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42 個一起來

如何對付這麻煩且詭異的葉子,早在當年,趙雨櫻就有過示范。千夜抬手就抓。那片飄葉大驚,轉折如電,迅速閃移。可是任它飛得再快,仍逃不過千夜的五指山。一道無法抗拒的大力將它罩住,然后被千夜一把抓在手里。
  
  千夜手上用力,就準備將這片葉子搓偏捏圓。這時指縫中傳出一聲驚呼:“不要!!”
  
  千夜微微一笑,五指張開,讓那片葉子從掌心飛出。
  
  飄葉在空中蕩了幾下,這才穩定,顯得有些驚魂未定。隨即宋子寧的影像在飄葉上出現,不過一指大小,凝立在飄葉之上,如踏孤舟,這份風流,確實世間罕見。
  
  宋子寧上下打量了一番千夜,贊道:“實力又有進步,真是難得。再這樣下去,我真要打不過你了。”
  
  千夜一笑,道:“你能打過我?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宋子寧被揭穿老底,一臉大怒,“我可是宋閥七少,不跟你這野蠻人一般見識!打打殺殺什么的,最沒意思了。對了,聽說你最近混得不怎么樣啊,又是仇人一堆。”
  
  千夜不答,而是問:“你不在浮陸上打仗,跑到這來干什么?”
  
  宋子寧哈哈一笑,道:“我決定棄軍從商,好好經營我的寧遠重工,將來要富甲天下,以德服人!聽說中立之地是塊寶地,所以我先行過來考察考察。”
  
  千夜哭笑不得,伸指作勢欲彈,威嚇道:“說人話!”
  
  宋子寧大驚,想要駕馭飄葉挪移,卻又被無形大力定住。看著周圍空間隱隱浮現的緋金光芒,知道無論如何躲不過千夜一指,他只得一聲長嘆,道:“千夜,你學壞了。”
  
  千夜失笑,道:“這里可是中立之地,裝不了純良。”
  
  “好吧,簡單點說,就是軍部已經知道了你在中立之地。按照那些人的性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擔心你一個人應付不來,所以就過來看看。對了,君度也知道了這件事,派了幾員得力戰將過來。”
  
  千夜心頭一跳,忙問:“他派了誰?”
  
  宋子寧說了幾個名字,都是千夜所熟知的悍將。他頓時就急了,道:“把這些人派過來,他那邊的防線怎么辦?黑暗種族就是那么好對付的?你為什么不阻止他?”
  
  宋子寧哈哈一笑,道:“就你四哥那石頭腦袋,定下的事會容得下別人插嘴?要不是他現在一舉一動動靜太大,弄不好就要自己過來看看了。”
  
  “這”千夜忽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了。
  
  “好了,少廢話,別練你那鬼功了,我看了就煩!再這樣下去,本少我還打得過你嗎?我好不容易才趕到這里,快請本少喝酒!”
  
  千夜一笑,道:“就你那點酒量,也來挑釁?今晚就讓你重溫一下黃泉那場惡夢。”
  
  宋子寧向千夜狠狠比了個中指,道:“本少下午就到南青,好好等著!”
  
  此時距離午后還有段時間,以此推測,宋子寧至少還在百公里之外。那片飄葉化作一片普通葉子,靜靜躺在千夜手心。千夜輕撫著飄葉光滑表面,心中滿是歡喜。許久不見,宋子寧領域用得更加出神入化,顯然修為更進一層。
  
  千夜修煉速度已是世所罕見,然而一直以來,宋子寧亦步亦趨,一步也不曾落下過。
  
  轉眼間夜色將近,千夜收了曜篇玄功,出了客棧,向左近一間酒館走去。宋子寧既然能夠在南青城內找到他,那也一定找得到這間酒館。
  
  坐定之后,千夜一口氣叫了十瓶最烈的酒,一個人在座位上等著宋子寧的到來。
  
  “一個人喝酒?我可以坐下嗎?”
  
  千夜抬頭,看到一個身量高挑的女獵人正在看著她。她生得頗有英氣,只是臉上的兩道刀疤毀了不了麗色。
  
  千夜微微一笑,道:“我在等朋友。”
  
  “也好,他來了一起喝。今晚我請!”女獵人倒是不客氣,直接坐了下來。
  
  千夜聳聳肩,沒有拒絕。他今天心情正好,而且從她身上,依稀看到了一些當年余英男的影子。
  
  沒想到轉眼之間,已經是這么多年過去了。
  
  千夜心中感嘆。有許多時候,他都會忘記時間的感覺。血族號稱長生種,生命之長,遠遠超過人族。到后期實力高強的上位血族更能夠依靠沉睡和血池續命,活個幾千年的例子也不是沒有。
  
  他現在身體已成古老血族,數年時光根本沒有在肉體上留下一點痕跡。可是對人族來說,這些時光已經可以發生很多事了。
  
  一旦開始喝了,酒就下得特別的快。莫名其妙的,桌上的酒就少了一半。千夜都記不得和那女獵人說了什么,也沒有記得她說了什么。恍惚之中,無數往事紛至沓來,每一件事都牽動著他的心緒。
  
  不知什么時候,座位上忽然出現了一個人,那灑然身影,不是七少又是何人?
  
