月手中已是一份很完善的規劃圖,不光每個工坊的大小位置都有安排標注,布局也明顯進行了優化。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能拿出這樣一份規劃圖,她顯然花了很多心血,至今還有些發青的眼圈就是證明。
  
  “好,就這么辦。”千夜點頭。
  
  青月長出了一口氣,整個人都輕松下來。千夜答應的并不只是眼前的規劃,還有她暗藏了一點小小私心的遠期規劃。這塊領地再向海邊延伸,那劃給高胡人的就是一片資源豐富,幅員遼闊的土地。北陸有很多肥沃土地,用于耕作的話足可養活數十萬人口。
  
  有了這塊土地,高胡人就有了世代繁衍生息的祖地。
  
  此時千夜忽然心中一動,隱隱約約的有些心血來潮,頓時皺起眉頭。
  
  “你怎么了?”青月關切地問。
  
  “沒什么,感覺有些不好。”千夜抬頭,望向遙遠的天際。在遠方,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發生,又像危險在緩緩接近。
  
  青月即刻說:“需要我召集更多的族人嗎?”
  
  “不,暫時先這么多。讓你的人快些搬東西,我要離開一趟。”
  
  青月想要跟千夜走,但見千夜沒有讓她跟隨的意思,也就乖覺地不提要求,讓拆箱的族人放下手上工作,一起到英靈殿中搬貨。
  
  數十名高胡人用了大約一個小時,才把所有貨箱全部搬下。這次采購的數量實在不少。
  
  直到傍晚時分,英靈殿才清理完畢,千夜站上地頭頂,駕馭著龐大的戰艦緩緩升空,五張動力帆一一張開,飛向茫茫東海。
  
  千夜先想去看看夜瞳,要確定心中不安的感覺是否來自于她。此去路程遙遠,即使英靈殿加裝了動力帆,可是區區五張動力帆提供的動力,和地心臟相比實在是太小,也不過將英靈殿的速度提升了百分之十而已。
  
  雖然心中著急,但是穿越東海的線路是捷徑,所以千夜按下心中不安,在英靈殿內繼續修煉,將積蓄的原力一點一滴的煉化成晨曦啟明。
  
  這段時間以來,一有時間他就會煉化原力,預計再有半月功夫,黎明原力就會再上層樓,凝聚出第四個原力漩渦。
  
  數日時光轉眼即逝,千夜又來到了夜瞳隱居的地方。他將英靈殿懸停在虛空和陸塊的交界,自己飛出艦,依靠強橫身體穿過虛空風暴,來到血族公爵座艦的墜毀地。
  
  迦里南站在艦外,早已等候著千夜,說:“主人只能給你三分鐘的時間。”
  
  千夜一怔,不禁苦笑,不過三分鐘也是好的,還是跟著迦里南進了戰艦。
  
  在戰艦中央大廳內,閃耀著幽暗的紅光,一滴滴血珠如同完美無暇的紅寶石,飄浮在空中,緩緩流動,晶瑩璀璨猶如點點星光。
  
  夜瞳飄浮在傾斜的大廳中央,雙臂環抱胸前,雙眼緊閉,如同沉睡。此刻她的氣息愈發的古老滄桑,更有一種跨越了時空的不真實感覺。她仿佛在那里,又仿佛不在那里。
  
  千夜站在大廳門口,默默看著她,就這樣過去了兩分鐘。
  
  “還有一分鐘。”
  
  千夜嘆了口氣,說:“我沒有事,只是來看看你。”
  
  “已經看過了。”
  
  千夜聳聳肩,說:“好,那我走了。”
  
  離開大廳之時,千夜忽然回頭,問:“下一次呢?”
  
  夜瞳默然,片刻方道:“三分鐘。”
  
  千夜浮上一抹笑意,也不多留,轉身而去。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