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六十初戰

不過千夜知道,這句話一出口必定麻煩無窮。([{[{〉至于宋氏古卷,似乎也是不能說得太清楚的。這兩冊古卷如此神奇,想必來歷驚人,必非凡物,只是多少年來因為無人可練,才會在宋閥寶庫中束之高閣,久久蒙塵。
  
  千夜收拾干凈自己,就向居處走去。此刻已是夜深人靜,大部分工地上都靜悄悄的,傭兵們已經回去休息。一般這個時候,千夜或者是抓了宋子寧去喝酒,或者是一個人簡單吃點東西,就在房間中靜靜坐到天亮。
  
  剛回到居處,千夜就看到一名城主府親兵等在門口。一見千夜,他立刻迎了上來,急道:“大人,城主大人請您過去一趟,有要事商議!”
  
  自從暗火成立以來,紀瑞還是第一次主動邀約千夜。千夜也不準備,就隨著那名親兵到了城主府。
  
  紀瑞正在書房中踱來踱去,滿面愁容。見到千夜,他苦笑道:“麻煩大了。”
  
  “什么麻煩?”
  
  紀瑞將一頁文件遞給了千夜。
  
  這是一封秘報,上面顯示狼王重新出現在遠古圖騰戰堡,正在大舉調集兵力,兵鋒直指南青城。
  
  千夜雙眼微瞇,明白狼王終于壓下了原初之槍的傷勢,準備報復。只是南青城地位特殊,紀瑞能夠屹立多年不倒,依靠的就是在各大勢力間的周旋。
  
  “紀城主,蛛帝和月光白魔鬼那邊難道就準備坐視狼王吞掉南青城?”千夜問。
  
  紀瑞苦笑,道:“這正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之處。狼王備戰這么大的動靜,那兩家不可能不知道。可是直到現在都毫無反應,也不知道狼王暗中許了他們什么樣的條件。我已經派了使者過去,可是多半不用抱什么期望。千夜將軍,狼王此次兵,恐怕是志在必得,趁著現在還有些時間,你有什么手段,就趕緊用了吧!”
  
  “我需要和子寧商議一下,不過,紀城主,狼王來襲,你又準備戰到何種地步?”千夜這一句問得直接犀利。紀瑞這種老狐貍油滑之極,屬于典型的墻頭草,說不定見狼王勢大,就順勢投到了那邊去。
  
  紀瑞似也沒想到千夜問得如此直接,無奈道:“南青城是我多年根基心血所在,總要狠狠戰過才會甘心。不過紀某也過了熱血上頭的年紀,不會與城偕亡,真若事不可為,我還是要逃走的。”
  
  “好,我明白了。”千夜點頭。紀瑞這話倒說的實在,以他戰力雖然打不過狼王,不過逃還是逃得掉的。
  
  千夜又問道:“聽潮城那邊動向如何?”上一次和姬天晴突襲聽潮城,千夜對駱冰峰的可怕深有體會。他的視線攻擊詭秘難測,雖然事后回想,威力還遠不及海中那神秘存在,然而這種手段亦不是一般神將所能掌握的。是以千夜額外多問了一句。
  
  紀瑞道:“自從張天王閉關后,駱冰峰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聽潮城。他對各方勢力角逐全無興趣,只要不波及到聽潮城,就壓根不與理會。所以此次狼王來戰,倒無須擔心他會干預,當然,我們也沒有可能獲得他的支持。”
  
  聽了這番話,千夜稍稍放心,告辭離去。
  
  離開城主府,千夜就和宋子寧及姬天晴商議此事。
  
  “戰!”姬天晴斬釘截鐵。
  
  “這一戰不好打。”宋子寧的面容則是十分凝重。
  
  千夜點頭。暗火此刻還是一群烏合之眾,都是以前在傭兵團墊底的一些小傭兵團合并而成,和疾風之怒這樣的傭兵團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而狼王的軍團身經百戰,猛將如云,最重要的是狼王已是副公爵。
  
  千夜望向姬天晴,問:“你那些對付神將的手段,還有多少能用?”
  
  沒想到姬天晴雙手一攤,道:“就是那塊令牌啊,不是已經用過了?”
  
  “那塊令牌”那塊毫無用處的令牌,早就被千夜當廢鐵扔了。而且張不周的令牌,對狼王能起多大作用,還很難說。
  
  “怎么?不是很有效嗎?不是靠它的話,我們說不定還回不來呢!”姬天晴理直氣壯,一句就把千夜堵了回去。
  
  宋子寧抬手止住兩人,凝神道:“依托南青城防御的話,我還有幾分把握守住。不過難的是狼王。”
  
  姬天晴道:“我能擋下幾招,但其它就無能為力了。”
  
  “如果紀瑞出手的話,就會好很多。”千夜道。
  
  宋子寧搖頭,“這老狐貍不在背后拖我們后腿就不錯了。其實還得防著他。”
  
  三人商議片刻,最終決定還是由宋子寧限制行動,姬天晴牽制攻擊,然后由千夜完成致命一擊。這只是大略方案,想要抗衡狼王這樣的強者,變數極多,只能到時隨機應變。好在三人論武技,都是帝國年輕一代中屬于頂尖人物,和狼王相比,至少不會吃虧。
  
