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二十有何不同

紀瑞向千夜深深望了一眼,搖頭道:“真不知將軍自信何來。”
  
  千夜依舊是那句話,“城主試試就知道了。”
  
  紀瑞眼神變幻,終是沒能下定決心放手一試。這一試,試出的不僅僅是千夜最后的手段,還會憑空增添一個大敵。千夜方才已經表現出能夠在他手下逃生的實力,一旦讓千夜逃走,那南青城除了自己之外,還有誰是千夜對手?
  
  那時局勢就真如千夜所說,南青城的生意再也不要做了。如果延請蛛帝、狼王出手,自有可能拿下千夜。問題在于請神容易送神難,一旦讓這兩人把手伸進南青城里,那以后這座城市還姓不姓紀,就很難說了。
  
  轉眼之間,紀瑞思忖已定,一腳踏出,將院門踹飛。
  
  院子不大,但清幽雅致,別具一格。一進院落,微濕的暖風立即撲面而來,讓人很是舒服愜意。原來這座小院中安置了可以調節氣候的原力陣列,可見這何夫人的受寵程度。
  
  小院分為前后兩進,越過中廊,后院有個小小天井,再后則是正屋。兩側偏房合計四間,都是侍女們住的地方。
  
  如此小的院子,千夜感知一掃,就盡在掌握。院內除了正房中的一個女人和兩個侍女外,并無高胡人的蹤跡,紅蓮也不在此地。
  
  其實這個結果也在千夜預料之中,他和紀瑞交手動靜鬧得如此之大,連城主府都毀了一角,紅蓮再不逃,可就是蠢得無可救藥了。
  
  剛剛所提的條件,也無非是給紀瑞一個臺階下。相信經過此次交鋒,紀瑞再也不敢在背后玩弄什么小動作。當然,以紀瑞的老奸巨滑,下次若再發難,必是有十足準備方會動手。
  
  然而千夜也是不懼,紀瑞無論如何也料想不到千夜修煉的速度。一年時間,足夠千夜在黎明原力上再升兩級。有黎明原力制衡,永夜一側即可穩穩晉階侯爵。那時再和紀瑞交手,即使不用原初之槍以及指極王遺寶,紀瑞也難逃一敗。
  
  何夫人自是聽到了院門動靜,從內進走出察看。她看到千夜,先是一怔,隨即咬牙切齒,滿面怒容,,幾欲撲上來撕咬。可是紀瑞站在旁邊,先前已經很是嚴厲地教訓過她,她也知千夜厲害,就是拼命也是無用。
  
  “紅蓮在哪?”
  
  千夜也就是隨口一問,并沒有指望得到結果。誰知何夫人聽了,先是一怔,隨即想起了什么,放聲大笑,道:“你想抓紅蓮是吧?我告訴你,她早就走了,你根本別想找到她,永遠也別想。得罪了高胡人,你一輩子都將活在提心吊膽之中,在中立之地寸步難行!等你死了,你的女人、女兒都會變成玩物,我要把她們送給蛛魔,玩夠了再活活吃掉,哈哈,哈哈!”
  
  對于何夫人的惡毒詛咒,千夜無動于衷,只是默默地看著紀瑞。
  
  紀瑞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終于忍不住,揮手就是一個響亮耳光,喝道:“閉嘴!”
  
  何夫人被抽得踉蹌倒地,愕然看著紀瑞,顫聲道:“你,你打我?你敢打我?當年若不是我爹的傭兵團助你,你能有今天?現在你居然敢打我!!”
  
  紀瑞臉色陰沉,恨恨地罵了句‘蠢貨’,轉身就走。等出了院門,劉總管就迎了上來,小聲問:“老爺,現在怎么辦?”
  
  “看住她,不準她踏出這院門一步!另外,院里這些丫頭膽子肥了,居然敢蠱惑主人,都拖出去打死!”
  
  “呃是!”劉總管見城主正在氣頭上,不敢多勸。
  
  千夜跟在紀瑞身后,直到進了書房,兩人坐定,方道:“城主,此事怎么說?”
  
  紀瑞苦笑,“將軍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千夜微微一笑,道:“這里可是中立之地。想要什么東西,談是不行的,只能靠打。這還是城主教給我的道理。”
  
  紀瑞重重嘆了口氣,“女人誤事,女人誤事!此事應當如何解決,將軍還是給個準信吧。”
  
  “三臺戰艦弩炮,要帝國出產,三級以上,優等品。”
  
  紀瑞胖臉上汗水立刻就下來了,叫道:“這不可能!”
  
  艦用弩炮,都是拿來當主炮用的。三級艦炮,可以裝配在驅逐艦級別的浮空艦上作為主炮使用。也就是說,千夜一口氣要了三臺驅逐艦的主炮。
  
  “就是三臺。”千夜毫不松口。
  
  “這,這可把我的大半身家都掏空了!與其如此,還不如和你開戰算了。再者說,要不是那個女人,恐怕將軍也沒有開這口的機會吧?”紀瑞苦笑。
  
  如果不是何夫人自己招出紅蓮在她那里待過,局面肯定不是現在這樣。千夜是準備口頭道個歉,然后和紀瑞正常貿易往來的。因為看當時情況,千夜就知道紀瑞對這次襲擊多半不知情,應是何夫與紅蓮私下秘密策劃出來的。
  
  現在紀瑞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千夜起初也是獅子大開口,當下問道:“那城主是什么意思?”
  
