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章二九復仇

上了府墻,千夜沿著墻壁奔行,來到望塔邊,故技重施,無聲無息地進入望塔,在哨兵后頸輕輕一拍。那哨兵頭一歪,就此沒了氣息,而千夜此刻原力微微涌動,釋放出三級修為的氣息,和那哨兵一模一樣。
  
  站在原本哨兵的位置上,千夜一動不動,看起來這個崗哨就像從未有過變化。只有暗夜星空中的兩點微藍,顯示出和之前的些許差異。
  
  夜幕之下,城主府內一片寂靜,點點幽暗燈光照亮了一些角落,卻使整個府第顯得更加陰森可怖。這個晚上,沒有飲宴和歌舞,就連仆人們也個個都輕手輕腳,惟恐弄出聲音,引起大人物們的注意。
  
  雖然這些下人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小人物們獨有的敏銳卻讓他們知道現在狼王和城主心情很不好。
  
  千夜的鼻子忽然動了動,聞到了夜幕下的一縷血腥味。血氣極淡,但對于擁有血族體質的千夜來說,味道卻十分明顯。而且這是很新鮮的血氣,應是剛流出身體不久,還帶著溫熱氣息。
  
  千夜向城主府中央望去,只見那里有一座小樓還亮著燈光,血氣就是從那個方向傳過來的。
  
  這時小樓房門打開,幾名仆人抬著一具尸體從里面走出。他們腳步匆匆,貼著墻根行走,正好從千夜下方路過。或許是離得遠了的緣故,他們大著膽子輕聲交談。
  
  “死的真慘。”
  
  “運氣不好啊,誰讓她去給那位送水果呢。”
  
  “我聽說,她是得罪了副總管,所以才攤上了今天這個差事。”
  
  “噓!小聲點,當心被人聽到。傳到副總管的耳朵里,明天就是你給狼王送水!”
  
  那仆人嚇得一抖,差點把手里的尸體扔到地上。幾個仆人不再說話,加快腳步,從側門出了城主府,消失在夜色之中。
  
  這時千夜的目光已經鎖定在小樓上。從剛剛那具尸體上,他聞到了狼王的氣息。現在看起來,狼王就住在那里。
  
  小樓沒有什么護衛,也沒有暗哨。神將所居之地,哪還需要人警衛?
  
  不過千夜并沒有進樓偷襲,而是好整以瑕地取出雙生花,微運原力,令雙槍合一。
  
  然后,千夜目光落在了狼王所居的小樓上,釋放出一縷殺意。
  
  神將級的感知何等敏銳,幾乎是在目光落在小樓上的瞬間,一道冰寒、龐大的感知就洶涌而至,瞬間淹沒了千夜所在的哨塔。
  
  千夜并沒有隱藏,而是釋放出一道屬于自己的氣息。
  
  小樓中忽然響起一聲驚雷般的怒吼,樓頂轟然破碎,狼王身影從紛飛的磚石中沖出,向著千夜咆哮:“你居然還敢出現?!”
  
  狼王等來的不是畏懼或逃跑,而是一個冰冷的聲音:“我為何不敢?”
  
  下一刻,狼王眼前驟然出現一點光華,卻似足以將整個世界照亮!
  
  在光芒中,狼王看到一片纖細飛羽破空而來,直射自己心臟!
  
  這片飛羽快到不可思議,快得超越了時間和反應,狼王在措不及防之下,已是不及閃避。
  
  狼王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一聲狂吼,身體瞬間凝停在空中。然而那根光羽一個轉折,依舊對準了他的心臟,直直射來。
  
  狼王再也無力騰挪,眼睜睜看著光羽沒入胸膛!
  
  他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身體僵硬,忽然從空中墜落,重重摔入廢墟。
  
  天地寂靜了短短一剎,緊接著廢墟突然炸開,猛烈的沖擊波頃刻之間摧毀了小半個城主府。在另一個方向上,一道原力護罩瞬間升起,雖然被沖擊得忽明忽暗,但終究是擋住了沖擊波,護住了后方的半個城主府。這是紀瑞,雖是倉促出手,還是勉強擋住了余波。
  
  在另一個角落,同樣升起原力護罩,那是關中流。然而他的原力護罩就如狂風中的燭火,在沖擊之下搖曳不定,轉眼間就被撲滅。
  
  關中流立在屋頂,臉色忽地慘白,噴出一口鮮血。不過他好歹擋住了大半沖擊波,城主府這一角勉強得到保全。
  
  沖擊波轟轟隆隆,如滾滾浪潮般一道接著一道,隨后狼王如炮彈般從廢墟中彈出,直上高空,狂暴酷烈的領域撲天蓋地的灑下,罩住了整個南青城。
  
  在狼王墜入廢墟的一刻,千夜轉身就逃,根本不看那一槍的結果。其實也不用看,狼王沒有絲毫準備,怎么都避不開原初之槍。
  
  等狼王第二次從廢墟中升空,千夜已在千米之外,并且還在提速,眼看就要沖出南青城,脫離狼王的領域。
  
  狼王怒極,忽然仰天長嘯,現出狼人形態,隨即化為青影,向千夜疾追而去。
  
  自加入張不周麾下之后,狼王還從未在眾人面前現出狼人形態。他心思其實十分細膩,惟恐引起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之類的想法。現在實在是怒到了極處,才顯現狼人形態,全力疾追。
  