  宋子寧坐定,拿過酒瓶給自己倒滿,笑道:“好久不見,本事見長啊,這都有人陪喝酒,不怕回去后夜瞳打斷你的腿?”
  
  “夜瞳?”千夜苦笑,自己灌了一大杯酒下去。
  
  宋子寧何等聰明,頓時知道不對,問:“她怎么了?”
  
  “喂!夜瞳是誰?”女獵人喝得也有七八分酒意,聽到這個明顯是女人的名字,頓時顯得不那么高興了。
  
  千夜完全把女獵人的聲音過濾在外,嘆了口氣,“她走了。”
  
  女獵人頓時心情轉好,道:“來,喝酒!”
  
  這個時候喝酒倒正是合適,于是宋子寧和千夜將杯中酒仰頭干了。
  
  轉眼間酒意漸起,兩人都各自想起心事,均沉默不語,只是一杯杯地干著。
  
  桌上的酒瓶空了,換上新的,然后又都空了。
  
  宋子寧長出一口氣,現在他呼吸之間都帶著濃濃酒氣。他忽然拍著千夜的肩,說:“南華死了。”
  
  “嗯。”
  
  “我親手殺的。”
  
  “嗯?”
  
  “如果算了,沒有如果。”宋子寧搖了搖頭,然后又把矛頭指向千夜,“你呢,怎么回事?”
  
  千夜欲言又止。
  
  這時女獵人總算聽明白了,原來這兩個長得如此好看的小家伙戀情都出現了問題,而且問題似乎還不小。她頓時心中歡暢,雙手齊出,在宋子寧和千夜肩上用力一拍,豪邁道:“不就是女人嗎,哪里沒有?別多想了,今晚老娘陪你們,一起來,哈哈!!”
  
  這變化實在太突如其來,千夜和宋子寧的酒意瞬間都醒了不少。兩人看了看女獵人,再彼此對望一眼,這才明白眼下的麻煩處境。
  
  女獵人此時正志得意滿,酒館里是山呼海嘯般的叫好之聲,有人甚至跳上了桌子,要當場觀戰。
  
  女獵人大笑幾聲,滿腔英雄氣慨,又向千夜和宋子寧拍去,口里道:“別嗦了,今晚都跟老娘回去!”
  
  可是她雙手重重拍在桌子上,震得生痛,卻哪有千夜和宋子寧的身影?
  
  她驚得瞪圓了眼睛,左看右看,面前就是一張堆滿了空酒瓶的空桌子,哪還有人?
  
  這一瞬間,女獵人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整個晚上都是在夢中度過。她猛然回頭,看到整個酒館里的人都呆呆地看著空桌子,個個張大了口,一副見到鬼的樣子。
  
  “你們,剛才看到這里是有人的,是吧?”女獵人問。
  
  眾人有的點頭,有的迷茫,也有人揉揉眼睛后,選擇了搖頭。在這么多雙眼睛的注視下,兩個大活人怎么可能憑空消失?
  
  此刻宋子寧和千夜正一前一后溜出酒館大門,然后在夜色中迅速遠去。
  
  片刻之后,兩人坐在南青城的城墻上,沐浴夜風,遙望一天星河。
  
  “真沒想到,你的領域還能這么用。”千夜道。
  
  宋子寧笑道:“一些小伎倆罷了,只能糊弄一下普通人。遇到厲害人物可不管用。好了,不說這些,要喝酒嗎?”
  
  “還有酒?”千夜有些奇怪。
  
  “那當然,你不看看我是誰!”說著,宋子寧得意洋洋地從懷中掏出兩個酒瓶,在千夜面前晃了晃。
  
  千夜大喜,奪過一瓶,一口氣喝下半瓶,才想起一事,問:“這酒是哪來的?”
  
  “當然是剛才沒喝完的,走的時候我順手帶了兩瓶。”
  
  “可是我們好象還沒有付錢?”
  
  宋子寧哈哈一笑,用力在千夜肩上一拍,道:“就當你今晚的陪酒費用!”
  
  “滾!”
  
  &nbp;笑鬧過后,宋子寧容色一正,問:“你和夜瞳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精通天機推衍?既然能找得到我,那還會不清楚夜瞳的事?”
  
  宋子寧苦笑,“找出你已經花了很大代價,這還是你對我沒有抗拒。這事不說也罷。不過夜瞳那邊應有很大變化,我只是稍許推衍她的事,立刻就遭到反噬,差點連命都丟了。你說我還怎么敢算她?”
  
  他這么一說,千夜立刻明白過來。
  
  遲疑片刻,千夜終于開口,“別再算她,她現在已經算是另一個人了。現在的她,根本不是你我能夠左右的。”
  
  接下來,千夜將到中立之地的事慢慢的說,自然而然的道出了夜瞳覺醒。
  
  宋子寧就靜靜地聽,始終沒有插口。哪怕聽到夜瞳透露出她曾是圣山之上的存在,也沒有驚訝。
  
  可是聽到千夜說要送她登臨圣山時,宋子寧猛地跳了起來,叫道:“你瘋了!”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