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五十野蠻人

此刻千夜和姬天晴其實就在距離二人不遠處,藏在一個淺坑中,借助天然地形來遮擋駱冰峰的視線。
  
  在兩人身后還躺著一個人,動也不動,被姬天晴用一塊奇異的青布蓋上,就沒有絲毫氣息泄露。按姬天晴的說法,這個人就是崔源海,只是怕他亂說亂動,所以干脆打暈了事。
  
  此刻千夜和姬天晴緊緊靠在一起,姬天晴還在不住往千夜的懷里拱。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駱冰峰的感知格外凌厲敏銳,目光電射、瞬息千里,稍有蛛絲馬跡就會被他察覺。
  
  千夜全力運轉血脈潛伏,氣息變得若有若無,就和山中到處都是地鼠差不多,反而更具性。可姬天晴卻沒有千夜的本事,身上總有絲絲縷縷氣息不住外溢。這或許可以騙得到一般強者,但是在駱冰峰面前,卻多半瞞不過去。
  
  所以千夜無法,只得把她抱在懷里,以自己身體盡量覆蓋她的軀體,減少氣息外溢。那塊能夠遮掩氣息的青布,卻是只有一塊,蓋住了老頭就蓋不了姬天晴。
  
  兩人就這樣小心翼翼地縮在土坑里,藏的簡單而又原始。
  
  只要駱冰峰再往上飛個一百來米,就能夠一眼看到千夜和姬天晴。不過他和女子現身之后,就憑空凝立,再也沒有動過。
  
  女人見他認真,掩口輕笑,道:“你都這個身份了,還好意思搶人家小輩的東西?再者說,修煉一途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更何況我這種特殊體質。你就是拿到了人家的修煉功法,我也不見得能用。”
  
  “就算不能用,拿來看看,借鑒一下也是好的。”駱冰峰在這件事上,顯得異常固執。
  
  女人無奈,嘆道:“這樣的功法,無一不是世間絕品,價值如何,你比我更清楚。就算是借來看一看,那也是天大的人情。你可不能虧了人家。我們雖然淪落在此,可也不能折了志氣。”
  
  男人點頭,道:“放心,我自會拿出足夠補償。要是他識相,也就罷了,且當我欠他個人情。若是他不聰明,那就別怪我翻臉無情。”
  
  姬天晴悄悄捅了捅千夜,用唇語問:“你修煉的什么功法啊,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很普通的功法。”
  
  “你覺得我會信嗎?”
  
  “真的沒有騙你。”
  
  千夜所說確實是實話,兵伐訣在帝國是人人都能修煉的大路貨,而宋氏古卷其實也不怎么受宋閥看重。單看宋子寧能夠將它拿出來給千夜就可知道。
  
  姬天晴顯然不信,狠狠瞪了千夜一眼,意思是回去再和你算帳。
  
  此時駱冰峰屢次搜巡無果,便無奈地搖了搖頭,攜了女人的手,兩人一齊消失。
  
  千夜并未大意,慢慢放開姬天晴,向她打了個手勢,自己扛起青布裹著的老頭,一步一步向遠方走去。姬天晴默默跟在千夜身后,借著夜色遠離了聽潮城。
  
  兩人速度不過和普通人相似,一直走了大半夜,那種如芒刺在背的感覺才完全消失。直到這時千夜才松了口氣,知道已經離開了駱冰峰的感知范圍。
  
  姬天晴的臉色也有些蒼白,看來折騰了一整晚,對她的消耗也不小。
  
  兩人又默默走了一段,都沒有說話。駱冰峰的感知范圍之大,以及憑視線攻敵的手段,都遠超兩人預想。這位聽潮城主深藏不露,手段深不可測,似乎他是因著某種限制不能遠離聽潮城,這才讓兩人逃了出來。否則的話,他們能不能逃得出來都還存疑。
  
  千夜如果動用虛空閃爍和血脈潛伏,倒是有可能脫身。但是想要把崔源海也帶出來,那是絕無可能。
  
  再走一會,千夜找了個山洞,將背著的人放下,掀開了青布。青布下果然是崔源海,依舊昏迷不醒,連呼吸和心跳都停了。不過在他心臟和身體各處,有數縷極細微的原力在緩緩流動,這就是姬天晴為崔源海設的保命手段了。
  
  姬天晴走了過來,伸手在崔源海胸口一拍,所有原力即時刺激著他的生機,頓時令心臟復蘇,血脈重新流動。崔源海并未醒來,而是沉沉睡去。經歷了類似于假死的休眠后,他需要的是休息。
  
  崔源海身上并沒有被虐待或是拷打的痕跡,亦未有限制原力的措施。除了有些虛弱外,他的狀態還不錯。看來在聽潮城的武器工坊中,他至少是得到了善待。
  
  檢查過崔源海的狀態,千夜放下了心,又想起一事,問:“你說的對付神將的手段,難道就是那塊令牌?”
  
  姬天晴這次倒是大方,直接取出一塊令牌,扔給了千夜:“送你了!”
  
