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五三深埋

對信上的內容,千夜哭笑不得。這兩個家伙也不知道跑哪里害人去了,千夜只希望他們兩個不要以為中立之地真的是來去自如就好。
  
  去過浮陸邊緣,又游蕩多日之后,此刻千夜已是身心俱疲,也不想再出去。他回到自己房間,吩咐沒有要事任何人不得打擾后,就一頭扎在床上,沉沉睡去。
  
  自從修煉至戰將以上,千夜已經很少睡覺。宋氏古卷的修煉溫和漸進,如春風化雨,完全可以替代睡眠,甚至休息養神效果遠好過睡眠。
  
  可是現在千夜滿身疲憊,bs********p;黑暗是如此深沉,也是如此的孤寂。
  
  不知過了多久,千夜忽然張開雙眼,入眼是有些刺眼的陽光。一線陽光穿過窗簾縫隙,照進屋里。看來外面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千夜靜靜躺著,茫然地看著天花板,雙眼空洞無神。
  
  他突然跳了起來,沖到窗前,一把拉開窗簾,頓時熾烈的陽光照耀在他的臉上,刺得他雙眼微瞇。
  
  今天確實是個好天氣,窗外就是熱鬧的工地,近百名傭兵已經變成了建筑工人,正在忙碌著。一名戰將級強者扛著根足有數噸重的石材,踏著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走進工地,然后嘿的一聲,肌肉噴張,將石材重重插進地基,變成一根立柱。
  
  這根石柱立得筆直,分毫不差,連角度都不需要調整。幾名傭兵立刻在石柱根基處加固,而那名戰將則轉身離開,去搬另一根石柱。
  
  千夜此刻思緒有些遲鈍,認真想了一會,才想起這人就是寒冰之狼,原本是這個院子的老大。現在他放下身段,干活的熱情居然如此高漲,也不知道是和自已去了一次觀瀾城,還是暗中被子寧天晴收拾了的緣故。
  
  千夜微微一笑,推門而出,房門外站著兩個衛兵,盡職盡責地守衛著。
  
  “我睡了多久?”
  
  “三天!大人!”一名衛兵響亮回答,已經有了點帝國正規軍的風范,看來姬大小姐的魔鬼手段不是吃素的。
  
  “三天?”千夜舒展了一下身體,道:“現在暗火誰在管事,帶我去見他。”
  
  一個上午的功夫,千夜就見了好幾個人。他們原本都是各自傭兵團的頭目,在南青城變天后,因為夠識時務,人又伶俐,就被宋子寧選拔了出來作各個方面的負責人。
  
  聽他們一個個講完所負責的工作,千夜就對暗火的現狀有所了解。
  
  午飯時間很短,二十分鐘后,各個工地又開始建設了。
  
  在材料堆放的倉庫,寒冰之狼俯身,抓住一根打磨好的石柱,嘿的一聲,就把它扛在肩上。旁觀的幾名傭兵立刻大聲叫好。
  
  寒冰之狼即使不再是頭兒,畢竟戰力等級放在那里,在哪里都有優待。現在卻能放下身段和普通傭兵一道干活建設,立刻贏得不少傭兵愛戴尊敬。
  
  就在這時,他眼角余光忽然掃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人站在一堆鋼梁旁邊,正向身邊人問:“這些要搬到同一個工地嗎?”
  
  “是,是的,大人!”回答的戰士有些口吃,寒冰之狼也大為詫異,認出這人竟是千夜。
  
  千夜隨意穿了一套破舊戰甲,還有點不太合身,一看就是倉庫里翻出來的舊貨。他抓起鋼梁,一根接一根放到肩上,一直疊了七八根,這才滿意。
  
  千夜走到寒冰之狼身邊,還伸手拍拍他的肩,說:“走吧,一起過去。”
  
  “大人,您,您這是”
  
  “干活。”
  
  “可是”
  
  “可是什么,你扛著根石梁站這,不累嗎?”
  
  寒冰之狼吞了口口水,當先領路,不再多話,千夜就跟在他身后。千夜肩上鋼梁看起來不粗,實際上相當沉重,每根都有數噸重。千夜一口氣扛了這么多,走路時都要運轉原力,才能讓自己不致于陷入地面。
  
  這一干,就從中午直到深夜。有千夜和寒冰之狼兩個強者加入,工地建設速度成倍增長,等到夜深時分,一個新的軍械倉庫框架已經搭建完畢。
  
  干了一整天的苦力,即使是寒冰之狼,也累得臉色蒼白,腳下有些發飄。而千夜則是一如既往,全無反應。
  
  等傭兵們陸續離開工地,回去休息,寒冰之狼小心翼翼地問道:“大人,現在收工了,一會要不要去喝一杯?”
  
  出乎他意料,千夜答應得十分痛快:“為什么不呢?”
  
