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5950 輪的兵伐訣

南青城此刻一片繁榮,在大量傭兵強者的參與下,工程進度飛快,幾乎一天一個樣。即使各大商行全力運送材料,都有些趕不上工程的進度。
  
  有了建設,城中就更加繁榮。傭兵要吃飯,來往的商隊要吃住,新增的工坊也意味著需要更多的工匠。從上到下,所有人都顯得很開心。就連一直躲在城主府不出門的紀瑞,胖臉上也重新有了光彩和笑容。
  
  精于算計的胖子發現,在暗火成立之后,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身為城主的他大權旁落,但是收到的稅金反而大幅增加,短短時間就比過往多了一倍。按這趨勢下去,等到宋子寧的規劃全部實現,流向他腰包的金幣會是過往的三倍。 在實打實的金幣面前,紀瑞不得不承認宋子寧的經營手腕實在是高過自己。另外,他忽然發現這種日子似乎也不錯,不用耗神處理城內大小瑣事,不用小心翼翼地和各大勢力周旋,只要躺著收錢即可,一下多出大把清閑時間。他現在甚至有閑心喂鳥了。
  
  不過清閑是清閑,紀瑞心頭依然有陰影徘徊不去,那就是周圍的勢力會如何對待暗火,對待南青城,特別是狼王。
  
  這是任何人都看得到的威脅,可是一手創立暗火的三個年輕人卻似乎都沒有看到這個威脅,照樣在各忙各的,簡直沒心沒肺。尤其是千夜,居然一門心思地干起了苦力,連修煉都扔到了一邊。他難道以為,靠搬鋼梁就能打退狼王?
  
  并不是只有紀瑞有這樣的疑問。
  
  此刻千夜雙手橫持一根鋼梁,準備架在屋頂處。這是整個框架最后一根鋼梁,只要框架搭好,后面的進度就快了。不過這根長十米重數噸的鋼梁想要精準無誤的搭好,卻也非易事。往往要四五個實力不俗的戰士,花費很長時間才能架起一根鋼梁。
  
  然而這種最難的工作到了千夜手中就變得異常簡單,他雙手一振一送,只聽卡嚓一聲,鋼梁就準確無誤地嵌進了卡槽。接下來會有專人來固定和焊接,那就無須千夜了。
  
  放好鋼梁,千夜拍拍身上的灰,眼前突然多了一雙戰地皮靴。千夜抬頭,順著軍靴一路向上望去,就看到了雙手抱胸,低首俯視的姬天晴。
  
  “干這種活很開心是嗎?”她問。
  
  千夜搖頭,“說不上。”
  
  “那你為什么即不修煉,也不管理團里事務,就一心在這干活?你覺得,這就是你今后的生活了?”姬天晴攔住千夜,繼續追問。
  
  “至少現在,能讓我不去想一些事情,能夠好過一些。”
  
  千夜如此坦然的回答頓時將姬天晴后面的追問全都堵回了肚子里,她只覺得胸口有什么東西堵在那里,怎么都吐不出來,說不出的難受。
  
  “值得嗎?”姬天晴終是忍不住,問出了口。
  
  千夜眼中顯出一抹茫然,苦笑著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那你還要”說到一半,姬天晴就此打住,沒有繼續說下去。
  
  千夜看了她一眼,道:“你還小,不懂。”
  
  姬天晴對‘你還小’這個評價顯然很是受用,但是后面半句卻很不滿意:“什么叫我不懂,我哪里不懂了,什么地方不懂了?”
  
  千夜走到水管旁,失笑搖頭,也不理她,徑自打開水管,強勁的水流轉眼間將身上泥水沖盡。冰冷的水讓他精神一振,灰色的心情也靚麗少許。
  
  隨著緋金火焰一閃而逝,千夜身上的水珠全被蒸發,又變回本來的樣子,滿是陽光的精致。
  
  他剛要把水管放歸原處,手腕就被姬天晴一把抓住。這位大小姐不依不饒地追問:“你給我說清楚,我什么地方不懂了?”
  
  千夜看著姬天晴,忽然一笑,手上開始逐漸加力。
  
  姬天晴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手堅如磐石,涌現出與體型絕不相稱的大力,顯然又是一門品階極高的秘法。
  
  然而千夜并未退縮,而是持續加力,一波又一波的恐怖力量不斷沖擊著姬天晴,直似無休無止。
  
  前力未盡,后力又生,如浪濤疊加,越疊越高。
  
  轉眼之間,姬天晴的臉色就有些發白,鼻尖也滲出細細汗水。自從出現在千夜身邊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顯露出極限。
  
  再高明的秘法也需要原力支撐。姬天晴原力修為畢竟不是無有極限,在千夜一浪高過一浪的沖擊下,轉眼間敗下陣來,不得不松開了手。
  
  她一放手,千夜全身一震,空中噼噼啪啪響起隱隱雷音,又有濤聲陣陣,片刻后方才止歇。他將水管放歸原處,動作輕柔,就似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姬天晴心情卻難以平靜,剛剛的異像是千夜釋放積蓄力量所致,然而單純的**力量竟能引發虛空雷音,這要強橫到什么地步?如果剛剛她硬抗到底的話,現在恐怕已經受傷了。
  
  “你用的什么秘法?”
  
