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七二封城

“駱云,叫朱猛過來,看看是怎么回事。”
  
  駱云應了,剛欲起步,女人卻道:“冰峰,你已經答應過我不再理這些俗事的。那支部隊不過折扣了兩三百人,這種事也要你來操心,那要他們何用?”
  
  駱云在旁邊道:“那支部隊是城主當年一手建立的,至今還有不少當年的老兄弟。”
  
  女人望著駱冰峰,并不說話。
  
  駱冰峰幾次要開口,但看看她,最終什么話都沒說,只是一聲嘆息,揮手道:“罷了,讓他們去折騰吧。駱云,你也下去吧,沒什么大事,就不必回報了。”
  
  駱云無奈,只得施禮離開。
  
  女人這才綻開笑顏,挽起袖子,拾起地上兩塊碎瓦,用手輕輕一抹,便神奇地合為一塊新瓦。她瞪了駱冰峰一眼,道:“還不過來幫忙,晚上你想淋雨嗎?”
  
  駱冰峰苦笑,無奈幫著她一起重修房頂。
  
  兩人忙了一會,屋頂就修葺完畢。女人看看駱冰峰的臉色,輕輕拍拍他的手,勸慰道:“冰峰,那些兄弟是跟了你很久,可是上了沙場,哪有不死人的?你現在要為自己身體著想,若你有了什么事,當年追隨你的那些老兄弟們也不會有什么好結局。”
  
  駱冰峰長嘆一聲,道:“我也不知,這樣究竟是對是錯。”
  
  “十載蟄伏,總有一飛沖天的時候。”
  
  駱冰峰搖頭道:“我只是放不下你。若我走了,你怎么辦?”
  
  女人輕輕一笑,道:“那就隨你而去,有什么難的。”這一句話,她說得輕描淡寫,就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駱冰峰沉默良久,惟有一聲嘆息。
  
  二人分別回房,各自靜坐修煉。還未享得一時三刻的寧定,山道上就響起急促的腳步聲,駱云快步而來。
  
  “又有何事?”駱冰峰的聲音在空中回響,卻未現身,顯然有些不滿。
  
  駱云在庭院門口站定,就在那里道:“城主,您上次吩咐尋找的那兩個人已經有下落了,分別是南青城暗火傭兵團的團長千夜和副官姬天晴。”
  
  “南青城?他們不正在和狼王征戰?”
  
  “就是他們。”
  
  “哦,那和他們聯系一下吧,看看他們有何條件,盡管提就是了。”
  
  “是,大人。”駱云行了禮,轉身而去。
  
  等他走遠,女人方嘆道:“何必如此?”
  
  “只是談談而已。若條件不過分,換給他也無妨。如若不知進退,那我駱某也不是迂腐之輩。”
  
  聽潮城外,千夜盤膝坐在一根石柱頂部,雙眼微垂,默默修煉。此處視野極佳,可以遙遙望到一條大路,正是聽潮城和外界聯通的三條主路之一。
  
  千夜雙眼忽開,望向大路盡頭。那里煙塵滾滾,有一支車隊正從聽潮城內駛出。
  
  頃刻間,石柱頂已空無一人。
  
  這支商隊由十余輛卡車組成,其中只有三輛貨車,剩余的都是裝甲運兵車。就護衛力量而言,配置可說是超出常規。
  
  每輛運兵車頂,操縱著機炮的傭兵都在掃視
  
  (本章未完,請翻頁)著周圍,異常警覺。出城之前,他們都聽到了不好的風聲,知道這段路可能并不平靜。而且聽潮城介入了狼王和南青暗火之間的戰爭,雖然大獲全勝,但是對方仍有多名強者,不排除前來復仇的可能。
  
  這家商會主事十分謹慎,寧可花大錢多雇了一倍的護衛,惟恐貨物出事。
  
  車隊剛剛離開聽潮城不過數十公里,最前端的裝甲車忽然緊急剎停,引得后方的車輛一片混亂,措不及防中,好幾輛車差點撞在一起。
  
  “怎么回事?”護衛傭兵團長和商隊的執事同時跳下車,沖向車隊前方。
  
  在大道中央,千夜拄劍而立,距離裝甲頭車的車頭不過數米。
  
  駕車司機顯然是個爆脾氣,瞪了千夜一會,忽然間引擎轟鳴,車身劇烈顫抖,只要一松剎車,這頭鋼鐵巨獸就會轟鳴向前。看樣子這司機竟是想壓死千夜。
  
  千夜微露冷笑,就等著這輛車撞過來。
  
  司機旁邊的同僚顯然還有些清醒理智,忙抓住司機,吼道:“住手!”
  
  然而他的阻止顯然晚了,裝甲車猛地彈了出去,轟的一聲撞在千夜身上,隨即以更快的速度彈回,狠狠撞在后車的后車頭上。
  
  由始至終,千夜都站在原地未動,連拄劍而立的姿勢都未變過。
  
  但是在裝甲車被彈回去之后,千夜手中東岳橫揮,遙遙一斬,凜冽劍氣已將裝甲車居中剖開。那兇狠盯著千夜的司機神情終于從兇橫轉為恐懼,然后漸漸渙散,血不斷從車身縫隙中涌出。
  
  護衛傭兵團的首領臉色大變,忙高舉雙手,喝道:“住手!都住手!”
  