  千夜接過來一看,頓時哭笑不得。這哪是什么令牌,明明就是一塊不止從哪切下來的鐵板,還切得不是很勻稱。在鐵牌上,刻著兩個古字:不周。
  
  看樣式文字,這應該是仿的張不周的令牌。然而問題是,連千夜都能看出不周這兩個字刻得歪歪扭扭,連工整都談不上,更不要說銀鉤鐵劃了。身為中立之地人族首領,張不周的令牌再怎么樣也不可能寒酸到這種地步。
  
  可以說,這塊令牌連小孩子都騙不過去,卻偏偏騙倒了聽潮城城主駱冰峰。
  
  “這塊令牌”千夜怎么看都看不出它有什么出眾之處,從內到外,一丁點都沒有。就連材質也是最普通的鐵,再放個一兩天就要生銹的那種。
  
  “這是仿張不周的隨身令牌,是我花了整整一個銀幣請人做的。”
  
  千夜頓時無語。
  
  “這個,跟張不周的令牌樣子是一樣的?”千夜難以想象,修煉到那個程度的大人物會用這么難看別扭的設計。
  
  “當然不一樣,我哪見過他的令牌長什么樣?這就是我隨便弄的,只要上面有不周兩個字就行了。我們覺得不像不要緊,對方覺得像就行了。”
  
  千夜恍然,姬天晴想必是動用了某種秘法,干擾了駱冰峰的感知,使他誤以為這塊真的是張不周的貼身密令,這才有所遲疑,放二人離去。
  
  等到兩人逃遠,以駱冰峰的修為,自是會覺察到不對,這才追來。但也給了他們從容布置隱匿的時間。
  
  只是駱冰峰意志之強橫,感知之敏銳,手段之犀利,實是千夜平生罕見。姬天晴這門秘法看似不起眼,卻能瞞過他去,著實可畏可怖。
  
  其實這門秘法已有先例,她的真實容貌,真實修為始終是個謎。一直以來,就連千夜對她的印象也僅僅是個美女,但是美在哪里,美到什么程度,卻是說不出來。
  
  連千夜都是如此,其它人就更不必說。
  
  姬天晴雖然來歷神秘,只是自相識時起,她就一直站在千夜這邊,兩人有所交集,也都是互助。是以千夜對于她的身份也就沒有放在心上,每個強者都有自己**,知道得太多并不是好事。
  
  千夜把葬心和東岳收回安度亞的空間,又將青布還給了姬天晴,然后抱起崔源海,就準備回南青城。
  
  然而姬天晴卻沒有動,目光一直盯著千夜頸中的項鏈。
  
  “怎么了?”千夜有些奇怪。
  
  聽到千夜的聲音,姬天晴才回過神來,說:“沒什么,回去說。”
  
  千夜點頭,當先向南青城方向奔去。他倒不覺得姬天晴是看上了這根項鏈。安度亞的神秘空間就是給了她,沒有相應血脈也用不了。另外姬天晴身上也有類似裝備,品階也不比安度亞的神秘空間差。
  
  兩人一直貼地疾行,并未升空,以防被駱冰峰派來的人察覺。其實地面奔行比飛空更快,只有接近天王級別,擁有類似于張伯謙虛空橫渡之力,飛空才會快過地面奔行。
  
  眼見姬天晴不疾不徐地跟在自己身后,千夜畢竟年輕,忍不住起了比較心思,開始不斷提速。他奔行速度越來越快,然而姬天晴也能跟得上。
  
  千夜心底暗暗稱奇,有心想試試她的極限究竟在哪里,于是毫無保留地釋放身體力量,大步奔騰,一個縱躍就是數十米,瞬息遠去。
  
  到了這一步,姬天晴終于無法保持如閑庭散步般的從容,頓時身后出現道道殘影。每道殘影出現,她都會閃現百米,繼續跟在千夜身后。
  
  看到她終于動用秘法,千夜心中微微松了口氣。他此刻畢竟以強悍**力量為主,以原力輔助加速,這種方式下耐力之長,肯定遠超動用秘法的姬天晴。若是她沒有其它更高等階的秘法,在速度一項上,應該就被千夜比下去了。
  
  即使她有其它秘法,千夜亦還有虛空閃爍,仍有勝算。
  
  相遇這么久,千夜還是第一次明確占了上風,忍不住心中就有些歡喜,于是放緩了速度。
  
  姬天晴跟了上來,咬牙切齒地道:“野蠻,粗俗!一點都不風雅!”
  
  千夜知她罵自己靠蠻力取勝,不過勝了就是勝了,這個事實是改不了的。當下也不和她斗口,只是任她數落,微笑著向南青城奔行。
  
  第二天正午時分,南青城已遙遙在望。
  
  兩人一路奔行數千里,從未休息,就連千夜也感覺有些疲憊。姬天晴則是小臉發白,毫不掩飾倦意。看到南青城,她當即松了口氣,道:“我不行了,一會我要大吃一頓,再睡上一整天!”
  
  PS:新的一月,新的開始。今日加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