  經過一整天的勞累后,南青城各大酒館全部爆滿。傭兵們來不及洗去身上的灰塵和汗水,就急不可耐地打算喝一杯。
  
  雖然勞累,但對普通傭兵來說,這也是一份可以拿錢的工作,而且不用拎著腦袋賣命。而有經驗的老傭兵們,則從建設的規模以及用途上,看出了暗火的宏偉前景。一般的傭兵團可真用不上四座不同用途的軍火庫,也無須興建浮空艇修理工坊。
  
  中立之地的傭兵們大多有著樸素的生存智慧,每個人都知道抱大腿的重要。實在沒有大腿可抱,才會選擇抱腿。現在千夜、姬天晴和宋子寧,讓他們從各個角度看到了暗火這根大腿有多粗多壯,至少能夠壓制城主紀瑞。而絕大多數傭兵連城衛軍都進不去,能夠在城衛軍里安穩生活,誰還會去當傭兵?除非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所以在建設傭兵團新基地的時候,那些來自小傭兵團的戰士們無不使出了十二分力氣。他們在戰場上就是炮灰,哪怕拼了命也難以出頭。現在只不過下些苦力流些汗就能讓上面的人看在眼里,誰會不抓住這個機會。
  
  寒冰之狼和千夜走進酒館的時候,原本的一片嘈雜瞬間寂靜。對普通傭兵來說,寒冰之狼都是難以企及的大人物,而暗火名義上的團長千夜,就更是可望而不可及。
  
  不過酒館是最容易拉近距離的地方,初時的拘束過后,很快傭兵們就放開了,一杯杯的烈酒讓酒館內的氛圍重新變得熾烈起來。傭兵們的眼睛只剩下酒桌上的對手,早就忘了千夜的身份。
  
  夜色悄悄流逝,酒館從喧囂再次變為平靜,里面的傭兵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你疊著我,我壓著你,個個鼾聲震天。
  
  這個時候,寒冰之狼從桌子底下艱難地爬了出來,捧著腦袋呻吟著。此刻他頭痛得好像被人用原力槍轟了一記一樣,視野里所有東西都在搖晃。
  
  “千夜千夜大人?”寒冰之狼好不容易才站起來,東張西望。
  
  “大人已經離開了,走的時候替你們付了酒錢。”酒館老板答到。
  
  寒冰之狼把一杯冰水澆在頭上,這才感覺清醒了點。他看了看滿地的傭兵,只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問:“等等,難道千夜大人一個人把我們全都喝倒了?”
  
  酒館老板白了他一眼,道:“不然呢?”
  
  “不愧是團長大人。”
  
  接下來的幾日,千夜就和一個普通傭兵一樣,日日泡在工地里,直到深夜才回去休息。
  
  連團長都親自干苦力,那些原本的大小頭目無人敢端架子,一個個老老實實地下工地干活。有大批強者加入,工程進度即如加裝了強力引擎,一飛沖天。
  
  而此刻在東海陸塊邊緣,宋子寧和姬天晴伏正在一座絕峰峰頂,借助石塊遮掩身體,小心翼翼地探出頭。
  
  “我們跑到這來干什么?”宋子寧一句話沒說完,就被姬天晴抓住后頸,臉被按進雪里。
  
  一縷如若蚊鳴般細微的聲音傳入宋子寧耳朵:“你要是不想我們死在這里,就給我閉嘴!”
  
  宋子寧一驚,還從來沒有看到過姬天晴這么緊張過。他剛想動用三千飄葉領域對自己進行偽裝,結果后頸又是一緊:“別用領域!”
  
  最后宋子寧無法,只能學著姬天晴的樣子,緊貼地面,半個身體都埋在積雪里,一點一點向前挪動。
  
  兩人好不容易到了懸崖邊,慢慢探頭,向前方望去。
  
  懸崖前是一片空曠的原野,遠處停著一艘浮空戰艦,看式樣應是血族戰艦,而且至少也是榮耀侯爵的座艦。
  
  在東海突然出現一艘上位血族的座艦,頓時讓宋子寧大吃一驚。不過他聰明絕頂,千夜也提到過夜瞳的現狀,于是就明白了這艘戰艦的由來。
  
  姬天晴目不轉睛地盯著遠方的戰艦,宋子寧也搞不懂她究竟在研究些什么。
  
  遠遠望去,能夠看到戰艦上還有個忙碌的身影,正在修補破損。雖然相距遙遠,但宋子寧是何等人物,自是察覺那名血族實力極強。這樣的血族大人物都心甘情愿地當跟班,此刻的夜瞳,果然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
  
  姬天晴默默地看了一會,向宋子寧比了個手勢,兩人小心翼翼地退后,從后山悄悄下峰。
  
  “那艘戰艦”宋子寧試探著問。
  
  “她就在里面,我感覺得到。”
  
  “你怎么會知道她在這的?”
  
  “這你就不要管了,我自有辦法。”
  
  宋子寧無奈搖頭,“原來這就是你說的過來收取資源。”
  
  “理由不重要,不是嗎?”
  
  此刻的姬天晴有些古怪,宋子寧不再說話,而是隨著她向前。不過兩人的方向并不是返回南青,而是繼續向陸塊邊緣前進。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