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二八伏襲

這是神將的標志,只有神將或是榮耀侯爵,方能引起如此大規模的原力異動。而且看那如山壓城的恢弘之景,這位隱藏在城主府中的強者顯然處在臨戰狀態,隨時可以出擊!
  
  南青城中并無神將,現在突然多出來這樣一位強者,針對的是誰,不言而喻。
  
  千夜毫不猶豫,一拳轟碎車頂,沖天而出。
  
  這時一個深沉且又霸烈的聲音在南青城上空回蕩:“現在還想走嗎?乖乖給我留下來吧!”
  
  一道烏青色的原力旋風沖天而起,從風暴飛出一道身影,若閃電般向千夜撲來!
  
  這道身影一出現,即有號令天地之威,似乎整個南青城都臣服在他腳下,城市范圍內的一切,無論是原力還是建筑,有生命還是沒有生命,都對千夜充滿了敵意。剎那之間,千夜竟有舉世皆敵的感覺!
  
  飛來的是一個身材極為高大,滿頭飄逸的彪形大漢,雙目如電,顧盼間自有凜凜殺氣。他望定了千夜,目光如有實質,若兩條鐵鏈,將千夜牢牢束縛在空中。
  
  這就是神將之威,舉手投足皆有天地大力相助,甚至無須動手,只要目光就能將普通戰將制住。
  
  此刻時間似緩實快,千夜望著對面沖來的大漢,問道:“狼王?”
  
  “正是!束手就擒,說不定還能留下一命!”
  
  說話間的功夫,狼王已經到了千夜面前,大手一張,抓向千夜腦袋。
  
  這一擊狼王志在必得,在他看來,千夜無論如何掙扎,都逃不出自己手心。雙方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大到了根本沒有掙扎的必要。
  
  就算千夜掙脫束縛,整個南青城此刻都是狼王的領域,在領域之內,狼王可以瞬息而至,可以目光鎖敵,是真正的來去如電,千夜又能逃得到哪里去?
  
  然而千夜一聲長笑,全身一震,竟硬生生地將束縛全部震碎!
  
  一得自己,空中即隱隱出現一道淡淡紅線,通向遠方。千夜身影一陣模糊,已然消失無影。
  
  空中響起一聲霹靂,狼王五指收攏,指間電光雷火,四下噴溢。這一抓威力非凡,就是堅不可摧的合金也能給當場熔化掉。然而千夜卻已不知去向,他這一抓落了個空。
  
  狼王大怒,雙眼猛然噴出近一米長的原力光芒,掃視著天上地下。只要在他的領域中,千夜就休想逃脫。
  
  可是狼王的目光掃過整個南青城,每個角落都不曾放過,卻無千夜的身影。千夜就如憑空消失了一樣,任狼王怎樣搜索,都找不到半點蛛絲馬跡。
  
  狼王怒火上涌,全身燃起深青色的火焰,有若降臨人間的殺神。他飛上高空,舉目四顧,眼中光芒忽吞忽吐,急切時甚至噴吐到數米之外。
  
  然而任他如何努力,就是找不到千夜。
  
  狼王怒極,右手緩緩提起,指掌間雷電繚繞,龐大的原力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在他上方形成了一個恐怖的原力風暴。這一擊若是落下,威力足以毀滅大半個南青城。
  
  上方城主府中,紀瑞沖天而起,氣急敗壞地道:“狼王!你這是要毀我的基業嗎?”
  
  狼王眼中光芒徐徐斂去,哼了一聲,道:“怎么會?本座和城主的合作才剛剛開始。只不過那千夜究竟藏在何處,城主可有想法?”
  
  紀瑞苦笑,“現在整個南青城都在您的領域之內,誰還能藏人?這千夜要么就是有隱匿氣息的秘法,要么已經逃離了南青城。”
  
  狼王臉色陰沉,沉聲道:“在本座眼皮底下,他如何出的南青城?”
  
  紀瑞急忙道:“這我怎么知道?我也只是猜個可能。”
  
  狼王哼了一聲,感知又反復在南青城內掃過,依然是徒勞無功,這才無可奈何地收了領域。維持這么大規模的領域,對狼王來說也是沉重負擔。
  
  他雙眼微瞇,環顧一周,最后望向城外茫茫荒野,顯得遲疑不定。
  
  就在那一瞬間,千夜如同從這個世界憑空消失,再也不見蹤影。以狼王見識,都不知道千夜是如何逃脫的。若說能夠達到類似效果的手段,那就是破開虛空,直接離去。
  
  在剛才時刻,狼王確實感覺到了空間波動。不過他隨即搖頭,把這個想法拋到在一旁。能夠穿梭虛空的,不是天王大君,也得是只差一步的絕頂人物。現在就連狼王自己都沒這個本事,更別說區區一個千夜了。
  
  百思不得其解,狼王也只能暫時放棄,滿心不甘地隨著紀瑞返回城主府。紀瑞隨即安排城衛軍封閉四門,全城搜索。不過誰都知道,這不過是個姿態而已。連狼王的領域都找不到千夜,一群連戰將都不是的城衛軍又能干什么?
  