  接下來的數日,南青城內依舊是大興土木,不過修建方向改為防御工事。傭兵們知道這是性命攸關的大事,無須動員,即人人出死力。
  
  狼王大軍來襲的消息漸漸在城內傳開,一時之間人心惶惶。盡管紀瑞立刻封城,但仍不斷有傭兵居民越城逃走。幾日之內,暗火就少了幾百傭兵,減員二成。
  
  隨著狼王兵鋒逼近,越來越多的情報傳回了南青城。此次狼王出動了上萬大軍,部落中悍將盡出,準備一舉踏平南青城,一血前仇。
  
  軍團未至,狼王的使者先到了南青城,明令紀瑞投降,并要交出千夜等人。這使者是當著姬天晴和宋子寧的面提出這樣要求,可謂囂張至極。
  
  可是如此張狂的使者,紀瑞只是拒絕了投降,就將他禮送出城。
  
  宋子寧冷眼旁觀,心知紀瑞還是想要留條后路,不想將面皮徹底撕破,否則的話應該直接斬了這狼人,把尸體丟出城去。
  
  宋子寧也不多話,等紀瑞送使者離去后,徑自離開了城主府。
  
  使者離城不久,宋子寧忽然率領暗火全部精銳傾巢而出,沿著使者離去路線全疾追。在使者返回前鋒軍團時,暗火也跟著到了。
  
  狼王的前鋒軍團正在宿營,做夢也沒想到南青城的傭兵居然敢出城偷襲,剎那間一片混亂。
  
  前鋒軍團的大將是一名狼人伯爵,正在營帳中大開酒宴,已喝得半醉。直到暗火傭兵已經殺入軍營,他才從中軍大帳中出來。
  
  他一出營帳,就看到了千夜。
  
  隨著狼人伯爵的戰死,前鋒軍團失去了指揮,混亂局面再也無法收拾。然而狼王軍團畢竟是百戰之師,一個個大小軍官自行組織身邊戰士迎戰,與暗火傭兵混戰一團,傭兵們的傷亡立刻直線上升。
  
  在小規模的團隊戰斗中,狼王戰士顯示出極為強悍的戰力,往往十幾個狼人就能抵擋數十傭兵的圍攻,還能不斷殺傷對手。狼人和傭兵一對一的戰斗,則必定是狼人取勝。
  
  好在千夜率領一批戰士在戰場上縱橫來去,不斷沖散聚集在一起的狼人戰士,漸漸將戰局扭轉。
  
  眼見略占上風,宋子寧卻忽然收攏部隊,撤離了戰場。
  
  狼王前鋒軍團主將陣亡,即由一名一等子爵接過指揮權。清點傷亡后,這名狼人子爵現傷亡比預想的要少,頓時兇性作,居然盡起精銳,疾追暗火。
  
  結果宋子寧在半路設下埋伏,借助三千飄葉領域的掩護,狼王前鋒軍團精銳幾乎全部沖進埋伏圈,才覺不妙。然而為時已晚,那名一等子爵被千夜一劍斬殺,而其余精銳被團團包圍,全軍覆沒,只有寥寥數十人逃了出去。
  
  百余公里外,狼王坐在車中,正隨著中軍主力緩緩前進。車輛不斷搖晃著,他的身體卻永遠筆直向上,絲毫不會被車輛晃動影響。
  
  車廂內,大祭祀坐在狼王對面,手中握著一個手臂大小的圖騰,口上念念有辭。圖騰上不斷溢出縷縷暗紅光芒,被狼王吸收。狼王全身都在泛著隱約紅光。
  
  狼王正在閉目養神,車外忽然起了一陣騷動,一名滿身是血的狼人戰士出現在車外,叫道:“大酋長!前鋒軍團戰敗,破風和雷尾兩位大人戰死!”
  
  “什么!”狼王驟然睜開雙眼,露出血紅的眼睛。
  
  看到狼王血色雙眼,周圍的狼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戰,下意識地就想往后退去。
  
  狼王一把抓住前來報訊的戰士,低吼道:“究竟怎么回事,說!”
  
  那戰士幾乎透不過氣來,掙扎著道:“破風大人正在宿營,沒想到暗火突然,突然出城襲營,結果大敗,破風和雷尾兩位大人都戰死了。”
  
  “兩個廢物!”狼王雙眼紅得更加詭異,吼道:“前鋒軍團還剩多少人?”
  
  “連我在內,只有幾十個回來。”
  
  狼王突然一爪刺入那戰士的胸膛,冷道:“臨陣脫逃,要你何用?”
  
  狼王一把握碎戰士的心臟,然后將尸體甩在地上。整整兩千人的前鋒軍團,最后只逃回來幾十人,主要將領全部戰死,讓狼王如何不暴怒如狂?
  
  狼王忽然回頭,盯住大祭祀,厲聲問道:“還要多久?”
  
  新任大祭祀已是額頭見汗,忙道:“大概還要五天,不,三天足夠了。”
  
  “我等不了那么久。”狼王冷道,突然一把抓住大祭祀手中的圖騰,暗紅色的先祖之力如同潮水般涌入他的身體。
  
  大祭祀卻是臉色慘白,全身顫抖,氣息漸漸微弱。8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