  傭兵們雖是亡命之徒,卻也有基本的眼力見識。看到千夜遙遙斬開裝甲車的輕松隨意,就知道是遇上了根本惹不起的真正強者。不等首領下令,許多人已經忙不疊地放下了手中武器。用那些入門級的原力槍指著一位真正強者,那就是找死。
  
  喝住手下之后,首領來到千夜面前,先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然后道:“您這樣的大人物,何必和我們這些賺點糊口錢的小傭兵為難?如果有哪里得罪了您,還請明示,我等也好看看應該如何賠罪。”
  
  商行執事也小跑著奔了過來,一面亮出商行招牌,一面滿臉堆笑地附和。
  
  “怎么,我為何會在這里,朱猛沒說嗎?”
  
  傭兵首領一怔,道:“您說的是朱猛朱將軍?那是城主跟前的大人物,我們這些小傭兵哪里巴結得上?朱將軍確實沒有任何口訊傳下來。”
  
  千夜雙眉一皺,隨即目光轉冷,道:“這么說,朱猛回來后什么都沒說了。也好,車留下,人可以回去了。”
  
  傭兵首領頓時松了口氣,只要人還在,裝備總是能賺出來的。商行執事卻是臉色大變,忙道:“大人,這可不行啊!這些貨都是我們商行的命啊!”
  
  千夜淡淡地道:“不想走的話,那人也留下來好了。”
  
  傭兵首領大驚,一把捂住商行主事的嘴,強行把他拖走。不等他招呼,所有傭兵們就自覺從車上下來,把所有能帶的東西都背在身上,站到了路
  
  (本章未完,請翻頁)旁。
  
  見傭兵們如此識趣,千夜點了點頭,道:“你們回去后給朱猛帶一句話,既然他的記性如此不好,那我就再提醒他一次。不把我的兄弟放回來,聽潮城任何人出了城都不會安全。還有,他和他的部下最好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現。”
  
  “是,是!一定帶到。”首領連聲答應,強行把商城主事拖走。
  
  千夜騰空而起,取出幻之蔓殊沙華,槍身燃起緋色火焰,連射十余槍,每輛卡車都中了一槍。中槍之后,無論是什么類型的車,都劇烈燃燒起來,熊熊烈焰間,火光沖天,卡車轉眼間燒成灰燼。
  
  這下傭兵首領和商行主事臉色齊變,他們原本幻想著回去后派人來談判,然后交一小筆贖金的方式換回貨物和裝備。當然,交贖金也是在聽潮城的高手失利之后。在他們看來,千夜這樣公然阻塞聽潮城商路,形同找死。城中那么多高手強者,隨便出來幾個還不就收拾了這個瘋子?
  
  然而誰都沒想到千夜根本對贖金或財貨全無興趣,直接下手毀了整個車隊。這下傭兵首領和商行主事的臉色同樣灰敗。十輛裝甲運兵車也是一筆不容忽視的財富。
  
  到了這個時候,商行主事也不掙扎了,乖乖離開。他終于明白,千夜并不是開玩笑的,再多逗留只有死路一條。
  
  從午后到晚間,一共三支車隊被千夜截下,全部都是驅趕人員,毀去貨物的結果。
  
  傭兵們帶回的消息,讓整個聽潮城都起了騷動。自張不周崛起中立之地,已經多少年沒有人敢這樣在聽潮城撒野了。一時之間,滿城上下都在議論著這個爆炸性的消息,人們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被抓,才引出這么大的動靜。
  
  值此時刻,朱猛自然處在風口浪尖。但他一回城就把自己關在軍營里,半步也不離開。城中眾人雖然好奇的要命,可是誰也不敢當面拉著他質問。朱猛既是駱冰峰的心腹,自身也是城內有數的強者,又手握兵權,沒有誰會在這個時候得罪他。
  
  聽潮城另外兩條沒被封鎖的通道,還在照常進出,并未受多大影響。在城內人看來,外面鬧事的家伙不過是個瘋子,只要城衛軍出動,揮手可滅。
  
  入夜時分,又一支商隊出城,在夜色中慢吞吞地前進著,揚起滾滾煙塵。這支商隊護衛力量更加雄厚,裝載的貨物也更有價值。別的不說,光是那十輛全地型載重貨車,本身就價值不菲。
  
  這支商隊的特殊之處在于,在護衛傭兵中,有半數其實是城衛軍的精銳。城衛軍三大副統領之一的杜玉鋒,就隱藏在車隊中,親自押送。除他之外,軍中還隱藏著數名戰將級好手,就準備等千夜出現,好把他一舉拿下。
  
  這位杜統領親自出馬,還有一個眾人皆知的原因,那就是他和朱猛不對付。只要拿下千夜,不光可以坐實朱猛的無能,還能夠利用千夜把朱猛拉下馬。這樣朱猛手中那支精銳中的精銳多半會落入杜玉鋒之手。
  
  然而世事總是出人意料,車隊行進到半途時,一道驚艷的藍光橫亙夜空,直直射入車隊中央。
  
  杜玉鋒就此隕落。
  
  (本章完)
  
  
[xs52]