  空中一道青線如閃電一般瞬息遠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紀瑞升上半空,極目遠眺,神態凝重。關中流勉強升空,來到紀瑞身邊,道:“真沒想到他不光敢回來,還敢出手偷襲狼王。這樣的人”
  
  關中流沒有說下去,不過彼此心中都明白,千夜絕對是那種有仇必報的人。惹下這樣一個生死大敵,誰都高興不起來。
  
  紀瑞聽出關中流話中有隱隱責怪之意,嘆了口氣,無奈說:“狼王登門,讓我怎么拒絕?”
  
  “蛛帝和面具那邊,難道沒有反應。”
  
  “沒有。”
  
  關中流頓時不說話了。如若這三大勢力達成協議,紀瑞還真沒有絲毫拒絕的能力。
  
  “城主,您看這次狼王能抓到千夜嗎?”
  
  紀瑞搖頭,“我也不知。”
  
  “剛剛那一擊是什么名堂,我就看到一道光,然后就感到心驚肉跳的。”
  
  紀瑞臉色有些灰暗,片刻之后方道:“那一擊,如果是落在我的身上,恐怕這城主就要換你來坐了。”
  
  關中流遽然而驚,萬沒想到千夜竟有如此驚天一擊,難怪紀瑞臉色如此難看。
  
  此刻荒野之上,狼王全速疾飛,感知始終牢牢鎖定前方的千夜。
  
  雙方的距離正在逐漸拉近,狼王右手中早就積蓄了滿滿的雷光,只等接近到百米之內,就要凌空一擊,將千夜轟成焦炭。
  
  他其實更想生擒千夜,然而千夜速度極為驚人,已經追出數十公里,兩人間距離仍有數百米之遙。再加上千夜那突然消失的本事,狼王心知自己沒有生擒他的能力,只能退而求其次。
  
  得不到千夜修煉的秘密,得到他的寶物也算不錯。狼王對千夜剛剛那一擊心有余悸,對能發出那一擊的原力槍就更是心中熾熱。
  
  “老實停下,為我效力,我就饒你一命!”狼王高聲叫道。
  
  千夜回以一聲長笑,連話都懶得說一句。一路上,狼王不只一次試圖威脅、勸降或招攬,千夜都以譏笑回應,氣得狼王如欲噴火。
  
  眼見距離拉近,狼王又是一聲長嗥,領域當空而降,將千夜罩在其中。隨即狼王身影模糊,現出道道殘影,瞬息間出現在千夜所在的位置。
  
  然而在領域落下的瞬間,千夜猛然提速,身上迸發出不可思議的恐怖力量,竟只憑身體力量震碎了領域束縛,揚長而去。狼王這志在必得的一撲,也就撲了個空。
  
  瞬發領域,再啟動穿梭能力,對狼王消耗也是極大,幾個呼吸才恢復過來。這段時間狼王速度驟降,又被千夜拉開了距離。
  
  狼王又驚又怒,怒不必說,驚得卻是千夜那恐怖的身體力量。純以力量而論,就是狼王想要壓制千夜也得頗費力氣。可狼王是誰,若是在永夜體系,他是接近公爵的一方豪強。狼人又以兼具力量和敏捷著稱,壓制個小小的千夜居然也要如此費力?
  
  被千夜拉開的幾百米距離,又得追上幾十公里。雖然以兩人此刻速度,上百公里也不過轉眼間的事,可是狼王卻是越來越暴躁。如果這次還追不上千夜,即便是他,潛意識中也多了一絲恐懼。
  
  千夜太大膽了,竟然在逃出生天之后的當夜就潛回來突襲報復。這樣的人要是不殺掉,狼王自己也還罷了,麾下的戰將親信,乃至家人們怎么辦?
  
  想到這里,狼王再無保留,從空中落下,四爪著地,一個縱躍就是數十米,飛撲千夜。自空中落地之后,狼王速度大增,和千夜的距離迅速縮短。
  
  只是以狼王的身份,這般似野獸一樣四爪著地的奔行,著實有失尊嚴。好在這里是荒野,人煙稀少,沒有什么人看到。而且狼王搏殺千夜之心極為堅定,就算被人看到了,大不了事后滅口就是。
  
  兩人之間的距離從近千米,拉近到數百米,再到不足百米。狼王右爪中雷電繚繞,已在射程之內。可是他仍是隱約不發,試圖近些,再近些,萬無一失時再給千夜一招致命的雷霆一擊!
  
  轉眼間兩人距離已不到五十米!
  
  前方的千夜忽然一個疾沖,在空中轉身,在飄身后退中面對狼王。看到千夜那帶著譏諷的笑意,狼王忽然心中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覺。
  
  千夜雙手持槍,手心中忽然光芒大盛,一根光飛射狼王。
  
  原初之槍!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