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471 起去(

然而另一名家主卻是搖頭,道:“聯手出擊,談何容易?那可是個兇人,這等損失,不是我們小家小族能夠承受的。”
  
  此言一出,也有不少人附和。
  
  這是一個顫顫巍巍的老人嘆了口氣,道:“我在這城也住了一百多年了,這城、這人、這各個家族就從未變過。張天王來的時候如此,狼王來的時候也是如此。可是千夜一來,立刻就毀了祝家。下一次還不知道有哪家遭殃。”
  
  祝家原本也是可以列席的小家族,但是那剛剛過去的一戰中,連家主帶長老,幾乎所有高手都被千夜斬殺。他們雖然還有人丁,可是卻撐不起現有的地位了。br{}{}{][}/
  
  席上一眾老人頓時心有戚戚,紛紛斥責。
  
  薛輔綸微微皺眉,沒有說什么。而王家的太上長老卻是意氣風發,不住痛斥千夜的蠻橫無禮。
  
  如是吵鬧了一通,一名長老終于問出關鍵問題:“狼王的這道討伐檄令,我們該如何應對?”
  
  當下眾說紛紜,有說狼王勢大,必須聽從的;也有人更進一步,要出兵南青城。還有些人則覺得狼王不能惹,千夜也不好惹,最好的應對不外乎一個“拖”字,等看清了形勢再說。
  
  說來說去,沒有一家愿意站出來反對狼王。
  
  一眾老人各持已見,又都固執,互不相讓,討論很快變成了爭吵。若在以往,這種時候就需要薛王二家站出來,表明態度。一般薛輔綸發了話,也就基本能有個結果。
  
  可是今天不知怎么,薛輔綸一言不發,是以吵得再兇再熱鬧,也永遠都不會有結果。王家太上長老倒是想達成一個追殺千夜的結論,可惜未能成功。
  
  他亦是老奸巨滑,明白了現在在眾人眼中,自家和薛家仍是有相當大的差距。而另一方面,則是祝家近乎滅門的遭遇已經把那些個中小家族給嚇怕了,無人愿意真的去和千夜打生打死。
  
  如是直到夜色已深,這場茶會最終不了了之。不過這方是常態,十場茶會,倒有八場是在扯皮中度過。
  
  一日一夜過去,南青城又出現在千夜的視野里。南青城上的崗哨也發現了這支遠到而來的貨隊,炮塔上的弩炮緩緩轉動方向,對準了貨隊,以作戒備。
  
  到了這里,可以說是萬無一失。千夜就不再隨著貨隊浪費時間,而是騰空而起,向南青城飛去。
  
  飛越城墻時,下方的守衛官眼尖,已經認出了千夜,立刻一巴掌將身邊正在舉槍瞄準的戰士拍倒,喝道:“瞎了你的狗眼,沒看到那是千夜大人嗎?”
  
  千夜并未在意下方的小小插曲,他此刻心急趕路。
  
  數日功夫,暗火新總部已經有了一些模樣。在姬天晴的威脅利誘下,左近的幾個宅院主人都乖乖地搬去了別處。他們想不搬也不行,姬天晴直接修建了兩座炮塔,被人居高臨下、用炮口時時刻刻指著的滋味可不好受。
  
  這樣一合并,新暗火總部的規模幾乎達到了城主府的一半。關中流曾悄悄來觀察過一次,結果氣得臉色鐵青。但他怒雖怒,卻還懂得克制,姬天晴數次挑釁他都只當沒看見,說什么也不和她動手。
  
  姬天晴負責規劃,而真正的協調、調度和修建都是宋子寧的事。好在七少手下人才濟濟,寧遠重工的班底,可不是中立之地這些烏合之眾可與之相比的。數日功夫,就把所有規劃都變成了詳細圖紙,而且摸清了供貨渠道,開始大興土木。
  
  一旦開建,進度可就加快了。暗火幾千號傭兵,宋子寧可沒打算讓他們閑著,每人發了一套工具,就全都暫時轉職成了建筑工人。
  
  干這種體力活,對于傭兵來說很有些沒面子。但有天晴大小姐在,他們早都明白了面子沒有小命來得重要。
  
  此刻小半個南青城都變成了工地,大大小小的傭兵團都在或重建,或搬遷。他們騰出來的地皮,則被宋子寧留給了預定要建設的軍火、浮空艦用設備等商行工坊。
  
  千夜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宋子寧。他也就不再刻意去找,回暗火臨時總部,在倉庫里挑選了一批物資彈藥。補棄完畢,就準備離開南青。
  
  行將飛出城墻之際,下方突然飛出一個繩圈,準確無誤地套在千夜腳上。這下偷襲來得無聲無息,千夜居然沒能躲開。
  
  套中后,繩索猛地一拉,頓時讓千夜身體一沉。千夜可毫不畏懼,順勢落地,想要看看是誰這么大的膽子,居然敢在南青城偷襲自己。
  
  通的一聲,千夜如炮彈般砸在地上,落腳處地面都陷進去半米。強烈的震蕩令周圍一片人仰馬翻,誰都難以站立。
  
  不過繩索盡頭處空空蕩蕩,偷襲的人早已不在那里。而她是如何出手、又如何消失的,千夜一點頭緒都沒有。
  
  就在這時,千夜肩頭肌膚忽然一顫,有了奇異的感應。千夜不動聲色,迅速調運血氣,布滿肩頭。
  
  一只白晰的手憑空出現,落在千夜肩頭,然后姬天晴的聲音響起:“長官,又要出門嗎,怎么不帶上我誒誒!!”
  
