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四九強襲

大小姐的聲音清脆響亮,極具穿透力,不光是覆蓋了武器工坊,連大半個聽潮城都聽得見。
  
  可想而知這么一嗓子的結果。
  
  剎那間整個武器工坊一片混亂,不知多少戰士如受驚的黃蜂般從各個角落洶涌而出。許多一般人想不到的地方也有哨衛紛紛冒頭。數道刺眼的原力燈點亮,雪白的光柱不住掃過各個角落,幾乎不留死角。
  
  聽潮城的反應則要慢一些,但是遠方的數座炮塔同樣有了反應,裝設了大型追蹤箭的弩炮正在緩緩掉頭,指向武器工坊。
  
  瞬息間的反應,實在是令人贊嘆。武器工坊內部∫←∫←∫←,£.@★.¤防御水泄不通,這且不說。周圍地帶布設的幾座炮塔其實也大有講究,全都能覆蓋武器工坊的上空。如果有人想要從武器工坊逃脫,那么即使逃到了空中,也會受到多座弩炮至少兩輪的打擊。
  
  再加上暗中窺伺的強者們,可說神將以下,誰都難以從這里討得了好去。
  
  而且武器工坊不是藏寶庫,真正值錢的是這里的優秀的人才、精巧的設備以及優渥的環境。除非整個搬走,否則搶啥都不劃算。
  
  喊完那一嗓子后,姬天晴就凝立空中不同,任憑雪亮的原力燈光柱不斷在自己身上掃過,可謂囂張之極。
  
  到了這個時候,千夜才明白過來,來的時候她說的突襲,原來就真的是突襲。而且突襲都不足以形容她此刻作為,簡直就是強攻,或許強攻都沒這么囂張,還要給對手準備和反應時間。
  
  終于有人對姬天晴的囂張不滿。從武器工坊的三個角落,驟然升起三道充滿滄桑肅殺的氣息,道道渾厚凝重,殺氣畢露,赫然都是十四五級的強者。而且這三道氣息之間隱隱有著共鳴,說明三人之間很可能修煉了某種可以互相配合、增幅威力的秘法。
  
  三道氣息如三道巨網,隱隱封堵了那個方向上的一切退路,就只留下一個空白。而那個方向,則是通往駱冰峰隱居之地。入侵者只要還有腦子,就不會選擇自投羅網。
  
  眼見對方布置盡出,千夜暗嘆一聲,知道今日所圖不成。再耽擱下去,真等聽潮城強者趕來,那別說救人,兩個人能不能逃掉都還存疑。
  
  千夜伸手去拉姬天晴,要帶了她一起逃走。雖然這位大小姐壞了大事,可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她落到敵人手里。
  
  然而千夜這一抓卻是落了個空!
  
  姬天晴忽如失去了重量,若飄葉,似飛絮,飄飄蕩蕩落向武器工坊。就是這么簡簡單單的一晃一蕩,避開了千夜自以為必中的一抓。
  
  “找到人了!你攔住他們!”姬天晴墜勢似緩實快,扔下這么一句話后,人已消失在武器工坊的一片混亂之中。
  
  千夜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崔源海的,也來不及詢問,此刻姑且只能相信她說的是真的。
  
  三道人影分別從武器工坊的角落升起,然后都是一滯。他們原本是盯著姬天晴的,可是卻突然失去了她的蹤影,就好像原本存在的只是個幻影。三人大急,道道感知迅速掃過武器工坊,想要把姬天晴找出來。
  
  千夜此刻當然不能讓他們如意,取出狙擊槍,身后雙翼浮現,剎那間連開四槍!
  
  得到原初之翼加持的原力彈有一發似是射向空處,其余三發與那三名高手擦身而過,頓時把他們嚇了一跳,三人這才注意到還有一個千夜。只是千夜的槍法似乎差了點,偏得有些遠,讓他們都無需閃避。
  
  夜空中突然燃起四團火光,接著是猛烈的爆炸。爆炸的是武器工坊周圍的四座炮塔,爆炸極為猛烈,整個炮塔的上半端都被掀飛,四顆巨大火球冉冉升空,熊熊火焰在夜色中格外醒目,照亮了半個聽潮城,恍如白晝。
  
  三人這才明白,千夜剛剛根本不是想打他們,而是想要摧毀周圍炮塔。
  
  他們頓時又羞又惱,再也顧不得姬天晴,紛紛向千夜撲去。在半空之時,三人就各出一拳,濤濤原力如同滾滾洪流,匯聚一處,化成一張無形無質的大網,當頭向千夜罩去。
  
  這三人果然修煉了可以互相配合的秘法,而且居然能令原力融合得天衣無縫。是以面對這三人,壓力不比面對紀瑞來得小。
  
  千夜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對手,心念如電轉動,剎那間東岳在手,劍鋒上燃起緋金火焰,想要借東岳之威,強行斬開原力大網。
  
  雖然混戰對千夜有利,但是不知為什么,千夜本能地不想落入武器工坊,寧可選擇在并不擅長的空中決戰。
  
  夜色中,東岳帶出一道絢目的緋色光芒,一劍將原力大網居中斬開!
  
