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四十初創基業

“打劫?”寒冰之狼明顯沒有反應過來。〔網〈(
  
  這里是南青城,冰狼是這座城市最大的傭兵團,又一向跟城主和大商行走得極近。就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有人上門打劫?他不欺負人已經算是厚道了。
  
  “對,就是打劫。”姬天晴出現在寒冰之狼的身后,隨手在他肩上一拍。
  
  連千夜和宋子寧都躲不開她的一拍,寒冰之狼怎么可能躲得掉?不過姬天晴一掌拍落,寒冰之狼的身體突然矮了半截,竟然被拍得一下洞穿樓板,半個身體都到了下一層去。
  
  這個時候,寒冰之狼的護身原力才姍姍來遲的爆。他全力反擊,威勢也是不小,只聽轟的一聲,整個小樓都化為廢墟,煙塵碎石四下亂飛。
  
  姬天晴仍然在拍著寒冰之狼的肩,仿佛周圍的一切都跟她毫無關系。第二下拍擊,就將他拍進地下室。到了這里已經陷無可陷,不過天晴大小姐仍然拍了第三下,就把寒冰之狼大半個身體拍進了地基。
  
  戰將身體強悍,哪怕是人族,論強度也要過地基。所以寒冰之狼死是死不了,受傷就難免了。
  
  三下拍過,寒冰之狼再是遲頓,也明白了眼前這位大小姐屬于絕對不能惹的人物,當下收斂氣息,只用原力護住內臟,閉眼裝死。
  
  此刻原本整棟小樓都消失不見,只在原地留下一個大坑,姬天晴蹲在坑地,不斷撥拉著寒冰之狼的腦袋,就象小貓在擺弄新奇的玩具。
  
  鬧出這么大的動靜,整個基地的傭兵自然都驚動了,上百號傭兵從營房中跑出,許多人還睡眼朦朧,沒弄清究竟生了什么。
  
  宋子寧忽然一拍千夜,道:“氣勢。”
  
  千夜有些莫名其妙,就是放出氣息又能怎么樣,這些連戰將都差得遠的傭兵能夠感覺得出啥來。不過七少出言必有原因,當下千夜也不多想,一道細細的暗金血線扶搖而上,直射天際。
  
  那些傭兵們果然啥都感覺不到,就連寒冰之狼也在忙著裝死,全無所覺。倒是姬天晴忽然打了個寒戰,轉頭向千夜望去,目光忽然變得有些復雜。
  
  遠方城主府上空,借著夜色的遮掩,紀瑞和關中流凝立空中,遙望著不遠處忙著打劫的三個年輕人。
  
  千夜暗金血氣一出,紀瑞和關中流即刻有所感覺,關中流倒還好,只覺得眉心如同被針刺了一下,忍不住皺了皺眉。紀瑞卻是氣息一沉,然后再緩緩攀升。在夜色下,無人覺紀瑞的臉色蒼白了少許。
  
  紀瑞和關中流并沒有隱藏自己,甚至還刻意放出氣息,以為警告。而這種情況下千夜血氣卻直刺天際,形同于**裸的挑釁,關中流也是橫行慣了的,哪里受得了這個?
  
  他當即大怒,就道:“我去教訓教訓這幫小兔崽子!”
  
  他作勢欲撲,身體卻是一沉,已被紀瑞攔下。關中流吃了一驚,不解道:“城主,干嘛攔著我?人家可都欺負到咱們家門口了!”
  
  紀瑞一聲嘆息:“人家就是要欺負到我們家門口。你去了有用嗎?”
  
  “就算我關中流不是他們的對手,不還有您嗎?幾個毛頭小子,哪是您的對手!”
  
  紀瑞嘆道:“就算這次能打贏,又怎么樣?”
  
  “當然是把他們趕跑啊!”
  
  “那下次他們再來呢?”
  
  “這”關中流忽然語塞。
  
  即使關中流也知道,光是一個千夜,就沒有把他留下的能力。現在同來的兩個年輕人看起來也是高深莫測,絕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兔崽子。
  
  有紀瑞出手,最多也不過是把三人趕走,恐怕連重傷一個都辦不到。萬一如紀瑞所說,這三人以后天天來,日日來,恐怕后患無窮。
  
  關中流也不是莽夫,看著三人如此年輕,忽然心中一寒。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成就,說明背后必有高人或是大家族支持。他在這個年紀時,可還在為戰將掙扎呢。
  
  “回去吧。”紀瑞道。
  
  關中流默默點頭。
  
  當千夜放出血氣時,與關中流和紀瑞相當于在氣勢上交了一次手。關中流感覺還不明顯,紀瑞實際上吃了一個小虧。正是這次交鋒讓紀瑞意識到,千夜血氣的等階之高,簡直無法想象。
  
  只是紀瑞想要退縮,宋子寧卻不會讓他如愿。七少拉上千夜,說:“這里交給天晴就好。我們既然來了,總要去見見城主。”
  
  千夜無奈聳肩,跟著宋子寧去了。按千夜以往性情,即使紀瑞已經知難而退,一般也就到此為止,不會把他逼到絕路。不過宋子寧顯然是另有考慮,此際咄咄逼人,絲毫不留余地。
  
  兩人到了城主府,均毫不掩飾自身氣息。在這種情況下,紀瑞再想息事寧人也辦不到,只得從府內飛起,凝立在千夜和宋子寧對面,苦笑道:“兩位將軍有何吩咐?”
  