  城主府內,狼王和紀瑞相對而坐。狼王緩緩地道:“讓千夜逃了出去,可是心腹大患。”
  
  “是啊!”紀瑞一聲長嘆。
  
  狼王笑了笑,道:“只是城主你的心腹大患而已。下次再讓我遇到,他可就沒這么好的運氣了。不過,紀城主,他能夠從我手里逃得掉一次,那就能從你手里逃掉十次百次。你這南青城的守衛,可要好好弄一弄了。”
  
  紀瑞一臉苦澀,嘆了口氣,半天說不出話來。
  
  以千夜的神出鬼沒,什么樣的防衛能夠攔得住他?連狼王親自出手,都被千夜給逃了,就算紀瑞自己晚晚巡夜,又有何用。紀瑞有些不為人知的壓箱底手段,但真的用出來,也不過和狼王尋常手段差相仿佛。
  
  兩人相對無言,狼王的心情也極是不好,直到現在他都想不通千夜是如何逃脫的。或許張不周會知道答案,可是現在他最不愿意見到的人,恐怕就是張不周。
  
  最終還是狼王打破沉寂,道:“你也不用擔心,等這邊的事辦完,我就會親自出手追殺千夜,除非他從此再不出現,否則的話必會死在我手里。”
  
  “他恐怕不會留在東海了。”紀瑞苦笑著道。
  
  東海是張不周的勢力范圍,即使蛛帝和月光白魔鬼,也會受到影響。如果千夜夠聰明的話,自然不會在此險地多作停留。逃到中立之地其它地方,比如鮮血王座,狼王再兇狠,也不敢到那里撒野。
  
  狼王哼了一聲,冷道:“希望他夠聰明,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說罷,狼王拂袖而去,自去休息。留下紀瑞獨坐靜室,心事重重。
  
  如是轉眼間夜色已深,紀瑞長出一口氣,站了起來,自語道:“先過幾年太平日子再說,真到那一天,再想辦法。”
  
  他苦苦思索了一晚,也沒有想出什么好辦法來。千夜居然能夠從狼王手下逃脫,這是他事先萬萬想不到的。現在回想起來,當初千夜在他面前有恃無恐,恐怕就是因為這個手段。
  
  千夜因何能瞬間消失,以紀瑞的識見,也和狼王一樣,全無頭緒。此刻紀瑞心中不知多少次在后悔,早知如此,真不該答應狼王的條件。不摻合進千夜和狼王之間的仇怨里,頂多就是讓狼王多賺點錢。
  
  紀瑞想得很清楚,錢這東西雖然可愛,但總是賺得到的。
  
  而千夜這樣的仇人,一旦結下了,卻真不知今后還能睡多少個安穩覺。
  
  紀瑞起身,在書房里踱來踱去,臉色漸漸陰沉,一口一口嘆著氣。既然已經得罪了千夜,那就索性得罪到底。現在不除去千夜,等再過幾年千夜成長起來,怕是無人能制。
  
  這時響起敲門聲,紀瑞正心情不佳,悶聲斥道:“有什么事這么重要,非得這個時候說?”
  
  門外響起關中流的聲音,“城主,兄弟們已經把城里都快翻過來了,可根本沒找到那人的蹤影。現在弟兄們都累得不行了,您看”
  
  “收隊吧。”紀瑞本來就不指望城衛軍能夠找得到千夜,只是求個心安而已。但此刻聽到壞消息,心中還是一陣失落。
  
  等關中流離去,紀瑞長嘆一聲,自語道:“總還能過兩年安生日子吧?”
  
  無論狼王還是紀瑞,都沒想到千夜此刻就站在南青城外。他看看城墻上密密麻麻巡邏的士兵,眼中滿是冷笑。
  
  千夜騰身而起,若一縷輕煙上了城墻,然后自兩隊巡邏士兵中間穿過,輕描淡寫的就進了南青城。這幾下看似容易,實際上并不簡單,從始至終,千夜只是動用了一點點原力,從氣息上看也就是三四級的樣子。
  
  這種級別的人在南青城一抓一大把,白天黑夜翻墻來去的不計其數,畢竟在中立之地,誰家還沒點見不得人的事。城衛軍也深知其中奧妙,向來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所以就算狼王感知掃過此刻的千夜,也只會把他當作那些蠅營狗茍的螻蟻之輩,然后忽略過去。
  
  進入南青城,千夜穿街過巷,身影時隱時現,終于來到了城主府外。他抬頭向城主府望去,雙瞳泛著一點藍色。
  
  城主府上空,依舊有龐大的虛空原力在緩緩盤旋,但是遠不如開始時狂暴。說明此刻狼王并沒有催運原力,未在備戰狀態。
  
  千夜來到城主府墻邊,伸手一抓,五指就插入墻壁,微一運力,整個人就輕飄飄地上升,到了墻頭。他完全依靠的是身體力量,原力紋絲不動,單憑感知的話,只會把千夜當成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