  千夜人如炮彈,從原力大網的破口中沖天而起,跳脫出了樊籠。
  
  就在這時,一道目光穿透重重黑暗,落在千夜身上。剎時間千夜全身如同被冰水淋過,驟然僵硬。他沖勢立停,直向地面墜去。
  
  這種感覺,就如同當日被東海之底的神秘意志關注,只是程度上有所差別。
  
  千夜身體重如鉛石,眼看著就要砸在武器工坊的庭院中央。而此刻地面上都泛起重重暗紅紋路,顯然是布設了一個原力大陣。千夜直覺本能地想要遠離這里,可以想見,一旦落入陣中,絕不會有什么好事。
  
  危急時刻,千夜體內暗金血氣如同被激怒的兇獸,勃然爆發,竟隱隱發出穿金裂石的咆哮!
  
  剎時間暗金血氣如怒濤,如狂潮,席卷全身,將冰冷目光加在千夜身上的束縛一掃而空,可謂霸氣側露。
  
  然而暗金血氣的爆發卻來得晚了些,千夜此刻距離地面已不足十米。地面大陣已經被完全激發,一道龐大得有些恐怖的牽引力已落在千夜身上,將他拖向地面。
  
  眼見千夜行將落入大陣中央,下方忽然人影一閃,姬天晴不知如何出現。她一把抱住千夜,伸足在大陣中央用力一踏。一圈淡淡光波迅速擴散到十余米外,光波所及之處,大陣陣紋顏色立刻由暗紅轉為墨綠,連運行規律都被改變了。
  
  眨眼之間,那恐怖的牽引力就變成了澎湃的推力,將千夜和姬天晴如炮彈般彈上百米高空,悠悠向聽潮城外落去。姬天晴手中有一根長長的黑索,起飛之后伸手一提,長達百米的黑索盡頭就牽著一團黑影升起,隨著兩人飛向城外。
  
  這下變故突出其來,無論守衛武器工坊的三名強者還是外圍趕來增援的高手全都反應不及,眼睜睜地看著千夜和姬天晴穿透夜幕,就要飛過城墻。
  
  聽潮城外地形復雜,山勢起伏,這兩人能夠悄無聲息地潛入,那也就能順利離開。誰也沒有把握在深夜中能夠找到他們。
  
  “哼!”就在這時,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個隱隱含怒的聲音,心跳驟然停了一拍。
  
  那曾讓千夜墜空的冰冷目光再次穿透黑暗,自遠山之巔而來,如一只巨大的網罩向在夜空中掠飛的千夜和姬天晴。
  
  千夜雙眉一揚,反手取出葬心,欲以這指極王所遺重器與此人正面對決!
  
  然而姬天晴卻抱緊千夜,在空中轉了半周,改為由自己面對破空來襲的冰冷殺意。她既不閃避,也不格擋,而是取出一塊令牌,對著遠山之巔晃了晃。
  
  夜空中似是隱隱傳來‘咦’的一聲,冰冷目光中的殺意就此消去。
  
  姬天晴收回令牌,雙手抱緊千夜,叫道:“快飛!”
  
  得此良機,千夜自不會放過,原力全速運轉,在空中留下點點緋金星火,倏忽遠去。
  
  僅僅幾個呼吸功夫,兩個身影忽然自虛空中浮現,出現在千夜和姬天晴原本所在的位置。那是一對中年男女,男的面容清雋,鳳目含威。女的則是清麗出眾,氣度自華。
  
  男子哼了一聲,道:“小輩狡猾,居然上了他們的當。哼,真以為我駱某捉不到他們嗎?”
  
  此刻千夜和姬天晴已然遠去,夜空中只余星星點點的緋金光芒。那男子雙目如電,早已穿破夜幕,向著二人逃離的方向望去。
  
  女人則是沒有動氣,而是饒有興味的接了一朵緋金星火在手,仔細看著。這點由晨曦啟明而來的緋金星火原本搖搖欲滅,但在她的手中卻又重放光芒,并且引得周圍百余點星火飛來,如燃燒著的飛蝶圍繞著那女子環身飛舞,為她本就脫俗的面容再添幾分神秘麗色。
  
  見男子還在搜索,她淺淺一笑,道:“現在去追,怕是已經有些晚了。一追不到,豈不是徒然給那人留了笑柄?于你名聲可是不好呢。”
  
  男子雙目一寒,沉聲道:“這兩個小輩似是料定了我不能遠離此地。此事關系重大,只有幾人知道,他們是如何得知的?此次回去,府中要好好查一查!”
  
  女人微微一笑,道:“這么多年了,你的火氣也沒有變小一點。那兩個小家伙挺有趣的,就算你追到了,殺了豈不是可惜。你好好看看,這是什么?”
  
  男人這才注意到女人手中的緋金星火,仔細一望,頓時目光一凝:“晨曦啟明!?”
  
  女人輕嘆一聲,“正是晨曦啟明。而且精純凝煉,遠遠在我之上,可說這一點星火,就是我今生夢想。只可惜,它不屬于我。”
  
  男子沉聲道:“即是這樣,那我就將他擒來,讓他將秘法/功訣盡數吐出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