  “秘法?”千夜一怔,想了想方道:“兵伐訣。”
  
  “兵伐訣?你當我小孩子嗎,不想說就算了!”姬天晴十分惱怒,終是咆哮起來。
  
  “真的是兵伐訣。”
  
  姬天晴原本根本不信,見千夜說得認真,仔細回想,剛剛那種力量如濤,層層疊加的方式確實和兵伐訣十分相似。
  
  只是形勢確實相似,實質卻差得太遠。比如說,一個人若有無窮大力,完全可以拔山填海。但是人怎可能有這種力量?
  
  千夜堆疊起的層層狂濤正面轟散了姬天晴的無上秘法,那是何等厚重?別說千夜原力距離神將還相去甚遠,就算是神將,也絕對承受不住這種程度的狂濤反震,頃刻間就會重傷。而普通戰將就更不必說,怕是撐不了幾個呼吸就會爆體而亡。
  
  以人力搬山的結果,肯定是山還未動,人已被壓成齏粉。
  
  所以姬天晴打死也不信是兵伐訣。她剛剛所用的實是姬家無上秘法之一,能夠全方位提升使用者各項能力,形同于在短時間內將使用者修為提升至少三個等級,而且沒有短板。如此秘法,堪稱可畏可怖,居然會輸給大路貨色的兵伐訣,真要說出去,別說姬天晴不信,恐怕帝國上上下下都無人會信。
  
  然而千夜身上出現過太多奇跡,姬天晴一時也有些不敢斷言千夜說得不對。何況千夜對她從未欺騙,不想說的就會告訴她不想說,而不會編套謊言來過關。是以她也禁不住想:“難道真的是兵伐訣?”
  
  想到兵伐訣,姬天晴忽然心中一動,問:“你將兵伐訣修到了多少輪?”
  
  這個問題實已涉及到每個修煉者最核心的秘密,千夜也猶豫了一下,方道:“五十輪。”
  
  “五十輪!!”饒是以姬天晴見識之廣,也差點失聲驚呼。她定了定神,壓下心中震驚,道:“豈不是說,你已經達到了武威王青陽王的層次?”
  
  “只是和他們當年一樣吧。”
  
  姬天晴看著千夜,目光復雜,心中卻是暗嘆一聲可惜。
  
  這聲嘆息一方面是感嘆千夜的天賦,如此人才,還是被逼出了帝國。而另一方面,則是兵伐訣畢竟有局限,無論武威王還是青陽王張伯謙,在修到五十輪后,都更換了主修功法。
  
  武威王也好,青陽王也罷,都是家世顯赫一時,族中底蘊深厚,上品秘法沒有一百,也有幾十,想要找部合適的主修功法十分容易。可是千夜卻不同,年紀輕輕就被逼出帝國,想要找部合適的主修功法談何容易?這大半年來,修煉多半就被耽擱了。
  
  如此一來,千夜一心干苦力,不事修煉的舉動就有了解釋。兵伐訣都到了五十輪,還怎么修煉?千夜天賦再強,強得過青陽王,武威王?原力不夠精純,終生也無法寸進。
  
  想到這里,姬天晴望向千夜的目光就柔和了許多。
  
  姬天晴自幼識見極廣,不知見過多少絕代強者,一般所謂天才根本不放在她眼內。帝國年輕一代俊杰千千萬萬,能得她記住名字的,也不過趙君度趙若曦李狂瀾宋子寧等寥寥幾人而已。即使如魏破天,也休想在她心中占據位置。
  
  至于南宮許浪之流,就算站在面前,她也視而不見。
  
  正因眼高于頂,她反而對每個能記住的人加倍重視。千夜如此天資,卻因為缺乏功法而不得不蹉跎歲月,在姬天晴看來,所謂暴殄天物,無過于此。
  
  有念及此,她看著千夜的目光就更加柔如春雨,看得千夜面頰微紅,并且紅得越來越明顯。
  
  此刻千夜心中忐忑。兵伐訣他確實只修煉到五十輪,但并不是就此止步,而是更進一步,得到了武祖留下的太上兵伐訣。
  
  和姬天晴所說的五十輪確實是沒有撒謊,然而刻意誤導,恐怕性質比說謊還要嚴重。千夜實在是不太擅長這個,是以被姬天晴看得心虛。
  
  可是太玄兵伐訣是武祖傳承,實在是非同小可,哪怕僅僅是殘缺版本。千夜再怎么笨,也知道這個消息一旦泄露,恐怕比黑翼君王的傳承還要轟動,至少帝室必會出手搶奪。他和姬天晴之間,還沒有熟到可以分享這等秘密的地步。
  
  不料姬天晴一拍千夜的肩,道:“不用傷心,不就是兵伐訣后的功法嗎?包在我身上。”
  
  千夜張了張口,很想說,自己的兵伐訣還能練很多年。
  
  ps:今日七夕,祝大家晚上都有節目。實在沒有節目,那就跟我一樣加班干活吧,哈哈!
  
  ps:這幾日因工作繁忙,今天無法補更。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