  “一臺四級弩炮,帝國貨,八成新。不能再多了!”紀瑞忍痛道。
  
  在千夜預想中,英靈殿兩翼副炮就準備用四級,也即是護衛艦級別的弩炮。看上去護衛艦似乎不起眼,可是四級弩炮是當主炮用的,一艘護衛艦上一般只能安放一臺,再多的話動力就不夠用了。
  
  這樣的貨色,在中立之地極難弄到,紀瑞身為城主,手上也沒有幾臺。能夠給出一臺八成新的,確實會讓他肉痛。
  
  千夜也不過分逼迫,點頭道:“就這么辦。”
  
  接下來,兩人又重新商議了一番弩炮生意,最終敲定由紀瑞負責提供四級弩炮至少七臺,三級弩炮兩臺。千夜依舊以黑晶支付。紀瑞賠出來的那臺弩炮一并交貨,共是十臺。
  
  十臺弩炮加上配套的弩箭,又是近百萬的大生意。只是送出一臺四級弩炮后,紀瑞在這筆生意中所賺已是不多。所以那張胖臉上掛著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勉強。
  
  千夜倒也理解,四級弩炮少說也要六七萬一臺,放在哪都不是筆小數目。現在就因為何夫人多了幾句嘴,結果幾萬金幣就飛了,擱誰身上心情都不會好。
  
  不過這就不是千夜的事了,敲定了交易細節后,千夜就告辭離開。
  
  這一次,千夜相信紀瑞不會再敢玩截貨的戲碼。
  
  等千夜走后,紀瑞久久坐在書房中,陰沉著臉一言不發。近日以來,他在書房中待的時間越來越長。
  
  直到天色已墨,紀瑞才吩咐人點上了燈,從書架上取出一冊書卷,仔細閱讀。書卷上都是千夜的過往資料。越看,紀瑞的雙眉就鎖得越緊。
  
  千夜離開城主府,在南青城內找了家旅店住下。那名高胡炮手亦步亦趨地跟在千夜身后,一路苦著一張臉。他背叛了紅蓮,此刻確實是寸步難行,惟有依附千夜。
  
  不過這炮手確實有些用處,一手機炮用得出神入化不說,平時也是個不錯的勞動力。此刻三臺機炮都背在他的背上,也沒見他抱怨一句。
  
  在旅店住下,千夜就向炮手問起紅蓮的情況。
  
  原來紅蓮和青月年歲相仿,血緣也頗為接近,說起來還是表姐妹的關系。紅蓮比青月大了一歲,兩人當年都是高胡戰女的候選人。青月依靠對隱身裝置的完美兼容,獲得長老們一致的高看,最終險勝紅蓮,成為高胡人的戰女,得到了執掌空間裝備的資格。
  
  以機械改造聞名的高胡人,任何空間裝備都意味著額外的能源和彈藥,這就是戰斗力。所以得到族內僅有數件的空間裝備之后,青月戰力大增,已經隱隱追平了紅蓮。
  
  紅蓮對此極不甘心,她的母族在高胡人中勢力龐大,暗中有不少動作。而在地巢穴中,支持青月的兩名長老全都戰死在地下,長老會中的勢力對比就發生了微妙變化。
  
  此次青月認千夜為主,準備為高胡人建立新的祖地,消息一出,頓時令高胡全族震動,對青月奉人為主的爭議立時平息。雖然遷移祖地之事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完成,但此事一成,青月勢必成為高胡新的族長,紅蓮也便再無機會。
  
  紅蓮也是個陰狠角色,知道千夜才是關鍵人物,因此秘密潛入南青城,想要襲殺千夜,奪取千夜身上的秘密。她借助高胡人的人脈,與何夫人一拍即合,在何夫人的全力幫助下,將殺手在南青城悄悄埋伏下來,只等候千夜到來。
  
  紅蓮布下的的確是殺局,哪怕是紀瑞這樣的高手踏入局中,被三名炮手集火,措不及防之下恐怕也要重傷。人族的身體天生脆弱,這是難以改變的事實。
  
  然而紅蓮萬萬沒想到,千夜竟可硬抗三臺機炮集火,還毫發無傷!
  
  結果三名炮手和所有輔助人員全軍覆沒,對紅蓮亦是沉重打擊,這樣的炮手,即使是她的母族也僅有四人。她麾下實力一下就被削去大半。
  
  說完整個事情的前后經過,炮手指了指地上其中一門機炮,說:“大人,這門機炮和其它兩臺不同,是我們高胡人的族中至寶之一。”
  
  千夜望向那門機炮。在他看來,這三門機炮長得一模一樣,沒什么區別。五級的多管機炮雖然罕見,但也談不上有多珍貴,所以千夜也沒有在意。
  
  “哦?有何不同?”千夜問。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