  宋子寧拱了拱手,道:“紀城主?”
  
  “正是在下,不知這位將軍怎么稱呼?”紀瑞十分客氣。
  
  “宋子寧。既然城主知道千夜的來歷,那想必也聽說過我。”
  
  紀瑞心頓時一跳,施禮道:“原來是宋閥七少,失敬失敬!”
  
  宋子寧可不比千夜,那是宋閥實實在在的長房嫡系,身份非同一般。而且宋子寧在帝**方任職,尤其曾在張伯謙帳前任過參謀,這段經歷同樣非同明他的才華已經入了張天王的法眼。誰想動他,恐怕都得想想張伯謙這三個字。
  
  這樣的人,一旦在外隕落,宋閥勢必不會甘休,哪怕只是為了門閥面子也要追究到底。
  
  紀瑞對永夜和帝國都有深入研究,自是明白帝國這些門閥世家的心態。當下對宋子寧的態度更是恭敬,而且心下暗自不安,不知道宋閥想要在中立之地做些什么。
  
  中立之地畢竟消息閉塞,紀瑞并不知道宋子寧早已和宋閥劃清界線,獨立展。而近年來,隨著宋子寧如彗星般崛起,宋閥也絕口不提宋子寧破門而出的事,反而時時示好,并且屢屢對外表示雙方還是一家人。
  
  紀瑞的態度早在宋子寧預料之中,他微微一笑,折扇合攏,輕敲手心,道:“聽千夜說,城主過去作事可不怎么地道啊!”
  
  紀瑞又是一驚,這話問得直接,幾無回旋余地,一言不合就是開打的節奏。他咳嗽幾聲,苦笑道:“七少有所不知,這中立之地沒什么規矩,惟一的規矩就是誰拳頭大誰說了算。狼王找上門來,紀某哪有說不的資格。”
  
  宋子寧臉色一寒,冷道:“是嗎?那現在我宋子寧到了,城主就可以說不了?”
  
  紀瑞心中暗怒,臉上卻在賠笑,道:“七少這話說的就見外了。宋閥之名,天下皆知。不知七少此來有何貴干,我能幫忙的,一定不敢推辭。”
  
  宋子寧道:“好,要的就是城主這一句話。宋某這次來中立之地,是準備和兄弟們一起做番事業的。我看這南青城十分繁華,有意將這里做為基地,日后還有許多勞煩城主之處,還請城主多多關照。”
  
  紀瑞臉色微變,道:“能幫忙的紀某當然不會推辭,只不過狼王那邊”
  
  宋子寧冷笑道:“狼王我們自有辦法應對。不過紀城主,不是在本少威脅你,你既然這么顧忌狼王,那更應該顧忌我們才是。本少手段,可比狼王要狠。”
  
  紀瑞臉色尷尬,道:“這個,七少說笑了。”
  
  宋子寧臉一板,冷道:“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既然本少到了中立之地,你覺得經營個城市在本少眼里很困難嗎?所以這南青城不是非你不可。”
  
  這話說得就重了,紀瑞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有心作,可是仔細想想,卻終是無膽。最后只是一拂袍袖,轉身回府,連場面話都不交待一句。
  
  宋子寧微微一笑,對千夜道:“回去吧,現在那邊應該已經搞定,不會有什么人反抗了。”
  
  回到冰狼傭兵團的駐地,千夜頓時吃了一驚。就在和紀瑞說幾句話的功夫,冰狼傭兵團已是一片狼藉,傭兵們橫七豎地,就剩十幾個還站著,個個面如土色。
  
  難怪宋子寧說無人反抗,原來姬天晴已經把所有稍有不服的家伙全部放倒。而院外則傳來有些刺鼻的血腥氣,十幾個傭兵獵人倒在血泊中。他們都是和冰狼交好,現這邊有了變故,第一時間想過來插上一腳,好邀功求賞。只是運氣不好,這次遇上了姬天晴這個殺星。
  
  天晴大小姐正在立威的關鍵時候,哪會手軟,隨手一揮就是死傷慘重。
  
  見宋子寧和千夜回來,她便問道:“談得怎樣?”
  
  “當然是合作愉快。”宋子寧笑道。
  
  “那就好。我看這家傭兵團還小了點,如此慢慢展,要到什么時候去?這一帶傭兵團還是挺多的,順手都搶了吧!”
  
  宋子寧大贊:“正當如此。”
  
  這一夜,南青城內雞飛狗跳,大大小小的傭兵團都遭遇滅頂之災。幾處火頭將小半個南青城映得通紅,那都是不肯屈服的,結果惹怒了姬大小姐。她也不殺人,就是一把火燒了對方的基地。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有不開眼的敢向她出手,自然全都變成了尸體。
  
  出了這么大的事,傭兵團自然去向城主求援。可是紀瑞緊閉大門,誰也不見。如此一來,傭兵們自是知道這些人連紀瑞都招惹不起,于是要么望風而逃,要么倒地就降。
  
  等到天色將明,南青城內,已是氣象一新。8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