  她的手一拍中千夜的肩,就感覺像是落在燒得通紅的鐵塊上,瞬間就彈了起來。
  
  姬天晴急忙看自己的手,只見原本白晰細膩的手心處焦黑一片,表面的肌膚竟然全都被燒焦了。陣陣灼痛疾來,讓她忍不住趕緊往手心吹氣。
  
  “疼,疼!你怎么這樣!”姬天晴一雙大眼睛中水波蕩漾,眼看著眼淚都要淌下來了。她連吹了好幾口氣,又疼得連連甩手,但都沒什么效果,于是鼓著小嘴,氣鼓鼓地把手伸到千夜面前。
  
  “這個怎么會這樣?”千夜完全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他這還是第一次用暗金血氣護身攻敵。以往只是在攻擊時偶爾會送一縷血氣進入敵人身體。
  
  他原本是打算給姬天晴一點苦頭吃吃,不過把她的手心整個燒焦,卻似乎有些過了。而且千夜怎么也想不通的是,暗金血氣威力再大,以姬天晴的修為,怎么會被燒成這樣?直到現在,千夜也都看不透她的修為,根本不知道她是多少級。
  
  而姬天晴修為高低,似乎全看她心情,要給你看三個原力漩渦就是三個,想五個就是五個,甚至還可以弄出兩個神將級的原力晶簇給千夜看看。
  
  千夜至少可以斷定,姬天晴絕不是神將。既然實在看不透,也就不再猜了。
  
  不過她手心實實在在給燒焦了,千夜沒有辦法,只得握住她的手,靠近自己的嘴,張口輕吸。數縷在她手心傷口處徘徊不散的暗金血氣受到牽引,乖乖地返回千夜身體。
  
  如果這幾縷血氣沒有被收回或是清理,它們完全有可能將姬天晴整個右手灼成焦炭。
  
  收回血氣,其實她的傷勢就好了九成。余下這點皮肉小傷,用不了幾個小時就會痊愈。
  
  千夜原本打算放手,姬天晴卻道:“這就完了?”
  
  “啊,完了啊?”看到她異常認真的表情,千夜第一次懷疑自己的判斷,開啟真視之瞳,在她傷處反復感知,確認沒有絲毫殘留血氣后,才松了口氣。
  
  姬天晴把手又在千夜面前晃了晃,說:“傷,一點都沒好!”
  
  千夜為之一窒,“這個,要靠你自己的吧?”
  
  以姬天晴的修為,只要運轉秘法療傷,這點小傷或許只需要十幾分鐘就會徹底消失。她的身體素質自然不能和千夜比,但是所會的種種秘法,威力之大,功效之奇卻遠在千夜之上。要說她不會療傷秘法,千夜打死也不信。
  
  然而,姬天晴的手在千夜面前晃來晃去,晃來晃去,別說用秘法療傷,就是以原力刺激一下傷口肌體生長也不干。
  
  千夜無可奈何,只得用最原始的方式為她治傷。他取出軍刀,將燒焦的皮肉輕輕削去,露出下面的新鮮血肉,然后輕輕噴了一口晨曦啟明的原力上去。
  
  晨曦啟明是接近黎明頂點的原力,對人族肌體生長大有好處。這口原力噴上去,姬天晴手心血肉就開始肉眼可見的生長。然而片刻功夫,血肉生長就停止了,而那口晨曦啟明還遠未消耗完畢。
  
  千夜目光掃過,就知姬天晴絲毫沒有運轉自己原力,此刻她的手就和普通人差不多。如果沒有她自己的原力支撐,那么千夜以晨曦啟明來催生她的血肉生長就要有所克制。否則血肉極速生長的后果就是迅速壞死。
  
  “天晴,你也要動一下原力才行。”
  
  “怎么動?”姬天晴張大眼睛看著千夜,就好像真不明白一樣。
  
  “要這樣動……算了,我來吧。”
  
  千夜無奈,又找出繃帶,給她的手包扎起來。這種最原始的治療方式,幾乎不會出現在戰將級強者身上。對于戰將而言,身體已經經過初步的全面強化,原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只需有充裕原力,再重的傷都能恢復過來。所以那些療傷圣藥,全都是能夠為傷者補充海量原力,因此才被圣品。
  
  姬天晴看著自己纏滿繃帶的手,卻是反復看個不停,大感興趣。
  
  千夜起身,說:“你的傷不礙事了,我得走了。”
  
  “你要去哪里?”
  
  “等回來再告訴你。”
  
  “你要去哪里?”姬天晴又重復了一遍問題。
  
  從她熠熠生輝的大眼睛中,千夜就知道,如果不滿足她的話自己是別想出城了,只得說:“我要去聽潮城,救一個人。”
  
  &nbp;“大城,救人。很好,我喜歡,繼續說,具體點。”
  
  “這不是開玩笑。我要去的城主自己開設的武器工坊,而且聽潮城的城主聽說是張不周的親信,有神將修為。”
  
  “軍火重地,強者坐鎮,更好了,我非常喜歡!一起去,就這么決定了!”
  
  ps:繼續碼第三更,搞完再睡!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